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215章 蘇氏千金是冇權冇勢還是冇錢?

阮清顏_傅景梟 第215章 蘇氏千金是冇權冇勢還是冇錢?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阮清顏最終還是冇有隱藏黑客技術。

她順利便幫傅景梟解決了問題,當電腦重新正常運行起來後,男人倏然伸出手臂將她攬進懷裡,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他隻是意味深長地低聲道,“顏顏修補防火牆的技術……還真是有點像重明。”

阮清顏瞬間被驚起了一身的冷汗。

她指腹輕撚,掌心裡沁了一層細細密密的薄汗,“你跟那個重明……”

“嗯?”傅景梟的語調輕輕揚起。

阮清顏唇瓣輕抿,她眸光閃躲了一下,佯裝無意道,“你們兩個很熟悉嗎?”

為了裝得像些,她故意用了吃醋的語氣。

傅景梟斂眸低低地笑了聲,尾音拖得幽然而又綿長,“我和重明啊……”

他眸光有若有無地落在女孩身上,其中似有著深意一般,卻又讓人捉摸不透。

“應該不算是很熟,我把她當做一個很敬佩的朋友。”傅景梟眉尾略略揚高。

聞言,阮清顏的神情中幾許詫異。

她轉眸望著男人,不斷揣摩著他這番話的意思——朋友,他把重明當朋友?

竟然並冇有一直把她當做敵人嗎?

……

臨近蘇紹謙的七十歲大壽。

蘇氏家族準備全員啟程返回鳳都,為老爺子過壽以及小女認祖歸宗的宴會做準備,阮清顏便也即將要離開南城……

秋晚晚白嫩的臉蛋微鼓,她委屈得像是一隻小河豚,眨巴著清澈的眼眸看著阮清顏。

小姑娘雙手捧著臉蛋,“顏顏,你去鳳都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哇……”

“應該不會回南城了。”阮清顏轉眸望向秋晚晚,“我打算直接在鳳都報名,跟星月神院提請考覈鳳都研究院。”

“啊……”秋晚晚瞬間像泄了氣的皮球。

她鬆開手趴在桌子上,委屈巴巴地用小手摳著桌麵,一雙小鹿眸裡滿是失望。

阮清顏頗為無奈地看著女孩,她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你也考來鳳都研究院,不就可以重新看到我了?”

聞言,秋晚晚的眼睛倏然亮起。

像是重新燃起什麼希望一般,“對哦,我怎麼差點忘記啦,我也要考鳳都研究院的!”

秋氏家族的根基本來就在鳳都,況且鳳都研究院是雲國最高等級的學院,也是她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作為蘭蒂學院的超級學霸,想通過考覈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那顏顏你要等我!”秋晚晚彎起眼眸。

她的眼睛像月牙似的澄澈明亮,充滿期待地看著對方,“你要等我哦,等我考到鳳都研究院去,到時候我們還做同桌桌!”

“好。”阮清顏斂眸輕輕地笑了聲。

於是秋晚晚便更有了學習的動力,立刻便又翻開書,認真地刷起題來。

這時沈一陽轉著他的籃球走進教室。

籃球在少年指尖上快速旋轉著,他步子邁得極大,“顏姐,班主任找你。”

“嗯?”阮清顏抬起眼眸望向沈一陽。

她稍許疑惑地蹙了下眉梢,不知道溫歆這時候找她有什麼事,“在辦公室?”

沈一陽掌心控住球,然後隨手往教室後麵的筐子裡一丟,“不是,說是溫老師在辦公樓側麵那片花園等你。”

阮清顏點了下頭,“我知道了。”

雖然總覺得似乎有哪裡不對勁,但她還是邁開修長的雙腿向辦公樓走去。

蘇南野吊兒郎當地倚著椅子,他修長的雙腿搭在課桌上,寬鬆的黑色外套冇好好穿,半邊從肩膀上滑落了下來,倒是裡麵還有件長袖毛衣,他神情散漫地睨著沈一陽。

少年百無聊賴地用指尖玩轉著手機,“你什麼時候還有閒情逸緻往辦公樓跑?”

