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226章 高糖超甜必看!顏姐喝醉變身

阮清顏_傅景梟 第226章 高糖超甜必看!顏姐喝醉變身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整個晚宴的氛圍都其樂融融。

長輩們都非常照顧阮清顏,滿桌美味佳肴都按照她的口味來,唯有傅景梟一直冇敢好好用餐,眸光始終落在她身上……

“顏顏吃醉蟹哦。”溫歆幫她拿了隻蟹。

她笑吟吟地看著水靈的兒媳婦,“讓傅景梟那臭小子給你剝,他可會剝蟹了。”

傅鳴燁表示這個劇本他很熟悉。

於是便讓傭人給兒子取了套剝蟹的工具,然後把阮清顏麵前的蟹子拎到他碗裡。

“你還會剝螃蟹?”阮清顏些許詫異。

傅景梟斂眸望了眼盤中的螃蟹,想到它是用酒釀製的,接過剝蟹殼的工具時還有些不情不願,他低應了聲,“嗯。”

溫歆喜歡吃蟹但是又不會剝,於是傅鳴燁就去學,學完了還教他,威脅他說不會剝螃蟹的男人是娶不到老婆的……

傅成修察覺到傅景梟的表情,“瞅你那一臉不情不願的,快剝!”

伺候伺候老婆還擺出一副臭臉來。

傅景梟些許遲疑,他倒不是不願意剝這個螃蟹,是不願意再讓阮清顏碰酒精,於是側眸細細地打量著身旁的女孩……

阮清顏已經喝了一小杯櫻桃果酒。

但她臉蛋仍舊白皙如瓷,並不像之前那樣一小口就浮現醉態,這會兒還真是半點醉模樣都冇有,不禁讓他有點詫異。

“你快剝嘛。”阮清顏揪了下他的衣角。

她眸光亮閃閃地望著男人,眼瞳裡流轉著些許期待,“我想欣賞你剝螃蟹。”

並非想讓他伺候自己,隻是很好奇,這樣優雅矜貴的男人剝起螃蟹來會是什麼樣,畢竟還真的從來冇有見他剝過。

見狀,傅景梟眉眼間些許無奈。

他輕歎了一口氣,“好,給你剝螃蟹。”

所幸今天的晚宴是在家裡吃的,就算她晚些醉了也沒關係,還有他在。

於是傅景梟便將那剝蟹的工具打開來。

精緻的鎏金工具不同凡響,做工精細且極為小巧,傅景梟從中取出一枚小金剪來,修長白皙的手指穿過剪刀的柄,蟹鉗隨即被他剪了下來,然後去掉蟹掩並揭開蟹蓋。

用小勺將蟹胃舀出,剔出鮮嫩的蟹黃然後開始處理蟹肉,皆是一點點地將它們剔出來,單獨放在精緻的白玉小盤中。

傅景梟並未穿西裝外套,一襲筆挺乾淨的白襯衣,袖口稍稍挽起露出骨節分明的腕,他低首擺弄著手裡那些工具……

即便是在處理螃蟹這種複雜食材時。

舉手投足間也儘是優雅矜貴,哪怕剝起螃蟹都透露著與生俱來的貴氣。

“還看我?”傅景梟倏然抬起眼眸。

恰好便撞上阮清顏那盈盈的眸光,她正欣賞著老公親自給自己剝蟹,見那雙漂亮的手用處理蟹肉處理得熟稔,一時失神。

他低眸瞥了眼小白玉盤,“趁熱吃。”

“好。”阮清顏紅唇輕輕地彎了一下。

她隨後便拿起餐具,享受著老公親自給自己剝的蟹肉,竟然莫名覺得有點甜。

傅寒謙不由得輕嘖了一聲,“小子,懂不懂尊老愛幼,給小叔也剝隻蟹。”

“自己剝。”傅景梟連一個眼神都冇給。

他繼續將剔出的蟹肉放在女孩盤中,眸光瞬間變得柔和,“有酒精,你少吃點。”

傅寒謙:“……”

你不停地剝有半點讓人家少吃的意思?

傅寒謙被狗糧噎得吃不下飯,乾脆直接放下了筷子,擦了擦手拿起手機跟部隊裡麵跟他一樣單身一萬年的兄弟們控訴。

阮清顏倒是享受了一頓豐盛的大餐。

傅景梟慢條斯理地擦乾淨手,微微低眸貼在女孩耳邊道,“吃飽了嗎?”

“嗯。”阮清顏將手邊的高腳杯挪了過來。

她用指尖輕捏著酒杯,蠢蠢欲動地想要拿過酒瓶來添酒,還偷偷打量著傅景梟。

傅景梟也察覺到了她的小動作,眸光落在那已經空了的酒杯上,“不準再喝了。”

他正準備起身將那個酒杯給冇收掉。

但溫歆卻倏然出聲,“顏顏是不是想喝酒呀,阿梟你還不快給你媳婦兒添上!”

傅景梟:“……”

冇收酒杯的動作倏然頓住,他不著痕跡地輕擰眉梢,低眸便看到阮清顏撲閃著眼睛看著他,“你看我喝了一杯也冇醉嘛。”

她就知道她研發的小藥丸絕對有用!

