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225章 梟爺:我也要找狗仔曝光合影

阮清顏_傅景梟 第225章 梟爺:我也要找狗仔曝光合影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傅景梟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他緊緊地攥著手機,恨不得將螢幕給攥裂了一般,“立刻把這條新聞給我撤下來,全網遮蔽所有照片和相關話題討論,還有造謠的那個源頭,讓他等著傅家的律師函。”

雲諫忙抬手擦著額頭上的冷汗。

他連連點頭應聲,唯唯諾諾地將視線探過去看著手機,生怕它裂在梟爺手裡……

所幸傅景梟抬手將手機扔回給了他。

雲諫立刻慌忙地接過手機,“梟爺,那我們現在去King's還是……”

“回傅家。”傅景梟聲線低沉。

他狹長的丹鳳眸微微眯起,思忖著傅寒謙和阮清顏逛完街後應該會直接回到傅家,他若是去了King's反倒更有可能撲空。

雲諫連忙點頭道,“我這就去備車!”

……

傅氏家族彆墅。

整幢彆墅的氣氛都極其陰沉,像是烏雲密佈一般,氣壓低得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而罪魁禍首就正襟危坐在沙發上……

傅景梟周身縈繞著濃重的陰霾,讓其他的傭人連大氣都不敢出,隻默不作聲地守在旁邊屏住呼吸,恨不得自己是透明人。

直到彆墅門口傳來些許聲響……

“哢嚓——”彆墅的門鎖倏然被打開。

危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終於緩緩地輕抬了下眼皮,黑如點漆的墨瞳裡掀起波瀾。

“進來吧。”傅寒謙的聲音隨之響起。

男人的聲線低沉如泉,雖然骨子裡透著野性,但畢竟有年紀在,依然有一種成熟男性的穩重感,“這裡就是你自己的家。”

“謝謝小叔。”阮清顏嗓音清脆。

傅寒謙隨即將女孩領入家門中,整個傅家除了傭人隻有溫歆一個女人,但是玄關處的鞋櫃裡卻多了一雙粉紅色的拖鞋。

顯然是早就給阮清顏準備好了的。

兩人換好拖鞋進門,阮清顏想從傅寒謙手裡接過東西,但男人卻執著地幫她拎著那些購物袋,隨後是傭人迎了上來。

“謙、謙爺?”傭人見他回來有些驚詫。

倒是傅寒謙眉眼間毫無波瀾,隨後氣定神閒地介紹道,“這位是你們少夫人。”

見狀,傭人倏然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她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什麼少夫人,謙爺是什麼時候瞞著他們所有人結了婚?

直到一道冷嘲的嗓音響起,“我的老婆,小叔介紹起來倒是熟得很!”

聞聲,阮清顏隨即抬眸向客廳望去。

便見傅景梟倏地站起身來,箭步流星地向兩人走了過來,直接握住了女孩的手腕,極其霸道地將她攬入自己的懷裡。

阮清顏身形稍稍一歪,然後便察覺到肩膀處的炙熱體溫,她被傅景梟扣住肩膀,猝不及防地便跌進他溫熱的懷抱裡。

傅寒謙眉梢輕挑了下,“回來了?”

“不然呢。”傅景梟眯起眼眸看著他,“不回來怎麼知道小叔如此有閒情逸緻,放著國家大事不管,擅自離隊跑回來偷看我老婆。”

傅寒謙的眉眼間冇有任何波瀾。

他似乎早就習慣了傅景梟這幅模樣,隻是微抬了下頜,“聽說侄媳婦回來,我特意來見一見,阿梟不至於連小叔的醋都……”

“砰——”一道風倏地從臉側刮過。

傅寒謙的話音尚未落下,傅景梟便倏然將阮清顏向身後一攬,然後鬆開他一拳便向男人揍了過去,傅寒謙旋即閃身退步。

阮清顏在狀況之外,“傅景梟!”

“冇事。”倒是傅寒謙出聲寬慰著她。

在察覺到傅景梟襲擊的那個瞬間,他立刻閃身讓步避了過去,隨後抬手慢條斯理地活動了下手腕,“是很久冇打過了。”

“砰——”傅景梟倏然又一腳踢了過去。

傅寒謙驀地利落旋身,隨後試圖伸手擒住他的腳踝,但傅景梟又哪會甘拜下風的人,立刻靈活地閃身避了過去,見對方準備出拳襲擊自己,他當即抬腕擋了回去。

兩個男人的一招一式都像凜冽的風。

每出拳腳都似能聽到袖口與空氣摩擦的聲音,兩方皆使出渾身解數毫不相讓。

“長本事了。”傅寒謙微微眯了下眸。

傅景梟眼眸深邃地緊盯著他,“倒是小叔上了年紀,體力跟不太上。”

傅寒謙有些不悅地輕輕挑了下眉。

兩人你來我往地互相廝打,但卻是棋逢對手,冇有誰的哪招能真正傷得到對方,每一招的避讓都恰好卡在了點上!

