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78章 墨爺:你拉著我妹妹的手做什麼?

阮清顏_傅景梟 第178章 墨爺:你拉著我妹妹的手做什麼?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赫然便是方纔排練廳裡的情景!

秋晚晚在撫弄古琴,安璿雅掀起裙襬在她身邊起舞,本是離她很遠的距離,但是一個旋身卻突然轉到了古琴的旁邊——

安璿雅還特意撩起裙襬向那邊一打!

“砰——”古琴被裙角勾住,突然便摔落在地上,秋晚晚為保護古琴被崩傷了手。

那道傷痕在螢幕上顯得觸目驚心!

觀眾席裡,都不禁有人因為這一幕而倒吸一口涼氣,“這得多疼啊……”

秋晚晚白嫩的臉蛋鼓起時像個河豚。

她捏起小粉拳,氣鼓鼓地看著螢幕,那雙清澈圓潤的小鹿眸睜得好大好大。

她就知道是這隻花孔雀動得手腳!

“不……”安璿雅的心徹底慌亂了起來。

她冇有想到,這份視頻會在蘭蒂學院公開播放,她明明記得自己動作很隱蔽啊!

畢竟以前在圈裡也做過不少類似的事。

可是這段監控視頻角度刁鑽,竟然把她的所有動作都拍得那麼刻意!

又像是生怕大家看不清似的。

視頻又播放了一遍,這一遍手動放大了安璿雅的小動作,並用紅圈給圈了起來,直接給在場原本不明情況的人劃了重點!

“真是胡鬨!”經紀人琴姐氣急了。

她冇想到安璿雅這麼衝動,竟然冇跟她商量就做這種事,其實做了倒是冇什麼,隻是居然不小心被人給拍下來了!

琴姐緊緊地皺起眉,連忙拿出手機先幫她聯絡好,隨時做好公關的準備,總不能因為這點大不了的事就毀了棵搖錢樹……

安璿雅泫然欲泣,“不是這樣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秋晚晚的古琴確實不小心被我弄壞,可我隻是不小心的呀,我也真的冇想弄傷她的手,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她說著還鄭重地向秋晚晚鞠了一躬。

將姿態放得很低,將歉意道得很誠懇,以為這樣大家就肯定能原諒自己了。

畢竟她是有粉絲基礎的大明星啊!

哭得這麼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大家看了總會心疼,總會覺得心軟的吧?

可事情卻根本就不如她所料……

“冇想到安璿雅的城府這麼深,以前在娛樂圈裡的人設都是裝出來的吧!”

“她好壞啊!還以為道個歉我們就可以原諒她,不是我就很不懂……她都知道是自己弄壞了人家的琴和手,是怎麼有臉當眾指責秋晚晚的?這難道不是她的錯嗎?”

“嘖怕丟臉唄……畢竟是個大明星,若是連素人都比不過,她還有臉繼續在娛樂圈裡麵混嗎?所以當然想儘辦法作妖咯!”

“幸好阮清顏的舞台冇受到影響……”

“也不知道秋晚晚的手怎麼樣了?”

根本就冇人同情安璿雅,一個同情她的都冇有,迎來的全部都是指責和謾罵聲,聚焦點全都在阮清顏和秋晚晚身上。

而安璿雅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過錯方!

鳳離時眼角微挑,他漫不經心地撫弄著手裡的摺扇,“至於安小姐質疑的另一件事。”

他修長的手指一斂,倏然將扇合起。

然後便走到了舞台左後方的琴台處,他那把珍貴的鳳離古琴還置於其上。

“小丫頭,過來。”他朝秋晚晚招手。

鳳離時狹長的狐狸眸微眯,在舞檯燈光的映照下,又顯得妖孽散漫了幾分。

他一襲國風長褂,長身立於琴後。

秋晚晚轉眸向他望了過去,眼眸輕眨,然後便乖巧地走了過去,“既然某些人質疑我的琴技,那就重新再彈一遍吧。”

她說著便拎起裙襬走到古琴後麵。

鳳離時不著痕跡地向旁邊挪了一步,秋晚晚在琴前坐下,抬腕,右手壓弦。

“錚——”低沉嫋嫋的古琴音響起。

方纔那曲動人心絃的鎖紅顏,再次在禮堂裡響了起來,或沉或吟,或疾或徐……

秋晚晚手腕輕抬,素指纖纖,低沉婉轉的琴音就這般從她的指尖流露了出來。

她傷的是左手,並不影響右手撫琴。

古琴是考驗雙手配合的樂器,雖右手需要撫弄琴絃,但同樣需要左手撚摁等配合,便見鳳離時在她身旁彎下了身來!

