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極品特工王妃 > 116 打情罵俏

極品特工王妃 116 打情罵俏

作者:明月照清池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9:54:1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夢先生伸了隻手出來,示意冷輕塵不要再說了,讓自己靜靜,三人隻見到眼前的夢先生已是一臉憔悴,眼角已經佈滿血絲,眼淚也劃過眼角。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司空子涵蔑視道:“鱷魚的眼淚嗎,你覺得你還有資格懺悔嗎?”

玄澈連連搖頭,道:“聞道子曾經救過我的命,你當初陷害過他,我想我應該送你去見他,跟他當麵道歉。”

冷輕塵搖了搖頭,說道:“子涵,你錯了,這不是鱷魚的眼淚,這是人情淚,有感情的眼淚,他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

“不一樣?”司空子涵望著冷輕塵,說道:“怎麼不一樣?”

玄澈也頗為好奇的望著冷輕塵,冷輕塵此刻鬆了口氣,回答道:“時間可以改變一個人,也改變了他,想必之後他在夢國組織的日子依舊不好過,他之前不是說了夢國組織後來變革了,有了內部和外支,所以我想定是那一次事件之後做了調整,相反他並冇有得到中用反而還被貶到外支,過著流離的生活,想擺脫夢國組織龍歸閣的實力範圍根本不可能,冇想到自己當年虐殺同門,出賣兄弟最後什麼都冇有得到,寶藏也不知所蹤,落下一個苟活的下場,這幾十年一定讓你非常內疚,痛苦。”

冷輕塵看著地上的香燒完了,一把拔起,說道:“所以你一直想贖罪,可是冇有人給你機會,知道你聽說狼山上滿門滅口的事情,你覺得是怪人,是怪人還活著,你定千方百計的打聽,最後終於得知訊息,無意中搶了我錦盒,後來特意救了怪人,可是紙是保不住活的你的一舉一動都在夢國的監視之中,你知道避無可避,因為如今的夢國組織龍歸閣足以雄霸一方,財大氣粗,如果你一意孤行,最後不僅救不了怪人,反而死的乾淨。”

“所以你乾脆告知龍歸閣,賭一把,你提出一個建議,你帶人霸占暗夜國的千年古刹,然後假意讓人送假錦盒上山,並把收到的錦盒假意送給洛曦,讓洛曦產生疑問,對於暗夜國的寶藏,一國之君定是頗為重視,定會前來,此刻隻要洛曦一來,你定派人拿下洛曦,畢竟出其不備,這種事很容易成功,畢竟冇有人會想到這個所謂的和尚廟裡出土匪強盜,所以你的算盤打的好,隻要挾持洛曦,暗夜國便在你左右之下,好一招挾天子以令諸侯。”

“而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你隻要順便挑起暗夜國與各國之間的禍端,假意把實力範圍滲入其他國家,在其它國家犯上作亂,嫁禍給暗夜國,比如代國,你的目的無非就是隻要讓暗夜國與其他國發起戰爭,打破六國平衡的局麵,相信戰事立馬一發不可收拾,龍歸閣便可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而這一切的目的都是你為了一己私慾,所謂的懺悔,贖罪,讓怪人活著,彌補多年來的空缺,接著你的計劃被龍歸閣采納,你的懇求也被龍歸閣應許,龍歸閣便把怪人交給你處置,交給你審問,你說我說的對嗎?夢先生。”

夢先生望著冷輕塵,突然開口道:“想不到,想不到,這麼多年了,居然被一個丫頭看破,多少人當年猜破腦袋都想不明白,你說的一點也冇錯。”

玄澈看著夢先生,恍惚道:“那你還是人嗎?”

一時之間,夢先生突然變的暴躁起來,衝著玄澈喊道:“你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嗎,我失去了什麼,幾乎是一切,最好的朋友被我出賣,我也遭到報應,我這樣做無非是想彌補他,時間過的很快,所謂的東西,我們曾經想擁有的東西,已經對我們冇有什麼用處。”

夢先生說到此處不禁黯然失色,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接著說道:“我知道這是一雙沾滿鮮血的手,可是我已一無所有,時間偷竊了我一切,這些年,我算是看明白了,縱管你是多麼努力,小人物依舊是小人物,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彌補他。”

冷輕塵冷冷的笑了幾聲,這幾聲頗為尖,讓人聽了有些後怕,但也就是此刻冷輕塵雙目瞪著夢先生,隻道:“你冇有資格說這個,雖然我說你變了,流的人情淚,是對個人,對於眾人,你還是條鱷魚,鱷魚的眼淚。”

夢先生顯然很生氣,隻道:“你為什麼否定我,你冇有這個資格。”

冷輕塵默默回答道:“那些少女,她們和你有什麼罪,你為了個人的心安理得就建立在彆人痛苦上麵,你覺得你有資格嗎?”

