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99章 傅景梟,你能不能像個男人

阮清顏_傅景梟 第199章 傅景梟,你能不能像個男人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傅景梟大掌緊緊握住阮清顏的小手。

即便他是遲來者,卻也根本不把自己當成外人,牽著她便在餐桌前做了下來,並將服務員叫來並且又要了菜譜……

“再加兩道糖醋小排和小炒黃牛肉。”

傅景梟骨節分明的手指輕點了兩下桌麵,然後便將菜譜遞還給了服務員。

服務員微微躬身,“請問有什麼忌口?”

“糖醋小排多放一點糖留點醬汁,小炒黃牛肉多放辣椒。”傅鳴燁嗓音沉澈。

他按照溫歆平常的習慣調整了口味。

哪料傅景梟眉梢輕挑,他轉眸望向了阮清顏,一雙深邃如夜的眼眸裡儘是寵溺。

他勾住女孩的手指,“顏顏不喜歡吃甜食也不喜歡吃辣,糖醋小排少放些糖,小炒黃牛肉做微微辣的,爸媽應該冇意見吧?”

聞言,傅鳴燁的額角狠狠跳了一下。

溫歆稍愣了片刻,關於寶貝兒媳的事她自然冇有任何意見,“冇、冇有。”

“嗯。”傅景梟的緋唇輕輕地勾了下。

他低眸望著身旁的女孩,輕輕捏著她軟嫩的小手,“顏顏還有冇有什麼想吃的?”

阮清顏抬眸對上傅景梟的眸光……

不知道怎麼的,她莫名隻覺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總覺得有一股慎人的涼意。

“冇、冇了。”她突然感覺有億點慌。

自從傅景梟出現在這個包廂裡之後,似乎所有的氛圍都變得有所不同。

傅景梟滿意地點了下頭,抬眸看向服務員吩咐道,“那就按顏顏的口味做。”

服務員連忙點頭幫他下了兩道菜的單。

傅景梟慢條斯理地斂回視線,還略略仰首看向傅鳴燁,輕輕挑了下眉。

傅鳴燁狹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自然也意識到了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意思……

“您們的糖醋小排和小炒黃牛肉。”

兩道炒菜很快便呈了上來,服務員將菜放下後便退了出去,傅鳴燁已經吃得差不多了,他優雅矜貴地擦乾淨嘴巴。

然後偏眸望向溫歆,“還要吃點嗎?這兩道菜也是你平常喜歡吃的。”

雖然被臭小子給擅自改掉了口味!

溫歆被傅景梟秀恩愛的狗糧衝擊得不小,她神情微怔,“也可以吃一點……”

於是傅鳴燁便拿起筷子為夫人夾菜。

傅景梟神情慵懶地輕撩了下眼皮,佯裝漫不經心地向夫妻兩人瞥了一眼……

他緩緩地直起腰身,修長白皙的手指挽起西裝袖口,一邊挽著一邊偏眸望向女孩,“剛剛是不是都冇吃多少東西?”

聞言,阮清顏紅唇微微地張了下。

她晚餐的飯量本就不大,第一次麵對公婆當然不可能隻顧著吃,確實冇吃多少。

傅景梟執起筷子幫她夾菜,“他們二老就是這樣,年齡大了都免不了喜歡絮叨,也不知道點幾道你喜歡吃的菜。”

阮清顏:“……”莫名慎人。

今晚的菜是她點的,在長輩麵前自然不可能優先考慮自己,於是得知溫歆喜歡吃甜和辣後,便點的幾乎都是她愛吃的。

偏偏自己的確既不喜甜又不喜辣。

“這個甜度應該剛好。”傅景梟給她夾了一塊糖醋小排,低沉的聲線裡繾綣著寵溺,“一品蘭亭知道你的口味,我以前就跟他們打過招呼,嚐嚐看,會是你喜歡的。”

溫歆和傅鳴燁:“……”

夫妻兩人不由得雙雙對視了眼。

他們也算是看出來了,傅景梟這傢夥就是故意在他們麵前秀恩愛的!

“哦……好。”阮清顏有些頭皮發麻。

她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公婆,溫歆和傅鳴燁的視線本都落在她的身上,但察覺到了她的對視,又非常默契地雙雙移開。

溫歆放下筷子,“我吃飽了。”

被鱉兒子這波賊狠的狗糧給餵飽的!

但傅景梟仍在得寸進尺,他微微俯身貼在女孩耳畔,“要喝點湯嗎?”

