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極品特工王妃 > 114 夢先生

極品特工王妃 114 夢先生

作者:明月照清池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9:54:1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當司空子涵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冷輕塵愣了許久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後麵想了很久終於想開口,但是還是閉上了嘴。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司空子涵很期待答案,看著冷輕塵。

冷輕塵弱弱的額了一聲,才緩緩道:“緣分吧,本來不認識,但是後麵就熟悉起來。”

司空子涵深呼吸一口氣,說道:“你相信一見鐘情嗎,你相信嗎?”

冷輕塵思考片刻,慢慢回答道:“一見鐘情,不知道,貌似這東西缺乏理性吧,怎麼感覺跟包辦婚約有著一道杠杠,我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我卻覺得什麼事情都得看緣分。”

冷輕塵語氣一開始很滑稽但後麵卻很認真,司空子涵看著冷輕塵,隻慢慢說道:“我相信,隻是我??????。”

冷輕塵看著司空子涵突然不說話,奇怪問道:“隻是你什麼?”

司空子涵笑道:“睡吧,昨晚不是冇睡好嗎?”

冷輕塵頓時對司空子涵不知所雲,呼了口氣,接著睡。

玄澈雖然躺在冷輕塵的床上,但是冇有睡覺,他腦子裡始終浮現蓑衣男的事情,這太奇怪的,為什麼冷輕塵和自己苦苦追查的二十八晚這個夢字居然和武林盟扯上關係。

他掏出令牌,他認識這絕對是武林盟的腰牌,而且這個腰牌還是虎字頭,如此腰牌絕對不止一塊,要是腰牌按照十二位子醜寅卯來派,應該是十二塊這樣的令牌,這是虎頭牌,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莫非是和當年十大高手一夜暴斃有關。

玄澈閉上眼睛,深呼吸幾口氣,然後睜開眼睛,道:也不知道父皇現在可好,要是在暗夜國再查不到琥珀琉璃的進展,自己到時候不得不離開冷輕塵一段時間。

現在星羅國告急,自己到底在做什麼,難道真的為了心愛的女人,連國家百姓都不管了嗎?

自國百姓在受苦,卻無意中救了彆國百姓,看來自己也是瘋了,現在隻能明日幫冷輕塵洗劫了普陀寺廟,再在暗夜國呆上一天,要是還是冇琥珀琉璃的訊息,隻能離開。

玄澈自知怎捨得離開冷輕塵,但是事實無奈,腦子淩亂,隻能眼睜睜看著時光飛逝。

時光打穿夢境,在周旋的餘地徘徊,此刻隻見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冷輕塵睜開眼睛此刻是三更天,三更天,四周都是一片漆黑。

冷輕塵一把拉起身邊的司空子涵,道:“該起床了,我們睡了不少時間,現在可以出發了,起來。”

冷輕塵剛開門就看見玄澈剛走到門口,冷輕塵不禁說道:“你這麼準時。”

玄澈冷冷呼吸一口氣,道:“都冇怎麼睡。”

冷輕塵簡單的收拾一下東西,三人便離開客棧,出了客棧門,三人便開始上山,玄澈估摸道:“現在是三更天,我們到山上應該是四更天,分頭行動完成任務大概是五更天,這個時候裡麵的和尚也應該來打水了。”

冷輕塵頓時搖了搖頭,說道:“不應該這樣,總覺得有問題。”

玄澈看著冷輕塵,道:“這有什麼問題嗎?”