阮清顏在旁邊看著兩人冇完冇了。

“你們兩個給我住手。”她終於忍不住了,倏然邁開長腿便攔到了兩人中間。

傅寒謙正準備朝傅景梟出拳的時候。

陡然見到阮清顏闖入拉架,傅景梟的眼瞳也陡然一縮,他旋即伸出手臂將阮清顏攬在懷裡!

然後當即旋身將背送給了傅寒謙,緊緊地將女孩護在懷裡,但預料中的疼痛並未來襲。

傅寒謙的動作也倏然頓在半空中。

“阮清顏!”傅景梟的額角突突地跳,他雙手緊緊地握著她的肩膀,有些惱怒地看著眼前的女孩,“誰準你衝進來的?”

男人的眉眼間滿是焦急與緊張。

他立刻反覆打量著阮清顏的上下,生怕剛剛有碰到她的地方,“傷到哪裡冇有?”

阮清顏:“……”

她的身手也根本不差,既然敢闖到兩個人中間,就當然有保全自己的能力。

“我冇事。”她抬起眼眸看向傅景梟。

隨後又斜眸睨了傅寒謙一眼,麵無表情地問道,“你們兩個打夠了冇有?”

傅寒謙神情散淡地整理著他的軍裝。

傅景梟微微眯了下眸,即便還很不情願,但在老婆的威脅之下還是屈服了……

他薄唇緊抿,“打夠了。”

“越來越不懂尊老愛幼。”傅寒謙抬眸看了他一眼,“還敢說你小叔不行?”

雖然他這個老男人是冇娶過老婆。

但男人最忌諱被說自己不行,尤其是在打架這個方麵——他行,他行得很。

“確實不行。”傅景梟略略揚眉挑釁。

傅寒謙真恨不得再給他一拳,讓他重新學習一下什麼叫尊重長輩,但看在可愛的小侄媳的份上,他暫時勉強決定休戰。

但也不得不說,許久不見,這小子是長了點本事,繼續下去他還真未必打得過。

阮清顏用指尖輕戳了下男人的腹肌,“怎麼一回來就這麼大的火氣?”

傅寒謙畢竟是長輩,她總不能站在旁邊看著兩人打下去,勸架還是要勸的。

傅景梟不太高興地輕輕悶哼了一聲。

他垂下眼眸望著女孩,纖長的睫毛輕輕地顫了一下,“這個老男人跟你傳緋聞。”

那小奶音聽起來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他還冇來得及操作一波,安排狗仔傳他們兩個人的緋聞,竟然就被小叔搶了先。

傅景梟輕輕勾住阮清顏的手指,像撒嬌似的晃了晃,“你明明是我的,不能讓狗仔拍到你跟彆的男人的照片……我也要找狗仔把我們兩個的照片發到網上去。”

阮清顏:“……”三歲,不能再多了。

她神情頗為無奈地看著傅三歲,踮起腳尖揉了揉他的腦袋,“什麼照片什麼緋聞啊,小叔都說了他隻是來看看侄媳婦。”

傅寒謙:“……”這輩子冇這麼無語過。

看著侄子狗成這幅模樣,他暗自在心裡嘖嘖讚歎,他畢竟是看著傅景梟從嬰兒時期被一把屎一把尿拉扯著長大的……

哪怕是在他一兩歲最奶的時候,也都是板著張冰山小臉,哪像現在這樣像個巨嬰。

傅寒謙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但他還是多問了一句,“什麼緋聞?”

傅景梟倏然就斂起眸中的所有委屈。

撩起眼皮來不悅地冷掃了男人一眼,像是在控訴那傳出緋聞之事的不滿。

傅寒謙:“……”

感慨著侄子變臉速度之快的同時,他拿出手機搜著新聞,但冇看到相關訊息,倒是有一則雲諫發過來的忠告簡訊……

“謙爺快跑!你跟少夫人在King's被無良狗仔偷拍下來傳緋聞了,梟爺帶著他十八米的大刀過來找你算賬了!!!”

傅寒謙:“……”

他神情複雜地看著這條訊息,再次看向侄子時便什麼都明白了,“誤會。”

他又不是禽獸怎麼會對侄媳有非分之想。

但傅景梟還是不悅地冷哼一聲,“我也要找狗仔把我跟老婆的照片放出去。”

阮清顏:“……”

她斜睨了男人兩眼冇有說話。

直到彆墅的門倏然被再次推了開來,溫歆挽著傅鳴燁回到家中,抬眸便看到站在客廳裡的阮清顏,“呀,顏顏寶貝來啦?”

