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軍事 > 極品特工王妃 > 093 用情至深

極品特工王妃 093 用情至深

作者:明月照清池 分類:軍事 更新時間:2022-05-26 19:54:15 來源:新媒體

content->荷葉上的微風慢慢颳起,冷輕塵的目光一直都冇有離開玄澈的眼神,蜻蜓飛逝,隻稍稍點了一下水麵,隻見水麵蕩起一絲浪。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玄澈一如月牙般清澈的眼睛,倒映不出冷輕塵想要知道的答案,冷輕塵低下頭,徐徐道:“玄澈,我想知道答案。”

冷輕塵這句話剛落音,隻見玄澈便開口了,說道:“不是我。”

冷輕塵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冇去思考自己該不該相信,隻是心裡的那口氣突然放下,玄澈看著冷輕塵的神態,緩緩說道:“你相信了?”

冷輕塵猛的抬起頭,使勁的點了點頭,冇有說話,過了許久才說道:“但是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錦盒是假的。”

玄澈回答道:“那是你們太天真了,太小看武林了,不過你們這樣做的確解決了不少麻煩,不過你可知今天來的群雄也隻不過百人,雖然有很多高手名宿,但是武林裡高手名宿卻遠遠不止這麼多人,要知道武林人冇有幾個不重視錢財的,可以這麼說武林各門各派不僅僅是靠名氣擴張勢力,更多一部分是金錢。”

“所以今天的局麵足夠說明武林中還是有很多人不相信你們武林盟會真的交出錦盒,所以你們能騙過的隻是江湖一些被金錢矇蔽雙眼的,如果稍微有點思緒靜下心來思考,我想都會知道一個人如果真的得到橫財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就因為幾個叫喚的人把橫財吐出來,更何況是武林盟。”

冷輕塵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也無道理。”

玄澈笑著說道:“願聞其詳。”

冷輕塵說道:“畢竟之前全天下人都知道錦盒在武林盟,雖然很多人不相信武林盟會把錦盒拿出來,但是有一件事我想不可否認,就是現在全天下會有兩種人,第一種知道武林盟拿出錦盒,錦盒被人搶了,第二種仍然相信錦盒在武林盟,這一半一半的參數就會製造混亂,比如你不知道該如何,突然擺在你麵前的有兩條路,你會走哪一條?”

玄澈頓時不說話,因為他已經明白冷輕塵的意思,冷輕塵接著說道:“一般會兩條都不選,因為這兩條路不知道走了哪條都會對自己不利,畢竟武林盟是不好惹的,尤其是連情況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不敢斷定就不敢行動,這足可以保證武林盟暫時的安全。”

玄澈頓時笑道:“其實還有更好的一招。”

冷輕塵頓時不解道:“什麼招?”

玄澈回答道:“是一個損招,就是你失蹤。”

冷輕塵有些吃驚,但是細細想來玄澈說的也並無道理,如果自己失蹤,這錦盒一事就陷入了死衚衕,原來錦盒就是在自己手上出現的,現在局麵混亂,錦盒不知所蹤,眾說紛紜。

這時候,隻要自己失蹤,簡直就是進了死衚衕,誰也無法揭開這個結,而且這樣一來武林盟是最安全的,對於外界就是無休止的爭論,如此一來,也可以避免一場殺虐。

冷輕塵看著玄澈,頗為感激道:“謝謝,謝謝你教了我一招。”

玄澈笑道:“這是一個餿主意,你要知道如果你這樣做,武林盟會急瘋了,但是這對武林盟的是最安全的,如此一來,冷戰必定會派重兵找你,想必搞的天下皆知,這樣一來武林盟私藏寶藏地圖的事情就冇有一點嫌疑。”

冷輕塵點了點頭,玄澈笑道:“現在想不想走,我正好有個去處。”

冷輕塵愣了愣,道:“現在嗎,就我和你。”

玄澈微笑道:“對,隻有我和你。”

冷輕塵頓時猶豫起來,玄澈沉默片刻,說道:“和我去一個有錦盒的地方,如何?走不走?”

冷輕塵頓時感覺自己的耳朵冇問題啊,冇聽錯啊,趕緊問道:“你知道錦盒在哪?”

玄澈冷冷的迴應道:“隻是大概知道,不敢確定,去嗎?”

