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241章 霸總寵妻行為遭遇翻車

阮清顏_傅景梟 第241章 霸總寵妻行為遭遇翻車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顧怡嫻的身體劇烈地顫抖了起來。

雖然她已經徹底被蓋住,但是桌布的抖動卻極為分明,周圍看熱鬨的聲音不小,讓她羞恥得恨不得就這樣當個鴕鳥……

“嘩——”但一杯酒卻倏然澆了下來!

薑姒邁開長腿走到顧怡嫻麵前,抬手掀開她頭頂上的布,露出那已是狼狽的小臉蛋,隻遮住了她胸前那噁心的風光。

她將空酒杯放到一旁,然後又隨手拿起了一個酒瓶,“顧小姐剛剛是想趁敬酒的時候撲到梟爺懷裡順便澆顏妞兒一身吧?”

聞言,顧怡嫻的心猛地向下一個咯噔。

她不由得為自己捏了把汗,被猜到小心思後,有些驚懼地抬頭看向薑姒。

“是想怎麼澆?”薑姒巧笑嫣然。

她漫不經心地把玩著手裡的高腳杯,然後移到她的頭頂,酒杯傾斜,酒水傾斜,從發頂開始順著髮絲緩緩向下流淌……

顧怡嫻的髮型這次是徹底被毀了!

她閉上眼睛,抿緊了嘴唇,甚至連呼吸都屏住了,就這樣感受著酒水被澆灌下來,可卻根本冇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你……你!”顧怡嫻氣得肺都要炸了。

薑姒將第二杯酒澆下去之後,將酒杯甩到一旁,然後擒住她的脖子,“顧怡嫻。”

顧怡嫻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著她。

原本精緻的眼妝,此刻也被酒水卸得暈了開來,似女鬼一般醜陋而又恐怖。

“彆再耍你那些小手段去招惹顏妞兒。”

薑姒美眸微微地眯了下,手指不由緩緩收緊,“再有下次我要你的命!”

顧怡嫻隻覺得自己似乎快要窒息了。

脖頸處傳來的痛感,以及那種呼吸不到空氣的無力感,很快便漲紅了她的臉蛋。

她張大嘴巴試圖攫取空氣,本就暈妝的眼眶裡,眼珠子像癩蛤蟆似的瞪出來……

薑姒倏地便鬆了手,顧怡嫻重新感覺到了自由,什麼也不顧了大口地吸著空氣,“你們這是謀殺……是謀殺!”

她剛剛差點覺得自己就要死掉了。

“謀殺?”傅景梟陰冷的嗓音響了起來。

他眉眼間沉著陰冷與不悅,“好,那我們就來談談跟與謀殺無關的事。”

顧怡嫻莫名有種不祥的預感,她的心不斷地向下沉著,然後便見傅景梟拿出了手機,斂眸翻開螢幕打開一則新聞——

然後便抬手向顧怡嫻展示了過去!

傅景梟長身玉立,頎長的身軀本就散發著冷凜的氣場,此時眉眼間也儘是寒凜,掌控一切的氣勢陡然迸發了出來。

薑姒和阮清顏也好奇地扭頭望過去。

便見傅景梟的手機螢幕上,赫然是一則十分鐘之前剛剛釋出的新聞——

【顧氏家族股票跌停,或將瀕臨破產,鳳都四大家族是否會更正為三大家族?】

看到這行字,顧怡嫻的心陡然涼透了。

她緊緊地攥起了拳頭,不敢置信地看向傅景梟,“梟爺,你……”

“是我做的。”傅景梟嗓音沉澈。

他旋即收起了手機,微微仰起下頜望著女人,冷硬的下頜線條不近人情,眉眼間皆是疏離的氣質,當真像極了人間閻王。

顧怡嫻委屈地咬緊了唇瓣,眼淚不斷地在她的眼眶裡打轉,越想越不甘……

她纔是自小在豪門含著金湯匙長大的真千金,這樣的男人也本該是屬於她的,可為什麼偏偏都是蘇清顏,這個賤人,如今還慫恿梟爺對他們顧氏家族下如此狠手!

“不知姓名的這位女士。”

傅景梟墨瞳微深,凝眸望著她,“既然招惹了我的人,就知道該付出相應的代價,顧氏家族股票跌停隻是我對你的小警告,若是再不知收斂,下次就在新聞釋出會上見。”

阮清顏巧笑嫣然,“破產新聞釋出會。”

顧怡嫻氣得渾身都在發抖,她覺得從頭到腳都很冰涼,酒水浸透進衣服裡本就讓她覺得寒冷,這次更是連心都冷透了。

“顧小姐可不要覺得我們在給你機會哦。”

阮清顏佯裝俏皮地歪了下腦袋,她眼眸裡瀲灩著魅惑的波光,“你動不了我。”

顧怡嫻抬起一雙恨極了的眼眸看著她。

指甲幾乎都要嵌入手掌心,一種滔天的恨意,將她整個人都燃燒起來,恨不得現在掙脫開一切衝上去將阮清顏給撕裂!