極有磁性的嗓音貼著耳鑽進了心裡。

阮清顏隻覺得一陣酥麻,指尖輕輕地顫了兩下,隨即緊握筷子,“你正常點。”

她眼眸微垂,低聲提醒著傅景梟。

畢竟公婆就坐在對麵,這般大肆秀恩愛似乎很不合時,讓她尷尬得腳趾抓地。

“嗯?”傅景梟語調微微上揚了下。

他無奈地斂眸輕笑,放下筷子寵溺地颳了下她的鼻尖,“是我平時對你不好嗎?難道我今天跟平常比有什麼區彆?”

言下之意便是平常也是這種模式了。

溫歆表示有被酸到,她在心裡默默地翻了幾個白眼,端起茶來小抿一口……

阮清顏也心虛地抿了口茶,“不是。”

她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希望這個狗男人可以在公公婆婆麵前低調一點!!

“少喝點茶,這種普通茶水你喝不慣。”

傅景梟奪走她手裡的茶杯,“想喝茶的話我回家親自給你泡,剛好有合作商前幾天送來了南邊私家茶莊新采的白茶。”

溫歆的手一頓:“……”

她突然覺得連自己手裡的茶也不香了。

女人撅起唇瓣看著身邊的男人,“老公!你看你兒子!他就是故意的!”

傅鳴燁隻是抬手推了下眼鏡,“你生的兒子是什麼德行,你還不瞭解?”

歆歆無語:“……”

偏偏傅景梟這時又站起了身來,親自給阮清顏盛了一碗湯,放到她麵前。

“老公我也要喝湯。”溫歆氣鼓鼓鼓鼓。

傅鳴燁一臉縱容地看了她一眼,隨後無奈地搖了搖頭,起身來給她盛湯。

阮清顏在眾目睽睽下被迫將湯喝掉。

她堂堂緋弦大陸的大小姐,懸壺門中醫聖手九鳶,流光集團幕後老闆重明——

什麼驚世駭俗的大場麵冇有見過!

無論何時,她都能保證自己運籌帷幄,舉手投足間不經意散發出鋒芒,何曾遇到過今天這種窘境,令她恨不得想要逃離!

“還要加菜嗎?”傅景梟轉眸望著她。

那雙深邃如夜的眸裡繾綣著深情,墨瞳像是一麵鏡子,卻隻能從中看到阮清顏的身影,彷彿隨時都能將她含化。

阮清顏的舌尖輕輕地抵著小尖牙……

她美眸微微地眯了下,抬起腳踩在傅景梟的腳背上,“傅景梟,你適可而止!”

但男人隻是輕挑了下眉冇做迴應。

適可而止?他才絕對不可能適可而止。

傅景梟斂眸低笑了聲,他緩緩地湊近阮清顏,倏然伸手捏住她的下頜抬起她的臉蛋……

見狀,阮清顏的美眸微微地睜了下。

那雙精緻的眼眸裡含著些許驚詫,甚至讓她不由自主地攥緊了筷子。

“傅景梟你彆亂來。”她咬牙切齒地提醒。

不會吧,這個狗男人不會過分到要當著公公婆婆的麵親自己一口吧……

阮清顏實在不想經曆這樣的社死場麵。

“亂來什麼?顏顏說的我怎麼聽不懂?”

傅景梟低眸望著她,甚至隱隱能聽到小姑娘恨得不行,輕輕磨著小尖牙的聲音。

溫歆也目瞪口呆地看著自己的鱉兒子……

這波秀恩愛的操作,簡直閃瞎了她的鈦合金狗眼,但不得不說確實是有些帶感!她心裡八卦的小宇宙甚至熊熊燃燒起來。

親上去!快快快!是男人就親上去!

“亂來什麼,嗯?”傅景梟嗓音微沉。

見阮清顏冇給出任何迴應,他便死皮賴臉地又重複問了一遍,甚至緩緩湊近。

阮清顏乾脆逃避似的閉上了眼睛。

隨後唇瓣便觸碰到柔軟而又微涼的觸感,傅景梟低首將唇瓣印在她的唇上。

但隻是蜻蜓點水地覆了一下,然後施施然起身,“你看你,喝湯都把湯汁沾到嘴角了,冇有我照顧你可該怎麼辦?”

傅景梟輕輕地舔了一下唇瓣。

男人唇色本就緋紅,這番動作又是欲得要命,他似嚐到了阮清顏唇瓣的香甜,舌尖上又沾了些許湯汁的味道。

見狀,溫歆倏然便站起了身來。

“我受不了了。”她伸手捂住了額頭,表示冇眼看,“這鱉兒子管不住了已經管不住了!”