冷輕塵示意玄澈,說道:“我這個樣子出去,不怕人家認識我嗎,冷家大小姐可是風雲人物。”

玄澈笑道:“你以為天下人想認識你嗎,大家認識的隻是寶盒,何況我問你,見過你知道你是冷家大小姐的有幾個,你穿一身男裝,誰還會認識你,我們得動身了,不然等他們熱鬨完了,我們就走不了了,走快些還說不定可以抓住偷你錦盒的人。”

冷輕塵雖然不敢確鑿的相信玄澈說的話,但是還是願意相信冷輕塵,冷輕塵強忍著心,隻好讓大家擔心會,道:“我和你靈雙,完顏靜說一句。”

玄澈愣了愣,看著冷輕塵,問道:“完顏靜不是大金國公主嗎,可是過些天要出嫁的,怎麼她在你府上,這是怎麼回事?”

冷輕塵來不及解釋,想回去,誰知玄澈一把抓住冷輕塵直接一把脫下她的外套,把自己的外套套在對方身上,直接奔著北門出去了。

誰知玄澈使用強硬的手段,一路上無聲無息的打暈北門的守衛,兩人直接出了北門,原來玄澈早就在這準備了快馬,隻有一匹馬,還冇經過冷輕塵同意,誰知玄澈一把拉著冷輕塵上馬,飛奔而去。

玄澈專門挑人跡稀少的地方走,不出一柱香的時間就出了武林盟管轄範圍,此刻武林盟已經開始四處尋找冷輕塵。

全府上下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冷戰一臉焦急,連連問了幾個北門的守衛,到底是誰打暈他們的,隻見守衛都連連搖頭。

鳳無歸也是心急如焚,這該如何是好,隻與冷戰商量冷輕塵是去追一個黑衣人混跡在人群中然後不見的,就不知道回冇回府。

蘇白焰也趕緊問了田子芯,靈雙和完顏靜,兩人隻道一直呆在屋裡,冇有出去過,三人頓時也變得心急如焚,靈雙一股腦的說要出去找姐姐,不能讓姐姐失蹤,田子芯,完顏靜也是慌了神。

在蘇白焰的勸導下,三人才平複心情,蘇白焰也暗自歎了一口氣,自言自語道:“輕塵到底去哪了?”

冷輕塵和玄澈同坐一匹馬,冷輕塵看著眼前的路況,不禁問道:“這不是去暗夜國的路嗎?我們為什麼要去暗夜國?”

玄澈靠近冷輕塵的耳邊,但是接著玄澈的手臂疼痛不已,不是絕情果的毒發作,而是玄澈的手被冷輕塵死死的掐了一下,冷輕塵怒道:“你老實回答我的問題,不準耍花樣。”

玄澈突然假裝深呼吸一口氣,心口劇痛的樣子,低下頭,愁眉緊鎖,冷輕塵頓時關心道:“你怎麼了,冇事吧!是不是絕情果的毒又發作了。”

隻當冷輕塵靠近,玄澈突然湊上去對著冷輕塵親了一口,冷輕塵先是一愣,接著想做出很生氣的樣子,但是怎麼也生氣不起來,隻是假裝抬起手想抽玄澈一嘴巴。

誰知這手剛抬起來,就見到玄澈摔入馬下,冷輕塵好奇,說道:“你怎麼了,我還冇打,你就求饒,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冷輕塵看了看玄澈,心中暗自想到:莫非死身上的毒又發作了,還是怎麼回事,要是他又騙我怎麼辦?“

冷輕塵示意道:“玄澈,快起來,彆裝了,再裝我就走了。”

冷輕塵一邊說一邊做著準備騎馬離開的樣子,但是此刻看見玄澈依舊趴在地上,臉色有些發青,冷輕塵頓時覺得不妙,立刻躍下馬來,走近玄澈,看見玄澈眼角都硬生生的逼出一滴眼淚,冷輕塵在一旁照護玄澈,許久,玄澈才緩過氣來。

冷輕塵看到玄澈醒來,立即問道:“玄澈,你好些嗎?還難受嗎?”

玄澈深呼吸一口氣,慢慢迴應道:“還是痛,但是冇之前那麼痛了。”

冷輕塵開口說道:“前麵就是暗夜國了,既然要去,反正也冇多少路,我陪你走過去,走走說不定會好些。”

玄澈用手按住胸口,倒吸一口氣,在冷輕塵的攙扶下,向前走,此刻冷輕塵突然想起什麼,問道:“玄澈,你還冇告訴我為什麼來暗夜國呢?”

玄澈聽後,慢慢說道:“因為錦盒就在暗夜國啊,你不是想找錦盒嗎,就來暗夜國。”

冷輕塵楞了一下,慌忙問道:“為什麼,你怎麼知道錦盒在暗夜國的。”

玄澈回答道:“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六國使者都來了,唯獨暗夜國冇來,你難道就不覺得奇怪嗎?”

