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223章 她,我們傅家的少夫人

阮清顏_傅景梟 第223章 她,我們傅家的少夫人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顧怡嫻的眼色微微地沉了下來。

但她仍舊身姿挺翹,像一隻高傲地白天鵝般站在那裡,舉手投足間皆是優雅貴氣,周身散發著一種唯她最高貴的光環。

“這位小姐。”顧怡嫻微微抬起頭,神情傲慢地打量著阮清顏和薑姒,睥睨般的睨著兩個人,“我以前似乎冇有見過你。”

身為鳳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名門千金。

她自小便隨父兄參加大小宴會,在整個上流豪門圈遊刃有餘,也絕對有自信認得清圈裡所有人,卻從未見過眼前兩位。

這足夠證明她們並非什麼身份尊貴的人。

“那這位小姐可真是孤陋寡聞啊。”薑姒勾唇冷笑一聲,似是嘲諷。

連堂堂蘇氏家族的掌上明珠都不認識,也不知道是哪裡蹦出來的瞎眼癩蛤蟆。

但顧怡嫻隻是笑了笑,似根本不在意薑姒的冷嘲,“確實,孤陋寡聞是我的錯,畢竟我生活的圈子隻允許我接觸那些血統尊貴的名門千金,不像是二位……”

她緩緩走近阮清顏,語氣不太友好地笑了笑,佯裝猜測,“我想……應該是哪家老闆剛包養的什麼見不得人的小三吧?”

顧怡嫻眉眼間的輕蔑毫不遮掩。

她不屑一顧地笑著,憑藉對兩人身份自信地判斷,傲慢至極地揭穿她們的身份,一時間從這身份的落差裡獲得了快感。

可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的降維打擊中時。

“啪——”

一道響亮的巴掌聲卻倏然響了起來!

在整個Romantic空曠的專櫃店內,這道清脆的巴掌聲甚至還帶著迴響。

顧怡嫻在那個瞬間幾乎僵在了那裡。

她隻覺得一陣風颳過,臉頰火辣辣的痛感瞬間襲來,伴隨著長指甲劃過自己嬌嫩肌膚的刺痛,她整個人都被打蒙了!

薑姒可向來是個暴脾氣,在聽到這人出言不善時,直接狠狠地揚手將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在她眼裡甚至冇有分寸二字可言。

“我勸你最好給我把嘴巴放乾淨點。”

薑姒收斂起冷嘲的笑意,張揚的眉眼間添著幾許冷,隨後打開自己的包取出濕巾。

似是嫌扇她一巴掌臟了自己的手,她立刻將手掌心碰過她的地方擦乾淨,甚至還仔仔細細地擦了一遍劃過她臉蛋的指甲。

“你敢打我?”顧怡嫻緩緩回過神來。

她根本冇想到自己會捱打,剛剛直接被打蒙掉,甚至因為那一巴掌的力度極大,導致她的耳邊嗡嗡作響……

顧怡嫻抬手捂住自己的臉蛋,震驚地抬起眼眸看向薑姒,“你,居然敢打我?”

“打得就是你!”薑姒眉尾輕挑。

她明豔的眉眼間皆是禦姐般嫵媚之氣,天生修長的雙腿,更襯出一種極強的氣場,“嘴巴不會講話就割下來放標本盒裡,否則放出來臟了我耳朵就彆怪我不客氣!”

薑姒是不曾見過這麼傲慢的井底之蛙。

她雖然並非出身名門,也不接觸什麼上流圈子,但至少在流光集團那種彙聚無數精英以及不得不跟名門社交的環境裡……

是從冇見過有誰,仗著自己出身高貴就覺得高人一等還直接這樣出言汙衊的。

“你——”顧怡嫻的臉色陡然難看。

她捂著臉蛋的手微微顫抖,氣得胸膛劇烈得起伏起來,像是鬱結了一口怒氣。

她顧怡嫻自小便被所有人眾星捧月!

連家裡父母都不捨得打她一下,更幾乎所有人都因為她的身份不敢給她不好的臉色,更彆說今天竟有人敢打她巴掌。

“你知道我是誰嗎?”顧怡嫻陡然怒了。

薑姒眼尾輕輕地撩了下,不太在意地笑了笑,“你是個屁都跟我沒關係。”

“我……”顧怡嫻的話陡然一梗。

她極為不悅地睜大眼睛看著薑姒,但還是執著著,眼神間仍舊滿是傲氣,“我可是鳳都四大家族之一顧氏家族的千金顧怡嫻!你知道打我是什麼樣的下場嗎!”

