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極品特工王妃 > 122 與眾不同

極品特工王妃 122 與眾不同

作者:明月照清池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9:54:1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冷輕塵此刻看著柳心緣貌似已經著迷,冷輕塵卻拉著柳心緣,說道:“行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你學的很快,現在也該我兩去吃飯了,下午你就盯著飛虎隊訓練,我給偵查連和先鋒組上上課。”

冷輕塵和柳心緣兩人來到廚房,廚子立馬端上四菜一湯,冷輕塵看了看飛虎隊和其他成員的菜飯,貌似自己的比對方的多了一個菜,冷輕塵頓時怒道:“你記住,以後大家吃什麼,我也吃什麼,在特種部隊中,冇有特殊,都是一家人,冇有兩家飯,可明白。”

在一旁的柳心緣心中一暖,欣慰的看著冷輕塵,頓時覺得冷輕塵的確有著與眾不同的地方,心裡也頗為感激對方,畢竟一個人能放下尊卑和你同起同坐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柳心緣感覺這一頓飯真像自己以前吃過的家鄉飯,一家人。

夥食的確很好,眾人熱情高漲,雖然訓練很苦,但是眾人還是心甘情願,尤其是飛虎隊的在上課之後,訓練頗為乾勁利索。

到了下午冷輕塵帶著偵查連和先鋒組來到一塊山地上,自然也是向之前一樣先和兩個隊說了一樣的話,兩個隊也頗為熱情高漲,但是熱情之後冷輕塵提出一個問題:“你覺得為什麼叫你們偵查連和先鋒組?”

兩隊隊員一臉茫然,畢竟這兩個詞說的非常少,雖然明白字麵上的意思,但是怎麼說都說不清楚。

冷輕塵見眾人不回答,看著凡香,說道:“凡香,你的理解是什麼?”

凡香隻淺淺的回答道:“可能是打在最前麵吧!”

凡香苦笑一聲,冷輕塵笑了笑,解釋道:“說的很對,先鋒組打在最前麵的部隊,但是你們在最前麵是乾什麼的呢?”

眾人紛紛回答道:“殺敵人。”

冷輕塵搖了搖頭,回答道:“在最前麵是清除敵人前線障礙,打阻擊站,而不是一味的殺敵人,簡單點來說就是把對方放在前線的崗哨和防線先悄悄的拿除,當然最先是偵查連先上,打探出訊息,訊息給你們先鋒組,先鋒組再上,此刻偵查連就在後麵策應先鋒組,你們兩隊是相輔相成,學員們,可明白?”

冷輕塵說的可能有些理性,頓時眾人明白的也就兩三個,凡香,秋露也是一知半解。

此刻冷輕塵苦笑道:“暫時不明白沒關係,我先和你們講一講偵查中的攻擊角度和隱蔽度,讓你們稍微瞭解一下。”

凡香此刻更是一頭霧水,呆呆的看著冷輕塵,說道:“冷姐,你說的這些東西,我怎麼一點都冇聽過,這是怎麼回事,攻擊角度?”

眾人也紛紛呶呶。

冷輕塵示意眾人安靜些,接著講道:“其實很簡單,我一講你們思考會,就當聽故事。”

所有人頗為好奇,都豎起耳朵聽著,冷輕塵道:“偵查中隱蔽度是選擇隱蔽的地方藏起來,你可以發現對方,但是對方發現不了你,而且在必要的時候可以打黑槍,所謂黑槍就是先鋒組手上的暗器,至於打黑槍就是先鋒組的事情,偵查連必須掌握如何隱藏自己發現對方,通報訊息,我這待會會叫你們一套暗語。”

“攻擊角度就是先鋒組在得到偵查連情報之後就要衝上去,先把對方的崗哨乾掉,在乾掉對方崗哨的時候,你要選擇一個最好的角度發射暗器,要在同一時間把對方全部乾掉,而且不留一絲痕跡,不讓對方發覺。這裡麵又涉及隱藏學,你們可知道有一種動物叫蜥蜴,它又叫做變色龍,意思就是說在特定的環境下它可以變成特定的顏色隱藏自己。”

冷輕塵剛落音,秋露便問道:“冷姐,我們偵察連又不會變身,如何辦?”

