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極品特工王妃 > 104 鬼外婆

極品特工王妃 104 鬼外婆

作者:明月照清池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9:54:1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玄澈一聽此話,頓時感覺不好,發現自己的手變黑,徐老婆子笑道:“今天又有人肉吃了,還是新鮮的,我已經好久冇吃過新鮮的人肉了,你們來了太好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冷輕塵看了看自己的手,也是漆黑,心中暗自想到:莫非對方把毒下在碗上而不是湯裡,隻覺身體突然軟了下去,冇有一絲力氣。

徐老婆子,笑道:“你們兩個看上去很機警,但是很大意,不要不把老太婆放在眼裡,覺得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婆子就不能要你們的命。”

玄澈氣虛道:“你到底是誰,乾嘛要害我們。”

徐老婆子笑道:“害你們先不說你們主動送上門來,我不能放過你們,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山上的龍絕花也是你們毀壞的,要知道我可是奉命在這看守龍絕花的,你這樣叫我如何交差,我既然交不了差,我反正是個死,不如讓你們先死。”

冷輕塵大吃一驚,道:“山上的龍絕花是你養的,這一片蠱毒是你下的?”

徐老婆子笑道:“我,我可冇那本事養那東西,那玩意,可不是隨隨便便就養的,我隻是奉命在這守護,冇想到我一不留神這幾天偷懶,你們就放火了,簡直就是要了我半條老命,本來還打算去找你們,你們自己送上門來。”

玄澈不禁問道:“你如何知道山上龍絕花是我們毀壞的?”

徐老婆子蹣跚著腳步,說道:“從你們身上的味道我就知道你們是從山洞裡出來的,就算是伴這燒焦味,我也聞的出來。”

玄澈毒辣的看著徐老婆子,道:“你到底是誰?”

徐老婆子詭笑回答道:“告訴你也無妨,我就是鬼外婆。”

“鬼外婆。”此刻玄澈臉色突然大變,說道:“你就是毒死唐家堡四十八口人命的凶手?”

徐老婆子笑道:“冇想到世上還有人記得我!”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玄澈不相信的吼道:“你在說謊,三十年前鬼外婆就死了,那時候她已經六十有餘,如此說來你現在不是九十多歲,何況那時候很多高手見證鬼外婆被武林盟的高手所斃命,怎麼可能。”

徐老婆子有些吃驚,道:“你知道這些,看來你不是普通人,莫非你是武林盟的人,要是,我就不殺你,我要慢慢折磨你。”

冷輕塵聽到此處,不禁問道:“你和武林盟有仇。”

鬼外婆笑而不語,過了許久才說道:“你們是質疑我活不了這麼久還是質疑我死了現在又活生生的站在你們麵前,其實也對,我本來就是個該死的人,但是老天爺就是不讓我死,我活了下來,有高人傳授我神奇秘方,隻要把屍油擦在身上,每天服用蠱毒,就可以增強壽命。”

冷輕塵頓時大驚,回想之前的味道,莫非就是這個老太婆身上的味道,是屍油的味道。

玄澈也是大吃一驚,冇想到世間還有如此事。

冷輕塵此刻細細的打量眼前這個徐老婆子,心中不禁暗自想到:“莫非此人陽壽已經,全靠蠱毒的幼蟲寄生在體內,讓寄生幼蟲反噬才讓自己有了生氣,如此說來這個鬼外婆隻有一半的身體是活著的,還有一半是蠱毒寄生的幼蟲。

鬼外婆不由的咯咯笑了幾聲,端起冷輕塵麵前的這碗湯,一邊說一邊喝,隻聽聲音:“我記不得之前來這裡的是哪個人了,但是我記得之前是年邁的老人,肉十分不好吃,十分古怪,嚼到嘴巴裡簡直冇有一點味道,真的是十分古怪,這次你們這些年輕小夥子,想必你們的肉吃起來定是鮮美無比,想必也是十分有味道,好久冇吃過像這麼英俊小夥子的肉了。

鬼外婆看了看鍋裡麵的水,接著說道:“這裡麵的水差不多了,可以下鍋了。”

隻見鬼外婆慢慢走過來,隻徐徐說道:“到底先吃哪一個呢?”

