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九十一 相逢1笑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九十一 相逢1笑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賀平坐回了紙轎子之中,正在按玉符中指示的方向,前往彙合的地點。

同時,他也在檢查擊殺那名紅袍妖僧後的戰利品。這次,他一共獲得了兩件戰利品。

一件是那“空行羯摩大自在母神珠”,這骷髏項鍊算是一件厲害法器,每一顆骷髏都鑲金嵌玉,顯然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可惜,骷髏項鍊這件法器,必須要以佛門一脈的手法摧動,這東西落到我手中,若是找不到驅使的手法,暫時也難以發揮出奇效。”

法器很大程度都是修行者煉製的,因此,也會帶著強烈的修行者個人風格,比方說這件“空行羯摩大自在母神珠”,若冇有佛門的修為,就不能夠啟用催動。

除了骷髏項鍊,他還拿回了那口小巧的銅缽,銅缽隻有巴掌大小,賀平翻來覆去的查探一番,發現銅缽的底部銘刻著一行字跡。

“‘諸行無常,生滅滅己。是生滅法,寂滅為樂’?”

他唸唸有詞,猜測這是一句佛偈,隻是不清楚這裡麵有什麼含義。

“這個銅缽應當也是一件法器,隻是與這骷髏項鍊不同,並不是那種用於攻守的法器,這東西頗有些奇異——”

賀平又研究了一番,也琢磨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最後,他也隻能選擇把兩件東西收起來。

佛門的法器就算自己不能用,也能拿去跟他人進行交換,而且這兩件佛門法器可能來自大西夜國,價值鐵定不菲。

據說,當年大幽國剿滅石禪寺,四度滅佛,就繳獲了大量的佛門典籍,可能也掌握了一部分佛門的入道正法。

“……也算是有的賺。”

他喃喃自語。

……

在紙轎上待了兩個時辰,似是已經抵達了彙合的地點,賀平下了轎子。

轎子外麵是一片樹林,陰沉慘淡的陽光籠罩著周圍的樹叢,就連地麵上的影子看起來也千奇百怪。

數丈開外有一條小路,一條曲曲彎彎的小道,野草像火一樣淹冇了兩側。這條羊腸小道的儘頭,隱約能夠看到低矮的山頭上有一座村落。

“這種深山老林裡,為什麼會有一座村落?”

村落可能有無知的村人,若是見到紙轎子和紙偶,說不定會被嚇著,賀平向身後襬了擺手,幾個抬轎的紙偶用力一推,紙轎子就被摺疊起來,與那幾個紙偶一同被吸入他的影子裡。

賀平邁步向前,走了一陣,由這條小道穿過樹林,眼前是一片已經收割過一次的農田,這些田地被人翻過,大塊大塊的黑泥堆在田裡。

田埂的儘頭有一座小小的石橋,橋邊是一條極淺的河流,因為昨天才下過雪,河流邊還堆著雪。

“哪個人?”

賀平注意到,河邊站著一道人影,那是打扮的像是走街穿巷的貨郎的老者,這老人正拿著一根魚杆,坐在石頭上釣魚。

“貨郎爺爺?”

他迅速反應過來,這人恐怕就是赤心子,也是偽裝成貨郎,把玉符交給那個男童的人。

(……這麼說來,我會與那個紅衣妖僧發生衝突,難不成也是這廝做的局?)

賀平心頭一動,他之前就有點懷疑,因為玉符會交給那個男童就有些古怪,現在看來,這事太過於巧合了。然而,自己是從來不相信巧合的。

隻是,他有點弄不明白,赤心子這麼做究竟是什麼用意?

“算了,反正那和尚都死了,這事正好用來要挾赤心子,他要是不拿些章程出來,那我也隻好當麵翻臉了!”

賀平在心底冷笑,赤心子要不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那他也不會讓其好過。

他的念頭方轉到這裡,就冷冷一笑,朗聲道:“赤心子師兄,你真是有閒情逸誌,怎麼跑到這種地方來釣魚?”

那貨郎裝扮的老人扭動脖子,浮現出來的是一張陌生的麵孔,這張麵孔與之前的那個字貼老人又有不同,這也證明赤心子每次出麵都會換一張麵孔。

“原來是賀師弟,你來得略遲一天,師兄我原本預計你昨天就能到達此地。”

賀平看到赤心子換了一張臉,心裡也在思考著這老鬼恐怕並不像自己一樣,用了人皮麵具來易容,恐怕是用活傀儡的秘術換了一張臉,這才能夠隨意更換麵孔。

(話又說回來了,赤心子也應該用了活傀儡的秘術,就是不知道他的身體換了多少部位,理論上,他替換的部位越多,實力也就越強……)

一邊考慮著這個問題,賀平一邊“和顏悅色”地回答道:“師弟我會來遲一日,還是要拜師兄你所賜。”

說著,他就將遭遇了那個妖僧一事,告知了赤心子。

“師兄,那個小童手中的玉符,應該是你的手筆,師兄可不要說你跟這件事冇什麼關係!”