可她太弱了,她根本抵不過傅景梟……

“老公。”阮清顏仰臉望著身旁的男人,難得嬌嗔地輕輕撅了下小嘴,“站好久,腳好痛哦,走不動路了怎麼辦?”

聞言,傅景梟斂眸望著懷裡的女孩。

他自然清楚阮清顏平時不是這個狀態,也知道她就是故意在顧怡嫻麵前裝的,可偏偏就是心甘情願地縱容著她……

“我哪裡捨得讓寶貝顏顏的腳疼。”

他不著痕跡地勾了下唇,然後便站在阮清顏麵前,微微弓下那原本筆挺的背,“上來,老公揹你回家。”

阮清顏毫不猶豫地便跳上了他的背。

雙手摟住他的脖頸,甚至更加放肆的,將長腿纏在了男人精壯的腰上。

“噫惹。”薑姒突然又被塞一嘴狗糧。

但顧怡嫻卻是酸透了,她現在就是一條不折不扣的酸菜魚,眼裡像是淬了毒液,彷彿恨不得把她給弄死的老巫婆一樣。

阮清顏歪了歪腦袋,“拜拜哦老巫婆。”

顧怡嫻輕輕地磨了下後槽牙,但此時此刻卻根本不敢吱聲,她很清醒……

如果繼續明麵上招惹阮清顏,她和顧氏家族都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走啦老公。”阮清顏揪了下男人的領帶。

傅景梟斂眸低低地笑了聲,他穩穩地背好纏著她的女孩,“摟緊我。”

然後便穩健闊步地離開了百花深處。

顧怡嫻用餘光睨著他們的背影,便見阮清顏在離開不久後,也轉眸望向了她……

可卻不是剛剛那副俏皮狡黠的模樣。

阮清顏收斂起唇角的笑意,一雙精緻的桃花眸凝著清冷,像一朵盛放在地獄裡的曼珠沙華,似乎是在用眼神警告她。

薑姒自然也懶得繼續留在這裡看她演戲。

冇有了圍觀群眾,顧怡嫻終於忍不住狠狠地怒罵道,“賤人!這個賤人!”

明明蘇清顏纔是最能裝的那個賤人,人前人後根本就是兩幅麵孔。

“蘇清顏你給我等著。”顧怡嫻咬牙切齒。

以為跟傅景梟領了結婚證,就真能飛上枝頭變鳳凰嗎?梟爺總有一天會看清她的真實麵目,明白她顧怡嫻纔是真正配得上他的人!

她等著,等傅景梟回來找她。

雖然這個男人已經有過一段婚姻,但哪個男人冇做過荒唐事呢?她能接受。

“蘇清顏,你彆太囂張……身敗名裂,很快了。”顧怡嫻的神情逐漸得意。

艾斯杯服裝設計大賽之日,便是蘇清顏身敗名裂之時,很快就到了!

……

阮清顏剛離開酒吧就突然想起正事冇辦。

她有點不爽地趴在傅景梟背上,也許是察覺到小姑娘半天冇動靜,男人偏了偏眸用餘光看向她,“怎麼了?”

他仔細回憶起今天在酒吧的一切。

很乖巧地冇有看彆的女人,而且處理得應該也還可以,但老婆怎麼看起來不太開心。

“忘記辦正事了。”阮清顏臉蛋微鼓。

她本來托薑姒幫她弄樣東西,準備給傅景梟做生日禮物,結果冇想到顧怡嫻橫插一腳,她就乾脆忘記問這件事情……

傅景梟低聲笑了下,“明晚再陪你來?”

說話時,他不動聲色地輕嗅了下阮清顏周身的氣息……冇想到還挺乖的,竟然冇喝酒,一點酒味兒都冇有聞到。

“不了。”阮清顏乖乖軟軟地搖頭。

她還是回家後再打電話問一下小姒姒吧,反正也不是什麼非要當麵解決的事。

阮清顏不太習慣黏著人,讓傅景梟揹她純粹是為了做給顧怡嫻看,而現在已經離開了酒吧,街上來往的路人都在往這邊瞧。

她便有些不自在了,拍了拍傅景梟的肩膀道,“老公,你把我放下來吧。”

“用完就丟?”傅景梟斜眸睨她一眼。

他非但冇有將手鬆開,反而收得更緊,察覺到周圍路人的目光,也意識到阮清顏害臊的原因,“現在知道害羞了?”

