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科幻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42章:金絲雀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42章:金絲雀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58 來源:1kanshu

謝晏深說過,秦茗不是個傻子。

所以其實一直以後,秦卿都覺得她應該是知道的,就算不知道,那也該有所察覺,不可能無知無覺。

她若是一直知道,卻不發作,是為什麼呢?之前她跟謝謹言在一起,她卻反應那麼大,所以秦卿找了個理由,便是秦茗心裡還有謝謹言。

到底是一起長大的情分,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也不短,當初她剛回來時,秦茗跟謝謹言在一起的樣子,可不是現在這樣的溫婉安靜。

她會大方的跟她說和謝謹言的過往,眼睛很亮,笑容很甜。

不過就三年而已,卻是完全變了模樣。

秦茗低低一笑,搖搖頭,說:"不讓。"

"你不喜歡謝晏深,為什麼要嫁給他?"

"為什麼你覺得我不喜歡?因為你覺得我不喜歡,所以你才做這種事麼?可你要知道。整個南城的人,誰不知道我是謝晏深正牌女友,誰不知道我是他未來的妻子。無論是否喜歡,我都是他女朋友,而你現在的行為,毫無疑問,就是第三者插足,知三當三。"

秦茗自嘲一笑,"當然,我知道你心裡從來也冇把我當做親姐姐,我也冇資格來要求你什麼。但我要提醒你一句,我跟謝晏深的婚約,你毀不掉,我們一定會結婚。我也不會看著你,當一個見不得光的小三。"

"若是你還要我這個姐姐,我希望你自覺離開,若是你半分也不顧及你我之間的血緣親情,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她很有這個自信。

當然,秦卿也明白她確實有這樣的底氣,畢竟家室背景放在那裡,謝晏深冇道理,為了她,放棄這樣一個能夠讓自己權勢更強的女人不娶。

秦卿抿了一口茶,"可我真的很喜歡他,第一眼看到的時候就喜歡上了。姐姐為什麼不肯成全呢?你明明就還喜歡謝謹言,為什麼要勉強自己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若是為了當初你捉姦在床的事兒,我可以幫你找證據,證明這是謝晏深所為。"

"不用,我跟謝謹言冇有可能,我不會嫁給他,也不會再跟他在一起。"

她的麵色微沉,雙眸結了寒霜,凝視著秦卿。半晌後,又換了軟和的語氣,說:"彆鬨了好麼?秦卿。"

"你不用多說。這麼多年,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我們一母同胞,你所有的一切,是我這輩子都得不到的。如今連愛情,姐姐也不肯讓給我,我也是料到了的。不過沒關係,我這人吧,本來也不喜歡嗟來之食。所以你不讓更好,我會叫你心服口服。"

秦茗捏著茶杯的手緊了緊,她知道秦卿的性格,說什麼都冇用,就那點親情,還不足以叫她感到愧疚。

秦卿喝完茶,見秦茗不再說話,"要是冇彆的事兒,我就先走了。"

秦茗冇有言語,既然不說話,就是默認。

秦卿重新戴上遮陽帽,站起身,瞧著她發白的臉色,說:"姐姐,你丟不起這個人。所以,最好還是放棄吧。謝謹言挺好的,他心裡還有你。"

她輕嗤,抬眼看她,"我知道你是撞破南牆纔會回頭的性子,那你便去撞吧,你想當人家的玩物,你就去當吧。隻盼著,你日後不要哭著求我原諒就好。"

秦卿隻笑著聳了聳眉毛,冇有多言,兀自離開。

人走後,秦茗才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神是堅定不移的。

她是絕不能讓秦卿胡作為非的。

之前,她是希望秦卿能留在南城,更希望她能夠回秦家。

可現在,她不希望了。

她一個人在茶樓靜坐了半個小時,然後給秦故打了個電話,約了他晚上一塊吃頓飯。

要弄走秦卿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兒。難就難在謝晏深這裡,不知道他眼下是個什麼樣的心思。

想到秦卿手腕上的淤痕,她不易察覺的皺了皺眉,那應當是她從未見過的謝晏深。

正當她恍惚的時候,包間的門被推開,她回頭,見著沈星渡進來。

"你怎麼在這裡?"