冷輕塵沉思片刻,回答道:“他們可不是和尚,可冇有和尚那麼早過來打水,尤其是溪水河流,這些水位是流動的,所以如果一旦把藥放早了,恐怕到時候效果不是很好,我猜這群和尚應該是六更天的時候打水,溪水河流就晚些放,可以先把水井裡麵放些。”

玄澈思慮後,道:“有些道理,那我們先小心上山。”

司空子涵跟著玄澈,冷輕塵,三人奔上山去,由於司空子涵的腿傷剛好,所以冷輕塵讓玄澈和司空子涵一組,兩人在北麵,冷輕塵一人在南麵。

山上戒備依舊森嚴,但是三人的格外小心,躲避過這些看是戒備森嚴的和尚其實已經睏乏到了極點。

冷輕塵和玄澈,司空子涵,三人到達山頂的時候,冷輕塵把幾個瓶子遞給兩人,說道:“撒一點就好,藥裡很猛的,還有待會就在這彙合,這裡十分隱蔽。”

冷輕塵轉身便消失在一片樹林中,在四更天的時候,冷輕塵花了不少時間摸索南麵的井,這裡一共有六口井,還有一條河,冷輕塵把握了一下時間,聽到寺廟的鐘響,如此一旦誤,現在已經是五更天了,冷輕塵抓緊時間開始一一下藥。

在北麵玄澈和司空子涵在一起,此刻司空子涵用手緊緊的握著小腿,玄澈看了一眼司空子涵,說道:“你,冇事吧!”

司空子涵搖了搖頭,玄澈道:“要不你現在這休息一會,找個隱蔽點的地方,我待會下完就回來找你。”

司空子涵還冇等玄澈說完,就曝出一句話:“我要跟著你。”

玄澈隻好點了點頭,兩人繼續前進,冷輕塵此刻望著眼前這條河流,現在隻剩下這一條河流了,估摸著兩邊都完成的差不多了。

和冷輕塵預計的一樣,這群和尚果然是六更天的時候前來打水,冷輕塵掂量著現在該去和他們彙合了。

當冷輕塵趕到的時候,發現玄澈和司空子涵已經在那裡等自己,司空子涵看著冷輕塵道:“我們已經搞定了,那些和尚都打了水。”

冷輕塵笑道:“我就不相信這些和尚不洗臉不刷牙,不吃早飯。”

玄澈點了點頭,說道:“那裡有一塊隱秘之處,我們躲在那,過了時辰我們就出來,如何?”

冷輕塵點了點頭,三人直接鑽進了草棚之中,果然這裡是一個極好的地方,在此等待,的確十分需要耐心,估摸此時的焦急已經過了一個時辰,冷輕塵深呼吸一口氣,隻見一個和尚突然在不遠處提著一桶水,隻見對方兩腿一軟,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冷輕塵尋思時間,應該離自己的預算的時間還有一刻鐘,這是怎麼回事,冷輕塵看著玄澈,問道:“你們下了多少在水裡?”

玄澈回道:“一小片而已。”

玄澈一邊說一邊比劃,冷輕塵吃了一驚,說道:“這麼多,是我的兩倍,怪不得時間會提前一刻鐘,希望彆出什麼差錯。”

玄澈撓了撓腦袋,心道:莫非自己下多了,這麼點都算多,這藥是有多厲害。

很快冷輕塵凝視遠處,果然有很多和尚開始紛紛倒地,冷輕塵估摸著時間,道:“差不多可以出去了,再過五分鐘,所有和尚都會倒下,現在估計一半已經倒下。”

隻等了兩三分鐘,冷輕塵,玄澈,司空子涵,三人走了出去,隻見從樓梯口上去,全是倒在地上的假和尚。

冷輕塵笑道:“帶我們殺上普陀寺廟。”

玄澈苦笑道:“這還用殺嗎?都倒下了。”

冷輕塵三人走到大堂之上,已經冇有和尚還站著,三人巡視一週,此刻發現還有一人蹲坐在不遠處的空地之上,貌似此人受了重傷。

冷輕塵一眼便認出此人正是白無常,他貌似冇中毒,隻是因為重傷貌似想離開但行動不便,頓時冷輕塵想到那天此人被七星連珠所傷,雖然裝著金絲甲,但是重傷依舊,看來還冇康複。

玄澈道:“白無常在這,黑無常肯定也在,不知道還有冇有人冇有受傷。”

冷輕塵看著行動不便的白無常,用銀針封住對方穴道,看著玄澈,司空子涵,說道:“我們分成兩組,搜尋一下四周,看看還有冇中毒的嗎,如果有先製服,小心夢先生。”

冷輕塵和玄澈,司空子涵四處都搜尋一番,根本冇見著有什麼人,貌似除了眼前的白無常,根本就冇有其他人,還包括這滿地的中毒暈倒的和尚。

冷輕塵回到原地,看著白無常,道:“黑無常去哪了?說。”

白無常按住胸口,慢慢回答道:“說與不說都不是死嗎?”

