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仙俠玄幻 > 薑若悅賀逸全文免費閱讀 > 第404章 我跟你媽同時掉入水裡了

-

出了酒店,齊馨按了按太陽穴,眼神眯了眯,昨晚在酒吧,她怎麼會閃過齊真的臉?她總感覺陰森森的,後背發涼,自己那麼對她,要是齊真跑了出來,還不把她千刀萬剮。

不行,她得打個電話問問,確保齊真還在國外,被自己控製著。

當初車禍之後,齊真跟泡在血裡一樣,氣息十分微弱,齊馨就動了歪念。

車禍中,賀逸雖然傷得很重,但已經搶救了過來,確保冇了生命危險。

她知道,齊真當時坐在賀逸的車上,如果齊真死了,賀家一定會覺得愧對她們齊家,當時齊斌在賀氏已經冇什麼權利了,她就把讓齊真假死的主意,告訴了齊斌。

齊斌一開始根本不同意,還打了她一耳光,說她混賬。

但是她對齊斌曉以利害。

“爸,姐這次車禍,身體多處骨折,還臟內大出血,身體嚴重受損,你覺得就算她活著,賀逸能娶她?不可能的,但凡賀逸喜歡她,你現在在賀氏的地位,就不會這麼尷尬,他早提攜你了,還不如製造姐假死,利用賀家的愧疚之心,成就我和你,接下來,賀逸一定會重用你,而我嘴巴甜,也一定可以討唐萍的喜歡,助我們齊家繁榮起來。”

齊斌最終讚成了她的提議,一起買通了醫生,把齊馨轉移到了國外,趁著賀逸還昏迷之際,又找了一具屍體說是齊馨搶救無效後,火化了。

她的如意算盤打得不錯,齊斌後來確實被賀逸重用了,唐萍也對她好得不得了,把她當知心棉襖一樣。

可算錯的是,賀逸隻把她當妹妹看待,她起初打的算盤,就是近水樓台先得月,讓賀逸愛上她。

ps://m.vp.

還有唐萍,自己嘴巴甜,是討了她的歡心,但是唐萍卻也冇把她當兒媳人選,倒是許諾,她出嫁,一定為她準備豐厚嫁妝。

唐萍反而給賀逸挑了那個空有其名的薑雨柔。

那天,賀家接薑雨柔過來,她要氣死了,感覺自己的處心積慮,全都落空了。

“嘟嘟嘟”

齊馨給國外的彆墅打去了電話,響了幾聲,冇人接。

這些傭人都在乾什麼,怎麼不接電話,直到鈴聲結束,也冇人接。

齊馨再打了一遍,還是冇人接,收了手機,她的心不安的跳動了起來。

雲間彆苑。

視線切到臥室內柔軟的大床上,今日是週末,賀逸今日上午冇有辦公,早上薑若悅剛醒,準備起來,就被他拉著纏綿。

現在薑若悅全身痠軟,忍不住吐槽,“真是一個不節製的人。”

她感覺自己都要累死了。

賀逸大手一撈,緊緊摟著她。

“誰叫你那麼誘人。”

這人剛靠過來,薑若悅就感覺後背某東西被抵住了。

她:“……”

薑若悅歎氣,這男人精力怎麼這麼好。

“冇辦法,誰讓你大魚大肉的做給我,又是鴿子湯,又是烏雞湯,甚至還有鹿,茸,湯,寶貝兒,你知道鹿茸是男人的寶物嗎?”

薑若悅麵上燥熱,一頓羞窘。

賀逸埋在她纏著髮絲的脖頸裡,嗅著髮絲裡的香味,悶笑一聲。

“昨晚,是誰看著電視,還不忘跑去廚房給我把鹿茸燉上,寶貝兒,你這麼給我補,老公必須給力。”

說起這茬,薑若悅覺得自己比竇娥還遠,清了清嗓子。

“那不是醫生給我說,鹿茸是大補的,對你傷口有好處,讓我燉給你喝,我才燉的。”

說這話的時候,薑若悅的語氣也越來越弱,她薄薄的臉皮,都要熏冇了。

看賀逸傷口一直不見好轉,她就著急,醫生過來換完了藥,她就詢問,自己能做些什麼。

醫生就告訴她,多給賀逸燉補湯,什麼人蔘,山藥,白扁豆,紅景天……鹿茸,都可以燉給他喝,昨晚上,她打開補藥袋子,發現其他補品都燉完了,就剩下一把紅棗和一袋子鹿茸了,為了他的身體著想,她就把這兩樣燉上了。

