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科幻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25章:好想你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25章:好想你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2-05-19 07:59:58 來源:1kanshu

壽宴的流程已經過半,秦崎準備上台致辭,切蛋糕。

流程裡,秦茗臨時插了一個環節,那就是讓秦卿認祖歸宗,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秦家,還有個女兒,並且是她的雙胞胎姐妹。

她看了一下時間,司儀的助理過來詢問她是否準備好。

"再稍等一下。"

她朝著側門看了一眼,還是冇有動靜,她心裡有點焦急,上廁所不可能十分鐘還不回來,有很大的可能性,是秦卿自己走了。

她拿了手機,打算出去打個電話。

秦鴻宇適時的扣住她的手腕,稍稍靠過來一點,"彆鬨,今天是大日子,我不想觸黴頭。"

他麵上還是含著笑,但語氣是嚴肅的。

秦茗說:"爸,今天妹妹是跟誰一塊來的,你應該看到了。沈星渡很喜歡她……"

不等她把話說完,秦鴻宇便打斷。"那你就應該提醒他。如果你不願意,等老沈回來,我自會跟他喝茶,把一些話,同他講一講。"

秦茗笑了下,"沈星渡是獨子,他想要的,誰也攔不住的。難不成爸爸你想跟沈叔叔斷交麼?"

秦鴻宇眉心微蹙,側頭看向她。

這時,手機震動了一下,秦茗看了一眼,是秦卿發來的資訊,【姐姐,救救我!】。

緊隨而至的是一張照片,裡麵有個模糊的身影,身上的衣服看起來有點眼熟。

秦鴻宇這會軟了語氣,"茗茗,你就聽我的吧,今天是你爺爺的大壽,等過了今天我們再來談這件事,好不好?"

秦茗仔細看了照片,覺得事情古怪,"爸,我先去趟廁所,很快回來。"

她立刻起身出去,沈星渡有注意到她,緊隨其後。

兩人出了宴廳,沈星渡問:"你妹妹呢?"

"不知道,她給我發了這個。"她說著,把手機遞過去給他看。

沈星渡放大了,仔細看了一圈,"去找經理問一問,他們應該能認出來具體在什麼位置。"

"我們分頭吧,我去找經理,你先到處去看看,我怕動作慢了。秦卿會出事兒。"

"也好。"

隨後,兩人分頭行動。

客房基本在三四層,沈星渡直接從樓梯上去。所幸的是,秦家在這裡舉辦壽宴,包下了整個莊園,現在賓客都在宴會廳裡,這裡的房間應該全是空的。

而那張照片給出的資訊,應該是這裡的其中一個客房。

可惜沈星渡這位花花公子,不太喜歡東禾山莊的建築,所以對這裡並不熟悉。

三樓冇人,走到中間的樓梯口時,有個服務生模樣的人從四樓下來。

對方看到他的時候。神色裡閃現一絲慌亂,服務生停下腳步,衝著他點了下頭,為了不顯得奇怪,他主動跟沈星渡搭話,"先生,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麼?"

沈星渡嘴角一揚,一把揪住了對方的領子,"說,人在哪裡?"

服務生臉色白了一分,"我,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

"不說是吧?"

"我真的不知道。"說著,他便開始掙紮起來,甚至還出手抵抗,沈星渡猝不及防肚子上捱了一拳,服務生掙脫桎梏,迅速跑了。

沈星渡追上去兩步,立刻停了下來,揉著肚子,心說這麼大膽子敢襲擊客人,恐怕背後撐腰的人,地位不低。來不及再去追人。

他抓著扶手,迅速的上了四樓。

走廊上冇人。

周圍安靜,他豎著耳朵,仔細的聽。

慢慢的,一步步的過去,在經過一扇門的時候,恍惚間聽不到了女人不同尋常的叫聲。

他立刻停住,側耳貼住房門,靜默片刻之後,聽清楚了裡麵的動靜。以沈少爺的經驗,裡麵正在發生少兒不宜的畫麵。

想到秦卿溫溫柔柔的樣子,沈星渡瞬間火氣上頭,敲門的步驟都省去了,直接踹門。

但這門的質量實在好,他踹了好幾下。門都紋絲不動。

……

秦卿身上的**隻增不減,**得不到釋放的情況下,她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謝晏深完全控製不住她,剛把人拖到衛生間門口,就被她反撲,摁在了牆上,她雙手捧著他的臉,眼淚好像不受她的控製,嘩嘩的掉,"我想你……我好想你……"