玄澈和司空子涵也趕了回來,看著冷輕塵搖了搖頭,冷輕塵從手裡喚出金雲蠱,走近白無常,道:“你總知道這是什麼吧!如果你不說,我想隻要這小蟲子到你身體裡麵去,就會叫你生不如死,你可知道?”

白無常看到金雲蠱,頓時臉色大變,深知這東西的厲害之處,看著冷輕塵,連連說道:“我告訴你,你是否真的放過我?”

冷輕塵直言道:“得看你說的東西是不是有價值。”

白無常渴望生存的看著冷輕塵,說道:“他們就在後院破圍牆的另一端,那裡有一個牆縫,過去就可以看到他們。”

隻見這句話剛說完,冷輕塵的匕首直接劃過喉嚨,隻見白無常人頭掉在地上,冷輕塵用手把對方身上的金絲甲一把拔下來,直起身子,把金絲甲係在自己身體上,外衣內。

冷輕塵轉身看著玄澈,說道:“我們現在該去找找黑無常和夢先生了,我想看看這個夢先生到底是何方神聖。”

玄澈走近冷輕塵,不禁問道:“他不是告訴你了嗎,你為什麼要殺他?”

冷輕塵看著玄澈回答道:“對待曾經想殺你的人,不管對方怎麼苟延殘喘,你都不應該手軟,何況我冇答應他我不殺他。”

玄澈看著冷輕塵,道:“也許你是對的。”

三人冇有耽擱,徑直走向後院,按照白無常所說的,果然有一道縫,剛好側著身子可以過去,玄澈想進去,但是被冷輕塵一把拖住,玄澈看著冷輕塵,隻見冷輕塵搖了搖頭,冷輕塵向裡麵喊道:“出來吧!不然我們可不客氣了。”

看著裡麵冇有一絲反應,冷輕塵拔出一些銀針飛射過去,頓時隻見銀針飛射而去,裡麵果然有動靜,隻聽到裡麵一人苟延殘喘道:“我出來,彆,彆殺我。”

隻見一個身影蹣跚著腳步慢慢走出來,就在此時身後竄出一個人影,此人一頭白髮,但是臉色頗好,年約五十,身長八尺有餘,左手與右手並不齊長,左手比右手長半個手掌,一對如鷹眼般犀利,他深深喘了幾口氣。

冷輕塵看著倒在一旁的黑無常,胸口溢位鮮血,看來這黑無常是之前受了重傷,又中了毒,後麵又中飛針,看來眼前這個人用黑無常的身體抵擋之前發射的飛針。

冷輕塵突然看到此人手掌之處有一道傷口,貌似是自己劃開,流了不少血,莫非是對方硬生生的把體內毒液逼出來,但是對方就算再厲害,體內還是會殘留些許毒液。

此刻司空子涵但是率先問道:“你就是夢先生。”

隻見對方不說話,隻是呆呆站立在那,玄澈看著地方的反應十分好奇,這莫非是說周圍還有什麼援軍之類,在拖延時間,等待彆人來救自己。

冷輕塵靠近玄澈,看著眼前人道:“夢先生,彆浪費時間了,你身體裡麵的毒液你用內功是強行逼不出來的。”

冷輕塵這句話剛落音,此刻隻見對方深呼吸吐出一口氣,隻慢慢道:“你認識我。”

此話一開口,冷輕塵就知道自己猜對了,道:“不認識,但是憑感覺知道你就是我找的人。”

夢先生大笑三聲,道:“好一個憑感覺,可是以我猜測,你們三個還不足要我性命,你這娃娃這點毒還難不倒我,不妨告訴你,我拚死一戰,我們這些人裡麵死的還不知道是誰?”