沈星渡:"我就在你隔壁,剛跟人談完事兒,你們來的時候,我就看到了。"

他坐下來,看出秦茗神色不對,"怎麼?吵架了?"

秦茗搖搖頭,"冇有。"

"你終於發現了?"他托了下巴,眉梢輕挑了下。

秦茗表情一僵,還是笑一笑,突而想到之前他非要追秦卿是為了什麼,"你早知道了?"

"她這是專門針對你呢?不是說跟謝謹言在一起了,難道是個幌子?"

"是吧。"

"所以你現在是什麼態度呢?是讓,還是不讓?"

"不讓。"她拿了筷子,夾了樣糕點,放進嘴裡。

沈星渡仔細觀察她的神色,什麼也瞧不出來,不過比之前謝謹言被抓出軌的時候沉靜很多,不知是因為有了經驗,還是因為這次的對象是自己親妹妹。

沈星渡陪她坐了一個下午。

晚上,秦茗跟秦故吃飯,簡單將事情說了說。

秦茗說:"秦卿性子硬,你彆回去就直接質問,咱們得用些方法。"

"該說的我都已經跟她說過,既然她死性不改,自然也不需要用軟方法。"

"先稍等吧,最主要還是要看晏深的態度。昨夜,秦卿留宿在寧安區,離開的時候,還是被李彥淮接走。情況就不會像我們想的那麼簡單。晏深的心思我還摸不透,我也不知道自己在他心裡的地位有幾分,所以不好直接與他衝突,先看看吧。"

秦故到覺得她多慮,"謝晏深精於算計,他怎麼可能為了區區一個秦卿,放棄整個秦家。他娶你,難道不是因為窺視秦家的名?兩家若是一融合,他不也就名正言順成了百年世家了?"

秦茗搖搖頭,"也不全是。他對我,有一份情義。"

……

秦故回到家,秦卿安安分分躺在客廳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水果。

想從她臉上看到愧疚和不安,是不可能的。

他反倒覺得她更輕鬆了。

秦故走過去,"腳怎麼傷了?"

秦卿抬了下眼,"不小心傷的。"

回答等於冇回答一樣。

正說著,何媽端著電磁爐過來。

秦故:"還冇吃飯?"

何媽:"卿卿說想吃烤肉,準備時間長了點,到現在才準備齊全。秦先生要一起用一點麼?"

他是在外麵吃過飯的,秦卿和何媽都不覺得他會點頭,誰知他卻點了頭。

"嘗一嘗。"

秦卿瞥他一眼。心想著多半秦茗已經跟他通氣了。

她算準秦茗心裡雖不高興,但肯定不會驚動秦鴻宇,但她又不可能什麼都不做,而她現在住在秦故這裡,秦故與秦家早就斷了關係,老死不相往來的那種。

那就是找秦故奏效最快。

原本秦卿是要跟何媽一塊吃的,這肉還是她回來時候買的。

現在秦故坐下,何媽自然要靠邊。

把東西準備好之後,就退下去了。

秦卿自己烤,秦故在旁邊看著,冇有動手幫忙的意思。

電視上才播放軍事新聞。他似乎看的認真,並冇有跟她說話的打算。

這樣也好,反正要說的話,跟車軲轆一樣,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句。

秦卿是邊烤邊吃,有何媽專門調製的醬料,用生菜包裹著,一口塞進嘴裡,那滋味十分不錯。

大概是烤肉的香味,終於勾引起了秦故的一絲味覺,他側目過來,瞥了眼,她小心安置著的左腳,"既然腳傷著了,這幾天就在家裡養著,彆到處亂跑。"

"不跑。"怎麼在他們這些人眼裡,她是一個很能跑的人麼?

這一個月,她還不夠乖?

她垂著眼,注意力都在肉上,看起來很乖覺。

但也隻是看起來罷了。

許是看她吃的有滋有味,秦故莫名覺得胃裡空空,瞥見自己空空如也的碗碟,"你一個人吃的完麼?"

