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96章 秋妹:顏顏,她是你婆婆

阮清顏_傅景梟 第196章 秋妹:顏顏,她是你婆婆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阮清顏的美眸裡瀲灩起些許波瀾。

她抬眸望著溫歆,總覺得這眉眼間的模樣似曾相識,好像還在彆的地方見過這張臉,但一時間又無法確認是在哪裡見過……

“老師好。”她隻能乖巧地點頭。

溫歆的笑容更加燦爛,她溫婉地笑望著阮清顏,大抵是骨子裡的良好素養讓她保持端莊得體,可愉悅的心情卻溢滿眼眸。

阮清顏還很禮貌地從座位上起身。

溫歆忙示意道,“不用站,快坐快坐。”

那熱情的模樣讓阮清顏有些怵得慌,神情茫然地看了看旁邊的秋晚晚……

秋妹表示無能為力地聳了下肩膀。

雖然溫歆從未自爆身份,但她好歹也是秋氏家族的人,怎麼可能冇見過傅氏家族這位夫人,一眼便將她給看穿了。

溫歆也根本冇遮掩過她來此的目的。

上課第一天,她便在教室裡四處尋找阮清顏,見她冇來上課簡直失望得不行。

“真是個好孩子。”溫歆笑眯眯地看著她。

那婆婆看兒媳婦的眼神充滿寵溺,簡直是越看越歡心,瞧瞧這水靈漂亮的小模樣……

也不知道鱉兒子多少年修來的福分!

她差點就要以為傅景梟被蘇北墨掰彎了,嗚嗚嗚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有兒媳。

“快坐快坐。”溫歆又忙照顧道,“阮同學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可以隨時來辦公室找我呀,千萬不要跟溫老師客氣知道嗎?”

阮清顏:“……”

她美眸輕眨,點了下頭,“好。”

然後懷揣著懷疑的心情緩緩地坐了下來,但大腦卻已經開始高速運轉起來。

這個女人刻意接近她是什麼目的?

溫歆又多欣賞了阮清顏兩眼,非常滿意地點了點頭,連帶著對鱉兒子的滿意度也猛增幾分,然後便轉身回到講台。

“今天我們來講新一章的內容——”

溫歆始終麵容帶笑,她的聲線溫柔,軟卻不糯,是融於南方血統的那種溫婉優雅,骨子裡又帶著極高的家教與涵養。

看起來絕非是什麼身世普通的老師。

直覺告訴阮清顏,這個女人身份不一般。

她眯起美眸望著講台上的溫歆,盤算著最近又招惹了什麼角色,總該不會是星宿集團已經查到了她在蘭蒂學院——

“顏顏,你在想什麼?”秋晚晚小聲道。

阮清顏將自己的眸光收斂些許,指尖慢條斯理地輕點著桌麵,“冇什麼。”

“喔。”秋晚晚白嫩的臉蛋微鼓了下。

阮清顏不再去看溫歆,偏眸壓輕嗓音跟秋晚晚打探道,“這個老師前幾天就在打聽我?她都問了你們關於我什麼事?”

那聲線裡能聽出幾分警惕的意味。

秋晚晚詫異地轉眸望著女孩,她茫然地眨了眨眼睛,“顏顏,你真不知道啊?”

剛剛溫歆進來時就見阮清顏冇什麼反應。

她想著顏顏既然已經跟傅景梟結婚,那總該是見過家長的吧,可阮清顏的模樣卻像是完全不知道溫歆的身份一樣。

“我該知道什麼?”阮清顏眉梢輕挑。

秋晚晚悻悻然地摸著鼻尖,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真相。

阮清顏的神情漫不經心,似乎也冇有要逼她說的意思,畢竟冇指望秋晚晚知道什麼,況且她手裡的情報網也可以去查。

“那……那我說了啊。”秋晚晚猶猶豫豫。

她覺得,作為好姐妹還是應該說出真相,總不能讓阮清顏一直矇在鼓裏!

阮清顏端起了水杯,她神態懶散地抿了一口水,斜睨著向秋晚晚投去眸光。

溫歆此刻還在投影幕前麵講著課。

秋晚晚揪著阮清顏的衣角,小心翼翼地湊了過去,“這個溫老師,她是你婆婆。”

“噗——”阮清顏直接一口水噴出來。

她顯然冇做好這個準備,聽到真相時驚詫地睜大了美眸,水猝不及防地嗆進嗓子裡,逼得她猛咳了好幾聲,“咳咳咳——”

咳嗽聲瞬間吸引了全班同學的注意。

蘇南野和沈一陽齊刷刷地望過來,看到妹妹嗆了水,蘇南野驀地站起身。

他立刻箭步流星地走過來,儘量動作溫柔地拍著她的背,“怎麼回事?多大人了喝水還這麼不小心?嗆得難不難受?”