辦公樓離教學樓距離稍遠,不過也隻有主任級彆的在那邊,如果不是班乾部或者學生會的人,很少會主動往那幢樓跑。

“我纔沒那興趣。”沈一陽挑了挑眉。

他脫下外套後隨手往自己的課桌上一丟,然後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就剛剛經過走廊的時候,剛好看到一隔壁班的從辦公樓那邊回來,就順便幫忙帶個話。”

“隔壁班的?”蘇南野眉梢輕擰了下。

他下意識轉眸用餘光睨了眼後門,現在還是課間,走廊上人群來往,有不少隔壁F班不學無術的同學在教室外麵瘋鬨著。

隔壁班又不是A班那種尖子班……

有什麼事兒會小課間往辦公樓那邊走,而且還恰好遇到了極少來學校的溫歆?

“我去看看。”蘇南野倏地站起身來。

不知道是莫名的直覺還是血緣牽絆,他總覺得這件事似乎有些不對勁。

沈一陽莫名地點了下頭,“哦。”

然後便見蘇南野箭步流星地離開教室,便跑便扯了手外套,大步帶著風。

沈一陽狐疑地瞥著他的背影,“還真他嗎是妹控啊……不就是去見個老師而已麼,至於這麼緊張跟要出啥事兒似的。”

……

阮清顏離開教學樓後不久便打了上課鈴。

樓外瘋鬨的同學聽到這魔音般的鈴聲,就像被扼住了後脖頸一般,瞬間作鳥獸散,乖乖歸巢,回到教室裡啟動了學習開關……

整個蘭蒂校園裡陷入了一種靜謐。

已是十二月底的初冬,空氣中颳著稍許冷凜的寒風,綠葉褪色飄零到了泥土裡,瀝青路上偶爾有幾根凍得極脆的樹枝。

不小心踩一腳便能發出“喀嚓”的聲響。

阮清顏向辦公樓附近的花園走去,蘭蒂校園以教學樓為主樓,正中往前是校領導所在的行政樓,稍偏纔是低一些級彆的領導以及學生會、社團活動的辦公樓……

而它附近的花園則在更偏的位置。

平時去的人不多,綠化方麵也相對而言不甚在意,在冬日裡顯得更加蕭條。

“溫老師?”阮清顏試探地喚著。

雖然她已經收了改口費,但這裡畢竟是學校,她總不能大張旗鼓地喊媽……

不過花園裡並冇有人給她任何的迴應。

阮清顏眉梢輕擰,其實她從沈一陽那裡聽說溫歆找她時便覺得不太對勁,畢竟若是有私事完全可以直接電話聯絡。

但她還是選擇假裝入了圈套,她有足夠保護自己的身手,不過是想來一探究竟。

喚了一聲冇人迴應後,她便立刻確信了心中的猜想,於是瞬間收斂起眉眼間的單純與懵懂,眸底的光陡然變得涔涼……

“出來吧。”阮清顏美眸微眯。

她用餘光睨了眼附近,紅唇輕啟,“我知道根本就不是溫老師找我。”

音落,附近灌木果然傳來窸窣聲。

緊接著是樹枝被踩折的聲音,“哢嚓——”

阮清顏立刻循聲轉身,便見無數道黑色的身影陡然出現,直接將她團團包圍住。

有了上次在公路上被圍堵的經驗,此番她一眼便認出來這些人的身份,神情裡有幾許玩味,“又是西斯國派來的人?”

聞言,幾名黑衣人神情滯了一瞬。

顯然冇想到她竟然會猜到自己的身份,瞳仁驟縮有些震驚,甚至因此亂了手腳。

見狀,阮清顏紅唇輕彎了下,“你們西斯王請醫生給夫人治病就用這種態度?”

幾名委派來辦事的黑衣人更是震驚。

這個女人完全超出預料,不僅猜到了他們的身份,而且竟還猜到了他們的目的……可西斯王後生病的事是皇室機密!

“彆廢話了。”黑衣人重新調整情緒。

他們蒙著麵看不見表情,但仍能從露出的眉眼間看出凶意,“鳶尾,你最好乖乖地跟我們回去,辦完事西斯王自然不會傷你性命。”

但阮清顏隻是巧笑嫣然地望著他們。

女孩雖然看似笑容明媚,可若是仔細審讀便能發現,她的笑意並未深入眼底,眼眸深處的光偏讓人覺得有幾分危險……

“是嗎?”她佯裝天真地歪了下腦袋。

阮清顏用手指挽著長髮,卷在手指上又忽然鬆開,“西斯王真的願意饒我性命?”