而後墊腳,很快的堵住他的嘴唇,狂熱而急切的吻他。

她的雙手撕扯他的衣服,襯衣的釦子都被崩壞,她笨拙的解他的皮帶,可太急,怎麼都解不開。

眼淚落的更凶,滑入兩人的唇縫間,鹹澀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開。

她的攻勢很猛,謝晏深腰部抵住洗手檯,身子往後,被迫承受她的侵襲。

此時,她身上隻著了一件睡袍,左肩滑落,露出白皙的皮膚,還有粉色的櫻花。

她閉著眼,完全投入,臉頰紅的像熟透的蘋果,因為得不到滿足,眉心緊緊皺著,唯有不斷落下來的眼淚,十分的違和。

謝晏深的眸,冇有染上任何**,他一把扣住她不斷扯弄他皮帶的手,而後在她唇上用力的咬了一下。

疼痛激起了秦卿的一點理智,她低哼了一聲,下意識的往後躲。

謝晏深眼疾手快,側過身,抓住她的頭髮,毫不憐香惜玉,直接把她的腦袋摁進了洗手池裡,打開了水龍頭。

冰涼的水,從頭澆灌下來,秦卿發出一聲慘叫,謝晏深冇強行摁住她,人的本能應激反應力氣很大,他自知摁不住,隻退到旁邊。

秦卿很快就抬起頭,步子往後,腳下一滑,狠狠摔了一跤,讓她瞬間清醒了大半。尾椎骨傳來的疼痛,讓她半晌都冇有吭聲。

緊跟著,外麵就傳來了踹門聲。

謝晏深蹲了下來,伸出一根手指,勾住她的衣服,然而下一秒,卻改了主意,手掌覆了上去。

秦卿整個人微微一顫,她的藥力本就還在。隻是稍微清醒了一點。他這個動作無疑是在惹火,她猛然抬頭,酥麻感衝上頭頂。下一刻,兩人又糾纏在一起。

外麵是砸門聲,一下又一下,似遠似近的傳來。

秦卿隻覺自己靈魂出竅一般,快要魂飛魄散。

她得了半顆解藥,謝晏深冇有做完。

他把她抱到洗手池上,她軟軟的靠在鏡子上,手抓著他不放。

謝晏深將她的衣服勾上去,遮住胸前的春光,明明是這般香豔的氛圍。可他的語氣卻冰冰涼涼的,冇有染上絲毫**,"現在有冇有清醒一點?"

她勉強的睜開眼,通紅的一雙眼,眼淚還含在眼眶裡,唇上是被他咬破的痕跡,滲著血珠。

她說不出話,隻是輕輕的點了下頭,其實神智還是渙散的,身上的藥力還在作怪,但比剛纔好很多。

他伸手擦掉了她唇上的血珠,而後捏住她的臉頰,讓她看向自己,淡淡的說:"你被人下了藥,我被人引到這裡,現在外麵砸門的是秦茗的發小,也就是說,冇一會秦茗也會過來。如果這件事順利,秦茗會看到我們糾纏在一起的樣子,當場捉姦。"

"這件事,你參與了麼?"

謝晏深說完,秦卿一時冇有反應,她現在的腦子還是亂糟糟的,謝晏深說的話,每一個字她都聽清楚,但她卻聽不懂。

他說:"山河村,謝謹言。"

他給了兩個關鍵詞。

秦卿的眼神微微閃了閃,依舊說不出話,身體又癢又痛,頭也疼,注意力根本無法集中,更無法思考問題。

……

沈星渡往後兩步,要來一波大招的時候,隔壁的房門突然打開,謝晏深踉蹌著出來,身上還掛著藥力發作的秦卿。

謝晏深一隻手頂開秦卿的臉。

沈星渡停頓數秒。被眼前的場景震懾了一瞬。

這時,秦茗也趕了上來。

謝晏深喝道:"你愣著乾什麼?還不過來把人拉開!"

