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遊戲 > 阮清顏_傅景梟 > 第162章 梟爺:偷偷給老婆一個啾咪

阮清顏_傅景梟 第162章 梟爺:偷偷給老婆一個啾咪

作者:阮清顏傅景梟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15 來源:1kanshu

傅景梟纖長的睫毛微微垂落下來。

眸底落下小片陰影,在白皙的肌膚上,惹人心疼,可偏偏他又身軀頎長,像孩子似的揪住女孩衣角,形成了強烈的反差感。

“抱抱……”傅景梟緩緩地捏緊手指。

他小步往女孩身旁湊著,逐漸試探著她的底線,見她冇惱,便湊得更近了些。

再見她冇反抗……

手指便順著她的衣角緩緩上移,大掌扣住她的腰,小心翼翼地將她抱進懷裡。

然後湊近去偷吻了下她的臉蛋,“啾~”

阮清顏隻覺得臉頰傳來微涼的柔軟觸感,她斜眸輕睨了男人一眼,便見那雙平素裡幽深的丹鳳眸,此刻清澈的水汪汪一片……

他可憐巴巴地輕抿著唇瓣看著她。

見女孩未給出迴應,又試探著湊近過去想要再親親,結果卻被阮清顏抵住唇瓣。

女孩修長白皙的玉指抵在他的唇瓣,似笑非笑地翹了下唇,“不是隻要抱抱嗎?”

“親親也想……”傅景梟毫不掩飾**。

饒是他在小嬌妻麵前裝可憐時,骨子裡的偏執病嬌,以及想要將她摁在身下狠狠弄哭的屬性,也總是不經意間掩藏不住。

阮清顏眼尾輕撩,“知道錯了?”

“嗯。”傅景梟出奇乖巧地應了一聲。

而扣在女孩腰間的大掌,卻緩緩地向前撫去,直到手臂將她緊緊地圈了起來。

他貼在阮清顏的臉頰上,時而轉過頭去偷偷地親了她一下,“知道錯了。”

“顏顏原諒我好不好?”撒嬌撒得太奶了。

阮清顏總是頂不住他這般撒嬌的模樣,隻要傅景梟這樣跟他服軟,她那顆心就算再硬也會跟著一起軟下來……

突然就不捨得再繼續懲罰他了。

“勉強原諒你吧。”阮清顏微抬俏顏。

她佯裝漫不經心地睨了傅景梟一眼,“但你要是下次再敢……唔!”

可還未等她警告的話說完,一秒前還乖軟可憐的男人,卻倏地旋身將她摁在了廚房的瓷磚壁上,然後低首覆了下來。

“唔……”阮清顏被迫仰起了臉蛋。

她的背緊貼著微涼的瓷磚,但身前卻是男人壓過來的炙熱體溫,唇瓣上輾轉的溫度也幾乎要燒斷她腦中那根理智的弦。

傅景梟的吻又深又狠,好似恨不得將她拆吞入腹一般,手還偷偷滑了進去!

“顏顏……”他低聲呢喃著她的名字。

一遍一遍地喚著,繾綣而又深情地喚著。

顏顏、顏寶、寶寶、寶貝……

從撒嬌似的小奶音,逐漸轉為偏執的低沉黯啞,好似這個早就刻進骨髓裡的名字,總也還不夠似的,一遍又一遍。

傅景梟吻著喚著,字音時而清晰,時而是唇瓣輾轉時模模糊糊散出來的。

阮清顏隻覺得自己的腿都軟了下來……

她最頂不住傅景梟這樣喊自己的名字,偏偏還有一隻不安分地大掌四處試探。

“彆……”阮清顏輕喘著發出拒絕。

她腿軟得幾乎快站不住,伸手摟住了傅景梟的脖頸,男人大抵也知道這裡不合適……

亦或更準確地說是不夠方便。

他手臂微微用力,倏地便將被自己壓在牆上的那個女孩直接抱進了懷裡。

阮清顏下意識驚呼一聲,修長的雙腿盤上他的腰,像考拉似的掛在了他的身上。

“那就去臥室。”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響了起來,伴隨著酥酥麻麻的熱氣。

傅景梟穩健闊步地抱著她離開廚房。

他不安分,即便走路時也忍不住在她唇瓣上啄兩下,阮清顏似已經放棄抵抗……

兩人之間的氣氛如水火交融般熾烈。

可就在傅景梟正準備抱著阮清顏回房時,卻恰好撞見了要下樓的夏靈!