秋露的話剛說完,冷輕塵便回答道:“你可知道我們自己可以偽裝和易容,這兩樣以後也是你們必須所要學會的科目,外加上輕功。”

冷輕塵說到此處,遁了一下,接著問道:“你們偵查連的輕功心法都發下去了,你們練的怎麼樣?心法可都背熟?”

秋露回答道:“都背熟了,在加緊練習。”

冷輕塵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你們到時候也會分成兩隊,偵查連對戰先鋒組,偵查連去偵查先鋒組的動靜,先鋒組以偵查連為前麵崗哨,拔除對方,相互對戰,輸了的一樣得接受懲罰,聽明白冇?”

眾人齊聲道:“明白。”

冷輕塵知道此刻士氣最盛,應該加緊練習,必須快速跟對方講解,說道:“大致的說了,現在舉一個例子給你們聽,在很久以前打戰的時候,兩軍交戰,甲軍的偵查連在黃沙之地發現對方蹤跡,於是潛伏在黃沙之中,利用黃沙掩蓋自己,慢慢前行,發現對方有軍隊在不遠處,此刻偵查連便回去稟告,此處偵查連利用黃沙掩蓋自己就是利用身邊的條件讓彆人發現不了自己,自己可以發現彆人,偵查連帶回去訊息,軍隊立馬發起進攻,此刻軍隊已經來到黃沙之處,卻冇找到對方軍隊,你猜怎麼樣?”

秋露疑惑道:“難道對方也知道提前跑了?”

冷輕塵搖了搖頭,凡香回答道:“這軍隊肯定很多人,肯定跑也跑不了很快,莫非他們也用黃沙把自己藏起來了?”

冷輕塵笑了笑說道:“你學的很快,對方的確是藏起來了,但是不是用黃沙,而是利用光,利用光在照射中,把玻璃立在軍營的當空,利用折射的原理,在遠處的軍隊由於角度問題看不到軍隊,以為偵查連誤報訊息,便撤軍回去。”

凡香和眾人都不明白,冷輕塵自當理解,這上世的記憶,你們一時半會也理解不了,冷輕塵解釋道:“簡單點說就是太陽光太強,是不是會亮眼睛,對方躲在太陽光照射最強的地方,用閃閃的東西遮住,對方離的遠就自然看不清,還會亮到眼睛,大致就是這個意思,這就是偵查與反偵查,根本就是隱藏與發現之間。”

冷輕塵自知自己的想象力就如此,如果硬生生搬出理論來講,這些人估計八字都不能寫上一撇,就乾脆簡單些,教些最簡單的。

眾人都若有所思,冷輕塵接著講了些偵查與反偵查中的手段和破解的方法,這一個下午的時光下來,這偵查連與先鋒組的人都對冷輕塵佩服不已,簡直當作神人,畢竟之前都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在一番授課之後冷輕塵便讓兩隊開始相互較量,一開始還是會出很多披露。

冷輕塵見偵查連與先鋒組開始訓練,便來到飛虎隊,冷輕塵看著柳心緣帶著飛虎隊在操練,經過一下午的練習,大部分隊員掌握了整套的要領,還有一部分需加緊練習,冷輕塵看得出眾人都十分認真,絲毫不言辛苦。

自從第一日授課之後,整個特種部隊都開始對冷輕塵的理論十分推崇,個個都是十分期待冷輕塵的授課,而訓練每日都開始冇日冇夜,冷輕塵派人研製的丹藥都發給特種部隊的成員,每個人早上吃三顆,晚上吃三顆,幫助她們更快速的修煉內功。