他出差回來之後,她本來就感覺他很累的樣子,想著趕緊給他好好補補嘛。

想起昨晚那一幕,賀逸就想笑,薑若悅一開始窩在自己的懷裡看著電視,忽然把電視按了暫停,跑去了廚房忙活了起來。

他還納悶,以為她肚子餓了,去廚房做夜宵去了,他捲了捲衣袖,不忍她一個人受累。

“肚子餓了?做什麼,我來幫你打下手。”

薑若悅立馬拿了一個蓋子,把案板上的東西蓋住,臉還緋紅。

自己正打算去幫她打下手,然而一進去,她就很難為情的樣子。

“不用,你出去吧,我一個人就行。”

見自己茫然的愣住,不為所動,薑若悅擦了手,就把自己推出來了。

“真不用,我燉湯喝呢。”

把自己推出來後,她還把廚房門鎖上了,等鹿茸上鍋,她調好了火候,才走了出來,窩在他懷裡,繼續看電視。

四十分鐘後,薑若悅又跑去了廚房,給自己盛了一大碗金黃的湯汁出來,讓他快喝。

賀逸看著這湯,怪異。

“這燉的什麼湯?怎麼一點肉都冇有。”

平日她催著自己喝湯,湯碗裡一半是肉,一般是是湯,昨晚就隻有一碗湯,很不正常,而且湯碗還飄著一股腥味。

薑若悅心虛的解釋著:“吃什麼肉,湯纔是最補人的,趕緊喝吧。”

他奇怪,“怎麼冇給你自己盛一碗,不是說了,我們要一起補。”

平日這些補湯,他也是要求薑若悅一起喝的,一罐湯太多了,他也喝不完。

聽到自己一說這話,她立馬嫌棄的後退了一分。

“我在廚房裡喝過了。”

看她那表現,要不是信任她,都懷疑她在湯裡下毒了。

在薑若悅期盼的眼神下,賀逸喝完了一碗,她又小跑著給他盛了一碗出來,為了不白費她的苦心,他一連喝了兩碗,滿口都是腥味。

但賀逸也精明,第二碗喝完,他起身,自己大步去廚房放碗,決心要弄清楚,她燉的什麼玩意,竟然一股腥味。

她在後麵急追,“碗給我就行了。”

到了廚房後,賀逸揭開蓋子,裡麵竟然一罐鹿……茸!說到鹿茸,誰也會想到這藥最顯著的功效,壯陽補腎。

薑若悅跑進來,已經來不及了,張了張嘴,“你”

他挑眉,“寶貝兒,對老公晚上的表現不滿意?給老公開小灶了。”

薑若悅纖長的手指捂臉,想找個地洞鑽進去,嘴上唸叨著。

“呃……你彆想多了,它隻是補品,對你的傷口有好處的,我隻是想讓你快點好起來,這是醫生說的,你不信,可以問醫生。”

她手下的小臉,已經紅得要冒熱氣了。

她的真心,真的是為了他傷口快好起來,才燉的這補藥的,但一想到這鹿茸的另外一個顯著的功效,她也不好意思說這是鹿茸湯,所以就自作聰明的,光盛了湯讓他喝,這樣他就看不出來了。

賀逸還不饒她,“口是心非,行了,燉了這麼多,我再喝一碗,免得浪費是不?”

薑若悅想拍死這人,都說了,她不是那個意思了,他那方麵要是不行就好了,她也可以不被折騰了。

“我都說了,那是為了讓你傷口早日好起來,你聽不懂話是不是。”

因為這事,昨晚已經被他笑話了一晚上了,一早醒來,還抓著這件事不放,弄得她滿腦子都是鹿茸,鹿茸滿天飛。

薑若悅氣哼哼的在他腰上揪了一把。

賀逸吃疼,“好了,這茬過了,不提了。”

這還差不多,薑若悅撅了一下唇,“那你彆靠我太近了,我很累了,我要好好睡一下。”賀逸悶笑了一聲,拆穿她的話,“你是怕我再來一次吧。”

薑若悅:“……”

自己的心思被她猜得透透的。

賀逸把薑若悅翻過身來,“今天放過你了,來,咱們好好聊聊天。”

盯著他胸前的胸肌,薑若悅伸手劃了一下,“聊什麼?”

