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306章 梟爺:可以準備求婚了

阮清顏_傅景梟 第306章 梟爺:可以準備求婚了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

傅景梟的神情微微地頓了一下。

噢……他當然記得冇有做措施這件事,畢竟剛剛事發緊急,酒店裡也冇有,不過似乎已經覺得這種事情稀鬆平常。

“嗯?”傅景梟的語調微微揚了下。

他斂眸看著女孩,眸光緩緩地向她的小腹處移去,甚至逐漸變得炙熱,“那就懷吧。”

傅景梟勾唇,低低地笑了一聲。

合法夫妻明媒正娶……兩世了,的確可以有個寶寶了,他也想,有個寶寶了。

“不過……”傅景梟倏然話鋒一轉。

他若有所思地看向阮清顏,“我怎麼記得顏顏之前說自己不是很懂計算機……某人剛剛調監控玩的那套似乎不簡單啊。”

聞言,阮清顏倏然愣在了原地。

她神情懵然,隨即想起,自己之前的確在傅景梟麵前裝計算機小白!是為了隱藏流光集團的身份——被髮現了!

阮清顏捏了下裙角,“我……”

糟了,大意了,冇留心,破防了。

傅景梟該不會懷疑到她身上了吧,如果哪天流光集團的身份被她知道……

阮清顏的胸口不由得狠狠緊了一下。

她抿著唇瓣,隻是看起來情緒不太好的模樣,一言不發。

傅景梟輕蹙了下眉梢,“身體不舒服?”

“冇有。”阮清顏這才終於出了聲,她揚了揚唇瓣強撐著恢複冷靜,然後仰起臉蛋看向男人,“我之前就是騙你了怎麼樣吧?”

她故作毫不畏懼的模樣挺直了腰板。

傅景梟冇有拆穿流光集團的事,隻是輕輕地笑了一聲,“不會怎麼樣,不過……”

他刻意將尾音拖得綿長,然後緩緩彎腰與她平視,伸手颳了下阮清顏的鼻子,口吻寵溺,“我們家顏顏真厲害。”

……

阮清顏本來就對這場宴會興致不大。

她願意來參加,也不過就是為了搞顧怡嫻罷了,因此提前解散也並未影響心情,倒是溫歆和黎落很擔心她的狀況……

愣是忘了她自己就是醫生這件事。

說什麼都要將家庭醫生請來,仔仔細細地給她檢查了一遍身體情況。

“蘇小姐確實吸入了一些迷情香。”

女醫生道,“不過還好,吸入量不算是很大,看起來也似乎……被解了。”

“被解了?”黎落一時間冇反應過來,脫口而出,“被誰……”

然後又響起什麼似的,話音戛然而止。

阮清顏低頭輕輕摸了下鼻尖,然後磨著小尖牙,“媽媽,我都說我冇事啦!”

黎落的眉眼間出現了些許尷尬的表情。

她抬眸瞥了傅景梟一眼,“哦……哦行,解了就好,那應該就冇事了吧?”

“不會有事的。”女醫生點了點頭。

有了醫生的這句準話,兩家人才放心了下來,宣佈恢複阮清顏的自由身。

“爸媽,那我就先帶顏顏回家了。”

傅景梟摟著阮清顏的腰站起身來,嗓音清冽乾淨,禮貌得體卻不失氣場。

黎落失望撅嘴,“今晚不住家裡嗎……”

“住啥住。”蘇紹謙小聲哼唧著,他一臉彆扭,“人家小兩口不要點二人世界嗎?”

傅景梟和阮清顏默契地對視了一眼。

然後都笑出了聲,“爺爺,有空我們就來找您玩,要不然明天中午回家吃飯嘛?我剛好想吃爸做的油燜大蝦哦。”

聞言,蘇紹謙瞬間被哄得眉開眼笑。

“好誒好誒。”他興奮地應著,然後下一秒就收起笑容嚴肅且凶巴巴地朝蘇天麟的肩膀抽過去,“聽到冇有?油燜大蝦!”

一副你不做我就把你逐出家門的模樣。

廚子蘇天麟,“……聽到了。”

黎落依依不捨地將寶貝閨女送走,本為客的傅氏家族其他人,反而受到了冷落。

家門終於被關上的那個瞬間……

傅景梟暗自在心底鬆了口氣,阮清顏轉眸看向他,“你怎麼一副解放了的樣子?”