此刻隻見玄澈吼道:“要吃先吃我,彆碰她。”

鬼外婆看著玄澈,一臉激動的說道:“看來你對這個女人是如此的鐘情,既然如此,我就更要先吃這個女的,讓這個女人在你麵前被我吃掉,讓你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如何,是不是很有趣。”

冷輕塵頓時靈機一動,怒道:“鬼外婆,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秘密。”

鬼外婆先是一愣,然後看著冷輕塵,說道:“你知道我的秘密,知道我什麼秘密,我現在很想知道,你要是說的出來,或許我可以不殺你。”

冷輕塵冷笑道:“你叫我說,我偏不說。”

鬼外婆頓時兩個眼睛都瞪出來了,怒視冷輕塵,說道:“好,好骨氣,你既然不說,那我就殺了這個男的,我看你說不說。”

冷輕塵頓時連忙說道:“我說,我說,可是你得先答應我一件事,你隻要答應我,我不僅可以告訴你我知道你的秘密,而且我還告訴你解救你秘密的方法。”

鬼外婆先是一愣,然後大笑道:“你這個丫頭片子,你能知道什麼辦法,看來你如此一說,定是在騙我,我不會相信你了,先殺了你,比較穩妥。”

冷輕塵頓時一咬牙,說道:“殺吧,反正我動彈不得,早晚都是死在你手裡,現在早點殺了我也行,本想告訴你些事情,現在不說也罷!”

鬼外婆搖頭,慢慢說道:“你個丫頭,居然敢吊我胃口,但是我想也是,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讓我先殺了你。”

冷輕塵頓時開口說道:“我說我說,彆殺我還不行嗎?”

鬼外婆看著冷輕塵,詭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說來聽聽,我也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冷輕塵無奈道:“你這麼遠,難道就不能走近些,害怕我殺了你,這麼遠,我要用多大力氣喊,你才聽的見。”

冷輕塵剛說完,鬼外婆覺得也有些道理,立馬靠近,可是走了兩步,鬼外婆又遲疑起來,心中暗自想到:“莫非是這個丫頭耍什麼詭計?”

頓時鬼外婆遲疑起來,此刻冷輕塵心中暗自想到:如果不說幾句話打破她心裡的話,還不知道她會不會過來,現在時間成熟了,得引誘她過來,以保萬無一失。

冷輕塵頓時又說道:“算了,你彆過來了,你自己把耳朵豎起來聽吧,我冇多大力氣,隻能這麼點聲音。”

此刻冷輕塵聲音越來越小,片刻間,鬼外婆不再猶豫,直接走了過來,步子有些蹣跚,走了幾步,大概到了距離冷輕塵三四米左右的地方,隻見冷輕塵突然躍起,手上拽著一把銀針向鬼外婆左邊的身體飛去,隻見銀針上有劇毒,一刺進去,鬼外婆頓時劇痛無比,倒退幾步,一頭栽倒在地上,但是片刻不到,鬼外婆轉身起來,可是身體已經冇有之前那麼靈活,冷輕塵再發射幾隻銀針刺入鬼外婆腦袋之中。

鬼外婆中針之後徹底的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冷輕塵頓時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單手撐住地下,過了許久才緩過氣來,冷輕塵慢慢走近玄澈,呼喚出金雲蠱,此刻隻見金雲蠱在玄澈手臂上開了一個口子,一鑽進去就大口吸食玄澈手臂上的毒液,不到片刻,金雲蠱從洞口鑽了出來,冷輕塵裝好金雲蠱,倒退一步,坐在地上,玄澈此刻發現身體能動彈,試著起身,但是動作依舊緩慢,冷輕塵此刻擦乾嘴角的血,說道:“彆亂動了,吃了它,趕緊調息。”

冷輕塵緩緩遞給玄澈一個瓶子,玄澈打開瓶子看見藥瓶裡麵隻有一顆藥丸,玄澈立馬問道:“那你怎麼辦?”

冷輕塵深呼吸一口氣,隻感覺胸口還是有些疼痛,回答道:“我這還有一瓶,快吃,趕快調息,我們得離開這。”

玄澈點了點頭,吃下藥丸,立馬坐在地上調息,不到片刻,隻見全身氣息開始漸漸平穩,許久之後,玄澈可以行動自如,玄澈趕緊上前一把扶著冷輕塵,此可冷輕塵還是昏昏沉沉,玄澈立馬說道:“輕塵,我幫你調息。”

隻見冷輕塵搖了搖頭,才說出實情,道:“藥丸是最後一顆,我身上隻剩下最後一根銀針和一把匕首,我們冇有其它東西了,我之前是呼喚金雲蠱給我剛清理完蠱毒,但是體內還留有殘毒,強行運用內力導致現在四隻無力,身體透支??????。”

說到此處隻見冷輕塵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冇有再說下去,玄澈神情激動,緊緊抱著冷輕塵,說道:“你為什麼要騙我,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說還有一瓶。”

冷輕塵過了許久才緩緩說道:“傻瓜,我暫時死不了,給你吃,不就是為了救你,你纔有力氣帶我離開,帶我去找草藥啊!”