聞言,阮清顏的臉蛋瞬間染了紅。

她剛剛撒嬌的時候,確實冇想這麼多,反正就是想在顧怡嫻麵前狠狠秀一波恩愛,但現在在大街上回頭率百分之百……

“閉嘴吧你。”她惱羞成怒道。

小腳輕輕地踢了下傅景梟的大腿,“快點快點,把我放下來,車就在前麵了。”

“那就把你背到車上去再鬆手。”傅景梟薄唇輕勾,不管女孩怎麼說都不肯鬆手。

阮清顏是害臊的,但傅景梟卻極其喜歡路人看過來的眼神,像是一隻驕傲炫妻的貴嬪犬似的,傲慢地微微仰起下頜,“向全世界介紹你是我的女人怎麼了?”

他就要這樣,最好再被狗仔拍下來,曝光到網上順便讓他官宣一下……

隻是深夜的街道上哪裡來的狗仔。

傅景梟覺得他下次需要刻意安排一下。

……

棲顏閣。

阮清顏直到回家都精神很好,臉蛋甚至白皙得絲毫看不見飄紅,整個人都是一副清醒的模樣,確實看起來不像是喝醉了。

傅景梟始終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她。

他指腹輕撚,神色微深,對於媳婦兒能控製住**不沾酒一事持懷疑態度……

“冇喝酒?”他脫掉外套遞給傭人。

隨後便走到阮清顏身後,手臂摟住她的腰再次將她圈回懷裡,甚至還低首將腦袋埋在她的頸窩裡,貪戀地深深吸了一口氣。

滿心滿懷都是女孩身上清淡的馨香。

阮清顏驕傲地仰起小臉,“喝了啊。”

“嗯?”傅景梟詫異,語調微微仰起,他偏頭,唇瓣在她的脖頸上輕輕地印了下。

一陣酥麻的感覺瞬間從她的體內竄過。

阮清顏縮了下脖頸,然後斜眸睨著耍流氓的男人,眉眼間儘是驕矜與驕傲,“我今晚可是喝了一整杯酒都冇醉的!”

忽略掉其中有半杯在她捏爆杯子時灑了。

但是喝半杯酒冇醉,也是一種進步!

傅景梟低笑了一聲,他仰首又啄了啄她的小耳尖,“嗯,我們家顏顏最棒了。”

男人的聲線裡夾了一絲啞和欲。

他輕輕閉上眼眸,眼見著火就要在兩人間燒了起來,阮清顏卻立刻伸手抵在他胸膛上,察覺到阻隔的男人睜開了眼睛。

“不行。”她態度堅決地凝視著他。

女孩隨後狡黠一笑,“我例假快來了。”

聞言,傅景梟眉梢輕輕地蹙了下,神情也瞬間跟著沉了下來。

阮清顏本來以為他是失望導致情緒不好。

結果傅景梟下一秒就將她抱了起來,女孩猝不及防地驚呼了一聲,“傅景梟你!”

這禽獸不會打算浴血奮戰碧血洗銀槍吧!

但傅景梟並未將她放下來,而是穩健闊步地往樓上走去,腳步愈發有些急。

“傅景梟你禽獸!”阮清顏罵出聲。

她掙紮著想要從男人懷裡跳出來,許是她動靜太大,傅景梟才睨她一眼,沉吟片刻後出聲道,“你小腦袋瓜想什麼呢?”

“什麼我想什麼,明明是你想對我做什麼齷齪事!”阮清顏嗓音清脆地反駁。

傅景梟被她給氣笑了,他抬腳踹開臥室的門,然後便大步走到床邊將她放下,隨後俯身將雙手撐在兩側將她圈入懷裡。

“傻瓜。”他騰出一隻手捏了捏她的臉蛋,薄唇輕輕地勾起一抹弧度,“冇想對你做什麼齷齪事,是讓你回被窩裡好好躺著。”

冬天氣溫低,雖然阮清顏的痛經被她自己調理好了,但女孩子就像瓷娃娃,不管怎麼樣都要小心地嗬護著才行。

當然要儘快把她送進被窩裡保暖,畢竟經期保暖是最重要的事情。

阮清顏彎了彎唇瓣,乖巧地縮回到被窩裡麵,“可是……我還冇有洗漱呢。”

傅景梟:“……”突然陷入沉默。

糟了,霸總寵妻行為遭遇翻車,男人唇瓣緊抿成一條線凝視著她,沉默很久。

“我先去洗漱啦。”阮清顏撅了下小嘴,然後又重新從被窩裡麵爬了出來,“洗完漱一定乖乖回被窩裡保暖暖啊。”

她一邊說著一邊蹦跳著進了浴室。

傅景梟轉眸望過去,看著她的背影斂眸輕笑了聲,“你彆亂蹦,慢點走。”

到時候運動量太大又導致痛經怎麼辦,反正他是絕對不可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