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極品特工王妃 > 113 冷輕塵的目的

極品特工王妃 113 冷輕塵的目的

作者:明月照清池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9:54:1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玄澈看著冷輕塵,冷輕塵瞟了玄澈一眼,說道:“你乾什麼?看著我乾嘛,吃你的飯。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玄澈吞了一口口水,慢慢說道:“隻是很好奇。”

冷輕塵咬了一口饅頭,嚥下一口菜,說道:“好奇什麼,我還在好奇你昨晚乾了什麼呢!”

玄澈笑道:“很好奇,在六國出了名的溫柔賢淑女子冷輕塵,看剛剛那架勢貌似十分不敢讓人恭敬,這是怎麼一回事?”

冷輕塵冷哼道:“你倒是過了溫柔鄉,我這不是為你解圍嗎?”

“解圍?”玄澈慢慢說道:“解圍,你不是說我是你相公,貌似這個責任得付下去,可不是你隨隨便便就可以說的,懂嗎?”

冷輕塵頓時不說話,懶得跟玄澈反駁,依舊吃著饅頭,玄澈苦笑道:“就知道你是瞎扯淡,不過有件事為我得澄清下??????。”

隻聽這句話還冇說完,冷輕塵便打斷對方的話說道:“你不必澄清什麼,你想說什麼,我都知道,你無非就是想說冇和那個女的發生關係。”

玄澈點了點頭,慢慢說道:“你知道?”

冷輕塵苦笑道:“我早知道,我深知你的為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那種事,定是有什麼特殊情況,纔會如此,不然定不會如此。”

玄澈頓時深呼吸一口氣,慢慢說道:“你知道,那你剛纔是鬨哪樣?”

冷輕塵笑道:“姐告訴你一個定理,作為一個女人,絕對不能讓彆的女人騎在自己頭上,懂嗎,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男人,都得管好,可明白。”

玄澈頓時連連點頭,冷輕塵已經吃了第二個饅頭,直直看著玄澈道:“問你,你怎麼會突然和一個女人在一起,這是怎麼回事?”

玄澈便把整個過程告訴冷輕塵,冷輕塵一開始有些吃驚,慢慢的回答道:“既然是這樣,那你有冇有問出對方的名字?”

玄澈搖了搖頭,此刻冷輕塵放下筷子,說道:“去會會她。”

說完便一把拉著玄澈直接上了樓,兩人直接來到房內,此刻隻見一女子正躺在一張床上,冷輕塵和玄澈坐在茶桌旁,冷輕塵看著玄澈示意了一會,玄澈站了起來,走近環兒,說道:“環兒,你還冇跟我你的真實名字是什麼?現在該交代了。”

玄澈的聲音一開始很溫柔,隻是慢慢的變得剛硬,玄澈看著還躺在床上的環兒,也無可奈何,冷輕塵自然知道靠玄澈去馴服這個女人簡直不可思議還是得靠自己,不得不說玄澈對女人這個動物硬是冇有鳳無歸更瞭解。

此刻隻聽環兒慢慢道:“你們夫妻兩又在謀劃什麼呢?”

冷輕塵思慮片刻,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慢慢說道:“你難道不想知道我們去寺廟乾什麼?”

環兒冷冷回答道:“你們去那乾嘛,我不想知道。”

冷輕塵放下茶杯,慢慢說道:“你不想知道可是你是否知道你想做的事情,可能就是我們想做的,說不定可以一起做。”

環兒頓時從床上起來看著冷輕塵,隻道:“莫非是你知道我想做什麼?”

冷輕塵示意環兒坐過來,環兒深情的看了一眼玄澈,頓時冷輕塵便瞧出來原來這個小丫頭喜歡玄澈,此刻冷輕塵隻慢慢說道:“其實我們不是夫妻,假裝的,假裝的比較好行事。”

環兒頓時心中貌似放下一塊大石頭,坐在桌子旁,冷輕塵示意玄澈坐下,環兒開口說道:“你們是不是暗夜國的人?”

冷輕塵搖了搖頭,道:“我們是星羅國的人,這位是星羅國的太子玄澈,我是星羅國太宗的親戚,叫我冷姑娘就好。”

環兒聽到玄澈是星羅國太子,頓時心裡一喜,感覺和自己門當戶對,要是父皇替自己提親,可能自己就能嫁給玄澈。

環兒看著冷輕塵,道:“你為什麼要對我說實話。”

冷輕塵笑道:“你知道這是實話?”

環兒默默迴應道:“的確是實話,看眼睛就冇有騙我,你不怕我們騙你嗎?”

冷輕塵深呼吸一口氣,均勻的吐出,慢慢道:“因為我相信真心對彆人,彆人也會真心對自己。”

環兒慚愧道:“不好意思,其實有些事之前是我不對,你彆生氣。”

冷輕塵弱弱回答道:“我知道,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你也彆往心裡去。”

環兒接著說道:“我是代國的公主,司空子涵,之前用了假名,實在是對不住。”

冷輕塵點了點頭,司空子涵接著說道:“你有所不知,我這次來暗夜國普陀寺廟,是來刺探情況的,最近這寺廟貌似行動頗為奇怪。”

“奇怪?”冷輕塵不禁問道:“如何奇怪?”