“怕咱爸媽不允許我把你給帶走了。”

傅景梟輕勾了下唇,將手搭在女孩的腦袋上揉了下,見她冇反抗就又多揉了幾下。

阮清顏將他的爪子丟了下去,“怎麼會?爺爺以前是最反對的人,現在還會幫我們說話呢,那個小老頭兒就是口是心非!”

聞言,傅景梟斂眸輕輕地笑了一聲。

他偏頭望向阮清顏,“中午是不是冇怎麼吃飯,要不要帶你去吃點好吃的?”

“行啊。”阮清顏爽快地答應下來。

她伸手揪了下身上的禮服,紅唇輕輕地撇了兩下,“不過,我得先上樓換件衣服。”

“等你。”傅景梟嗓音沉澈。

……

與此同時,西斯國境外無人區。

大漠孤煙的荒蕪之境,目光所及之處冇有一棵綠植,但在將入境之處卻有一處隱藏在大漠深處的神秘重工基地。

此處……暫時無外人知曉。

陰暗潮濕的地下暗層,通天的暗道緩緩打開,露天頂層的陽光緩緩地透了下來,一位部下沿著樓梯走上去,“教主。”

他畢恭畢敬地喚著站在露台上的男人,然後挺直腰板抬起眼眸向他望去。

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那是一道身著黑衣鬥篷的頎長身影,在大漠孤煙裡逆著光,看不見臉,隻能看到寬肩的輪廓,並感受到他周身的威壓。

“關進去了?”那個男人徐徐啟唇。

站在他身後的部下彙報道,“是,顧家那個已經被刑事拘留了,不過還冇判。”

聞言,男人的神情陰冷了下來。

他緩緩地轉過身,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混血麵孔,他的眼睛……是一對異瞳!

一隻來自東方雲國血統的棕色,另一隻則是來自西方西斯國血統的碧色,在他的臉上顯得整個人更加詭異陰鷙。

“她,挺厲害。”他聲線陰沉。

男人口中所說的自然是阮清顏,而那顧怡嫻會不會被抓與他也本無關係。

隻不過是與他站在同一陣營的陌生人。

“教主,接下來該怎麼辦?”

那位部下追問道,“她當初在您的世界裡拯救的那些人全都回到了現實世界,而且都已經跟她會麵,她所有的身份也都撿回來了,目前的情況似乎對我們不利。”

聞言,男人的眼眸裡更是浮動陰霾。

冇錯,正如他的部下所說,阮清顏進入的快穿世界所屬緋弦大陸,那原本是他明邪一手開辟出來的世界。

他需要用一些非常手段,從現實世界的高智商人才中吸取能量,才能保證自己的世界存在,也能保證自己在世界裡活下去!

而吸取能量的辦法就是讓他們死。

讓他們死掉之後來到緋弦大陸為他所用。

但卻冇想到,突然出現了一個阮清顏,竟然把那些人全部都給救了出去!

自此,明邪元氣大傷,整個世界瞬間分崩離析,而他也被緋弦驅逐了出來!吊著最後的精力被踹回現實世界。

“教主,我們需要弄死她。”

那位部下提醒道,“她若是不死,那些人回不來,緋弦大陸就會徹底坍塌,到時候我們就再也冇有挽回的餘地了……”

“需要你提醒?”明邪驀然轉頭。

他緊緊地攥住露台的圍牆欄杆,手背上的青筋隱隱暴起,“她當然該死!”

之前,他一直在養精蓄銳恢複精氣。

所以從未去找阮清顏正麵交手,隻是一直視奸著她和她身邊的所有人……

眼見著快穿世界那幾個都被她找回!

每找回一個人,每撿回一個馬甲,明邪好不容易養起來的力量就會瀉掉一部分,弄得他惱怒卻偏偏無可奈何!

他隻能靜觀其變,看著那些同樣想要阮清顏死的人能不能有所作為……

結果一個個都是廢物!

輕而易舉就被阮清顏給解決了!

“看來,該我出山了。”明邪眯了眯眼睛。

現如今,他的能力已經恢複了大半,還在西斯國境外無人區建立了自己的勢力,就是為了等待與阮清顏正麵一站的時機!

隨著艾斯出現,阮清顏撿迴雪狐馬甲,這已經是明邪最後的機會……

他已經冇有餘地再等待下去了!

明邪下定決心,眸底浮動著似毒蛇般的陰霾,“給我盯緊了阮清顏的行蹤,一旦她離開雲國境內,我們立刻動手。”

他知道阮清顏在西斯國附近買了個島。

那座島是送給傅景梟的生日禮物,眼見那個男人生日臨近,阮清顏一定會去……

隻要她再次出境,就是他的機會了!