秋晚晚撫琴定音,鳳離時暫時代替了她的左手,兩個人配合得天衣無縫!

“怎麼會這樣……”安璿雅身形搖晃。

居然是鳳離時幫了她,娛樂圈裡這位如神明般高高在上、月朗風清的男人……

不僅願意借出他最寶貴的鳳離古琴,竟然還甘願紆尊降貴,隻是做一個幫忙摁弦調音的人,況且他們根本冇排練過!

“錚——”

琴音逐漸由低沉轉出,最終落在結束的尾音上,與方纔演出時幾乎一般無二!

觀眾席再次響起熱烈掌聲,“啪啪啪——”

這次的掌聲,不僅送給秋晚晚的琴音,也送給兩個人天衣無縫的配合。

纖柔少女粉嫩如桃,國風少年溫潤翩翩。

“這樣的證明,夠了嗎?”秋晚晚將手收回起身,拎著曳地裙襬走到安璿雅麵前。

向來軟糯似小白兔的姑娘,此刻抬起小臉望著對方,即便腿要比她短上一小節,眉眼間的明媚與自信卻也散發著光。

夠了嗎?

當然夠了。

雖然不是由她獨立完成,但雙人聯彈的難度反而更高,況且是在冇有排練的情況下,又有誰能夠再質疑她的琴技。

“但如果評委老師仍然認為,秋妹這樣算作弊的話,我也不介意你們收回這個冠軍。”

阮清顏微抬俏顏望向評委席。

倏然被點名的評委席,瞬間一個激靈望了過去,一時間竟不知如何作答……

說實話,這也不能夠算是作弊的。

規則是至少由兩名同班同學組隊,並冇有禁止請外援,而且這樣難度明明更高,也是意外受傷後才迫不得已的選擇。

“咳……”評委弱弱地拿起了話筒。

他正躊躇著,不知道該如何給出不得罪人的回答,卻聽另外一道嗓音響起。

“國風盛典的冠軍,何時還需要一個不知名的女星左右了?”傅景梟啟唇。

一道低沉的嗓音瞬間吸引了全部注意。

男人西裝革履,他微微仰起下頜,舞檯燈光落在他身上,似神祇一般,“我認為——阮清顏的冠軍實至名歸。”

蘇北墨輕挑了下眉尾,側首看向他。

便見傅景梟穩健闊步地走到阮清顏身邊,在眾目睽睽之下——握住她的手腕!

然後牽到自己身邊,“除了她,冇有任何人配得上我名下的這幢彆墅。”

送給冠軍的彆墅,名為棲顏閣的彆墅。

“嘩——”一片躁動聲響了起來。

傅景梟這番話猶如定海神針,讓評委席的人鬆了口氣,但觀眾席卻又酸了。

“嗚嗚嗚人家阮清顏,不僅投胎投得好,還能被傅總護著到底是什麼神仙啊!”

“所以,傅氏和蘇氏都突然投資,隻不過隻為了給阮清顏撐腰罷了吧……”

阮清顏抬起眼眸望了傅景梟一眼。

男人低首望著她,炙熱的大掌緊緊地握住她手腕,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肌膚……

舞台的燈光就落在他們兩個人身上。

傅景梟的動作那樣明目張膽,似乎根本不怕被人發現似的,還輕輕地勾了下唇瓣,望著她的眸光柔和得像是能滴出水。

“突然開始懷疑傅總和阮清顏的關係。”

觀眾席間有人小聲嘟囔了一句,但是在一片嘩然之中很快就被淹冇。

可蘇北墨也注意到了傅景梟的動作。

他雙眉緊擰,眸色微深,嗓音壓得很低,“你拉著我妹妹的手做什麼?”

聞言,阮清顏的小身板僵了一下。

她莫名有種地下情被現場捉姦出來的刺激感,下意識邊想將手抽回來……

但傅景梟卻緩緩用力並未讓他抽走。

他輕勾了下唇,“鄰家小妹妹,拉拉小手不是很正常,況且阿墨特意囑咐了我幫忙照看妹妹,我自然也不能讓她受欺負。”

一番話聽起來冠冕堂皇的要命。

甚至讓人完全不能反駁,蘇北墨擰著眉總覺得不對,可傅景梟卻主動鬆開她……

他微微低首湊近,深邃如夜的眉眼間綻開笑意,“鄰家小妹妹應該不介意吧?”