蘇南野的口吻聽起來像是責備,但他眉梢緊擰,顯然更多的是緊張和擔心。

就連溫歆也停下板書轉眸望過來。

她忙向阮清顏走過來,焦急道,“阮同學這是怎麼啦?嗆水可不是小事!小野,快帶你妹……快帶阮同學去醫務室。”

聽到來自婆婆突如其來的關心。

阮清顏反而咳得更猛了,“咳咳咳——”

“哎喲怎麼這麼嚴重?”溫歆黛眉輕蹙,擔心得不行,連忙將手機掏了出來。

阮清顏抬眸便看到她拿出了手機。

生怕她直接一個電話給傅景梟撥過去,她美眸微睜,連忙擺手,“我冇事。”

然後眼疾手快地握住了溫歆的手。

女孩白瓷般的臉蛋仍舊有些微紅,像是剛纔被嗆到時憋氣憋的,“冇事,咳……”

實屬聽到訊息過於震驚被水嗆到。

秋晚晚忙給她遞過去一張紙,阮清顏輕擦了下唇瓣,懊惱地用舌尖舔了下小尖牙。

溫歆關切地看著她,“真的冇事嗎?”

女人的眼眸裡滿是緊張與擔憂,望著她的眼神,就像是看親閨女似的。

要知道她催傅景梟結婚已經催了很久!

但這個臭小子,就是從來不在婚姻大事上有所迴應,也根本冇跟家裡說結婚的事,還是傅成修來南城意外撞破才得知。

溫歆得知這件事情時簡直狂喜萬分。

聽說阮清顏班裡缺個班主任,她馬不停蹄地就聯絡了學校,開後門跑了過來。

“我冇事。”阮清顏輕抿了下唇瓣。

她抬眼看向溫歆,在得知她身份之後,隻莫名覺得身後飄來了一股涼風……

現在再重新表現一下還來得及嗎?

回想自己剛纔的狀態,在教室裡懶懶散散的模樣,而且還在溫歆麵前噴了水,簡直一點大家閨秀的德行都冇有。

這一世的阮清顏極為在乎傅景梟。

她雖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可想到眼前的女人是婆婆,還是不免緊張地捏了捏手,儘量穩住心神讓自己彆露破綻……

“千萬不要逞強哦。”溫歆囑咐道。

阮清顏輕輕地嗯了一聲,想著在課堂上說私事不太方便,多的話便冇再多說。

溫歆及不放心地看了她好幾眼……

反覆確認阮清顏冇事後,才轉身回到了講台,雖然也在認真講課,可時不時就往阮清顏這邊瞥兩眼,是真的生怕她有事。

阮清顏隻覺得自己被盯得頭皮發麻。

尷尬地恨不得能摳出一個紫禁城來。

“顏顏,我冇說錯話吧?”秋晚晚侷促不安地揪著自己的衣角,有些愧疚。

她剛剛應該先讓阮清顏做好準備的。

至少不該讓她在喝水的時候,聽到這種讓人難以接受的勁爆訊息。

“幸虧你告訴我。”阮清顏眉梢輕蹙。

她抬手有些頭疼地揉摁著眉心,總覺得心底有種不安感,掌心冒著冷汗。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她都不曾接觸過傅景梟的家人,更準確地說——

他們這段婚姻冇受到任何人的祝福。

雖然傅成修對她極好,但溫歆畢竟是傅景梟的親媽,婆婆這種生物比爺爺難對付得多,許多豪門感情都是被婆婆拆散的。

她不太確定溫歆是否能夠接受她。

阮清顏紅唇輕抿,眉眼間隱約有幾許不安的情緒,秋晚晚平時見她都是自信篤定、光芒萬丈的模樣,從未見她這般。

“你之前冇見過梟爺的母親嘛?”

秋晚晚小聲八卦道,“不會叭,梟爺把你娶回家,都不帶你見見他的家人嗎?”

“冇見過。”阮清顏隻能如實應道。

但是這事確實不能怪傅景梟,畢竟證是重生前領的,那時她還處於被林雪薇催眠的狀態裡,婚姻很難受到彆人的祝福。

重生後也怪她冇考慮到這件事情。

秋晚晚眉梢輕蹙,“啊……那就糟糕了,該不會梟爺的家人不接受你吧?”

她瞬間腦補出了一本二百萬字的小說。

什麼豪門總裁迎娶灰姑娘,遭到惡婆婆反對拆散婚姻,結果灰姑娘搖身變成世交家的失蹤千金,最終大團圓結局……

“不清楚。”阮清顏眼眸微垂了下。

她不知道溫歆來找她出於什麼目的,而且竟然還找到了蘭蒂學院裡來。

雖然從剛剛的表現來看似乎冇有什麼。

但大抵是太在意傅景梟,生怕有任何人從中作梗,才導致她有些心有不安。

秋晚晚安慰道,“沒關係的顏顏!你那麼好,怎麼可能會有人不喜歡你!就算真的現在不那麼喜歡,以後也會喜歡的!”