夢先生冷笑道:“不管了,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彆人,當你走到人生儘頭的時候,這些都不重要,過錯留給後人去說,你可知道你就算千方百計的思考還是算漏了一點。”

“什麼?”

冷輕塵脫口而出,夢先生冷冷的哼了一聲,回答道:“你可知道當年怪人去拿的是兩樣東西,一樣是錦盒,另一樣的琥珀琉璃,他得了錦盒,我拿了琥珀琉璃。”

當這句話說出的時候,玄澈頓時吃了一驚,看著夢先生,怒道:“琥珀琉璃是我星羅國至寶,丟失幾十年了,怎麼會在夢國,居然還在你手裡,快說,在哪?”

夢先生看著玄澈憤怒的表情,慢慢說道:“你想知道嗎?在天狼鎮,一處很隱秘的地方,我知道你還等著那琥珀琉璃回去救命呢,所以??????。”

夢先生突然說話說到一半飛身躍起,手一伸出來就可以碰到冷輕塵,冷輕塵絲毫冇有反應過來,被怪人掐在懷裡。

玄澈頓時頗為緊張,冷輕塵卻非常淡定的說道:“你既然把握掐在懷裡,定是想弄死我,不會放我過。”

夢先生笑道:“你怎麼知道,的確我冇想過讓你活。”

說完夢先生一把拽過冷輕塵的七星連珠,此刻隻見冷輕塵接著問道:“那在我死之前可以告訴我琥珀琉璃在天狼鎮哪裡?”

夢先生詭異笑道:“有了七星連珠在手,告訴你也無妨,讓你死之前做個明白鬼,就在天狼鎮一品居堂廟,裡麵有一副特殊的佛像圖??????。”

此刻夢先生話還冇說完,知覺七竅開始流血,不到片刻到底身亡,冷輕塵拿回七星連珠,從夢先生胸口搜出另一件金絲甲,扔給玄澈,道:“穿上它吧!”

玄澈頗為好奇,不禁問道:“他是怎麼死的?”

冷輕塵笑道:“地上這根香有劇毒,他之前中了我的毒,聞了這香,如果強行運功,必定身亡,之前他縱身躍起,運用內力,所以暴斃。”

“這香有毒?”司空子涵看著冷輕塵,有些吃驚的說道:“那我們不是也中毒了?”

冷輕塵解釋道:“當這根香是冇毒的,但是如果身體中了夢先生身上的餘毒就會變成劇毒。”

司空子涵不禁驚歎,玄澈深吸一口氣,道:“可惜冇有全部問出琥珀琉璃在哪?”

冷輕塵拉著玄澈,對司空子涵,說道:“子涵姑娘,可否麻煩你一件事?”

司空子涵回道:“什麼事,隻管說。”

冷輕塵道:“現在這裡已經冇有什麼危險了,我和玄澈也該走了,寺廟裡麵的少女們還希望你能解救下。”

司空子涵點了點頭,好奇道:“你們不一起嗎?”

冷輕塵默默回答道:“司空姑娘,我暫時屬於失蹤中,我出麵不太好,這個人情留給你們衛國吧,還有希望姑娘彆把我出現的訊息傳出去。”

“這是自然。”司空子涵張口便答應。

誰知此刻冷輕塵一把就拉著玄澈離開,司空子涵著實不願意看著玄澈走,但是內心糾結一下,趕緊進廟救人去,想想自己出來多時,如今打探好訊息,也該回去覆命。

冷輕塵和玄澈此刻已經出了寺廟門,玄澈看著冷輕塵,不禁問道:“輕塵,你走這麼急乾嘛?”

冷輕塵回頭看了看玄澈,調侃道:“怎麼,捨不得你的司空妹妹啊!”

玄澈回敬道:“你彆瞎說,哪有,我隻是好奇!”

冷輕塵望著玄澈,說道:“你不是很急著找琥珀琉璃嗎,我聽夢老頭說你等著那東西救命是怎麼一回事?”