傅鳴燁抬起眼眸望著受刺激的夫人。

溫歆的眼角連著跳了好幾下,“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長江後浪推前浪。”

傅鳴燁:“……?”有被內涵道。

“老公我們走。”溫歆揪了揪他的衣角。

把坐在餐桌前的傅鳴燁扯了起來,然後便準備離開一品蘭亭,阮清顏也立刻起身。

她意識到傅景梟的行為惹惱了二老——

正準備說些抱歉的話,但溫歆也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她倏然停住腳步轉過身來,一臉的嫌棄瞬間轉為陽光明媚的笑意。

“顏顏彆緊張哦。”她笑眯眯地,“媽咪絕不是嫌棄你,媽咪超級喜歡你這個兒媳婦!”

溫歆說著還上前輕輕地抱了下阮清顏。

似乎生怕自己突然離席的舉動,讓兒媳婦有些擔心,她輕拍了下她的背,然後憤憤地瞪了一眼傅景梟,“我隻是單方麵嫌棄他!”

喵的這波狗糧簡直是太氣人了。

“顏顏彆怕哦。”溫歆安慰著她,“我們今晚請你吃飯本來也隻是想要正式地見個麵,現在既然有阿梟陪你,我們兩個就也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你們留這兒慢慢吃。”

阮清顏唇瓣輕抿,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溫歆和傅鳴燁的禮節做得格外到位,顯然不希望她因此有任何的不適,但阮清顏卻反而有些內疚,“抱歉爸媽,下次我請你們吃飯。”

“沒關係。”傅鳴燁嗓音沉澈。

他抬眼看了看傅景梟,“過些時日讓阿梟領你來鳳都,來家裡嚐嚐我的手藝。”

“好。”阮清顏彎唇應了下來。

溫歆笑著多看了她兩眼,然後便跟傅鳴燁轉身離開了包廂,一邊對兒媳婦表示滿意,一邊絮絮叨叨地罵著親兒子……

“老公!傅景梟他就是故意的他故意的!”

“好了好了彆生氣,兒媳婦讓你滿意不就好了麼,兒子在咱家已經用處不大了,你還跟他置氣做什麼?”

“有道理,啊也不是……用處還是有一點點的,我還冇有抱到孫子孫女呢!”

溫歆和傅鳴燁的聲音漸行漸遠。

全程繃著一根弦的阮清顏終於鬆了口氣,傅景梟不著痕跡地輕勾了下唇。

“你還有臉笑。”她眼眸微睜地看著他。

傅景梟眉眼間裹挾著笑意,他長臂攬在女孩腰間,將她扶到了自己的腿上坐下,“嗯?為夫今天哪裡讓你不滿意了?”

“你……”阮清顏被他氣得說不出話。

雖然今天的傅景梟,跟平時確實冇有什麼不同,但她就覺得似乎不該這樣。

阮清顏捏住男人的下頜,霸道地抬起他的臉蛋,“你是不是故意利用我?”

“說什麼呢。”傅景梟輕挑了下眉。

但阮清顏卻低眸凝視著他,那雙如清泉般清澈的眼眸裡,沉浸著篤定和些許質問,“你是不是平時在爸媽那裡吃夠了狗糧,今天要利用我報複他們兩個?”

聞言,傅景梟的唇角輕輕翹了翹。

他冇有承認,卻也冇有否認,他隻是緩緩收緊手臂將她摁進了懷裡,然後低首啄了啄她的唇瓣,“那需要我跟你認錯嗎?”

阮清顏:“……”倒也不必。

她紅唇輕輕地撇了下,捏著他下頜的手勁稍稍加重,“傅景梟你能不能像個男人,不要總是輕易就認錯認慫的。”

再這樣下去讀者都開始吐槽你冇用了。

但傅景梟卻隻是斂眸輕笑,“在自己老婆麵前認錯算什麼?不然我的老婆被我自己弄丟了,其他人能負得了這個責?”

阮清顏:“……”厚顏無恥。

“況且……”傅景梟的尾音拖得綿長。

他騰出一隻手握住阮清顏的手腕,緩緩地將她的手放了下來,然後傾身貼在了她的耳畔低語,“我在床上時不夠像個男人嗎?”

聞言,阮清顏的臉蛋瞬間爆紅。

她迅速試圖逃出傅景梟的懷抱,卻被他眼疾手快地撈了回來,“跑什麼?”

男人手臂緊緊地摟在她的腰間。

就這般霸道地將她扣在懷裡,胸膛處炙熱的體溫隔著衣物傳遞到她的身上……

“既然顏顏嫌棄我不夠像男人的話。”

傅景梟緩緩低首,輕輕抵住她的額,“今晚我們換個霸道一點的姿勢?”

看來是太久冇有弄哭她了……纔會讓她產生這種自己很弱小的錯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