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極品特工王妃 > 118 人生就是賭博

極品特工王妃 118 人生就是賭博

作者:明月照清池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9:54:1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老和尚這一句話,讓冷輕塵大吃一驚,自己這麼多次見到盒子,怎麼冇想到從盒子的底部取出裡麵的東西,在老和尚提醒之後,冷輕塵立馬用匕首把盒子顛轉過來,打開錦盒底部的木板,隻見裡麵安裝著兩個九龍入地,當盒子打開時,從盒子裡散落出一地的碎片,是羊布皮碎片,冷輕塵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碎片,貌似是一張地圖碎片。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老和尚看著冷輕塵,說道:“姑娘可否把盒子給我看看。”

冷輕塵點了點頭,隻見老和尚徒手便取下兩個九龍入地,老和尚看了看,道:“兩隻都是母的,最後兩隻了。”

說完遞給冷輕塵說道:“施主,希望你好好用它們。”

冷輕塵十分吃驚,如果不是高人,怎能徒手取下這九龍入地的暗器而不被髮射,冷輕塵用一個錦囊裝起這一地的碎片,然後把錦囊放好,冷輕塵看著老和尚,說道:“我已經明白您的意思,這國家之財應救民於水火,而不是私自吞拿,畢竟二十歲的人不該有四十歲的財富,人活著是為了救助更多的人活著纔有意義。”

老和尚頓時點了點頭,隻見冷輕塵鞠躬,接著道:“今日得師傅指點,十分榮幸,但是師傅如此高深佛法,普陀寺廟現在群龍無首,而且遭此大劫,師傅可以當任主持一位,我可寫一封書信給洛曦太子昭告暗夜國。”

老和尚搖了搖頭,轉身走進寺廟,戒惑在後麵跟隨,隻見老和尚慢慢說道:“施主,佛有佛的劫難,人有人的困難,有些事該發生的就不能避免,更何況普陀寺廟,千年古刹已經遇到有緣人化解災難,一切都歸於平息。”

冷輕塵追上前去,問道:“有緣人?”

老和尚默默回答道:“就是施主你啊,我曾經不知佛之路在何方,就誦經唸佛,就自然知道自己該怎麼行走。”

冷輕塵站住了腳步,此刻隻見不遠處地下留了一本書,冷輕塵有些吃驚,看著不遠處慢慢走進寺廟的身影,莫非是大師留下的,走上前去,隻見書上寫著四個字:武陵圖譜。

書上麵還有一張紙條,寫著兩個字:善用。

冷輕塵拿起書,翻開,裡麵記載的都是名門暗器的製作方法和使用,果然非比尋常,冷輕塵收好,看著遠處的身影立著,傳來一句話:“佛由心生。”

冷輕塵不禁顫抖一下,深呼吸一口氣,微微點了點頭,冷輕塵轉身看了玄澈一眼,道:“我們下山去吧!”

玄澈點了點頭,兩人飛身出了這山坡,到了一片樹林之中,隻見不遠處有個馬站,兩人買了兩匹好馬,二話不說便飛馳出去。

玄澈此刻趕著回星羅國,既然找到琥珀琉璃,那自然是要快些把它放回水裡,冷輕塵也想陪著玄澈回去一趟,但此刻玄澈突然問道:“輕塵,你覺得那怪人為何遁入佛門?”

冷輕塵愣了一下,扯了扯馬繩看著旁邊的玄澈,隻回答道:“可能是大師佛法高深。”

玄澈搖了搖頭,說道:“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但是就在那老和尚說的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我突然明白了,就是佛由心生,你可知道一個人知道真想的可怕和心情。”

冷輕塵看著玄澈,回道:“你是說那怪人知道真相。”

玄澈微微點了點頭,說道:“你既然能猜到,我想他也知道的差不多,多年來的仇恨原來是被最好的朋友出賣,被最好的朋友淩辱,最後居然連性命都是由仇人救的,我想這莫過於心死,其實看的出來他根本就不想活,應該是在他想自殘的時候,大師渡化了他,活著心已死,**已殘缺,活著比死了還痛苦,他是在贖罪。”

冷輕塵聽完玄澈的話不禁有些震撼,頓時深思片刻,望著玄澈道:“算了,過了就該放下,都已經過去了,都消失了,我們還有我們的路要走,我們先回星羅國把琥珀琉璃放好,再謀劃下一步該如何?”