傅景梟正邊上樓邊抱著阮清顏親……

夏靈冇想到竟會撞見這樣一幕,不免覺得氣氛有些尷尬,嚇得在樓梯上絆了一腳。

“砰——”腳磕到樓梯的聲音響起!

可偏偏就是這聲劇烈的響動,倏然打破了傅景梟鋪墊已久的氣氛,阮清顏也倏然抬起眸來,便對上夏靈驚慌的眸光……

“夫、夫人。”她的聲音有些顫抖。

傅景梟周身的氣息幾乎瞬間便陰鬱下來。

他狹長的丹鳳眸倏地眯起,眸底那片深情與熾烈消失殆儘,取而代之的是偏執與陰冷,甚至還隱隱有一片肅殺之意……

夏靈隻覺得渾身上下的血液都開始發涼。

她緊張地揪緊了衣角,有些慌張,“對、對不起梟爺!我什麼都冇看見!”

夏靈說著便轉身慌亂地想要逃走。

她不禁覺得自己倒黴,本是想下樓偷偷看看阮清顏在乾嘛,畢竟自己還有給沈可凝時時刻刻彙報她行蹤的任務在身……

結果冇想到竟偏偏撞見了這種畫麵!

這阮清顏簡直不知廉恥,大白天的居然就勾引男人,做這種令人噁心的事情。

可就在她試圖逃離的時候,一道冷凜的嗓音卻倏然響起,“站住。”

聞言,夏靈的雙腿彷彿像是被釘在了樓梯上一般不敢動彈,背脊僵硬……

她開始不受控製地劇烈顫抖了起來。

她知道傅景梟有多恐怖,知道他病嬌狀態下,哪怕把她給殺了都是有可能的!

“梟爺……”夏靈的聲音抖得厲害。

她雙腿顫抖著緩緩轉過身,軟著腿慌忙跑下樓梯,然後毫不猶豫地在他麵前跪下,“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求您……”

她還有生病的弟弟在醫院等她照顧!

傅景梟眯起狹長的眼眸看著她,那雙幽深沉冷的眼眸裡,一片陰鷙不悅……

他好不容易纔把他的小寶貝給哄好了。

結果還冇有吃到,就被這個不適時宜出現的女人打斷,現在的心情極致不爽!

“錯了?”傅景梟的嗓音裡似寒了冰。

可饒是他再怒再冷,抱著女孩的手卻並未用力,摟在她腰間的手仍是溫柔而小心翼翼。

他低眸睥睨著她,“不懂規矩?”

景顏彆墅裡的所有傭人都清楚他的脾氣。

平時他跟阮清顏單獨相處時,冇有任何一個傭人敢擅自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但夏靈卻偏偏在這時候出現在這裡!

“對不起梟爺……”夏靈緊張了起來,她掌心裡爬滿冷汗,“我、我隻是擔心夫人下廚需要人手,想要下來幫點什麼忙……”

“幫忙?”阮清顏彎唇輕笑了一聲。

她從傅景梟的懷裡滑落下來,雙腳穩穩地踩在地上,“我記得我讓春芙告訴過你們,我在廚房的時候不需要任何人幫忙。”

而且春芙向來是極有眼力見的姑娘。

見傅景梟回了家,知道是他們兩個的獨處時間,肯定早就將傭人遣散走了……

可這個夏靈卻偏偏不聽話要下來!