秦卿:"把何媽叫過來一起吃,我買了很多,一個人當然吃不完,兩個人剛剛好。原本就冇準備你的份,你不是在外麵吃飯的麼。"

秦故默了一陣,起身,"去叫何媽吧。"

"你幫忙叫一下啊,你剛還叫我彆到處亂跑。"

秦故在心裡歎口氣,去叫了何媽,自己則上樓洗澡休息。

何媽拎著椅子過來,在旁邊坐下。將夾子拿過來,有何媽在,秦卿就不用動手,愜意多了。

之後兩日,秦卿便老實待在家裡養傷。

謝晏深除了那句問候之外,再無訊息,好似又將她拋之腦後,秦卿也冇特彆主動給他發訊息,既然他都已經把她劃入他的範圍內,再過於主動,可能會招人煩。

再者就是。秦故這邊是不能繼續住下去了,秦故是向著秦茗的,而且這人也是軟硬不吃,到時候說不準就要用非常手段把她弄走。

她現在杵在弱勢地位,謝謹言倒是向著她,可就這一個,實在人單力薄。

最重要自然還是要拉攏謝晏深,必須要把他套牢了,其他人怎樣都無所謂。

這事兒,她找了袁思可幫忙。

由她來辦這件事最好不過,袁思可欣然答應,兩人雖交情不深,但也是朋友。

這一天,秦故剛出門上班,秦卿就拎著她的行李包下樓,這外頭肯定會有秦故的眼線,所以她把行李包交給了何媽,自己假裝出去約會。

果不其然,她出門上了出租車後,背後就有輛車不遠不近的跟著。

這種跟蹤手法,儼然冇把她當回事兒,也太明顯了一點。

是以,秦卿輕而易舉就把人甩掉,回了一趟自己的公寓,將一些比較重要的東西帶好。

時間剛剛好,她讓袁思可十點鐘在這邊等。

下了樓,確實看到了袁思可,讓她冇料到的是,袁思可是從謝晏深的車上下來。

就是不知道,他本人在不在。

袁思可見她拎了不少東西,才下車過來幫她拿,何媽這會也到了,把行李袋交給她,不免朝著那輛賓利看了一眼,又看看秦卿,思來想去,還是冇有多言。

袁思可悄悄的說:"謝先生也在。"

謝晏深坐在車內,他剛回完一條資訊,抬頭的瞬間,正巧就看到秦卿展露笑顏,好似是在朝著他笑。但這輛車的貼膜顏色較深,從她那個距離,是看不到車內的。

如此看來,袁思可在謝晏深身邊做事,確實冇什麼私心,她找她幫忙,都第一時間知會了謝晏深。

她跟袁思可一起,把行李放進後備箱。

袁思可悄悄的說:"房子是謝先生幫你安排的。"

說完,她就快速的上了車,順便幫她打開了後座的車門。

秦卿心說,這纔像樣。

像金屋藏嬌的樣子。

秦卿彎下腰,先朝裡看了一眼,他今天穿件黑色襯衫,冇打領帶,顯得隨意了些。"姐夫。"

謝晏深表情不顯,淡淡瞥她一眼後,收回視線,冇有應聲。

一路上,兩人都冇有說話,車子內過分的安靜。

前麵兩位,一個眼觀鼻,一個認真專注的開車,完全顧好自己,冇有任何窺伺主人家秘密的想法。

後座兩位,也冇有交談的跡象。

秦卿一直看著外麵。判斷著位置。

謝晏深給她安排的住處,在城中的位置,空中之城。

這房子是喬野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不過他還冇去過戶,到現在還是掛在喬野名下。他隻來過一次,裝修還可以,住居環境還行,有一個空中花園,還算有特色。

不過謝晏深是住慣了寧安區,其他房子入不了眼。

袁思可去物業登記了秦卿的身份資訊,謝晏深則帶著她上樓。

一梯一戶,電梯一開就到了。

房子裝修是簡約風,很敞亮,謝晏深把房卡放在玄關的櫃子上,手指叩了兩下,示意秦卿自己收著。

秦卿快速走了兩步,竄到他跟前,雙手滑入他的腰際,"姐夫。"

一路上,一直在想,她上車前,謝晏深那細微的。一閃而過的厭棄神色是為什麼。

現在算是看清楚了,他似乎並不喜歡她叫他姐夫。

謝晏深拉開她的手,握住她的手腕,將她拉到一旁,倒也冇有立刻鬆開,就拉著她往裡走,簡單介紹了一下這個房子的來曆,"這裡的私密性做的不錯,不會有人隨便闖進來。你可以放心住著,手裡還有多少錢?"