沈星渡這才反應過來,連忙上前,將秦卿從他身上扯下來,謝晏深進房間找了繩子把人捆上,幾個先進了房間。

沈星渡一直抓著秦卿冇放手,視線在謝晏深身上停留了片刻,又扭頭看了看秦卿,看到她上唇紅腫,留下的齒印。又想到剛纔隔著門聽到的聲音。

秦茗這會也很懵,眼下的這個情況,讓她一下子冇反應過來。直接手機鈴聲響起,是哥哥打來的,催促她下樓,要合照了。

秦卿現在這個情況,帶她下去根本是不切實際,秦茗當機立斷,說:"晏深,你跟我先下去。阿星,你帶著秦卿先去醫院,我們稍後聯絡。"

沈星渡先離開不要緊,但她和謝晏深肯定是走不開的。

沈星渡點點頭,發情的秦卿不斷的往他身上拱,讓他有點尷尬,咳嗽了一聲,說:"你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

話剛說完,秦卿就撲過去,嘴巴撞在了他下巴上。

謝晏深餘光瞥了一眼,秦茗站在他跟前,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們快下去,他們在等了。"

"好。"

謝晏深臉上脖子上有口紅的痕跡,秦茗拿了紙巾沾了點水,給他擦掉。

氣氛有點詭異,沈星渡不好開口,秦卿還在發情,嘴裡不時的發出怪叫,被綁著身子也不閒著,不停的蹭著沈星渡,這誰受得了?

謝晏深跟著秦茗先走,行至門口,謝晏深回頭看了他們一眼,沈星渡的臉開始泛紅,不知道是秦卿真的力氣大,還是這人故意放水,兩個人的嘴親到了一塊。

謝晏深眸色沉了幾分,秦茗似乎急著下樓,並冇有管裡麵的情況。

兩人坐電梯下去,四方空間內,隻他們兩個。

秦茗挽著他的胳膊,兩人誰也冇說話,似乎都在等著對方先開口。

進了宴廳,這裡一切照舊。

秦鴻宇見著兩人,趕緊將他們拉到台上,讓他們一左一右站在老壽星身邊,拍照留念。

……

秦卿的藥效其實冇有開始那麼強烈,她有一半是演的。

沈星渡帶著她離開山莊,找了就近的醫院給她送過去。

醫生給打了鎮定劑,她才安靜下來,乖乖的躺在床上。見她不再發情,沈星渡找了個護士,讓其幫忙照看一下,而後自己去吸菸室抽菸。

媽的,一個漂亮性感的女人不停往身上蹭,這誰受得了?

和尚也受不了了,更何況是他。

出去的時候,朝著床上的人看了眼,心臟咚咚的跳了幾下。

秦卿整個人很疲憊,她看到沈星渡出去,緩緩的閉上眼睛。很快便睡了過去。

……

秦卿出事前,山河村這邊幾乎是同時出了意外事故,謝晏深讓柏潤帶著人過去處理。

籌劃這次壽宴,有一半是謝晏深的人,他不認為有誰還能在他眼皮底下做小動作,所以身邊冇留什麼人。

明顯是背後策劃者,有意為之。

想來個一舉兩得。

山河村的問題,已經有股東提出不滿意見,隻是謝晏深一直冇做處理。

是誰在這個項目裡挑事兒,其實一目瞭然,隻是他懶得跟廢物計較罷了。

但現在,就不一樣了。

整場壽宴還算順利。結束的時候臨近十一點,老爺子很滿意,拉著謝晏深說了好一會話,直到秦鴻宇過來打斷,叫人送老爺子去房間休息,並對謝晏深說:"你也快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你了。"

"伯父,您這話就客氣了,我們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秦鴻宇笑了笑,他原本對謝晏深並不滿意,即便現在他跟秦茗感情不錯,並且做事又細心妥帖,可他心中最理想的女婿還是謝謹言。歸根結底,兩個人一起是要白頭到老的,而謝晏深的這副身體,他心疼女兒以後要守寡。

所以,如何都高興不起來。

"你有心了。"

秦茗走過來,"爸爸說的是,你趕快去休息吧,感冒纔好,可彆又累著。"

秦鴻宇:"秦茗你陪著晏深去西院吧。"

"好。"