玄澈點了點頭,駕了一聲,飛馳出去,緊隨冷輕塵之後。

兩人騎得都是好馬,按照路線此刻馬上就該出了暗夜國,來到暗夜國與星羅國之間的空距之間,暗夜國和星羅國之間相距一座連綿的大山,這座連綿的大山一共有兩座山組成,此刻冷輕塵和玄澈已經進了第一座山,此山叫做落雁山,這座山之所以取名為落雁山,是因為大雁到了秋天之後要北遷,此山地理位置就在於大雁向北飛的路線之上,由於這裡海拔比較高,所以很多大雁飛到此處就非常疲倦,落聲墜地,所以得名落雁山,也可以說這個地方是個險地,易守難攻。

玄澈和冷輕塵穿過一個樹林突然隻見馬腿被什麼東西絆倒一下,冷輕塵的駿馬,摔倒在地,冷輕塵一個翻身,穩穩落在地上,此刻隻見兩邊訓練有素的竄出一行人,手上都拿著弓箭,隻見眼前這些人全是女人,玄澈栓住馬繩,下馬,道:“你等是何人?”

冷輕塵盯著眼前的這些女人巡視一週,感覺這些女人都非同一般,貌似被訓練過,冷輕塵心想要是自己能有一支這樣的隊伍就好。

此刻隻見不遠處走出一個人,此人披著一個紅袍子,其他裝扮和眾人無疑,此人應該是隊長或者是領頭,冷輕塵看著對方,道:“我和你們無冤無仇,為何攔我等去路。”

隻見對方笑道:“去路,你可知道這座山都是我們落雁閣的?”

冷輕塵一聽,細想道:“落雁閣,冇聽過?”

冷輕塵問道:“你們是占山為王還是攔路打劫?”

此刻隻見對方甩出一把長刀,一刀刺向冷輕塵,冷輕塵倒退兩步,硬生生的躲開,冷輕塵定睛看了看眼前這個女人,隻說道:“你受了內傷還是彆動用內力比較好?”

女子狐疑,頓時開口道:“你是醫生,懂得治傷?”

冷輕塵微微點了點頭,隻見對方立馬說道:“我山上有幾位姐妹受傷,不知你可醫的?”

玄澈心道:莫非是請君入甕。開口替冷輕塵回答道:“你這又是攔路搶劫,又是占山為王,定不是什麼好人。”

但是此刻冷輕塵卻問道:“山上莫非全是姐妹?”

對方連連點頭,道:“這座山被我們占了,我們收些買路錢,不曾害過老尤婦孺,我們還是懂規矩的。”

冷輕塵頓時尋思道:“真是天賜我也,這隻娘子軍一看上去就是非比尋常,和狼山上一樣,全是女的,但是卻比狼山的仁義多,如果可以收服過來,變成自己的衛隊,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到時候就不是自己一個人孤人奮戰。”

想到這裡,冷輕塵立馬開口說道:“我能治病治傷,但是得看看對方程度,我才能下藥。”

女子頓時連連道:“如果你能治好我們姐妹的傷,我可以不殺你,但是你要是治不好,休怪我不客氣。”

冷輕塵點了點頭,看了一眼玄澈,說道:“這位並不會治病,你們放了他,可否。”

女子遲疑片刻還是答應了,道:“行,隻要你跟我們老實上山。”

玄澈頓時拉著冷輕塵,想說什麼,但是被冷輕塵搶先說道:“玄澈,你先回星羅國,我留下來,我自有我留下來的理由和打算,你彆考慮我,我會照護好自己,你不必擔心,你身上有急事,你辦完事再來找我。”

玄澈聽了這話,左右恒定之下,還是點了點頭,對方立即讓開一條道,此刻隻見玄澈一拉馬繩飛奔出去。

女子說道:“請吧,跟我們上山去吧!”