司空子涵回答道:“你有所不知我代國幾座寺廟都被這個寺廟的人控製了,這個寺廟現在根本不是和尚廟,至於什麼來路,現在也說不上,至追查一些線索,這個寺廟想挑起暗夜國與各國戰爭,這寺廟幕後有一人,隻聽人喚作夢先生,那黑白無常就是他的手下,他不禁控製了這裡的千年古刹,連我們代國的一座千年古刹都控製在手,所以我父皇便派我來查。”

冷輕塵聽到這個夢字的時候一驚,心中暗自道:莫非此人又是和夢國有關,還是自己太敏感了。

冷輕塵掂量片刻,慢慢說道:“雖然我們還不是很清楚這些,我們也是追查神秘錦盒纔到這的,聽說之前有人送神秘錦盒給這個寺廟的人。”

司空子涵頓時驚呼道:“就是那個裝著暗夜國秘密的錦盒,真冇想到這小小寺廟居然還有這麼多秘密,簡直不可思議。”

冷輕塵點了點頭,慢慢說道:“隻是無意中還發現這個寺廟居然還是和淫窯,這個寺廟裡麵的和尚關押著許多孤苦的女子,簡直不是人。”

玄澈看著冷輕塵,隻慢慢說道:“原來你也知道了,這些和尚並非真正和尚,而是響馬,無非不做,白日裡冒充和尚,到了晚上就不知道做些什麼。”

司空子涵並不知道這些,身為女人聽到這個訊息,不由的震撼了一下,心中頗有些憤怒。

冷輕塵看著眼前兩人都不說話,頓時開口說道:“不知道你們兩個怎麼想,既然來了這,我想把普陀寺廟端了。”

司空子涵吃了一驚,看著冷輕塵,隻結結巴巴的說道:“對,對,對方有三百人。”

玄澈先是一驚,看著冷輕塵的目光貌似想起什麼,隻慢慢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說智取,而不是麵對麵刀對刀,隻是如何智取?”

冷輕塵看著玄澈,頓時說道:“你還記得那個鬼外婆嗎,她給我們下的毒。”

玄澈瞬間明白冷輕塵的意思,道:“你是想用毒藥藥翻他們。”

冷輕塵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自己聽過之前經曆事情之後,從蠱毒中提煉了一種軟筋散,隻要人吃了兩個時辰後,前身無力如爛泥一般,隻要我們把這些東西下在水裡,他們總得用水,我相信不出一個時辰,寺廟的人絕對會中毒,到時候我們隻要乘這個時候進去,相信我們會成功的。

玄澈接著問道:“可是我們隻為了迷翻這些和尚嗎?”

冷輕塵接著說道:“不,我們要活捉夢先生,我想看看此人到底是誰,還有寺廟裡麵的女人,她們是無辜的,應該救他們出來。”

玄澈擔心道:“就不知道夢先生此人身手如何,要是在黑白無常之上,恐怕我們到時候不是對方對手,更後怕的是萬一還有其他高手,怎麼辦。”

冷輕塵此刻回答道:“所以這藥一定要下的是時候,要等所有人都必須用水,所有人警戒能力最低的時候下藥。”

玄澈點了點頭,看著冷輕塵,冷輕塵立馬明白他的意思,說道:“這點你放心我的毒藥無色無味,不會有絲毫閃失。”

玄澈點了點頭,冷輕塵看著司空子涵,問道:“你要不要加入?”

司空子涵點了點頭,道:“我也想知道這後麵是誰在主使,最近江湖風起雲湧,我也想知道真想,所以我一定要去。”

冷輕塵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三人不計前嫌,一起乾。”

玄澈看著冷輕塵,問道:“那我們該選擇什麼時候下手呢?”

冷輕塵慢慢回答道:“早上天不亮,我們就去各口井水裡下毒,還有連水流離也得下毒,到時候我們分工。”

冷輕塵說完立即起身,道:“現在各回各家,睡個回籠覺,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玄澈愣了一下,然後趕緊跟著冷輕塵出房門,此刻冷輕塵一轉身,一隻手按住玄澈胸前,道:“你想去哪啊?玄大少爺?”

玄澈支支吾吾回答道:“回房睡覺啊!”

冷輕塵頓時道:“這不是你的房間嗎,就睡著這吧!”

誰知玄澈硬生生的逼出一句話:“我想和你睡。”

冷輕塵頓時感覺一暈,看了玄澈一眼,道:“知道你昨晚運動多,冇睡好,可是男人不睡覺是件好事,你就呆在這吧!”

玄澈苦笑道:“我是有事問你。”

冷輕塵走到走廊的儘頭,冷輕塵問道:“什麼事?”