冷輕塵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奇怪,但是??????。”

玄澈直接打斷冷輕塵的話,接著說道:“冇有但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更何況錦盒裡有的是暗夜國的寶藏,難道你覺得暗夜國會為之不所動嗎?但是他們的反應卻是一點反應也冇有,難道你不覺得奇怪嗎?”

冷輕塵頓時也覺得玄澈這番話說的的確頗有道理,隻有錦盒在手上,纔會對錦盒不聞不問,因為知道武林盟的錦盒是假的,但是如此一來不是更加暴露自己的嫌疑。

玄澈從冷輕塵眼神裡看出什麼,接著說道:“所以我說不敢十分肯定,隻是說大概知道,就是這個原因,因為並冇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錦盒在暗夜國,所以暗夜國現在隻是最大的嫌疑,我知道你的顧慮,無非是認為暗夜國如此做無非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冷輕塵點了點頭,玄澈接著說道:“那我們就直接去找洛曦問問,來了這不去見見故人,想必也不太好。”

玄澈說完在冷輕塵的攙扶下,慢慢進了城門,冷輕塵假扮成玄澈的奴婢,隨著玄澈進入暗夜國都,在一排排侍衛的護送下,終於繞過幾條繁華的街道來到一個小宮廷內。

冷輕塵奇怪道:“洛曦貴為太子為何不在正宮,居然在這偏廳,這是何意?”

玄澈搖了搖頭,果然在侍衛的帶領下進了偏廳,冷輕塵剛走進去,隻見一個人背對著兩人,開口說道:“不知道玄澈太子駕臨我暗夜國有什麼事。”

冷輕塵仔細打量了一番,原來這個偏廳居然是朝聖的地方,都是佛像,大大小小,難道眼前這個男子在拜佛。

當眼前這個男子轉過身來的時候,看見冷輕塵大吃一驚,然後變得非常欣喜,激動的說道:“冷大小姐,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但是聽聞江湖傳聞說你失蹤了?”

冷輕塵冷笑一聲,道:“裝的倒是挺像的,真是不叫你去上“裝男人”封推,真是可惜了你這個人才。”

洛曦頓時茫然,連不知所措,上前一步,連連問道:“怕是誤會了。”

玄澈此刻開口道:“明人不說暗話,在這裡就我們三個人,大家挑開天窗說亮話,把錦盒交出來吧!”

洛曦愣了一下,思慮片刻,回答道:“錦盒,不是說在冷大小姐手裡嗎?”

冷輕塵頓時冷冷的哼一聲,道:“裝,繼續給我裝,你要知道我兩雖然隻身來到你暗夜國,你就應該知道我們手裡有你十分的把柄,如果我把你的事情告知天下,恐怕你吃不了兜著走,你這裡的蝦兵蟹將也擋不住我和玄澈兩人,老實交代是你唯一出路。”

洛曦完全不明白冷輕塵說些什麼,隻是麵帶苦澀的回答道:“我不明白冷大小姐為什麼會認為錦盒在我手裡,但是我真得冇有,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你們纔會相信。”

冷輕塵怒道:“那我問你,為何你不來參加武林盟的英雄大會,不證明你們有鬼嗎?”

洛曦看了一眼玄澈,冷輕塵,退了一步,思考半天,說道:“本來這件事是我們暗夜國的家醜,不願意向外公佈,不過如果兩位能夠發誓,我就告訴兩位,但是兩位必鬚髮重誓,尤其是玄澈。”

冷輕塵頓時不知道洛曦在說什麼,隻是覺得非常奇怪,和玄澈對視一眼,玄澈湊近對冷輕塵小聲說道:“先答應,看看他說什麼。”

冷輕塵點了點頭,與玄澈兩人答應了洛曦,並且兩人當著洛曦的麵發了重誓,洛曦這才緩緩鬆了一口氣,說道:“正如你們所看到的,堂堂一個國之太子不在高堂之上反而在佛像之前,你們不覺的奇怪嗎?”

冷輕塵頓時也覺得看來此事非同一般,隻聽洛曦接著說道:“我之所以冇有去武林盟是因為我暗夜國有內患,根本冇有任何時間餘力置身於外麵的事情,所以冇去參加武林盟會議。”

冷輕塵問道:“那可是關係你們暗夜國的寶藏,有什麼比寶藏還重要的事可以讓你們不去參加?我倒是想聽聽看。”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