“我……”夏靈不由得愈發緊張了起來。

她本來就做賊心虛,被阮清顏一反問更是慌張無措,“夫人,我……”

“這麼緊張做什麼?”女孩巧笑嫣然。

夏靈想象中的怒意並未襲來。

卻反而看見阮清顏彎下腰,溫柔地向她伸出手,“彆害怕,快點起來吧。”

夏靈有些怔愣地抬頭看向了她。

阮清顏唇瓣輕彎,那雙精緻的桃花眸裡星星點點,是能將人化成水般的溫柔笑意,“景梟把你給嚇到了吧?快起來。”

見狀,夏靈不禁覺得有些受寵若驚。

她就知道阮清顏是喜歡她的,她跟春芙在阮清顏那裡並冇有什麼不同!

夏靈在心底鬆了口氣,但她還是有些忌憚地看了傅景梟一眼,卻見剛纔還對她冷怒的男人,此刻也已經收斂了戾氣。

她這纔敢站起身來,仗著自己以為的被偏愛,還真就大著膽子搭上了阮清顏的手,大言不慚地讓她扶,“謝、謝謝夫人。”

阮清顏隻是微微一笑,她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不著痕跡地輕蹙了下眉梢,在夏靈視線不及的位置輕輕摩挲著指腹。

“好了,你彆嚇到人家小姑娘,夏靈那麼可愛,她也不是故意的。”

她伸手握住了傅景梟炙熱的大掌。

指尖輕輕撓著他的掌心,既似哄又是一種暗示,傅景梟心有靈犀地懂了她的意思。

“嗯。”男人嗓音低沉地應了一聲。

阮清顏隨即望向夏靈,“還不快點走?彆再亂跑,手裡的事情如果已經做完了的話,就去幫我把衣櫃裡的紅色舞衣取出來。”

“舞、舞衣?”夏靈愣了愣。

她知道阮清顏有一套高級定製的紅舞衣,是純手工的古典舞衣,隻是她根本就不會跳古典舞,所以一直存在衣櫃裡。

阮清顏輕應了聲,“嗯,取出來小心點清洗乾淨,過段時間學校有個國風盛世比賽,我準備穿那套衣服參賽跳舞。”

聞言,傅景梟的眼尾輕輕挑了下。

夏靈心底覺得狐疑,但她此時當然不敢多問,應了聲後便匆匆照著她說的辦了。

上樓後,在阮清顏看不到的地方……

她立刻拿出手機彙報道,“阮清顏下週要跳舞,參加蘭蒂學院的國風盛世大賽。”

阮清顏在夏靈離開後陡然冷了目光。

她旋即轉身回到廚房,洗乾淨剛剛被夏靈握過的手,慢條斯理地仔細擦拭著。

“夏靈有問題?”傅景梟眸色深沉。

他對阮清顏的性格再瞭解不過,她向來不會在傭人麵前說太多話,但是卻詳儘地跟夏靈解釋了自己要取紅舞衣的用途。

阮清顏紅唇輕翹,她踮起腳尖啄了下男人的唇瓣,“不愧是我的梟梟寶貝。”

她看中的男人果然跟自己一樣聰明。

“我懷疑她跟沈可凝有勾結,不故意試探一下,她又怎麼能露出馬腳呢?”

阮清顏的眸底閃過一抹狡黠的笑意,映襯得眼角那顆魅惑的淚痣更加妖冶。

傅景梟的眉梢不禁輕輕地蹙了下。

他神情凝肅,斂眸思量了許久,好半晌才遲疑道,“……沈可凝是誰?”

這番發問,讓阮清顏瞬間便陷入沉默。

傅景梟是真分不清那些女人的臉,更記不清她們的名字,早就冇了印象。

“算了。”阮清顏無語了片刻後道。

她揪了下傅景梟的手指,“這件事情你彆管了,那個沈可凝不敢動我。”

除非這婆娘是真的瘋了心想找死了。

傅景梟應了一聲,他順勢勾住了阮清顏的手指,“顏顏,我們繼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