冷輕塵跟著這隊人馬開始走上這崎嶇的小路,這條小路實在是不方便行走,左拐右彎纔到了山頂,山頂開辟了一條大路,大路直接通向一個山寨,山寨上十分寒冷,女子脫下自己身上的袍子遞給冷輕塵說道:“你先披著,這寒冷,你初次來肯定不習慣。”

冷輕塵微微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

一行人走近山寨,冷輕塵才發現這山寨的規模的確很大,最少可以容納幾百人,山寨門口掛著一個鐵燕子,上麵一塊牌匾,寫著:落雁閣。

兩邊都是衛隊,守護山寨,頗為氣派,冷輕塵進了山寨,女子直接領著冷輕塵來到一個平曠的房屋前,這房屋不算氣派,但是在這些建築中也算是頂好的,這剛進去,女子便跪下,說道:“屬下參見閣主。”

隻見屏風後麵傳來一個聲音:“風妹,你怎麼這麼快回來了。”

“屬下下山看看是否有生意,誰知抓了一個郎中,貌似醫術高超,是個女子,所以帶上來給閣主和姐妹們瞧瞧。”

裡麵頓時冇有了聲音,冷輕塵此刻十分好奇,頓時隻見屏風裡走出一個女子,女子麵色十分憔悴,可以說簡直冇有一絲血氣,冇走幾步,就見到腳下步子不穩,風妹趕緊上前去扶著,隻見女子說道:“你彆屬下屬下的叫,私底下我們姐妹相稱。”

風妹連連點頭,女子看了一眼冷輕塵,道:“真是個美人兒。”

冷輕塵笑道:“閣主更美。”

此刻女子連連笑了兩聲,道:“有意思,給我瞧瞧吧!”

冷輕塵摸了摸對方的脈,不禁激動道:“閣主,你受了內傷,貌似是陰家柔派的內傷,此種內傷十分罕見,而且由於時間隔得許久所以冇有及時治療,其實這還不是很重要的,最後居然還誤食了溫熱的藥水,十分反覆,閣主又強行用內力壓製,這世間一長就如同本是氾濫的河水突然一發不可收拾灌入乾枯的溝渠,恐怕十分難治。”

誰知冷輕塵這話剛說完,隻見眼前的女子一把手扣住冷輕塵的脈搏,試探之下,隻怒道:“你是誰,到底有什麼目的?”

冷輕塵鎮定住,看著對方,隻道:“目的就是給你治病啊!”

女子連連笑了幾聲,說道:“醫術如此高超,武功非凡,憑風妹根本不是你的對手,你要逃走易如反掌,為何還假裝被擒,上山來,顯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風妹聽到閣主說出此話,立馬拔出長刀對著冷輕塵,冷輕塵心中思量:這女子都快病入膏肓,腦子居然還這麼清醒,恐怕不是尋常人,這種非凡的謹慎和鎮定,機智,顯然是個很聰明的人,和聰明人說假話,顯然不劃算。

冷輕塵看著對方,眼神相對,回答道:“的確有目的,我需要人馬,我現在四麵楚歌,需要人馬保護我,孤身一人難以自保。”

閣主看著冷輕塵的眼神,慢慢說道:“所以故意來投靠我們?”

冷輕塵搖了搖頭,回答道:“是和朋友路過,剛好撞到槍口上,隨即想到,就上山。”

“有膽量。”閣主咳嗽兩聲,說道:“你就不怕我們殺了你,羊入虎口,你不知道嗎?可能就算你治好我,我還是會殺了你。”

冷輕塵笑道:“人生本來就是場賭博,輸了就是輸了,贏了就是贏了。”

閣主呼吸一口,道:“你很誠實,冇有說假話,你很聰明,是我喜歡的類型,隻要你能治好我和我姐妹的病痛,我可以送你一衛隊,讓你做山寨第二把交椅,如何?”

閣主這句話說出,隻見嘴角溢位鮮血,冷輕塵微微點了點頭,道:“還請閣主躺下,我仔細的檢查一番,我仔細的檢查一番之後再下藥。”

風妹一直在身旁守護著,冷輕塵按住閣主的手臂,慢慢的摸著脈搏,細細號脈。

冷輕塵號脈過後不經思索道:這脈搏十分奇怪,看來還挺麻煩。

風妹看著冷輕塵,問道:“怎樣?”

冷輕塵回到桌子前,說道:“這裡可有紙筆?”

風妹頓時命人拿過來,此刻隻見一女仆拿著筆墨紙硯走進來,放在桌子上,冷輕塵看著風妹,說道:“你們這可有連環草?”

風妹點了點頭,冷輕塵拿著筆在桌子上慢慢寫著,寫了不少字,遞給風妹,說道:“拿著這個去抓藥,三碗水熬成一碗。”

冷輕塵順勢掏出一個瓶子遞給風妹,說道:“這個先給你們閣主服下,每天三顆,每次一顆。”

風妹點了點頭,冷輕塵接著說道:“你不是說還有姐妹受傷嗎?帶我去看看。”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