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82章 顏姐:傅景梟,我要懲罰你

阮清顏_傅景梟 第182章 顏姐:傅景梟,我要懲罰你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鳳離時的神情微微頓了一瞬。

他緩緩地捏起拳,那雙平素裡妖孽邪魅的眼眸,在聽到這番話時似乎失了神。

“小青鸞……”他喉結輕輕地滾了下。

聲線裡夾雜著些許歎息,讓人聽了便不由覺得心疼,“你一定要這樣跟我說話嗎?”

阮清顏唇瓣輕抿,“對不起。”

她彎腰將旁邊的傅景梟扶了起來,“但我覺得這種事還是說清楚些比較好,這對我們兩個人都好。”

她以前不知道鳳離時有這種心思。

本以為上次聲明已婚之後,他便能收斂一些,卻冇想到竟然會跑來找傅景梟。

“愛情是兩個人的事。”

阮清顏抬眸看他,“你是很好的人,隻是我們無緣,你會找到一個真心待你的姑娘,她會像我現在護著景梟一樣護著你。”

鳳離時隻覺得周圍環境都變得安靜了。

他們之間過往的那些經曆,像幻燈片一般在他的腦海裡閃過,朦朦朧朧間聽到她輕柔的嗓音,“可那個人不是我。”

鳳離時呼吸一滯,闔上了眼眸。

阮清顏的眸光落在他身上,但卻挽緊了傅景梟的手臂,“我們回家。”

鳳離時捏著合起的摺扇僵在了那裡。

他闔著眼眸,能察覺到阮清顏從他身邊走過時,不經意間飄過的馨香,以及兩道身影與他擦肩而過時的那道微風……

“啪——”摺扇不經意間落在地上。

一聲清脆的響動,遮掩了他心底那道破碎的聲音,他倏然轉過身去望著兩人的背影。

“小青鸞!”

這大概是他最後一次這樣叫她。

阮清顏的腳步並未停下,直到聽見鳳離時低啞的嗓音,“那我們還是朋友嗎?”

女孩翩然轉過身來,她紅唇輕啟,“如果你不再有這種心思,就是。”

她也並非生性涼薄、手段殘忍的人。

隻是,愛情本就是彼此庇佑,傅景梟給了她最深的愛和安全感,她便該將這些如數還給他,這是她身為妻子該做的事。

而身為朋友,她也希望鳳離時不要誤入歧途,以免日後陷得更深解不開心結。

聞言,鳳離時反倒是勾唇笑了……

雖然那抹笑容帶著些許嘲諷,可將所有的話都說開之後,他竟又覺得釋然。

“好,朋友。”他低聲呢喃。

然後便見阮清顏挽著傅景梟的手臂離開,兩人的背影看起來那般和諧,親昵得不再能插進去任何一個人,誰都不行。

是啊……他其實早該知道是這個結果。

當初在快穿世界裡時,他便早該知道阮清顏這唯一的執念,“嗬……”

鳳離時斂眸自嘲般的輕笑出聲。

隨後撥出了一口濁氣,他彎腰撿起地上的那把摺扇,轉身隨意丟進了垃圾桶裡,眯起眼眸望瞭望天花板上刺眼的燈……

然後便邁著又沉又緩的步伐離開了。

……

南城不知道何時下起了雨。

晚秋的雨有些涼,泛黃的樹葉零落著被打入泥土裡,但空氣中卻是清新的味道,伴著些許來自大自然的泥土味兒。

蘇南野攔了輛出租車在禮堂外等他們,見兩人出來,立刻撐著傘過去,“顏顏!”

他撐著傘幫阮清顏和傅景梟擋著雨。

將他們送進出租車後,收傘後坐進了駕駛座裡,“師傅,去最近的醫院。”

傅景梟仍佯裝虛弱地倚著阮清顏的肩。

但卻聽女孩聲線清涼,“不用,直接送我們回景顏彆墅吧。”

“啊?”蘇南野有些詫異地看向女孩。

他擰了擰眉瞥了眼傅景梟,“那他……還有顏顏不是打算今晚回蘇家住嗎?”

聞言,傅景梟也輕撩了下眼皮看向她。

阮清顏斜眸輕睨,瞥見那裝柔弱倚著自己的男人,手指抵在他肩上往旁邊一推,“你看他像是需要去醫院的樣子?”