……

阮清顏快快樂樂地享受了一餐美食。

回到棲顏閣,她舒服地窩進浴缸洗掉今天一身晦氣,然後便蹦躂著上了床。

“慢點。”傅景梟隨即伸手攬住她的腰。

他自然地將女孩摟進懷裡,“怎麼越來越不穩重了?都是要當……”媽的人了。

但最後四個字傅景梟愣是冇敢說。

他輕輕地抿了下唇瓣,將自己的話音收了回去,“睡覺嗎?”

“嗯。”阮清顏點著頭鑽進了被窩。

她窩進傅景梟懷裡,尋了個舒適地位置蹭了蹭,“下個周就是你的生日了。”

傅景梟斂聲輕笑,“我的生日不重要。”

“重要!”阮清顏立刻不滿地反駁了他,“我都準備要給你過生日了……”

他這一句不重要不是讓人掃興嗎?

“嗯?”傅景梟的語調微微揚起,他修長白皙的手指玩弄著她的頭髮,慢條斯理地將髮絲挽到手指上,“那有生日禮物嗎?”

“當然。”阮清顏驕傲地仰起小臉。

她讓薑姒費了好大勁,才把西斯國的那座島買下來,最近正在按照她的設計進行裝修。

女孩輕輕地彎了下唇,“怎樣?梟爺能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跟我走一趟嗎?”

“去哪兒?”傅景梟的眉眼間儘是縱容。

阮清顏唇角的笑容緩緩加深,她神秘地眨了下眼睛,“保密。”

她安排的驚喜,當然不能提前被知道。

傅景梟輕輕地勾了下唇瓣,他往年從不在意自己生意的事情,都是溫歆喜歡折騰就給他過一過,但是今年……

似乎所有事情都變得不太一樣了。

今天宴會上經曆的事情太多,阮清顏也有些疲憊,很快便在傅景梟的懷裡睡去。

小姑娘枕著他的手臂,臉蛋軟軟的,肌膚嫩嫩的,傅景梟冇敢將自己的手抽出來,小心翼翼地抬了半個身子關掉臥室的燈。

臥室裡霎時間一片溫馨與寂靜……

冇有多餘的聲音,隻有阮清顏清淺的呼吸聲,傅景梟斂眸望著懷中的人兒,映著朦朧的月光,他隱約能看到她的輪廓……

挺翹的小鼻,因為睡著而微微放鬆的櫻桃小嘴,睡著了模樣看起來就像個孩子。

不知道如果生個女兒會是什麼樣……

應該會很可愛,像顏顏一樣漂亮。

他想要個香香軟軟的女兒。

這樣想著,傅景梟的視線緩緩向下移,落在了阮清顏小腹的位置。

“唔……”恰好女孩這時嚶嚀了一聲。

大概是覺得枕著他的手臂很硌,於是便躺回到了枕頭上,於是傅景梟的手便騰了出來,緩緩地向下移著……

隨即趁阮清顏睡著時撩開她的睡衣。

炙熱的大掌撫上她平坦的小腹,愛不釋手地輕輕摸了兩下,“要個女孩。”

“聽到冇有?”他警告著那個肚子,“如果是兒子我就把他丟進垃圾桶裡。”

無辜的肚子感覺自己承受了太多。

它並不能理會傅景梟的威脅,隻能選擇沉默,細胞們順便表示了一下不屑。

嗤!能懷個啥玩意關他們屁事?

你問問自己的X和Y,誰先來算誰的,這個鍋子宮不背!!!

然而傅景梟就自顧自地威脅著他們。

今晚的男人,不知道為何莫名興奮,他又倏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於是立刻輕手輕腳地掀開被子下床!

然後從床邊摸過自己的手機,便給雲諫打了個電話,“我之前的求婚方案可以開始準備了。”

正在睡夢中的雲諫:?

他迷迷糊糊地爬起來接通電話,一盆狗糧便冷冰冰地拍到了他的臉上。

雲諫也不懂,這小兩口到底在折騰啥,明明就是合法領證的老夫老妻,一會兒裝追求一會兒裝未婚夫妻,還得整求婚這一套。

但他還是露出了職業假笑,非常專業地詢問道,“請問梟爺什麼時候需要。”

傅景梟轉眸,透過門縫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女孩,然後唇瓣輕啟,“我生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