玄澈歎了口氣,回答道:“琥珀琉璃本是星羅國的至寶,可惜一晚上不知道是被誰盜走,簡直查無可查,到現在都是一樁懸案,今天聽夢先生所說才知道是被夢國組織所偷盜,這琥珀琉璃本是供奉在我們星羅國河流以南的泉眼位置,但是由於琥珀琉璃的失蹤,這近幾十年星羅國每年都會發水災,這不星羅國的欽天監向父皇稟告,今年可能是龍王過海時節,有可能今天的水災要比以往嚴重十倍,如果是這樣河流以南將會被全部淹掉,欽天監說隻有找到失蹤的琥珀琉璃放回泉眼,再修起攻勢,抵擋洪水氾濫就可避免今年的水災。”

冷輕塵微微點了點頭,道:“現在知道琥珀琉璃在哪,那我們還等什麼,快些走過去。”

“走過去?”玄澈奇怪的問道:“走嗎,不騎馬?”

冷輕塵頓時解釋道:“馬?你覺得馬現在還可能在山下嗎,這都是土匪窩,山下定然不安全,我們的馬估計早就被人偷走了,這裡和天狼鎮相鄰而且冇有多少路,我們走過去,最多一刻鐘。”

玄澈隻好點了點頭,兩人下了山,果然和冷輕塵的預料一樣,山下的馬兒早就不見了,兩人繞著小路走。

冷輕塵一邊走一邊神色緊皺,貌似在思索什麼,玄澈看到冷輕塵此番樣子,不禁問道:“你在想什麼,輕塵?”

冷輕塵回答道:“我看到夢先生,我意識到一件事。”

玄澈好奇道:“什麼事?”

冷輕塵眯上一會眼睛,然後睜開,看見天上的陽光照射在臉上,說道:“勢單力薄根本冇有說話的權利,我突然想成立自己的衛隊,老是孤軍作戰實在是不行。”

玄澈不禁笑道:“你要培養衛隊,難道你要自己保護自己,但是有時候倚靠男人不是很好嗎?”

冷輕塵衝著玄澈,笑了笑,道:“毛爺爺曾經說過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而且事實證明流氓還是比較多的,所以得出結論男人是靠不住的,女人還是養幾隻男寵不挺好的嗎?”

玄澈完全聽不明白,嘴裡嘀咕道:“毛爺爺,毛爺爺是誰?”

冷輕塵笑而不語,隻見玄澈再說道:“養男寵,這天下都冇有過這樣的事,除非天下大亂。”

冷輕塵倔強迴應道:“誰說冇有,武則天啊,以後也會有的。”

說完冷輕塵便大步邁了出去,玄澈嘀咕道:“武則天又是誰。”

玄澈看著走遠的冷輕塵,追上去,說道:“你等等我,彆走這麼急。”

“啊!”冷輕塵摔倒在地上,隻見腳踝之處被扭傷,玄澈趕緊上前看看,道:“說了你不要走這麼急,現在好了。”

冷輕塵還想反駁玄澈一句,誰知玄澈此刻已經一把把冷輕塵放在肩膀之上,揹著行走,冷輕塵壞笑道:“駕。”

說完一把拍向玄澈的屁股,頓時玄澈受寵若驚,連忙說道:“你,你,注意點。”

冷輕塵假裝生氣不理會玄澈,誰知此刻玄澈以為真的如此,轉頭看著冷輕塵,又不知道說什麼,一時間找不到什麼話題,憋了半天才說道:“輕塵,你說要是那夢老頭告訴我們錦盒在哪裡就好了。”

冷輕塵捏了捏玄澈的耳朵,笑道:“豬耳朵,你覺得對方把琥珀琉璃這麼貴重的東西放在一個地方,怎麼可能不會把錦盒放在那?”

玄澈瞬間明白道:“你的意思是說他兩個東西都放在一起。”

冷輕塵點了點頭,道:“估計冇猜錯的話,怪人也應該在那。”

玄澈看到一個茶館,此刻把冷輕塵放下,讓冷輕塵坐在一張板凳之上,這是這個小茶館最後一張板凳,玄澈也做下,兩人並坐在一起,玄澈看著在對麵坐著一個滿身藥味的男子,貌似在擺弄著什麼,冷輕塵一眼就看出此人定是郎中,而且他桌子上的草藥都是稀貴品種,冷輕塵頓時被吸引過去,玄澈叫了句小二,道:“小二,這離天狼鎮多遠啊?”

小二笑嗬嗬的回答道:“這位客官肯定是外地來的,這就是天狼鎮。”

玄澈愣了一會,心道:這麼一會就到了。看著小二,接著問道:“那一品居在哪?”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