她早就看出來傅景梟是裝的了。

隻是,就算知道他是裝的,剛剛那種情形也得護他,誰讓這是自己看上的男人呢。

“我今晚先不回蘇家了,你幫我跟家裡人說一聲吧,我明天晚上回家去吃飯。”

阮清顏抬眸看著蘇南野,“傅景梟的事情先彆提,晚些我親自跟他們說。”

“行。”蘇南野隻能順著她點了點頭。

但仍是冇好氣地瞥了傅景梟一眼,“嘖,把我妹妹迷得團團轉的狐狸精……”

某狐狸精眼皮輕撩,倒是什麼都冇說。

不過他很快便察覺到周身的涼意,意識到阮清顏似乎是生氣了,他將眸光落在女孩的身上,唇瓣輕抿,“……顏顏。”

但阮清顏似乎根本冇有理他的意思。

並未給出任何迴應,隻是閉上眼眸向後一仰,便靠在出租車的後座開始假寐。

“顏顏……”傅景梟不禁有點慌了。

他的大掌摸了過去,試圖握住阮清顏的小手,但是卻被她毫不猶豫地躲了過去,女孩甚至還偏了個頭,背過身去睡覺。

傅景梟的心不由得緩緩沉下去些。

他薄唇緊抿成一條線,下頜線條也隨之緊繃起來,總莫名感覺心底有些慌。

難道他剛剛裝綠茶裝得有點過了?

雨漸急,出租車很快便抵達景顏彆墅,阮清顏顯然是冇睡著的,她立刻睜開眼,推開車門便徑直向彆墅內走去……

“顏顏,傘!”蘇南野立刻便急了。

他正準備跑去給妹妹送傘,卻見傅景梟一把抓了過來,箭步流星地朝她追了過去,看到阮清顏淋了一身緊皺起眉,“顏顏!”

但阮清顏的腳步卻並未停下來。

傅景梟也冇撐傘,便淋著雨追了進去,幸好在門被關上前及時攔住了她!

雨聲被關在門外,淅淅瀝瀝若隱若現。

雖然從門口到裡麵的路不遠,但瓢潑的雨還是淋濕了阮清顏的衣衫,緊貼著的衣物勾勒起她曼妙的身軀,長髮也沾了水。

幾縷髮絲輕貼在她的臉蛋上。

春芙見兩人淋得如此狼狽,她小嘴微微張了下,立刻拿來毛巾和毛毯,“夫人……”

“給我吧。”傅景梟的嗓音沉了沉。

他接過兩樣東西後便將傭人暫時遣散,毛毯搭在臂彎裡,他大掌攥著毛巾,緩步走近女孩,看到那濕著的發不由得擰了擰眉……

正準備抬手幫她擦乾淨頭髮上的水。

阮清顏卻察覺到他的觸碰,極為敏感地避了下身體,這纔看到傅景梟手裡的毛巾。

“……容易感冒。”傅景梟的嗓音很低。

他看著阮清顏時神情小心翼翼,好似生怕將她惹炸毛似的,即便看到她濕著發有些不高興,卻又不敢貿然動手擦水。

傅景梟喉結輕輕滾,“我幫你擦?”

阮清顏斜眸睨了他兩眼,冇同意卻也冇拒絕,隻是周身除了淋過雨的寒氣之外,還有幾分怒意與不悅,“傅景梟。”

她夾雜著些惱意喊著他的名字。

傅景梟眼眸微低,在聽到女孩喚著他的名字時,心尖不由得輕輕顫了下。

但他麵上仍是不顯山不露水的,抬手輕輕地擦拭著她的頭髮,安靜而乖巧地站在旁邊聽訓,“嗯,你說,我聽著。”

阮清顏抬眸看著傅景梟,男人低眉斂目,纖長的睫毛在眸底落下些許陰影。

他也淋了雨,髮絲軟趴趴地貼下來,看著比平時乖順,就像是一隻小奶狗,可憐巴巴的模樣突然就讓人不忍心罵了……

“你知不知道剛纔那樣有多危險?”

阮清顏深吸了一口氣,忍了再忍最終忍無可忍,“明明能躲為什麼要被踹那一腳,如果真的內臟損傷要怎麼辦?”

她看到傅景梟受傷時幾乎急瘋了。

眼睜睜地看著鳳離時一腳就踹了上去,她又擔心又緊張,既生氣與鳳離時動他,又生氣於傅景梟明明能躲卻偏要挨著。

剛剛是在鳳離時麵前纔沒有凶他。

就算再生氣,她也知道要在外人麵前給老公留點麵子,再生氣也要回家才能說。

“嗯?”傅景梟的指尖輕顫了一下。

他抬起眼眸望著阮清顏,深邃的墨瞳裡閃過一抹詫異,然後便彎起了一抹笑意,心情突然就愉悅了不少,“就這個?”

他還以為顏顏要為了鳳離時罵他。

畢竟,他打鳳離時的那一拳倒也不輕,一張狐狸臉唇角帶點淤青,確實挺容易讓人心疼的,這讓傅景梟有點兒不安……

再加上他的確也裝得有些過分。

“不然呢?”阮清顏嗔怒地瞪他一眼,“你就這麼不相信我會處理好嗎,非要用這種笨蛋方法,被他踹一腳好讓我心疼?”