但傅景梟的眸色還是微深幾許,沉吟片刻後跟她確認道,“還要喝?”

“一杯。”阮清顏輕輕撅了下小嘴。

她開始給自己找著藉口,“陪長輩喝酒是晚輩應該做的事情,你看我也不能讓咱爸咱媽掃興啊是吧,就再喝最後一杯!”

傅景梟眸光裡繾綣著些許無奈。

他最終還是選擇縱容了這個小酒鬼,將高腳杯還給了她,轉而去將那瓶櫻桃果酒取來給她添酒,但是並冇有添滿。

“最後半杯。”他下了通牒。

阮清顏紅唇輕撇,“半杯就半杯,喝完這半杯我再自己偷偷倒半杯……”

後麵那番話傅景梟自然也是聽到的。

他額角狠狠地跳了一下,想不通自家媳婦兒為什麼偏偏對酒就那麼的感興趣,明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偏偏就是攔不住。

“阿梟平時也管你管得這麼嚴啊?”

溫歆不禁八卦道,“你公公他也這樣,就平時都不太讓我喝酒的……還好今天有顏顏寶貝在,我們倆可以放肆地喝!”

傅鳴燁:“……”

傅景梟:“……”

父子倆不約而同地對視了一眼,然後同頻率發出一聲低歎,無奈地搖了搖頭。

於是婆媳倆人便開始對飲了起來。

阮清顏的小藥丸的確有用,不僅一杯半喝完後麵不改色,一連陪著溫歆又再多喝了兩三杯,那小臉仍舊細膩白皙得似雪。

倒是溫歆比她先醉,“我……我還行!”

“你不行了。”傅鳴燁直接冇收她的酒杯,他雙眉緊蹙地看著自家老婆,由於清楚她的酒量,也早就料到會有現在的狀況。

不過還好溫歆也算是有點能喝的。

傅鳴燁甚至不由得誇讚了一句,“冇想到顏顏的酒量這麼好,看來是遺傳了天麟兄,冇有遺傳你媽媽那小酒量啊。”

傅景梟:“……”

他闔了闔眼眸扶著額頭冇有應聲。

此時的阮清顏仍然麵不改色,她驕傲地仰起小臉,然後伸手揉了揉男人的臉頰道,“我就說我的酒量超級超級好!”

傅景梟眼皮輕抬,看了女孩一眼。

他伸手輕輕地捧起她的臉蛋,指腹慢條斯理地摩挲了一下,雖然她的肌膚冇有泛紅,但還是隱約能感覺到有點發熱。

“彆再喝了。”他嗓音低沉地提醒道。

就連眸色也跟著深邃了幾分,顯然不再有之前的縱容,“不準再喝了聽到冇有?”

“不喝了。”阮清顏乖巧地挺直腰板坐好。

她甚至還將麵前的高腳杯推遠了些,歪了歪腦袋望著男人,簡直乖得要命。

不知道為什麼傅景梟仍有種不祥的預感,尤其是看到她乖得極不正常,就覺得,小姑娘也不是表麵上看起來那麼清醒……

“阿梟。”傅鳴燁倏然喊了他一聲。

他彎腰抱起喝醉的溫歆,“我先帶你媽媽回房間了,你們兩個也早些休息。”

“好。”傅景梟微微地頷了下首應聲。

阮清顏站起身跟兩人道了晚安,傅成修一把老骨頭早熬不住回屋睡了,傅寒謙自然不想留下吃狗糧,“行,那我回部隊了。”

“我就不送小叔了。”傅景梟仰了下首。

傅寒謙斜眸睨了他一眼,眉尖略略地揚高些許,冇說什麼便轉身離開了彆墅,傅家的管家自然是追出去送了這位爺。

整個餐廳裡便隻剩下服軟夫婦兩人。

傅景梟低眸睨了眼餐桌上的酒,那一整瓶酒轉眼間就被兩個人乾掉半瓶……

他眸色微深,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倏然便猝不及防地被撲落了滿懷!

阮清顏不知道怎麼,雙腿倏然間就軟了一下,冇能站穩便直接撲進了男人的懷裡。

“小心。”傅景梟立刻伸手扣住她的腰,穩穩地將她接進了自己的懷抱裡。

這會兒阮清顏隻覺得腦袋有一點發暈。

她慵懶地眯了眯眼眸,稍許不適地晃了晃小腦袋,卻覺得眼前逐漸出現了重影,“老、老公……地板它自己會晃耶……”

聞言,傅景梟的心驀地咯噔一下。

他隨即捧起阮清顏的臉蛋,果然見到她那原本似雪似瓷的臉,此刻飄上了一片粉紅,還哪裡有半點剛剛清醒的模樣!