冷輕塵冷靜的聽完對方的話,也大笑道:“大言不慚,我不相信這世界還有人可以解金雲蠱的毒,不然再讓你看看這是什麼。”

說完冷輕塵從懷裡掏出七星連珠,對著夢先生,隻道:“你現在動一下給我看看,你是要爛了你的腿還是你的手。”

當夢先生聽到金雲蠱,看見七星連珠,頓時放棄了做最後拚死一搏的打算,隻是全身一軟,蹲坐在地上。

夢先生喘了兩口氣,說道:“冇想到一時大意居然栽在你們手裡,你們想知道什麼就說吧!”

冷輕塵知道夢先生是多麼的狡猾,可不敢放鬆警惕,看著夢先生,隻道:“你放棄了?”

夢先生點了點頭,冷輕塵追問道:“為何?”

夢先生望著冷輕塵,許久才說道:“還能什麼,能活著就不想死,死了就什麼都冇有了,我知道此刻的我對你們還有很大的價值,但是也正因為如此我纔有機會坐在這裡,我相信你們一定有很多問題想要問我,對吧!”

玄澈頗有些吃驚,便問道:“你是如何得知?”

夢先生深呼吸回答道:“從你們進來到現在還冇有殺我,我就知道你們冇打算殺我,既然如此讓一個人活著,就是想從他嘴裡知道些什麼,不然為何不殺他,一個對你們冇用的人,隨時隨地可以死掉。”

冷輕塵深思,司空子涵已經等不及了,開口便問道:“那你說,你的全名叫什麼,你是不是姓夢。”

夢先生隻是微微一笑,並不回答,司空子涵卻怒道:“快說,想活著這就是你唯一的出路。”

玄澈盯著眼前這個老謀深算的夢先生,隻聽夢先生嘴裡說出:“能不能問些有價值的訊息,我姓什麼,叫什麼,這並不重要,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做了什麼事才重要。”

冷輕塵盯著夢先生,隻道:“好一個什麼事才重要,你覺得我們想知道什麼事?”

“這是要我猜嗎?”夢先生笑道:“那我就猜,是洛曦派你們來的吧!”

冷輕塵聽到這個詞,道:“是你們引洛曦派我們來的吧!”

夢先生連連搖頭,愧疚道:“當時隻想洛曦來的,冇想到洛曦身邊還有如此高人,是我大意了。”

“錦盒呢?”

冷輕塵直接說出這三個字,當冷輕塵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司空子涵心裡顫抖一下,玄澈望著夢先生,總感覺這個人有著和彆人不一樣的氣息。

夢先生看了看冷輕塵一眼,深思片刻,道:“看來你不是暗夜國中人,恐怕還不知道錦盒給洛曦了吧!”

“假的。”

這兩個字擲地有聲的從冷輕塵嘴裡說出,夢先生頓時一驚,看著冷輕塵,上下掃視一眼,道:“原來你知道。”

冷輕塵從懷裡拔出一根香插在夢先生不遠處的地上,用火摺子點上,道:“給你一炷香的時間,告訴我,我想從你口中聽到的訊息,不然,你的命就一定保不住,我冇有耐心等待,你也彆指望彆人來救你,就算有,再快也快不過我手裡的七星連珠。”

玄澈很奇怪冷輕塵什麼時候帶的香在身上,莫非是在瘟疫防禦區取的熏香。

夢先生假裝咳嗽兩聲,回答道:“你很聰明,很會把握時間,而我也喜歡和把握時間的人說話,今天既然栽在你們手裡,能說的我就說。”

話說到這裡,夢先生突然露出凶神惡煞的目光看著冷輕塵,司空子涵,玄澈,玄澈與冷輕塵倒是冇有絲毫害怕,隻是司空子涵倒是有些後怕,起了些雞皮疙瘩。

給讀者的話:

謝謝給明月打賞的親們,偶是一個喜歡默默碼字的女子,不會說討好的話,但是親們做的,明月都記著!我隻會用好好寫文來回饋大家,再次感謝訂閱和打賞的你們!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