冷輕塵的方法開始慢慢見效,很快飛虎隊逐漸變得身手不凡,偵查連的輕功也十分迅速,先鋒組的暗器使用也十分到位。

時間就此隱隱約約的過去半個月,冷輕塵看著這隻部隊逐漸有了樣子。

秋露,凡香,呂笑,靈芳四位隊長每天都訓練隊員,經過半個月,所有事情都上了軌道,冷輕塵開始發現雖然這群人對新知識的理解並不深刻,但是接受卻是十分快。

冷輕塵盤算著這飛虎隊在武士刀和尼泊爾軍刀的使用上,現在可以說熟練,偵查連輕功不能說踏雪無痕之類的,但是也有小成,而且在長劍與尼泊爾軍刀的配合下也十分到位,尤其是先鋒組在暗器的使用上可謂配合最默契。

這一日是半個月之後的第二天,冷輕塵叫來了柳心緣,柳心緣此刻認為武士刀遠遠比劍好用的多,把之前打造的長劍更換成武士刀。

柳心緣看著冷輕塵,開口說道:“冷姐,你找我有事嗎?”

冷輕塵點了點頭,柳心緣洗耳恭聽,冷輕塵開口說道:“我們的隊伍現在非常有素質,而且我發現現在留下的侍衛十分能吃苦,既然如此我想給侍衛們換一身緊身裝,如此一來我們便有了我們自己的服飾,還有我們必須印製我們自己的令牌,雖然我門鍛鍊的特種部隊是一隻具有攻擊性的部隊,但是在遇到強敵之後我們難免有不敵的時候,此刻我想打造一批火雷,作為撤退時閃躲作用,火雷的製作工藝我有,不知道我們現在還有多少錢可以去置辦這些?”

柳心緣歎了口氣,實話說道:“冷姐,我們基本上出了還有半月的夥食費用,現在實在是拿不出一分錢來做這些。”

冷輕塵點了點頭,說道:“我們特種部隊配置的東西太少了,現在必須做筆生意。”

柳心緣愣了愣,看著冷輕塵,她自然知道冷輕塵的意思,開口說道:“冷姐,如果你想做,我倒是有一個好去處。”

冷輕塵看著柳心緣,說道:“說來聽聽。”

柳心緣回答道:“冷姐,你有所不知,這裡不遠處有一富貴人家,此人為馬大富,在小鎮上,但是此富貴來的十分可氣,都是壓榨百姓,販賣假藥導致的,雖然他是富了,但是怨聲載道,此人家之前還與子寨的姐妹們有仇,和母寨倒是很合,也是母寨給他撐腰,我們不如做了他,這非常有考驗。”

冷輕塵微微點了點頭,道:“是啊!他和母寨關係好,我們要是做了,母寨定會追查,如此一來就十分考驗我們的特種部隊,隻有特種部隊做到滴水不露,就算母寨再厲害也查不出什麼,這的確是考驗我們半個月來的成果。”

冷輕塵聽了此話,頓時點了點頭,說道:“就打這個主意,既然如此,我們也要看看我們這半個月的成果到底是怎樣,也該試驗一番。”

柳心緣點了點頭,冷輕塵說道:“召集姐妹們,待會給她們開會,我來提此事。”

柳心緣立馬號召特種部隊統一集合,人員很快就到位,冷輕塵走上前去,笑了笑,開口便說道:“你覺得你們這段時間訓練的如何?”

特種部隊隊員紛紛怒吼道:“很好。”

冷輕塵看著這氣勢,知道現在的特種部隊成員氣勢上已經和之前不一樣,接著說道:“有冇有人知道馬大富這戶人家。”

果真一提這三個字,瞬間隊員中很多隊員怒火中燒,隻聽不少人呐呐道:“此人十惡不赦,該殺。”

冷輕塵喊道:“好。”

“我要的就是你們這股勁,我也知道你們其中有些人恨對方,所以我決定洗劫馬大富,第一我們想為大家購置新衣服,第二給大家增添設備,第三想救濟村民。”

此刻頓時也有特種部隊成員開口說道:“但是他是母寨撐腰,會不會我們萬一做了他會惹火燒身。”

眾隊員紛紛點了點頭,冷輕塵也點了點頭,接著開口說道:“對,正是如此,所以你們怕嗎?”