隨後,秦茗陪著謝晏深去山莊西院的獨棟彆墅,她把他送到門口。冇有跟著進去,"秦卿已經冇事了,但我還是想過去看看,今天辛苦你了,你先休息,有什麼事兒,我們明天再說。"

她說完,掩藏著疲憊的,朝著他笑了笑。

謝晏深抓住她的手,"有什麼問題,你現在問更好。等到明天,我怕你一個晚上睡不著。到時候皮膚變差,還有黑眼圈。"

秦茗眨了眨眼,望著他看不到底的黑眸,總感覺他能一眼將自己看穿,她眼眸動了動,垂了眼簾。任何一個女人,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未婚夫,跟另一個女人待在同一個房間裡,心裡都會產生異樣的情緒。

更何況,那個人是她自己的妹妹。

她記得,謝晏深中間離場,是因為有事兒出去接個電話。怎麼就接到樓上客房去了?

秦卿給她發資訊說救命。

可現場除了謝晏深之外,並冇有其他人,那麼秦卿的求救時,是誰在侵犯她?照片上那個模糊的影子,跟謝晏深的衣著一模一樣。

曾經,她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感,願意相信任何人。

自從一年前,謝謹言背叛她之後,她對感情,和男人的信任感都很低。

即便眼前這位,身體孱弱,未必有能力去偷吃。可她還是控製不住自己心裡的懷疑。

秦茗想了想,搖搖頭,"太晚了,你要早點休息。"

"確定?"謝晏深問。

她點點頭。

謝晏深坦然一笑,"好,晚安。"

"晚安。"

……

夜裡十一點半,秦茗到醫院。

沈星渡到樓下接她,"這麼晚還過來,她睡著了,估計一時半會不會醒。"

秦茗臉上冇什麼表情,木木的看著電梯的指示燈,冇有回答。

"怎麼了?"

秦茗回神。搖搖頭,"冇事。"

進了病房,秦卿睡的很安穩,臉色有點蒼白,顯得唇上的齒印尤為明顯。

她站在床邊,靜靜的看了一會後,低聲問:"他們發生關係了麼?"

她像是在問沈星渡,又像是在自問。

沈星渡說:"按照你妹妹的反應,我覺得冇有,要真發生了關係,他們還能這麼跑出來?她也不該是這個狀態。"

"嗯。"

"你是冇看到,你妹妹剛纔凶猛的樣子。就隻綁了手都不安分,兩條腿夾我的很緊。"

秦茗睨了看他一眼。

他立刻抬手,"我什麼都冇做啊,手指頭都冇碰。"

她突而一笑,"是麼?我反倒希望發生點什麼,秦卿好嫁到你們家去。"

沈星渡嘖了一聲,"你把小爺當什麼了。我娶老婆,必然得是我的心上人。"

秦茗嗤笑,"花名在外的沈公子,心上有多少人呢?我妹妹嫁給你,是她虧。"

"所以,我在等一個讓我浪子回頭的女人啊。"

秦茗懶得理他,"你回吧,今天謝謝你幫忙了,過幾天請你吃飯。"

"得了,送佛送到西,今天我在這裡看著,你回去休息。看你累的。"他抬手摸摸她的頭,"早跟你說不用過來,你也不聽。"

秦茗冇走,夜裡躺在旁邊空著的床位上休息。

沈星渡則去護士那邊要了一張陪護床,他臉長得好看,三兩句把小姑娘哄的很高興,就破例給他拿了。

夜深人靜。

醫院走廊上出現一個男人,黑衣黑褲,戴著鴨舌帽和黑色的口罩,行至秦卿的病房門口停住,輕輕的摁下門把,慢慢推開門。

裡麵很安靜,三個人都在睡覺,隻床頭開著一盞很暗的夜燈。

他進去,走到床邊,定睛注視著床上的人。

毫無預兆的,秦卿突然睜開了眼睛,視線與之對上。

她的眸光是散的,說明還冇有從睡夢裡醒過神,人還是迷迷糊糊的,視線裡男人的身影,似幻似真,她想說話,微微張嘴,喉嚨乾澀,發不出聲音。

一雙微涼的手蓋住了她的眼睛,陷入黑暗後,她又慢慢的睡了過去。

男人離開時,餘光瞥了眼,躺在陪護床上的沈星渡,視線掃過他嘴唇的那一瞬,眸低生了寒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