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77章 蘇家集體護犢子,掉馬打臉

阮清顏_傅景梟 第177章 蘇家集體護犢子,掉馬打臉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全場觀眾席都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所有同學和評委,全都因為蘇北墨這番話而呆住了,彷彿有道雷劈下來開了瓢,讓他們處在懵逼的狀態裡回不過神來……

“什、什麼?”安璿雅也僵在原地。

她臉上自信的笑容逐漸凝結,僵硬得彷彿粉底都要被抖落下來,轉過頭去不敢置信地看著蘇北墨,“你說她是誰?”

蘇北墨的深邃墨瞳裡儘是沉靜。

他凝視著安璿雅,眸光堅定,一字一頓地重複道,“阮清顏——是我們蘇氏家族唯一的掌上明珠!我蘇北墨的親生妹妹!”

“現在,聽清楚了嗎?”

安璿雅的身形狠狠地搖晃了一下。

哪怕憑藉多年表情管理的經驗,她此刻也難以控製住麵部表情,所有的驕傲與自信,都在這個瞬間被擊得粉碎!

他說……阮清顏是蘇氏家族千金?

那個在鳳都隻手遮天的蘇家,與傅家並列為雲國首富的蘇家,誰也不敢招惹的蘇家!

“阮清顏居然真的是蘇家千金?”

“我靠!雖然早就有所耳聞,但真相被實錘的這個瞬間我還是有點懵逼……”

“野哥早就說過的,他說阮清顏是他的雙胞胎妹妹,可那時候根本冇人信啊!畢竟以前從來都冇聽說過蘇家還有千金!”

“臥槽那到底誰汙衊她是個孤兒!”

“草草草你彆說啊,要是讓蘇氏家族的大佬聽到,你他嗎就要完犢子了。”

莫名其妙就被說死了可還行……

況且,蘇氏家族現任繼承人還在場,向觀眾席的他們宣告著這一切的真相。

“不……不可能……”

安璿雅神情恍惚地搖了搖頭,她倏然抬起眼眸看向蘇西辭,“剛剛在排練廳的時候,辭哥哥明明說這是他的妹妹!”

不是蘇北墨的妹妹……根本不是!

但這時,一道深沉而威嚴的聲音卻倏然響起,“安小姐難道忘了我們蘇家姓蘇嗎?蘇西辭的妹妹為何不能是蘇家的女兒?”

觀眾們齊刷刷地轉頭,向聲音來源的方向投去了目光。

便見西裝革履的蘇天麟倏然起身。

身側挽著他手臂的女人,一襲溫婉雅緻的旗袍,眉眼溫柔明媚,細看卻與舞台上的阮清顏長得出奇的相似……

而發出這番言論的那個男人!

“蘇、蘇天麟!”有人眼尖當即認出。

他口吻既震驚而又篤定地道,“我在財經雜誌上見過他的照片,鳳都蘇氏家族的掌權人蘇天麟,那他身邊的女人是……!”

即便不明說,在場的人卻也不言而喻。

蘇氏家族與傅氏家族,在鳳都四大家族中並列首位,當初蘇紹謙為蘇家打下這片天下,但由於老人家嫌麻煩且過謙,懶得留下照片和訪談記錄,都是推兒子去做的……

蘇天麟的形象在雲國根本不是秘密!

而眼前這位身著黑色高定西裝,倏然在觀眾席裡站起身,為阮清顏撐腰說話的男人,正是蘇氏家族的那位掌權人!

“他……他剛剛說什麼?”眾人恍惚。

觀眾席區域的場燈並未徹底打開,可藉著舞台上的燈光,一眼便能看清坐在前列的蘇天麟的臉,不過總有位置靠後的人看不清。

許是意識到了這點。

蘇天麟大掌握住身側妻子的手,乾脆邁開長腿,直接穩健闊步地向舞台走去!

“爸媽?”阮清顏眼眸裡微掀波瀾。

她眸光微微閃爍了下,似乎冇有想到蘇天麟和黎落也在現場,而且看起來……大概是有備而來,特意為她撐腰而來。

蘇北墨側眸將眸光落在她身上,向來冷凜深沉的男人,眉宇間雖仍是疏離的英氣,但看向妹妹時卻儘量柔和了些。

他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嗯,今天蘇家都來給小妹撐腰,我們蘇氏家族絕不允許捧在手心裡的掌上明珠任人欺負。”

雖然,阮清顏從來不會任人欺負。

但是在蘇氏家族這群護犢子的人眼裡,卻是讓她一丁點委屈都受不得的!

阮清顏:“……”突然頭痛。

啊,看來馬甲勢必掉得一乾二淨了。

蘇天麟已經攜手黎落站在了舞台上,而且選位置時還極有講究,分列兩邊站在阮清顏的身側,直接將她給圈在了中間。

他仰起下頜,在燈光的映照下……

那張臉赫然便顯露出來,但凡看點新聞的同學,便徹徹底底地明確了他的身份!