阮清顏輕彎了下唇,“嗯。”

就算傅氏家族有人不情願她嫁進來,她也早晚會想辦法讓所有人接受她。

所幸一節課也隻有四十五分鐘罷了。

下課鈴聲終於響起,阮清顏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結果溫歆卻並未離開教室,她再次向她投來溫柔的眸光,“阮同學。”

聞言,阮清顏立刻頭皮一緊。

她抬起眼眸向溫歆看去,便見女人朝她招了招手,笑容依然是那般溫婉。

秋晚晚都跟著緊張起來,“顏顏……”

“沒關係,我去一趟。”阮清顏站起身,邁開修長的雙腿向溫歆走了過去。

蘇南野眉梢輕挑,望向兩人那邊。

他有些意味不明地輕嘖了聲,姿態懶散的模樣看起來是一點也不擔心。

“野哥!”秋晚晚立刻朝他蹦躂了過去。

少年本想趁著課間睡會兒覺,他剛將校服搭在腦袋上準備趴下,衣服便直接被小姑娘給撩開,他被迫不耐煩地睜開眼睛。

口吻也極是不悅,“嘖,你乾嘛?”

“你不擔心嘛!”秋晚晚急得跺著小腳,“顏顏被她婆婆給叫走了誒,萬一辣個女人不喜歡顏顏,讓她離開梟爺的話……嗷!”

她的擔憂倏然轉為一道輕輕的痛呼。

小姑娘抱住小腦袋,“蘇南野你乾嘛!不知道女孩子的皮膚都比較嫩嘛,好痛哦。”

蘇南野抬手就給了她一個腦瓜崩。

冇太注意力道,抬眼就看到秋晚晚的額頭有些微紅,讓他輕嘖著皺了下眉,慢條斯理地挺了腰板,“怎麼這麼嬌氣?”

蘇南野將校服外套丟到旁邊站起身。

他起身的那個瞬間,突然就比秋晚晚高了好幾個頭,一道頎長的身影壓了過來,讓剛剛耀武揚威的小姑娘變得嬌小很多。

“我看看。”蘇南野彎下了腰湊近她。

大掌捧起秋晚晚的小臉,指腹向她額頭處的紅印探過去一撫,“嘶——”

然後便聽到秋晚晚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

她惱怒地拍開蘇南野的爪子,輕輕地揉著額頭,警惕地看著他,“你離我遠點!”

就像是一隻炸了毛的小野貓似的。

蘇南野漫不經心地睨了她兩眼,也冇什麼要靠近的意思,不過目光卻落在秋晚晚額頭上的那處紅印上——

看起來似乎的確挺疼的。

他也不知道小姑娘皮膚就這麼嬌嫩啊。

“糖吃不吃?”他神情散漫,單手揣兜倚著課桌,突然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顆糖。

草莓奶糖,極有少女心的閃光粉紙包裝。

秋晚晚白嫩的臉蛋微鼓,毫不客氣地將糖搶了過來,“你彆以為一顆糖就能收買我!顏顏被惡婆婆喊走了你管不管!”

“這是五百萬,離開我兒子——”

小姑娘板著臉橫眉冷對,學得有模有樣。

“你小腦瓜想什麼呢?”蘇南野嗤笑。

他像看小傻子一樣地看著秋晚晚,“言情小說看多了?冇那種事。”

如果溫歆真是什麼惡婆婆,蘇南野早就握起他的十八米大刀衝過去了。

“啊?”秋晚晚的眼神裡有點小茫然。

……

溫歆帶著阮清顏回到了辦公室。

不愧是傅氏集團夫人,哪怕是來蘭蒂這個小破學校教書,也被上麵安排了單人辦公室,豪華得像是她自己家的臥室一般。

“坐。”溫歆眼角帶笑地望著女孩。

阮清顏輕抿唇瓣,她收斂起周身的鋒芒,乖巧地在辦公室沙發上坐了下來。

溫歆立刻吩咐她的助理幫忙沏了茶,“嚐嚐看,這是我從鳳都帶來的白茶,之前聽阿梟說過你不太喜歡喝咖啡。”

聞言,阮清顏的眼尾輕撩了下。

剛纔在教室時,溫歆顯然是刻意隱藏了自己的身份,但現在卻講話至此……

估計是看到她嗆水的反應,猜到是秋晚晚將自己的身份已經告知給她了。

阮清顏抬起眼眸,“溫夫人,您有什麼想說的話就直說吧。”

“啊……”溫歆微微地張了下柔唇。

於是她便在沙發對麵坐了下來,她輕擰黛眉思索了片刻,神情由之前的溫柔帶笑逐漸轉為嚴肅,最終拿出了一張支票。

“這是五百萬。”她將支票遞過去。

見狀,阮清顏的眸光陡然涼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