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九十六 入井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九十六 入井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歲月無儘。

這個古老的村落之中,卻一直重複著這種詭異的輪迴……

眾人稍微想象了一番,就覺得一陣雞皮疙瘩直起,這倒不是出於畏懼,而是對於這種詭異的局麵感到一絲異樣的寒意。

儘管這種局麵令人不舒服,但是赤心子冇有阻止的意思,他的雙眼裡帶著饒有意味的神色,正在觀察著匍匐於地麵上、蠕動著的濕潤肉塊。

“我們不用急著行動,這個重置的過程需要一柱香的時間,機會難得,大家好好觀賞一番吧……”

淡淡的灰色霧氣中,肉塊從黑暗的石井中攀爬出來,蠢動著、搏動著,胡亂揮舞著本來是手的細長肉條,如同蝸牛般爬行,俄頃,肉塊發出響聲,表麵顫抖起來,在轉眼間改變形態,脫離了原本的形態。

紅衣女拚命捂著嘴,感到了強烈的嘔吐感。肉塊在她的眼前,漸漸變成半魚半人,又從半魚半人變成了人形,光禿禿的頭上長出頭髮,麵孔也浮現出五官。

因為這一幕過於詭異,讓人很難想象白日的村民,與眼前這些肉塊之間的聯絡,親眼目睹這種場麵,不免會體會到充滿褻瀆的,驚悚駭人的巨大差異。

眾人等了一柱香的時間,從井中爬上來的那些半魚人完成了化為村民的轉變,就紛紛向自己的家中走去,他們是上一次輪迴重置的村民的贗品,在賀平看來,就是一種“克隆體”。

赤心子說,這些“克隆體”有著上一次七日輪迴間村民的記憶,然而這種記憶也是虛假的,他們會去原來的家中,殺掉前一任的自己,然後取而代之,繼而忘掉這段記憶,習以為常的過接下來的七天生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些轉化完成的村民紛紛進入灰霧之中,返回家中,古井石欄周圍變得空無一人,眾人才繼續向前走去,來到了石井邊。

這口石井比一般的井要大上一圈,井裡冒出來的霧氣已經消失了,一眼望去,井口露出一個黑深深的窟窿,石井就像是一口深不見底的隧道,似是通往另一個世界。

“那些‘東西’,就是從這裡出來的嗎?”

“白鬚客”無眉子聲音很低沉。

紫甲殿曆來信奉被稱為“五通魔主”的邪神,是長生九邪之中最凶惡殘暴的一支,五通魔主是一位來自域外的妖神,極為殘暴,紫甲殿的法術也是獰惡殘毒,需要血祭生魂,以取悅這位妖神魔主,才能夠換取魔主垂憐、恩賜。

無眉子自恃自己身處於紫甲殿,也見過各種為了取悅魔主,而行的殘酷可怕之事,殺戮、施虐、活吃生人……都已經是司空見慣,可是見識到這古井旁發生的種種詭異場麵,心中還是有些悚然。

“我猜測,這是一種古老的儀軌,”赤心子分析起來。

“三元魔宮之中,下元洞明脈主修‘水官法’,相傳,水官大帝統管三河四海九江水府,水中一切生靈,包含廣大水域之中,無數萬靈魚龍鯨鯢精物,都歸於水官大帝所宰製。”

“然而,除了水族生靈以外,水官大帝也掌管有窮之淵中的碧落之河——不淨黃泉,不淨黃泉流經三界之中的地淵界,深達九層,通過九口裂隙,注入大地深處,衍生出貫串蜿蜒在地層九淵中的冥河之水。”

“這也就是說,水官大帝也掌管過去被視為‘幽冥世界’的一部分,與專門監察五嶽四極八維,掌長夜死魂鬼神之籍的地官大帝在職能上互相重合。”

赤心子描述了三元魔宮的神道體係,三元一脈的三官大帝,在神道職能上是互相協調、共存、循環的一個體係。

——天官大帝端坐於中天之上,負責監察天地間的陰陽化育,萬物滋生,恩覃三界,福被萬靈。

——地官大帝則是主管十方九地,即與獄囚地獄愛苦眾生除罪薄、滅惡根、削死名、上生籍,考校幽明。

另一方麵,地官與水官大帝之間職權又能夠相互交接,即掌生人,又管亡者,還兼顧百姓男女功過罪福簡籍之事,及死者長徒作役,也就是以江河湖道來運送死者,送其前往地府受徒役之刑,這也是水官大帝的一個重要職責。

聽到這裡,賀平在腦海裡浮現出“三角形”的構架,三角形可是最穩定的關係,在他看來,這三官大帝明顯達成了一個相對穩固的三角結構。

“在極為古老的一些傳說之中,我們人族被稱為‘贏族’或是‘裸蟲’,據說我們人族就是誕生於大地最深處的,也就是三界中的地淵界。人族是沿著有窮之淵的底部向上攀爬,從不淨黃泉逆流而上,最終,纔來到地麵上的。”

“我們這些裸蟲眾生的祖先,也就是人之祖,與另一支鱗族相似,都是地淵深處的居民。世間,曾有一種說法,認為我們的祖先是如同蚯蚓、蠕蟲一般,生活在地底。那時的我等,即無爪牙之利,亦無筋骨之強,隻能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維生。”

“在後來,我們模仿鱗蟲,化為了魚類,因為隻有魚鱗之屬,才能夠逆泅而上,渡過不淨黃泉。在爬上地麵以後,我等又學著毛蟲走獸長出了手腳,模仿羽族發出聲音,最後,我們人族又去學習介蟲,模仿昆蟲的爭鬥,製作出各種戟楯蔽櫓,學習戰鬥與殺戮……”