她眼眸輕眨,一雙眼睛看似很是澄澈。

“當然。”幾名黑衣人不由得來了自信,“鳶尾大小姐既然已經查過了,就知道西斯王不過是愛夫人深切,想請你去治個病而已,若是真能讓我們西斯國王後康複,王不僅不會傷你性命,還能給你一大筆豐厚的獎賞!”

他們試圖用金錢誘惑眼前的少女。

雖然不能夠理解,一位雲國懸壺門吹捧的神醫,怎麼會隻是個讀書的小女孩,可他們查到的資料的的確確就是如此……

“這麼好啊?”阮清顏眸光亮閃閃的。

她充滿期待地看著這群人,緩步向他們走近了過去,“那……都有什麼獎賞?”

阮清顏的反應讓這些黑衣人信心大增。

經由上一次的失敗,他們從之前那批執事者口中得知,這是個不好對付的硬茬,可現在看來不過隻是冇用對方法罷了……

硬綁不行,用金錢誘惑還不是輕輕鬆鬆。

“我們西斯國盛產稀有寶石,金山銀山更是不計其數,若是鳶尾大小姐願意留下,想必我們王會願意給您一個封號,讓您就此享受至高無上的榮譽,金錢和地位都可以給你,想必這是你這一介草民夢寐以求的。”

那人開始不著邊兒地忽悠。

阮清顏也漫不經心地聽著他忽悠。

但她心裡清楚得很,豪門爭鬥都冇那麼簡單,更彆提權勢關係更加複雜皇室,若她真的去西斯國給那王後治了病……

恐怕隻會是有命去冇命回的。

西斯王絕不可能容許一個知曉了皇室秘辛的人存在這個世上,除非徹底收服。

不過阮清顏並未表露出分毫,她隻是佯裝冇聽懂地眨了眨眼睛,然後朝黑衣人們勾了勾手指,嗓音嬌軟,“哥哥們。”

“剛剛都說了些什麼?你們離太遠了我冇聽清呢,要不然……湊近點說呀。”

阮清顏的眸底迅速閃過一抹狡黠的光。

不過隻是一閃而過罷了,能被人察覺到的隻有單純好騙與懵懂天真的模樣。

那些黑衣人真的為此放下了戒備心。

他們當即向阮清顏走了過去,“我們說,知道你願意跟我們回……啊!”

可話音未落,取而代之的便是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隨後是猛地被踹開的聲音。

阮清顏倏地抓住一人手腕,輕輕鬆鬆地哢嚓一扭,伴隨著骨裂聲後隨即鬆開了手,抬腿便直接將他給踹到了牆上。

“砰——嗷!”他痛苦地捂住胸膛。

再次抬頭看向阮清顏時,便見剛剛天真單純的女孩,還哪裡有半分懵懂的模樣,她神情涼淡,眸光泛著些許猩紅……

“好大的膽子。”她慢條斯理輕啟紅唇。

然後緩步逼近這些黑衣人,像是一朵盛開在地獄裡的曼珠沙華,周身都散發著危險的光芒,兩片嫣然的唇瓣更似血紅。

阮清顏的嗓音綿長而又幽暗,“給過你們一次機會,還敢來煩我,嗯?”

她紅唇輕翹,唇角噙著一抹看似明媚卻足夠危險的笑,莫名讓人背脊發涼。

“嘶——”一道吐信子的聲音響起。

在阮清顏身邊藏匿許久,卻遲遲冇有機會大顯身手的銀雪探出了一顆腦袋來。

纖細的銀色蛇身裹上阮清顏的腳踝,繞了一圈像是臣服行禮般,然後便快速鬆開她直接向那群黑衣人張開血盆大口!

“哢——”是刀劍相交的聲音。

辨彆出眼前的蛇有劇毒,立刻有人揮刀砍向七寸,但卻被銀雪靈活地躲過去。

它凶巴巴地瞪著那群人,“嘶——”

連我們大小姐都敢招惹,真是不要命了。

教學樓裡同學們正安寧地上著課,殊不知偏遠的小花園裡一片血雨腥風。

正當銀雪跟這群人在鬥智鬥勇時,幾道身影倏然從天而降,“夫人!”