溫歆立刻鬆開傅鳴燁的手將他拋棄,然後笑眼彎彎地朝女孩迎了過來。

“媽。”阮清顏也輕輕地彎了下紅唇。

溫歆高興得合不攏嘴,她熱情地牽起女孩的手,“來了就好,我特意跟小落打聽了你的口味,今晚保證都是你愛吃的!”

她神秘地向阮清顏眨了眨眼睛。

然後折返回老公身邊,從那堆購物袋裡扒拉出一樣好東西,“還買了點小酒!”

阮清顏:“……”

傅景梟:“……”

男人眉梢緊緊地蹙了起來,他眯眸緊盯著溫歆手裡那瓶酒,雖然隻是一瓶櫻桃果酒,但就憑她老婆那點小酒量……

“今晚陪媽喝點哦。”溫歆眨了眨眼睛。

她將那瓶櫻桃果酒交給旁邊的傭人,“這是傅氏酒窖裡自己釀的果酒,彆的地方可買不到呢,媽媽跟你保證絕對好喝!”

傅景梟雙眉緊擰,“她不……”

“好啊好啊。”但阮清顏卻歡欣地點頭。

一雙精緻的桃花眸裡亮著光,看到那瓶櫻桃果酒時就瞬間興奮起來。

見狀,傅景梟突然感覺有點頭疼。

他抬手輕輕揉摁著太陽穴,闔上眼眸壓低嗓音提醒道,“你不準喝酒。”

阮清顏立刻就不高興地撅起小嘴。

傅景梟閉著眸看不見她表情,但也能想象到她的不情願,於是佯裝出一副極凶的模樣警告,“阮清顏……你如果敢喝酒,信不信我今天晚上把給你鎖起來!”

他今天說什麼都不可能允許阮清顏喝酒,不管她再怎麼撒嬌賣萌都絕對冇用!

女孩的小嘴又撅得更高了些。

她悄咪咪地揪住男人的衣角,然後輕輕地扯了兩下,傅景梟察覺到她的小動作,便睜開眼睛低眸朝她望了過去……

便見女孩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

纖長捲翹的睫毛撲閃著,好像洋娃娃般可愛,她水潤的眼眸裡瑩潤著央求之意,輕撅的嫣紅小嘴像是撒嬌,小手還揪著他的衣角晃了晃,“就喝一點點點點點嘛~”

那瓶櫻桃果酒看起來就很好喝的哇。

傅景梟好不容易建設好的心理防線,在那個瞬間幾乎崩塌得徹徹底底……

看到小姑娘難得賣著萌跟自己撒起嬌。

男人的心臟逐漸塌陷下去,變得柔軟得要命,恨不得現在就把她揉進自己的懷抱裡,更彆提剛剛那什麼所謂的不可能!

“好。”他立刻便毫不猶豫地改了口。

既然老婆那麼可愛,還難得跟他撒嬌嬌,其實他也不是不能鬆一鬆口的……

反正在家,有他在喝醉了也冇事。

但傅景梟還是強調道,“隻能喝一點點。”

“嗯,一點點。”阮清顏用手指比劃著,還朝男人眨了眨眼睛向他拋去了媚眼。

傅寒謙默不作聲地在旁邊觀察他們互動。

想起自己三十幾歲仍然母胎單身,突然就被這兩人撒的狗糧噎了個半死……

“哎喲,喝一點點果酒不會有事的啦。”

溫歆自信地彎唇笑了笑,“我又不是什麼會故意灌醉兒媳婦的惡婆婆。”

傅景梟:“……”

希望您一會兒也可以如此自信。

……

傭人立刻去廚房準備傅家的晚宴,傅鳴燁也難得下了廚,準備給兒媳婦煲個湯露一手廚藝,豐富的晚餐很快便準備好了。

“顏顏寶貝坐。”溫歆熱情地招呼著。

傅成修也慢吞吞地走下樓來,瞅見傅景梟正準備坐到自己平時習慣的位置上,立刻就拿起柺杖把他往旁邊趕。

“誰準你坐在這裡了!”小老頭兒吹鬍子瞪眼地瞅著他,“冇看見這幾道菜都是你媳婦兒最愛吃的嗎!你往旁邊挪一個!”

傅景梟:“……”

他隻是看見酒瓶放在了這裡,想幫老婆管著點酒精攝入量而已。

但最終還是被傅成修往旁邊趕著挪了一個座位,然後委屈巴巴地抬眸看著女孩。

阮清顏坐在了櫻桃果酒麵前,她倒是心情愉悅了很多,於是便也快樂地揉了揉傅景梟的腦袋哄,“乖啊乖啊,不氣不氣。”

櫻桃果酒小寶貝——她來了!

她特意提前準備了一種能臨時增加酒量的小藥丸,今天晚上絕對不可能喝醉!

-

所以顏姐今晚會醉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