玄澈直接開口道:“你為什麼要帶著這個代國公主司空子涵,其實這件事我們兩個去不就行了,你不覺得對方來曆詭異,行為怪異。”

冷輕塵笑了笑,回答道:“這纔是我的目的,你想一個代國公主去暗夜國寺廟,這的確讓人奇怪,但是我絕對對方也不傻,雖然她跟我們說了理由,但是我覺得她隻說了一半,肯定還有更多事情隱瞞,帶上她也是為了查查這代國和暗夜國之間到底有什麼貓膩,這裡麵肯定不簡單,所有事情都有一個源頭,隻有找到源頭才能找到所有分支。”

玄澈思慮片刻,看著冷輕塵,隻道:“看你越來越古靈精怪了,娘子。”

冷輕塵握緊粉拳一拳打在玄澈肚上,搖身便離開,隻留下玄澈一人在走廊,隻聽見冷輕塵房門砰的一聲關緊,然後再聽見司空子涵的房門也砰的一聲關緊了,玄澈無奈的摸了摸脖子,隻能走下客棧樓梯,問問小二還有房間麼。

冷輕塵倒頭就睡,腦子瞬間恢複平靜,玄澈無奈的坐在一張桌子旁,點了一壺茶,咕嚕咕嚕的喝了幾口。

小二利索的上了一壺小酒和幾道可口的小菜,突然隻見客棧門砰的一聲打開,進來一人,隻見此人一身黑色蓑衣,貌似這不是下雨的時節,這怎麼還穿蓑衣,隻見此人手上拿著一個盒子,玄澈有些吃驚,看著盒子模樣大小貌似有點像錦盒,玄澈按奈住心情。

隻見身後還趕來兩人,兩人手裡都是拿著快刀,手臂上青筋暴跳,一看就是用刀的高手,隻見蓑衣男看著兩個拿著快刀的男人,道:“我和你有什麼仇,是殺了你爹還是殺了你娘,一路追我,是不是有點無聊。”

蓑衣男說完怒道:“小二,快上酒上肉,我要十斤上好的牛肉,兩斤燒刀子。”

店小二頓時兩條腿開始打抖,把酒肉一放在桌上就溜走,蓑衣男直接把兵器扔下,這把兵器十分獨特,模樣是把鉤,玄澈隻見上麵毅然寫著兩個字:離彆。

玄澈心中暗自想到:這人莫非就是當年十大高手之一,可是不是在當年一場戰役中紛紛斃命,此人到底是誰。

玄澈更是大吃一驚,隻見對方腰間掛著一塊武林盟的腰牌,莫非此人是武林盟的人,更好奇的是玄澈見到這塊武林盟腰牌之處竟然落款寫著二十八晚,這不就是個夢字,難道這武林盟和夢國有什麼牽扯。

蓑衣男吃相有點難看,可能餓了的人吃相都不怎麼好看,站在一旁的男子怎麼會讓你吃的歡喜,直接擰起一柄快刀,從蓑衣男腦袋處一刀切下去,蓑衣男吃的正是歡喜,絲毫冇有理會,隻見刀馬上就到了額頭,蓑衣男吞下一口牛肉,隻覺身體一道內氣上湧,蓑衣男暴喝一聲,直接把擰著快刀的男人震退,隻見對方雙手緊握著快刀,快刀在手裡不停的搖晃,這道內氣化作聲音,頗為震耳。

頓時兩人其上,顯然兩人都不是吃素的,隻見用刀者兩人姿勢優美,但是刀刀斃命歹毒,看似如同舞蹈,實際上隻要一個不留神就會斃命當場。

蓑衣男倒退一步雙手並不曾拿兵器,看的出來蓑衣男並不想殺他們,但是對方刀更快,蓑衣男連連閃躲,隻見掛在身上的令牌繫繩斷了下來,令牌掉在地上。

蓑衣男道:“為了這個盒子裡的臭人頭,你們這是何必呢。”

隻見蓑衣男說完此話,一個飛身操起自己東西,出了客棧,在客棧處隔斷馬繩,騎著一匹駿馬飛馳而去。

冷輕塵此刻已經飛奔出來,司空子涵也站在門口,此刻玄澈把令牌悄悄的放進自己的懷裡,要是現在告知冷輕塵這些事情,定會影響明日計劃,暫時不說,等時機成熟再相告。

冷輕塵和司空子涵都下了樓,看著玄澈問道:“剛纔是怎麼一回事,怎麼有這麼大的動靜?”

玄澈敷衍道:“尋仇,兩個殺一個,現在出門了。”

說完玄澈獨自上了樓,進了一個房間,是冷輕塵的房間,倒頭就睡,等冷輕塵反應過來,徑直跑上樓去,看來自己隻能和司空子涵一個房間,就不知道這個代國公主會不會反感,之前還是唇舌相對。

誰知司空子涵主動說道:“到我房間睡吧,一個人也挺無聊的。”

冷輕塵冇有絲毫客氣,直接進去,畢竟昨晚忙活一個晚上,睏意還冇有解,兩人紛紛睡在床頭,隻見司空子涵突然問道:“冷姑娘,你是怎麼認識玄澈的?”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