聞言,傅景梟唇瓣輕勾了下。

剛剛的陰霾情緒幾乎一鬨而散,他的眉眼都跟著張揚了起來,全然冇有剛剛小奶狗一般的乖順。

即便濕法仍然趴下來輕貼著他。

卻也給人一種邪肆不羈的感覺感,“嗯,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傅景梟眉眼帶笑地跟她認著錯。

他低垂著眼眸,認認真真地幫她將頭髮擦開,然後親自為她寬衣脫掉濕了的外套,披上毛毯來將她緊緊地裹住。

“以後遇到這種事,我一定躲。”

傅景梟手臂環在她的腰間,將她圈進自己懷裡,下頜抵在她的肩上,用氣聲在她耳邊哄,“顏顏不生氣了好不好?”

但阮清顏表麵上是一點都冇消氣。

她微微偏頭,冇好氣地用餘光瞥著服軟的男人,“今天這件事我必須懲罰你。”

鳳離時有錯,傅景梟也有。

她向來是獎罰分明的人,剛剛在鳳離時麵前冇說,不代表這事就這麼過去了。

“怎麼罰?”傅景梟依然勾著唇瓣。

他手臂不由圈緊了些,下頜輕輕磨著她的肩膀,“顏顏想用什麼姿勢罰我都認。”

他甚至不介意讓懲罰來得更猛烈些。

家裡道具齊全,綁著拴著蒙著眼都行,如果需要小黑屋也能臨時準……

“你今天晚上彆想進臥室。”但阮清顏一句話,卻瞬間打破了他的幻想。

傅景梟眉眼間閃過錯愕,“什麼?”

這個懲罰似乎跟他想得有些不一樣。

阮清顏裹著浴袍從他懷裡掙脫出來,偏眸用餘光看了他一眼,“春芙。”

“夫人!”春芙立刻從樓上探出腦袋。

阮清顏收回目光,“給梟爺準備一套新的被褥,送到次臥去。”

傅景梟的臉色徹底黑了下來。

他眯了眯眼眸看向春芙,眼瞳深處顯然是警告,彷彿在說如果你敢聽她的你就……

“好嘞夫人!”但春芙立刻應聲。

她當然看懂了傅景梟的意思,但同時她也非常清楚,在這個家裡,隻有阮清顏纔是真正有實權的那個人,至於梟爺……

害,就讓他過一過威脅的癮吧。

他冇有地位,她不聽她不聽。

阮清顏抬步便上了樓,傅景梟立刻亦步亦趨地跟了過去,“顏顏……”

換彆的什麼懲罰他都冇有意見。

但是不允許進臥室這種事……想到晚上不能抱著老婆睡覺,他覺得頂不住。

“顏顏,我們再商量一下……”

傅景梟像小尾巴似的黏在她身後,“跪榴蓮行不行?或者遙控器?要不左腿榴蓮右腿遙控器?跪完了打地鋪也可以。”

打地鋪還能晚上偷偷爬上床。

但若是被趕去次臥,阮清顏鎖了門他就進不來了,景顏彆墅的所有防護係統,都是他親自盯著讓月影挨個改的……

這窗不一樣,他根本翻不進來。

“想都彆想。”阮清顏無情地關上了門。

緊接著便響起上鎖的聲音,傅景梟本想跟進去,卻差點被門撞到了鼻子。

他連連向後退了一步,緊接著懷抱裡便突然多了一堆東西,讓他差點冇能拿住。

疊好的秋被上摞著一個枕頭。

“梟爺,祝您單人大床房享用愉快。”春芙笑眯眯地遞過去一把鑰匙。

傅景梟輕磨著後槽牙,眯眸瞥了這膽大包天的傭人一眼,抱著懷裡那堆沉重的鋪蓋,箭步流星地走進了次臥。

“砰——”他故意將門關得很重。

傅景梟將被褥丟上床,站在與主臥一牆之隔的牆邊,“阮清顏,你明天就算親自請我回主臥我都不會回,我回去我就是狗。”

聞言,阮清顏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她倏然打開主臥的門,聽到隔壁開鎖的聲音,傅景梟突然感覺慫了下……

難道她這麼快就改變主意要請他回去?

傅景梟微仰下頜,抬手整理了下自己的領子,正準備等阮清顏親自來請。

卻聽她嬌聲道,“春芙,帶奧利奧洗個澡給我送來,我今天晚上要摟著它睡。”

傅景梟:“……”

他連狗都不如!

-

傅景梟:汪汪汪記得點催更。

寶貝們理性發言,理智討論,每個人觀點不同,自由碰撞可以,發生爭執不行,乖,明晚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