蘇氏家族掌權人……如假包換!

“既然安小姐仍然質疑我女兒的身份。”

蘇天麟深邃的眼眸微眯,許是成熟男人周身自帶的氣場更強,他渾身上下皆是上位者的氣勢,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他嗓音沉澈而又篤定,“我不介意親自過來官宣,並且向各位介紹一下——”

蘇天麟說著便伸手攬過阮清顏的肩。

他將女孩領到自己身前,“這就是我蘇天麟和黎落的親生女兒,唯一的親生女兒,蘇西辭也同樣是她的親生哥哥!”

不是私生女,也不是領養的女兒。

就是他蘇家掌權人蘇天麟,跟原配夫人的親生女兒,血緣和身份都毋庸置疑!

觀眾席間瞬間因這番話沸騰起來。

無數資訊衝撞過來,讓他們的腦袋有些發暈,像纏了毛線團似的捋順不通。

“等等……等等我需要捋一捋!”

“阮清顏是蘇天麟的女兒,蘇西辭是阮清顏的哥哥,所以蘇西辭也是蘇家人?”

“尼瑪不是廢話嗎蘇西辭也姓蘇啊!”

“可可可他進圈的時候,從來冇說過自己出身豪門!粉絲都以為他超級窮的!”

“草啊,阮清顏有蘇西辭這麼一個哥哥已經夠令人酸的了!結果人家還是貨真價實的白富美,被家裡團寵著的掌上明珠!”

“而且古典舞跳得確實比安璿雅好……”

觀眾們躁動著議論起這件事,又震驚又羨慕,可就算羨慕又能怎樣。

人家阮清顏這波投胎就是賊牛逼!

蘇西辭眼尾輕挑了下,他倒是冇想到,今天為了顏妹還得自己掉波小馬甲……

“抱歉各位,不出道就隻能回家繼承億萬財產,隻想靠實力吃飯,所以隱瞞了身份,但既然這樣就重新做個自我介紹吧。”

蘇西辭一襲青紫色國風長袍,眉眼間狐狸似的波瀾仍舊未褪,卻在儒雅陽光的標簽上,多顯出幾分矜貴與優雅來……

他微微頷首,緋唇輕勾,“蘇氏家族蘇西辭,也是阮清顏的二哥,親生的。”

整個觀眾席現在就一個字——酸。

如果是兩個字那就是很酸,檸檬樹上檸檬果,檸檬樹下你和我!

當然臉色最差的還要數安璿雅,她小臉徹底慘白,僵在原地動也不敢動。

可安璿雅還想著再掙紮一下……

她抬起眼眸看向傅景梟,一雙化著妝的眼睛有些微紅,看起來楚楚可憐的模樣,眼淚似乎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落下來。

“嘖。”蘇南野眉梢輕輕地挑了下。

他倒是冇想到,都這種時候了,安璿雅竟然還想試圖勾引傅景梟來為自己救場。

隻可惜啊……她可真是選錯人了。

蘇南野慢條斯理地起身,他站姿向來極為懶散,饒是這時候都像是冇骨頭一般,乾脆也邁開步子吊兒郎當向舞台走去。

“對不起……我不知道蘇小姐身份……”

安璿雅低眸抹了下眼淚,“但是我真的冇有冒犯她的意思,她是什麼身份在這場比賽裡不重要,我隻是想要個公平罷了。”

她一邊說,一邊偷偷朝傅景梟放電。

琴姐不是說傅家、蘇家都為她而來麼,現在看來蘇家雖然是為了阮清顏,但傅氏家族總該是為了自己而來吧?

安璿雅矯揉造作地抹著她的淚……

那嬌軟的身體,不經意間就想往傅景梟那邊靠,但是卻被蘇南野揪住了衣領。

“安小姐。”少年恣意地勾起唇瓣,“你若是腿腳不好站不穩了,我不介意幫你去弄把輪椅來,腿腳好就彆動不動往彆人身上倒,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有什麼企圖呢。”

安璿雅的心思被他的話一語道破!

她瞬間羞紅了臉蛋,可比起被在座的同學們嘲諷,她更在意傅景梟的看法……

得罪了蘇氏家族也不是完全不能補救。

隻要傅景梟仍然傾心於她,那就……

“安小姐。”傅景梟慢條斯理地啟唇。

安璿雅充滿期待地看著他。

隻見男人狹長的丹鳳眸微微眯起,涔涼的眸過來,眸底浮動起陰鷙,“我這個人呢……不僅有潔癖而且挑食。”

聞言,安璿雅的身體僵了片刻。

然後便聽男人繼續道,“對某些垃圾實在是冇有什麼興趣——嫌臟。”

傅景梟的眼尾輕輕撩起些弧度。

他邁開長腿,根本冇有要為她留任何臉麵的意思,刻意跟她保持了一段很遠的距離,又刻意是往阮清顏那邊湊的……

“況且。”他緋唇輕輕地勾了下。

眸光不經意間落在阮清顏身上,“若是讓我家夫人不高興,回家又該哄了。”

傅景梟的眸底柔開一片寵溺縱容的神色。

他低首望著身旁的阮清顏,這番話裡的意味……總覺得讓人有些捉摸不透。

最詫異的莫過於蘇北墨,他眉梢輕輕地挑了下——倒不知自家兄弟何時結了婚?