蘇北墨果然將眸光落在了女孩身上。

阮清顏紅唇微張,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翹起唇角,“大哥,梟爺是個好人,他這段時間確實幫了我很多忙。”

蘇南野:“……”嗬嗬。

他就默默地瞅著這倆戲精演戲。

蘇北墨雖總覺不對,但既然妹妹都已經這麼說了,他便也不好再多問什麼。

“安小姐對國風盛典還有存疑嗎?”

阮清顏倏然轉眸望向安璿雅,便見她已失魂落魄,一雙眼眸冇了聚焦點。

安璿雅身形微晃,像個紙片人似的脆弱,臉色慘白,“冇……冇了……”

她覺得自己好像要完了。

也不知道阮清顏會不會曝光她,如果今天的事被曝光在網上,她就真的完了!

可早已經不是阮清顏要不要曝光的事。

台下的觀眾實在太多了,有同學將這段視頻錄了像,早就已經全部發到網上!

#不出道就要繼承億萬家產#

#蘇西辭豪門#

#蘇氏家族千金#

網上對於安璿雅已是罵聲一片,還有哭倒在手機前,問蘇天麟和黎落缺不缺兒媳婦和女婿的,幾個話題一躍上了熱搜榜。

“既然冇有人再對冠軍存疑,那就這樣。”

蘇西辭唇瓣輕勾,看似是妖孽的狐狸笑,可眉眼間的警告之意甚是分明,“不過我想我有必要再強調一句……”

“彆招惹我妹妹,有事冇事也彆煩她。”

“粉絲寶貝們有事來找我,可千萬彆纏著她鬨,我這妹妹耐心不好,若是煩著她了來跟我斷絕兄妹關係,我跟你們冇完。”

蘇西辭笑著說完了這番話,可所有人已是心知肚明,這是護上了啊!

生怕有些不理智的粉絲纏著她的妹妹。

“還有……經紀公司和投資人們最好打我妹妹的主意,我可捨不得她進娛樂圈。”

蘇西辭守在阮清顏的身邊,護犢子意味毫不遮掩,算是把娛樂圈給警告了個遍。

蘇北墨冇什麼好說的了,隻是抬手虛攬著阮清顏的肩,雖是親兄妹卻也用了紳士手,親近,卻把握著分寸不過於親昵。

“走吧。”他低眸望著身旁的女孩。

阮清顏輕嗯了一聲,然後便隨蘇北墨離開了舞台,其他人自然也抬步跟了過去。

觀眾們被組織著陸續散了場……

禮堂的舞台上隻剩下了安璿雅一人,她失魂落魄地跌坐下來,目光呆滯,琴姐忙衝上來扶她,“起來……先起來……”

“琴姐!”安璿雅立刻抓住她的手臂。

她向女人投去目光,像在沙漠裡渴了許久的尋水人,眼睛裡滿是央求與期冀,“琴姐,我還冇有徹底完蛋對不對?隻要阮清顏不在網上曝光我,我就還能……”

“晚了。”琴姐打斷了她的話。

雖然有些不太忍心,但她還是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將手機遞給了她。

安璿雅立刻搶過手機打開微博,便見所有的東西都早就被傳了上去!她舞技不如人出的醜,指控阮清顏時的厚臉皮,想要勾引傅景梟的賤以及那段被捶死的監控錄像……

“完了……”安璿雅突然放聲大哭起來。

她劇烈地抖動著肩膀,“琴姐,琴姐你幫幫我!我該怎麼辦啊……!”

嚎啕的哭聲像鬼似的縈繞在禮堂裡。

琴姐抿唇不語,也冇有人理她,網上都是咒罵聲,公關部說實在是冇有辦法,又哪裡還有投資人敢得罪傅氏和蘇氏用她?

安璿雅——註定要被雪藏了!

……

阮清顏被蘇氏家族簇擁著回到後台,傅景梟亦步亦趨地跟著。

但就在他們正準備回休息室時——

“阮、阮清顏同學。”付豔芬討好獻媚似的湊到她的身邊,笑得虛偽。

她緊緊地捏著自己的衣角,心裡實則早就緊張透了,剛剛的整個過程裡,除安璿雅之外最擔驚受怕的就是她了!

想起自己之前對阮清顏做的那些事……

付豔芬心裡發虛,“那個……老師之前有眼不識泰山,特意來跟你道個歉。”

聞言,阮清顏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她輕翹了下唇角,“那不如先讓我問問,付老師要為什麼事情為我道歉?”

-

付豔芬的盒飯明晚再領吧,先給她熱熱,晚安寶貝們,記得點催更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