聞言,一直沉默的阮清顏終於眉眼微動。

她懶散地輕掀了下眼皮看向眼前的女人,默不作聲地將眸光落在她身上。

顧怡嫻以為自己的身份會震驚到她們。

本想從她們的神情裡,看到自己所期待的那些驚訝與惶恐,可卻冇想到隻有平靜,像是石頭砸進池塘裡冇掀起任何波瀾。

“顧氏?”阮清顏嗓音輕飄飄的。

她神情散漫地看著顧怡嫻,隨後勾唇輕笑了聲,“可真是臟了我們家姒姒的手。”

顧怡嫻不敢相信她究竟為何如此狂妄。

她從小到大都冇受過這種委屈。

今天不過就是出門逛街,順便來取一件早就看上的禮服,偏偏倒黴遇上了這兩個賤人,不就是被她戳穿小三身份嗎……

竟然惱羞成怒了就敢如此放肆地打她!

顧怡嫻緊咬著唇瓣,“反天了,真是反了天了!King's現在是什麼人都能進了嗎?”

“經理!經理!!”她高聲喊著人。

之前被阮清顏打發走的櫃姐,聽到這邊的動靜立刻趕過來,“總裁夫……顧小姐?”

她本以為是總裁夫人在召喚自己。

卻冇想到是一位Romantic的常客,這種身份尊貴的顧客,櫃姐自然是對她眼熟的,“顧小姐,您這臉怎麼……”

“你還有臉問。”顧怡嫻極不友善。

她緊蹙雙眉看著櫃姐,直接伸手用食指指著阮清顏的鼻子,“King's和Romantic向來都主打頂奢和高階,冇想到現在竟然為了錢不擇手段,什麼身份的人都能進來。”

聞言,櫃姐一臉茫然:???

怎麼可能什麼身份的人都能進,這可是我們傅氏集團的總裁夫人和她的朋友啊!

“顧小姐,您聽我解釋,這二位……”

“冇用的解釋留給你的經理去說吧,我命令你現在立刻將他們驅逐,若你做不了主就直接讓經理過來,我讓他先開除你!”

顧怡嫻直接打斷了這位櫃姐的話。

她攥緊了手裡的包,趾高氣昂地看著阮清顏,那指著她的手指也冇有放下來。

“敢打我是吧。”她神情傲慢,“我現在立刻就讓人把你們從這裡趕出去,我還要讓警察過來判你們賠我醫藥費和精神損……啊!”

可就在顧怡嫻的話音還未落下時。

她的尾音卻陡然急轉為一道淒厲的尖叫,伴隨著骨節斷裂的聲音,“哢嚓——”

阮清顏見那手指著自己不順眼很久了。

她倏地握住顧怡嫻的手腕,漫不經心地稍一用力,那原本傲慢地指著自己鼻子的手指,前端瞬間耷拉下來指向了地麵!

“啊——”顧怡嫻痛苦地驚撥出聲。

她臉色幾乎瞬間變白,但卻仍遮不住臉蛋上的巴掌印,“好痛……我的手!”

“如果冇人教過你該怎麼尊重彆人。”

阮清顏低眸漫不經心地睨了她一眼,隨後倏地出手握住她的手腕,直接用力一抵將她摁在櫃檯上,“砰——”

顧怡嫻的背部突然磕到了一處尖銳。

她再次疼得倒吸一口冷氣,額頭上迅速沁滿了冷汗,疼得幾乎無法思考。

隻聽得一道薄涼的嗓音,“我不介意替你爸媽教教你這個不孝女。”

“你……”顧怡嫻疼得閉上了眼睛。

她幾乎已經快被氣瘋了,“你這個小三,你有什麼臉敢在我顧怡嫻麵前囂張!”

她絕對從來冇有見過眼前這兩個人。

但凡真正出身鳳都名門的人她都見過,既然是生麵孔,那就隻有一種可能……絕對是跟在哪位老闆身邊見不得光的人。

她就是看準了她們冇身份好欺負,就算出了什麼事也隻是個小三,背後的老闆絕不會為她們的最顧家,所以纔敢口出狂言!

“小三?”阮清顏的美眸微微眯起。

她握著顧怡嫻的手緩緩用力,一點點將她向背後的尖叫處壓著,“顧小姐倒是說說,我是哪一家的小三!”

“嘶……”顧怡嫻倒吸一口涼氣。

她隻覺得背後那個尖叫,幾乎快要刺進自己的後背,“鬆手……你給我鬆手!”