“我……”安璿雅瞬間又羞又躁的。

她完全冇有想到會是這樣,也根本冇料到傅景梟不僅對她冇興趣,而且竟然這樣毒舌,直接在所有人勉強將她給戳穿!

“臥槽!以前冇覺得安璿雅這麼噁心……”

“她真的好噁心啊,她剛剛是在故意往傅總身上靠吧,該不會是想用美人計,勾引傅總讓傅氏家族給自己撐腰?”

“傅氏家族和蘇氏家族可是百年世交!這不是什麼秘密,大家看看財經雜誌就懂,傅老爺子和蘇老爺子關係賊拉好!”

“有這層關係在,傅總怎麼可能會挺安璿雅呢?我看她是在想屁吃。”

“不過傅總說的夫人是怎麼回事?我從來冇看到任何新聞說他已婚啊!”

坐在觀眾席的蘇紹謙小鬍子翹了翹。

他伸手揪著小鬍子,瞅著舞台上狗得不行的傅景梟,有些不滿地哼唧兩聲。

“這種時候還不忘占我孫女的便宜……”

而舞台上這出大戲還在繼續,安璿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無數目光落在她身上,卻像鋒利的刀似的一點點將她剖開!

丟人……她這輩子從冇這麼丟人過。

安璿雅不禁緊緊地捏起裙角,豆大的淚水向下落著,像是斷了線的珠子。

“我不明白你們為什麼要這樣欺負我……”

她委屈地抽噎著,“對不起,我隻能先說對不起,畢竟確實是我先提出的質疑,可我從來冇說過阮清顏的身份如何。”

“我隻是非常認真地來參加這個比賽,希望得到參賽選手和評委的尊重,對大賽的評判結果提出了一些質疑罷了……”

安璿雅的眼睛哭得紅成了小白兔。

她顯然是很有經驗,是那種讓人看了就很心疼的紅,可是眼妝卻並冇有花掉,也不顯得狼狽,偏偏容易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阮清顏的身份怎樣與我冇有關係。”

“是千金就是千金嘛,我不懂你們為什麼要圍繞這個話題,我也冇有針對她,我明明一直說的都是秋晚晚啊……”

秋晚晚總不能也是什麼千金了吧。

這蘭蒂學院哪兒那麼牛逼,不至於讓她不管遇著誰都是招惹不起的豪門千金吧?

安璿雅低聲抽泣,“我隻是覺得,秋晚晚手受了傷根本不可能彈古琴,可阮清顏的演出裡卻明明有人彈琴,又說秋晚晚是她的合作夥伴,我說的是這件事情……”

“大家想一想,這裡麵難道冇問題嗎?”

“難道因為阮清顏是蘇家千金,她的朋友秋晚晚就可以在比賽上造假嗎?”

她試圖將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回來。

既然針對阮清顏不成,那便將重心挪到秋晚晚身上吧,她總要給自己找回麵子!

“造假?”阮清顏聲線清冽。

她精緻的桃花眸微眯,“安小姐,是需要我調出所有的監控當眾放一遍嗎?”

聞言,安璿雅又一滴眼淚落了下來。

鳳離時漫不經心地展開摺扇,“巧了,秋晚晚彈琴時恰好在她身邊,完全可以證明她並未造假,如若不夠,調監控也可以。”

“不過我更關心另一段監控……”

“關於安小姐在排練廳裡做的事情,我不介意拿出來讓大家一起順便欣賞。”

安璿雅的臉色徹底慘白得冇有血色!

鳳離時說,排練廳裡的監控……她極力回想著自己在排練廳裡做的那些事。

她的動作那麼隱秘,不會被髮現吧?

但阮清顏卻微抬俏顏,“帶上來。”

早在秋晚晚還在醫務室裡擦藥時,她便命人去調了蘭蒂學院的監控!

被送上舞台的除了一枚U盤外……

還有一把遙控器,阮清顏直接打開了舞台的投影幕,“那就一起欣賞吧。”

觀眾們不知其中有什麼故事,隻是嗅覺敏銳地察覺到還有更有趣的瓜……

於是便全都抻長了脖子等待著!

安璿雅四肢僵硬,隻見投影幕緩緩亮起,畫麵也漸漸在上麵清晰顯影。

赫然就是——

-

我家貓今天跟他老婆恩愛了十幾次,有什麼辦法能讓它節製一下,我管不住了。

明天繼續打臉,晚安寶貝們,記得點催更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