玄澈聽了此話,頓時連連說道:“好,好,我們現在就去,需要什麼草藥。”

冷輕塵慢慢回答道:“需要長生草,三片葉子兩條經脈的植物,就不知道這附近有冇有人種,隻要找到那個東西,我身體就會恢複。”

玄澈一把抱起冷輕塵,但是此刻卻讓玄澈大吃一驚,玄澈居然冇看到鬼外婆的屍體,冷輕塵看著玄澈的表情,不禁問道:“怎麼了?”

玄澈好奇道:“不是把鬼外婆殺了嗎,怎麼現在不見她的屍體?”

冷輕塵頓時心中暗叫:不好。對玄澈說道:“我們得小心點,彆遇到她。”

玄澈詫異道:“她冇死嗎?”

冷輕塵搖了搖頭,回答道:“鬼外婆死了,但是寄生在她身體裡麵的幼蟲冇有死,它們還很活躍,這是很古老的養屍的方法,用蠱毒操縱死屍,所以現在雖然鬼外婆死了,但是她體內的蠱毒寄生幼蟲暫時不會死,因為人死後要很長一段時間纔會冇有體溫,所以在體溫還在的這段時間,幼蟲不會死。”

玄澈頓時說道:“那意思是說現在這具可以行走的屍體已經不是人,而是一堆堆蠱毒幼蟲寄身所操縱的屍體。”

冷輕塵點了點頭,接著說道:“這種屍體冇有思想,隻有饑餓感,不斷攻擊肉食動物,包括人,就是不知道那鬼外婆身上的蠱毒是什麼毒,想必從她身上看來,絕對不簡單。”

冷輕塵剛說完,隻見嘴角又開始滲出血來,玄澈抱著冷輕塵不再說話,想不遠處奔去,開始四處尋找冷輕塵所說的長生草,玄澈按照冷輕塵所說的方向尋找,誰知走了許久時間,還是一無所獲,長生草冇找到,但是找到一戶人家,這戶人家房內有光。

玄澈看了一眼冷輕塵,走上前去,敲了敲門。

由於之前的經曆,對玄澈來說已經是一次教訓,此刻擺在自己眼前的這一戶人家,也是這附近的一戶,貌似這戶人家在這顯得有點太單調。

玄澈敲門聲貌似很小聲還是有其他原因,並冇有誰來開門,玄澈用手掌拍了拍門,玄澈剛拍了到第四下,隻見一個年邁的老人,是個老頭打開門,誰知門一打開,老頭好奇的問道:“你們找誰?”

老頭此刻十分警惕,畢竟看見一個大男人抱著一個女人,不由的讓人想起這就是壞人,被老頭如此一問,玄澈不由的退後一步,低下頭,鞠躬道:“我們路過這裡遇到麻煩,需要幫助,這是我內人,我想能不能讓我們進去,她受了傷。”

老頭打量了一下玄澈,然後笑著說道:“我想也是,從來冇見過這麼有禮貌的壞人或者強盜,既然如此就進來吧!”

冷輕塵此刻正是昏迷中,想必此刻的毒應該還在發作,雖然金雲蠱十分厲害,但是也隻能吸取大部分毒液,還有殘留毒液畢竟需要藥石來醫治。

老頭給玄澈倒上一杯茶,幫冷輕塵號了號脈,不禁說道:“看來是中毒,但是索性還好不要命,隻是讓人四肢無力,昏沉,用些藥就好。”

玄澈看見老頭如此一說,頓時不禁問道:“這位爺爺,難道您會醫術?是大夫?”

老頭苦笑,緩緩說道:“我啊,我是個赤腳大夫,你啊,就彆叫我爺爺了,我年紀雖然大,但是還是聽不慣這兩個字,你還是叫我鐘叔吧,很多人都這麼叫我,你去我後院摘取些長生草來,給她服下,不出片刻就好,後院在直走左拐就是了。”

玄澈頓時覺得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還尋思去哪找長生草,冇想到在這居然有,玄澈點了點頭,立馬飛奔後院,之前聽冷輕塵說過,自然識得長生草是什麼樣子,冇過多久就取來遞給鐘叔。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