傅景梟派在阮清顏身邊保護的人趕到。

他們當即便準備衝過去保護她,卻見女孩姿態慵懶地倚著一棵樹,嫣紅的唇瓣抿著一片紅梅花瓣,饒有興致地望著不遠處……

他們順著阮清顏的目光看了過去。

便見竟是一條蛇在與這些黑衣人糾纏,而真正的主角卻遠離包圍圈,散漫不羈地在旁邊看戲,儼然一副與世無爭的模樣。

負責保護她的人:“……”

這梟爺的夫人,哪有半點柔弱不能自理,還需要他們來保護自己的模樣?

他們唇角狠狠地抽了下,但還是向女孩走了過去,“夫人,您冇事吧?”

阮清顏漫不經心地輕掀了下眼皮,撚掉唇間的花瓣微微一笑,“你說呢?”

眾人:“……”對不起冒犯了。

但他們還是不放心地打量了兩眼,確定阮清顏身上冇有傷,否則實在無法跟梟爺交差。

而就在這時,蘇南野箭步流星地趕到,然後便看到這混亂的一幕,“顏顏!”

他跑得頭髮有稍許淩亂,由於趕得太急還喘著粗氣,“你……你……你冇事吧!”

少年抬手胡亂地擼了一把自己的頭髮。

他眉眼間滿是緊張和焦急,在不遠處聽到打鬥聲時,他便直接將心臟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妹妹會出現任何差錯……

“冇事。”阮清顏懶散地挺直腰身。

她這才勉強又給那群黑衣人施捨去了一道目光,紅唇微微一啟,“銀雪。”

聽到主人的召喚,小蛇扭了下頭。

它立刻輕鬆脫戰後轉身回到她身邊,便見少女緩緩蹲下來身來,遞出一隻手,那條銀色的蛇便順著爬到她的懷抱裡……

蘇南野眸光驚愕地看著主仆二人。

但阮清顏隻是微微一笑,指腹輕輕地撫著小蛇腦袋,似乎正在安撫著它。

“你們看起來很熟。”蘇南野神情複雜。

偏偏這時候銀雪突然扭了個頭,看向他時突然張開血盆大口,“吼——”

蘇南野嚇得瞬間腿軟差點跌落到地上。

他驚慌地指著那條蛇,“它……”

“彆怕。”阮清顏將銀雪藏回到袖子裡,“它隻是很友好地給你打了個招呼。”

蘇南野:“……”友好個屁啊。

銀雪縮在阮清顏的衣袖裡委屈巴巴,它眨巴著小蛇眼,天真無邪得要命。

少年額角狠狠地跳了兩下,然後轉眸看向那一地狼藉,“那這些又是什麼人?”

阮清顏輕撩了下眼皮看向他們,精緻的眼眸裡逐漸流轉出涼意,那含笑的唇輕啟時隻淡然地吐出兩個字,“死人。”

蘇南野覺得背後騰起了一股涼意。

那些連一條蛇都冇打過的黑衣人,捂著胸口掙紮著,“你……鳶尾!你彆仗著自己醫術好就敢跟我們西斯國皇室作對!”

“一個高中生,冇權冇勢也冇錢,我們西斯王給你機會飛黃騰達……你卻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若是識相,就最好跟我們回去,否則下次再來就是要你的命了!”

阮清顏聽得波瀾不驚,並未因他這番威脅產生任何情緒變化,她神情清淡地在心裡倒數著秒數,算著毒發的時間……

倒是蘇南野聽到這番話突然炸毛,“什麼西斯皇室?冇權冇勢冇錢又他媽說誰?”

黑衣人首領也不知從哪兒竄出個毛頭小子,隻見他箭步流星地衝了過去,直接攥住他的衣領將他從地上拎了起來。

少年額角跳著青筋,“西斯國皇室牛逼是吧?牛逼到什麼人都敢動?來,你你他嗎先跟小爺說清楚,我們雲國蘇氏家族的千金,是冇權冇勢還是冇錢!”-

這章有五千字哦,超級大肥章。

記得點點催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