赤心子闡述了一個令人感到困惑的傳說,這個傳說來自被大幽王朝的儒士們斥之為“滿紙胡侃,捏造妄言”的稗官野史以及冇有焚儘的前朝經籍殘卷之中,其中不乏天馬行空,幾近神話的內容,而這段關於人族由來的曆史,荒謬之處,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三元魔宮可能有參詳過這些古史,並依此為據,認為人之生死,就如同人族的先祖們,由九淵之底、渡過不淨黃泉,再由黃泉輾轉來到大地的過程倒轉過來。

生與死之間,就是一種狀態的逆轉,人來於地淵之中,如同方纔那些‘肉塊’,化為鱗魚之屬,再由魚化人……死亡對於我們來說,就是由生返死,歸根覆命,正如同我們的祖先來自地淵冥府,終歸有一天,生長於大地中的我們也要順應這個過程,魂歸於大地。”

“這口古井,就是在模擬三元魔宮心目中的生死法則變化,‘古井’象征生命源頭的地淵界,那些黏土一樣的肉蟲,順著那些灰色霧氣,以半魚人的姿態,漸漸變成了村民。”

賀平也有些弄明白了這套儀軌的運轉法則。

“七日是一個循環,重置後的村民再去殺死過去的村民,吞食、殺死後,就象征生死之流變……”

赤心子微笑點頭。

“賀師弟的說法大致與我的猜測相同,人族由三界中的地淵界遷移到地麵上的故事未必屬實,隻是三元魔宮參詳了這一套說法,佈下了這個儀軌,以運轉某種不明的陣法,這才造就了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切。”

“可是,佈置下這儀軌之人,所圖為何?”

無眉子緊緊地皺起無眉的眉頭,眉間浮現出一個川字紋。

“這就與我們關係不大,大夥還是儘快行動,這霧氣要是完全消失,我們就進不了水仙洞窟了。”

言罷,他便第一個向著井口跳了進去。

“諸位同道,我赤心子先行一步了。”

眾人也互視一眼,那“白鬚客”無眉子也踏在石欄上,第二個跳了下去。

“丫頭,我們也該下去了。”

那白髮皤然的苗花婆婆嘿嘿一笑,挾持著身邊的紅衣女子,也向前走去。

“老太婆,這女子是個凡人吧!你帶著這個累贅,也不嫌礙事嗎?”

老窯鬼提著煙竿幽幽地問了一句。

“老窯鬼,你還真是喜歡多管閒事,這丫頭是我未過門的孫媳婦,我自帶她進去,關你屁事。”

苗花婆婆冷冷一笑,就抓著那紅衣女子,一同入了井口,轉眼就在霧氣中失去了形跡。

老窯鬼也冇跟最後的賀平打招呼,慢悠悠地跳向井口,他那三個孿生的三胞胎,也緊隨其後,其中一人瞥了他一眼,最後一個跳了進去。

“看來我是最後一個。”

賀平晃了晃袖子,做好了相應的準備,扣著九死替難巫偶就向井口跳了下去。

……

穿入漆黑一片的井口之中,並冇有體會到下墜的失重感。他的意識有一瞬間陷入空白之中,這隻是一刹那的事情,間隔不到數秒,他就恢複了正常。

賀平努力地睜大眼睛,卻感到眼睛一陣酸漲。

視野睜開後,周圍的景物略微有些扭曲,不過他眨了幾下眼,一切就恢複正常。

“這是個洞窟嗎?”

光線很黑暗,但是對於賀平來說問題不大,他的五感異常敏銳,神魂念力向周圍掃蕩一圈,就辨識出這裡是一個漆黑的洞窟。

“旁邊還有水。”

他能聽到附近有水聲。 www.kanshu.com

賀平收斂氣息,腳步也極輕,就這麼摸著黑走了一陣子,前方陡然出現了一道光源。

那是一盞青銅俑燈,鬼火般的油燈燈光在前麵亮起,隻見四周的洞壁光滑潮濕,泛著奇異的綠色,好像長了層青苔。

“師弟,你來啦。”

赤心子一襲綠袍,身後站著無眉子等,他手中所持的青銅燈搖曳著磷磷閃爍的火光,照出前方的一道狹窄的甬道。

“差不多快到了,就等你了。”

“好。”

賀平向前走了幾步,跟上前行的幾人,穿過了狹窄的石壁甬道,轉了個拐,前方就有一道形式石門的入口,眾人精神一振,朝著石門走去。

穿過石門的瞬間,有人瞪大了雙眼,也有人倒吸一口涼氣,眼前的詭異景物,讓他們麵色大變。

“這是什麼?”

賀平停下了腳步,心底也是一顫。

前方是一片紫紅的魔土,魔土的儘頭是一片奇異的沼澤,這沼澤周圍冇有水草,隻是在前方佇立著許多高聳的白骨柱,像是海底的珊瑚,長滿千枝百杈,化成了一片白骨林。

森森白骨所化的樹林之中,無數骨樹的枝頭,懸掛著染著深紅的破布,那是一件件壽衣,被風一吹,就飄揚了起來。

賀平的目光漸漸看向更深處,佇立在沼澤之中的白骨叢林的更後方,那是以他的目力也無法穿透的一片區域——在那裡,有大片大片的灰霧瀰漫,透著一股死寂的氣息,那詭異的煙霧之中,隱藏著什麼東西,影影綽綽,若隱若現,透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氛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