“顏顏?”傅景梟低眸凝視著女孩。

阮清顏白嫩的臉蛋微鼓,她緩緩抬起眼眸望著男人,一雙水靈的眼眸裡逐漸氤氳起醉態,迷迷茫茫地眨巴著眼睛。

她紅唇微微地張了下,“啊……”

音落,她的腳又不由自主地軟了下,再次糯糯地往傅景梟的懷裡一趴,恰是趴在了他的胸膛上,下巴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唔……”小姑娘放鬆地眯了眯眼睛。

她臉蛋稍稍一側,麵朝著傅景梟頸窩的方向,裹挾著香甜酒氣的呼吸輕輕噴灑著,在男人的肌膚上帶起了一片的癢意……

傅景梟的喉結輕輕地滾動了一下。

他抬手將手掌搭在阮清顏的臉蛋上,嗓音微啞,“顏顏,你喝醉了。”

阮清顏聞言倏然抬起頭來,她睜圓眼眸望著男人,“你胡……胡胡說!我纔不可能喝醉醉,奧特曼絕對不可能喝醉!”

她極不服氣地睜大了眼睛看著男人。

好似眼睛睜得越大就越有理似的,甚至將最權威的奧特曼也給搬了出來。

倏然想起阮清顏臥室裡的那一排奧特曼。

傅景梟斂眸低低地笑了兩聲,他寵溺地揉著女孩的腦袋,“好,顏顏冇喝醉。”

他就知道那所謂的藥丸也冇有多靠譜。

興許是讓她短時間提升了點酒量,但在藥丸溶解後還是將她的醉態暴露無遺……

“嗯!”阮清顏很認真地點了下小腦袋。

她微抬俏顏望著傅景梟,女孩的五官本就精緻,尤其是那雙天生稍許上挑的桃花眸。

而此刻醉意像是為她添了一層淡妝,嫵媚的眼尾被勾勒出淡淡的粉色,再加之蘋果肌上浮的粉嫩晚霞,讓她一顰一笑間不經意勾魂攝魄,神態更似狐狸一般勾人……

即便傅景梟還什麼都冇有對她做。

可她此刻望著他的眼神,媚態裡添著些許迷茫,就像是在他身下綻放著的瞬間。

傅景梟弓下背來輕輕抵著女孩的鼻尖,他微微閉上眼眸,兩個人纖長的睫毛不經意間觸碰到一起,“回房間,嗯?”

“好……嗝,好。”阮清顏懵懂應聲。

傅景梟冇忍住又輕輕地笑了下,隨後彎腰將手臂地在她的腿窩和腰窩,穩穩地將她抱在了懷裡,然後穩健闊步地上樓。

然而他剛推開臥室的門就愣住了……

不是他熟悉的冷色調裝潢,撞入眼簾的是滿眼的粉色,死亡芭比粉的公主大床,甚至還有宮廷風的吊頂粉色帷幕。

就連其他的傢俱也都被換成了粉色。

傅景梟的額角狠狠地跳了下,但他很快便反應過來這一定是出自親媽之手,可惜他懷裡這個小姑娘也不喜歡粉色……

“嗝~”阮清顏倏然打了軟軟的酒嗝。

傅景梟也無心再去想這難以入目的裝潢,他邁開長腿走到公主床前,正準備彎腰將她放下來,結果阮清顏卻倏地跳出他的懷抱!

男人因她突如其來的動作稍稍愣了下。

可就在下一秒,他卻猝不及防地被壁咚在了衣櫃上,軟軟的身體隨即壓了過來。

“顏顏?”傅景梟眉梢輕輕地蹙了下。

他擔心女孩會站不穩摔倒,於是便想要伸手攬住她的腰,卻倏然聽到一聲清脆而又嫵媚霸道的嗬斥聲,“放肆!”

聞言,傅景梟的身軀倏地僵了下。

他低眸望著女孩,便見阮清顏的神情忽而變了,不再是剛剛那般懵懂可愛的模樣,而是收斂起了所有的清純,欲得要命。

阮清顏緩緩地輕抬眼皮望著男人,那醉意的妝容,似鮮紅的眼影般映襯著她那雙精緻的桃花眸,唇色也比平時更加豔紅。

醉酒中的女孩忽而輕笑一聲,隨後紅唇翕動,“我的男仆……還冇有經過我的允許,竟也敢隨意觸碰我的身體?”

傅景梟緩緩地打出一個:……?

他神情平靜地看著不知道在演哪出的阮清顏,卻見他伸手挑起了自己下頜。

女孩的手指白皙修長,指尖慢條斯理地順著他的下頜線條滑過,隨後落在那性感的喉結上,愛不釋手地用指腹緩緩摩挲。

“不過這男仆的品相……似乎還不錯。”

阮清顏眼尾輕撩,紅唇翹起時漾起一抹嫵媚的笑意,她忽而壓下柔軟的腰肢。

將身體緊緊地貼在男人的胸膛上,隨後小手便放肆地挑開他的白襯衣,直接溜進了衣服裡撫著他的後腰,“所以……”

阮清顏微抬俏顏望著傅景梟,眉眼間些許嫵媚,些許霸氣,隻有稍稍發燙的身體,以及泛紅的臉頰和眼角證明她還醉著。

“本女王命令你——現在立刻,取悅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