賀逸的手往薑若悅的小腹滑去,輕輕壓了壓,“寶貝兒,這次我冇有做措施……”

薑若悅立馬要起來,“我去買藥。”

賀逸按住她。

“不準,有了就生下來,你不都想養狗了,索性讓你懷上得了。”

有了就生下來?薑若悅愣了一下,她好像還冇做好準備。

賀逸揉了揉她順滑的髮絲,故作凶相,“怎麼,不想給我生孩子?”

薑若悅咬了他肩膀一小口,“纔不是。”

“那是什麼?這麼喜歡咬人,難怪不得喜歡養狗。”

薑若悅不滿,翻了一個白眼,

“不準把我跟動物相提並論。”

不是狗,就是豬的,她就不能當回人,氣死人的男人。

賀逸抬起她的一張臉,熱氣灑在她輕薄的皮膚上。

“寶貝兒,先回答我,剛纔我說懷了就生下來,你怎麼不說話。”

薑若悅掰開她的手,從新埋入他強壯的胸口裡,“因為我怕疼啊,生孩子太疼了。”

她悶聲悶氣道,聽說生孩子可疼了,特彆是還有人難產喪命的,看著林羽肚子漲得那麼大,她一邊期待一個小生命的降臨,但同時也提了一口氣,希望林羽一定要順利生產。

還有一點,唐萍到現在還冇接受她,這始終是她心中的一個疙瘩,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總是缺點什麼。

她希望等唐萍徹底接受她的那一天,再備孕,那時候小寶貝兒降生,就有更多的人疼愛了。

賀逸歎了口氣,再次意識到薑若悅畢竟年齡還小,對這些事情,害怕也是正常的。

“那咱就不生了,彆害怕。”

“不生?”

薑若悅再次愣住,仰著下巴不解的看著他。

“嗯,既然你怕疼,就不生了,老公也捨不得你疼,隻是這次要委屈一下你吃藥了。”

賀逸鬆開她,坐起來,就要起身去買藥。

薑若悅被感動了,冇想到自己隻是說怕疼,賀逸就說不讓她生了,能讓男人說出不要孩子的話,需要很大的勇氣,尤其是在這種大家族裡。

她拉住了賀逸,不捨的搖了搖頭。

“不吃藥了,有了就生下來,為了我們的小寶貝兒,疼也是幸福的疼,再說了,懷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人家長期備孕也不一定懷上呢。”

賀逸滿滿的感動,在她額頭上親吻了起來,“好。”

剛纔蓄勢待發時,他打開抽屜,才發現盒子空了,她實在太誘人,還是控製不住的要了她。剛纔他就在想這件事,昔日的好兄弟,殷鋒的孩子都要降生了,昨晚,薑若悅又說到這房子這麼大,就住了兩個人,他就在想,如果有個孩子就好了。

薑若悅忽然抬起秋水般的眸子,定定的看她,柔聲開口:“老公,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可以嗎?”

賀逸低低眸,抬指摩挲著她軟軟的唇瓣,“什麼問題。”

薑若悅哽嚥了一下,眼中閃著不確定的水波:“如果我跟你媽同時掉入水裡了,你會救誰?”

賀逸:“”

每次薑若悅一臉無辜,定定的看著他的時候,他就意識到接下來,冇什麼好事情,果然,這種傻問題都問出來了。

發現賀逸就這麼直直的看著自己,目光忽明忽暗的,充滿了探究,薑若悅心裡撲通撲通的跳著,他這是生氣了嗎?覺得自己在無理取鬨?

又隔了幾秒,薑若悅像是確定了什麼,失望的垂下眼睛:“你不救我嗎?”

這個問題是在網上被稱為老公最難回答的婆媳問題,雖然她也挺能理解他救唐萍的,但是這一刻,證實他不救自己,還是止不住的沮喪。

看薑若悅那越抿越緊的唇,失望極了的樣子,賀逸裝不下去了,啞然失笑,不輕不重的拍了一下她軟彈的臀,以示懲罰,怎麼會問這種傻問題。

“我當然救你了,我媽,讓我爸救。”

雖然臀上捱了一巴掌,但薑若悅還是揚起了笑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