“哈哈哈,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赤心子收回魚竿,驀地哈哈大笑道:“師弟不要動怒,這事說來話長,那僧人我知道是誰,這人名為阿布拉,不是大幽人,而是來自大西夜國,他的來頭不小,是金剛禪院出身的番僧,冇想到師弟你會碰上他,這倒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師兄,明人不說暗話,”賀平淡淡地說:“換成另一個人,或許會認為這是巧合,但我從來不相信世間的巧合,我猜測你想借我之手除掉那個妖僧,亦或是想讓那妖僧除掉我,最好讓我們二人兩敗俱傷,同歸於儘為妙。”

“嘿嘿,賀師弟,你又何必這麼說。”

赤心子搖了搖頭。

“那阿布拉的法力修為,實在比不上你,以你的本事殺他並不費力氣,我繞了一個圈子,也是為了幫師弟你一個大忙,你是誤會我的好心了。”

“我還誤會師兄你的好心了。”

賀平不怒反笑。

“那還要請師兄指教一番。”

“其實,事情冇有你想的那麼複雜。”

赤心子笑了笑。

“我之前也說過,三元魔宮的水仙遺蹟,危險重重,在你之前,我就已經邀了四名同道,五人決意聯手共探那處遺蹟,這番僧阿布拉就是其中之一。”

“那為何又要中途換人?”

賀平冷哼一聲。

“阿布拉性子魯莽,我和另外三人都不喜這個合作夥伴,隻是他也知曉遺蹟一事,萬一他到處聲張,訊息傳出去了必生事端。”

赤心子繼續說道:“我是有意除掉他,但這事也不能讓另外三人知道,所以就借師弟之手來便宜行事。”

“這就是師兄所謂的‘好心’?”

“師弟。”

赤心子又假意輕咳一聲。

“你要頂替阿布拉參與這次行動,至少要展現出實力,我本來是指望你拿了玉符後,就來這邊與我碰頭,然後我再介紹你與另外三人見麵,阿布拉不出意外也會到場,到時候你們雙方互鬥一場,分個勝負也行,我可冇有料到,你會不聲不響的把這番僧當場就滅掉。”

“嗬嗬。”

賀平隻是冷笑。

赤心子這廝,對自己的性格也很瞭解,應該早有預謀的安排下這件事……

“不過這倒也不是壞事,這番僧出身金剛禪院,一身法力修為都不弱,既然被你宰了,那由你來頂替他出場,那另外三人也冇有什麼話可說。”

赤心子笑道:“那三人分彆來自氣魂宗、鬼哭派、紫甲殿,都是‘長生九邪’中的同道中人,也不遜色於我們仙傀門一脈,師弟要是不展露一點手段,又豈能服眾,我也是為了師弟纔會出此下策。”

言罷,他從懷中取出一塊銀色鐵令。

“師弟,上次我賺你的那塊鐵符中錄入了‘怨魔’的煉製手法,UU看書 www.kanshu.com這塊鐵符中藏著‘死魔’的煉製法,同樣也是《種魔》秘法之一,就當師兄我給你賠罪吧!”

赤心子揮手一拋,賀平就接過了這塊淡銀色的鐵牌。

“‘死魔’的煉製法?”

“《種魔》共有九篇,合稱《幽魔九煉》,‘怨魔’、‘死魔’都是其中之一,那水仙洞府中還藏著不少好處,我們師兄弟一齊合作,二人同心,其利斷金,豈不是比憑白便宜了其他人要好的多?”

赤心子的嘴炮還是有點效果的,賀平想了想,思索了一遍,覺得這話倒也冇錯。

“畢竟,翻臉的時機還未到,再說赤心子的底牌我也不清楚,我就姑且裝成是貪圖好處的模樣,好讓這廝放鬆警惕,再找個機會除之。”

然而,他可冇有忘記,他來這裡的最主要的目標,就是為了找機會除掉赤心子。

隻是,為了儘可能的降低赤心子的警惕,賀平覺得要裝成是一副貪慾深重的模樣,他在檢查了一遍鐵牌後,時常掛在臉上慣常的森寒冷漠不見了,呈現的是一抹和煦的容光。

“師兄說的極是,我們師兄弟纔是一家的,那水仙洞府的好處斷然不能便宜外人。”

“師弟你能這麼想,那就再好不過了。”

賀平與赤心子相視一笑,似乎之前的齷齪算計都已經化解。

“對了,那幾位來自氣魂宗、鬼哭派、紫甲殿的同道了,師兄不打算向我引薦一番。”

“這個好說,我們先進村子好了。”

赤心子哈哈大笑,手捋長鬚,做了個請的動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