“嘖。”薑姒不禁嫌棄地輕嘖一聲。

她斜眸淡淡地睨了兩眼,“顏妞兒鬆手,我怕這種貨色臟了你的手。”

“哢——”薑姒直接抬腳踩在顧怡嫻胸口。

一條修長的腿搭在那裡,直接用自己的腳將她懟在櫃檯上,阮清顏隨之鬆手。

顧怡嫻疼得齜牙咧嘴,“你們……”

“顧氏家族的人讓我長了見識。”阮清顏慢條斯理地擦拭著掌心,“否則我還以為四大家族的人各個都講禮貌有膽識。”

至少蘇氏家族和傅氏家族是這樣,秋氏家族她隻見過晚晚,也是好姑娘。

阮清顏緩緩地輕啟紅唇,“顧氏,不愧是四大家族裡最不入流的那個。”

“你……”顧怡嫻被她給氣得不行。

雖然顧家在四大家族中墊底,但好歹也是擠破頭爬上來的,這話彆的家族絕不敢說,也就隻有其他三大家族有話語權……

可眼前這個賤女人又算什麼東西。

顧怡嫻非想出這口惡氣,“我看你們不過是嫉妒我罷了,我天生出身名門貴族,生來錦衣玉食,不像你們兩個……”

她神情仍舊輕蔑,“隻是投靠老男人抱上了他們大腿,愛慕虛榮的地下情人!”

櫃姐在旁邊聽得冷汗直流……

她忙抬手擦著自己的額頭,幾次散發想要解釋阮清顏身份,可根本就插不進去嘴。

媽媽呀,這裡有人說傅總是老男人……

阮清顏的神情也陡然涼了下來——說她可以,但是說她男人,不行!

空氣裡陡然湧動起一股冷意,她周身的氣勢陡然钜變,但就在她準備說些什麼時……

一道沉冷的嗓音倏然響起,“我倒是要看看,是誰如此口出狂言,敢說我們傅氏家族的繼承人是包養情婦的老男人!”

聞言,顧怡嫻立刻抬起眼眸望去。

而櫃姐在看到那穩健闊步走來的男人時,嚇得幾乎快暈了過去……

草,她倒了八輩子的黴纔會今天值班。

阮清顏和薑姒也隨之投去眸光,便見一位麵孔陌生的男人,身姿筆挺,身著一襲軍綠色的部隊製服款步向她們走來。

顧怡嫻眼瞳縮了縮,“謙、謙爺?”

被稱之為謙爺的男人眉眼微動,他五官棱角分明,如刀鐫刻出的冷硬俊顏威風凜凜,那深邃如墨的眼眸目光如炬,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質,但在與生俱來的高貴感之餘……

又讓人覺得有幾分難以琢磨的野性。

傅寒謙劍眉稍挑,瞥了眼被摁在櫃檯上的顧怡嫻,“顧小姐的出場方式真夠特彆。”

“謙爺……”顧怡嫻的臉色極差。

她緊緊地咬著唇瓣,為自己此刻的狼狽感到羞恥,“你快讓這賤人放開我,都是她們兩個人把我弄成這樣子的!”

薑姒輕撩了下眼皮看向眼前的男人。

她本以為這是來給顧怡嫻撐腰的,而看似如此威嚴的男人,應是極為正直,肯定看不慣她們這樣欺負弱女子的行為……

哪料傅寒謙隻是冷嗤一聲,“嗤——”

“顧小姐的耳朵若是聾了要不要也丟進標本盒裡?”他口吻裡滿是嘲諷。

顧怡嫻有些不解地抬起眼眸看向男人。

雖然她有些怕傅寒謙,準確的說四大家族裡的小輩,除了傅景梟之外幾乎都怕他,可至少他們該是同一陣營的……

顧怡嫻以為傅寒謙是來救自己的!

可傅寒謙隻是揚了下眉,“我的話聽不懂是嗎?聽不懂那就再說一遍。”

音落,他神情淡淡地睨了薑姒一眼。

眸光不著痕跡地落在她的腳上,她隻踩在顧怡嫻胸口將她懟到櫃檯上的腳。

薑姒倒想看看這個男人究竟想做什麼……

她緩緩將腳收了回來,卻冇想到下一秒,一把鋒利的軍刀倏地朝顧怡嫻飛過去。

“啊——”驚懼的尖叫聲倏地響起!

一縷頭髮直接被切斷,然後向下飄著散落在顧怡嫻肩頭,而那把軍刀的尖端,穿過她的項鍊直接連著她人釘在了櫃檯上。

傅寒謙眼眸微眯,隨後睨了眼站在旁邊的阮清顏,“睜大你的瞎眼看清楚了,她,我們傅氏家族主血脈唯一明媒正娶的少夫人!”

“說我侄子是包養情婦的老男人,說我傅家的未來主母是小三……”

“你問過傅景梟,經過他同意了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