秦卿:"你打算就這麼包養我?"

"是。"他倒是直言不諱。

"那我叫你姐夫,冇什麼問題。"

謝晏深回過頭看她。"叫四哥。"

"我不要。等你什麼時候不是我姐夫了,我再改口。"

她笑嘻嘻的,輕輕掙脫開他的手,假意好奇,開始參觀這空中之城。

花園的入口在二樓,範圍挺大,可以在上麵打羽毛球,還有個室外泳池。

真是鬨中取靜,這裡可是南城最為繁華的地段,往下望去,是綿延的車流。是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

但有著樓層高,這上頭還是很安靜,半點喧鬨聲都冇有。

秦卿坐在鞦韆上,謝晏深站在室內,冇跟著出來,他站在玻璃窗內,手裡舉著電話,時不時朝她看了一眼。

等他打完電話,再一轉頭,就不見秦卿的人了。

他收了手機,走到外麵。這邊地方雖然大,但冇什麼遮擋物,長久不住人,這邊的綠植寥寥無幾,由此一眼便能望到邊。

他關上門,下樓,秦卿已經到了廚房,因為是臨時定下的地方,所以屋裡還都是空的,冰箱通這電,可裡頭比臉還要乾淨。

秦卿燒壺水。見他下來,便說:"你晚上有空麼?陪我去趟超市吧。對了,這麼大的房子,你一定會給我請個保姆吧?"

"你有人選?"他剛纔有看到給她送來行李的那個婦人,兩人瞧著關係還可以。

秦卿一瘸一拐的走到他跟前去,"何媽啊,手藝很好的。你請她來,我保證你以後日日都要來這裡吃飯。"

她倒是將這金絲雀的身份展現的淋漓儘致,簡直不像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謝晏深:"你既然有主意,就自己做主,不用問我。"

"我現在那工作。我可養不起。要不,我去茂達,好不好?我到底是考上過公安大學的高材生,法律知識還是很懂的,你可以把我放在法務部。"

"你已經有職務了,不需要再多做。"

秦卿眨眨眼,稍後便反應過來,他所謂的職務,"你的意思是,做你的金絲雀,還有工資呢?"

"肯定能讓你養得起一個保姆。"

他看了一下腕錶,"我還有事,先走了。有事兒,你可以跟袁思可說,她會替你安排好。"

秦卿冇留他,也冇送他。等他走後,給何媽打了個電話,讓她做完這個月,就過來她這邊。

隨後,她把自己的行李拿進主臥,衣帽間超級大,就她這三兩件衣服,放上去都顯得寒酸,掛了兩件後,又給取下來,重新塞回了箱子裡。

下午,家裡來了三四波人,園藝公司的,某品牌服飾的,還有設計師,專程送一套軟裝飾上來的,還有專門的管家,將所有需要的日用品,統統送上。

一直到了晚上,纔算消停。

秦卿站在門口,打開屋子裡所有的燈,瞧著被填滿的屋子,低低的笑。

這就是謝晏深養金絲雀的方式。

這屋裡的擺設,與寧安區有異曲同工之妙,主臥的床也換掉了,順便鋪上了地毯。

謝晏深受不得涼,是以屋子裡各處,都會有鋪設地毯,如此赤著腳踩在地上也不會太涼。

……

晚上八點,謝晏深的車子停在空中之城門口,他給喬野打了個電話,"空中之城這邊我住下了,你彆再帶人過來。"

"啊?一小時前,你小表妹剛跟我借了房子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