特種部隊雖然之前有些怕母寨,但是此刻更是恨意濃濃,眾人中有不少人問道:“冷姐怕嗎?”

冷輕塵笑了笑,隻道:“我還冇有把她們放在眼裡,你說我怕不怕?”

頓時隻見隊中不少姐妹喊道:“既然冷姐不怕,我們就乾了,我們也不怕。”

冷輕塵拍了拍手,笑道:“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好,我先規定,此次任務第一老弱婦孺不能傷害,第二在於搶錢,第三取馬大富頭顱,第四我們得到的錢財一半散發給當地被馬大富欺負的村民,我將擔任這一次行動的指揮,柳心緣為副指揮,如何?”

眾人無一不同意,紛紛點頭,冷輕塵隻道:“行動現在開始。”

特種部隊現在全全都歸聽於冷輕塵,冷輕塵也頗為欣慰,冷輕塵指了指秋露,說道:“你們這一隊準備出發先去偵查馬大富家周邊和家內情況,上來報告。”

柳心緣頓時吃驚道:“冷姐,這白天就行動嗎?”

冷輕塵笑了笑,說道:“就是要白天行動,這樣才能增加難度,考察這特種部隊的成果,更何況白天的防守比晚上鬆,也冇有人會料到白天誰敢洗劫,就利用這一點麻痹對方。”

冷輕塵命其餘三隊待命,柳心緣和三隊隊長來到閣樓,秋露此刻帶著偵查連下山偵查,冷輕塵坐在大桌子麵前,在桌子上擺上一張白紙和一支筆,墨。

柳心緣自然知道這是做什麼,另三人也耐心的等待著,時間大概過了一刻鐘,秋露帶著偵查連回來了,偵查連在門口列隊,秋露走近閣樓。

冷輕塵見到秋露,示意秋露,秋露不負眾望,上前就把山下樣式圖畫出來,連小鎮上馬家內外的格局都畫得一清二楚,冷輕塵不禁暗自想到:看來把德國的這一套偵查學問交給秋露冇白教,看來秋露已經出師了。

此刻秋露開口說道:“那個馬大富家裡的防守實在是不堪一擊,裡外我都打探清楚了。”

冷輕塵點了點頭,看了看秋露畫的地圖,指了指地圖上,說道:“你看地圖上從山下這條小路下去,一直到小鎮這一路上都有百姓,如果我們就這樣大張旗鼓的過去,想必肯定會被髮現,而恰好的是這個馬家的房子在小鎮的西邊,西邊這一塊都是馬家的房子,而且這個方向人煙少,但是這個地方有馬家的一隊人馬安插在這裡,這對人馬是馬大富為虎作倀的工具。

先鋒隊到時候從南麵這邊繞過去把這隊人馬乾掉,便迅速撤離,換成飛虎隊上去,迅速攻入內部,該拿的拿,在一刻鐘之內飛虎隊必須拿下馬大富人頭,把金銀帶回來,飛虎隊撤退的時候,對方肯定會追擊,既然如此,偵查連隨同先鋒組在去路上給飛虎隊斷後,可明白?”

四個隊長紛紛點頭,冷輕塵想起什麼,說道:“先鋒組千萬記得一定要把馬大富家中的明哨暗哨全部打掉,以防止弓箭手射飛虎隊。”

先鋒組凡香連連點頭,連聲應下,此刻柳心緣看著冷輕塵,問道:“冷姐,那我做什麼?”

冷輕塵笑道:“你帶隊,這次隊伍你帶著下山,一切指令聽從你的安排,中間遇到什麼事情全全交由你定奪,我不參加。”

柳心緣愣了一下,看著冷輕塵道:“冷姐你不參加,那,那冷姐你呢?”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