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八十八 化乾戈為乾戈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八十八 化乾戈為乾戈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賀平的笑聲陰沉,配合他那尖銳沙啞的嗓音,活脫脫就是哪裡來的積年老妖怪,比那牛頭明王還要可怖幾分。

眾人聽到他這麼一說,又驚又懼,額頭上也是涔涔冷汗直下,臉上也是一張比一張慘白,猶其是那位大小姐,俏臉煞白,似是隨時都會昏厥過去。

“不過。”

賀平淡淡地補充一句。

“本人也不是什麼嗜殺的魔鬼,乃是正經的修道之人,並不會無端取人性命,你們要是乖乖聽令,不四處亂嚼舌頭,放的聰明一點,我也犯不著跟你們這種人物過不去。”

他的雙眼光芒冷厲,銳利的視線猶如實質般巡逡一遍,在場的眾人下意識吞了口唾沫,隻覺得寒氣生自心底,半句話也不敢吭聲。

其實,賀平這番威脅聽上去誇張,實質上,他對什麼“屯雲州峰煙堡”一無所知,這群人要是跑了,他也不知道去哪裡找這夥人。

另外,他也不擔心自己的行蹤被這群人傳出去,隨口一提,也隻是為了扮演一個“邪派凶徒”、“旁門妖人”,這般施為也是為了讓自己的言談舉止更具備威懾,足以讓這群普通人產生恐懼,好乖乖聽從自己的吩咐。

眾人被他一番威脅,心中忐忑不安。這時的賀平內心也有些無奈,他心想自己也算是個與人為善、不喜爭鬥的性子,怎麼好好的出來找個路標“印記”,就莫名奇妙的招惹上了佛門的人。

“差使那飛天夜叉定然不是什麼好人,就算修煉佛門的大威德法,恐怕也冇有煉就一顆慈悲心腸,不然豈會擄掠童男童女乾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賀平思忖許久,知道這等惡徒,即便自己本是無意壞他的好事,彼此之間還是要起齷齪難以善了。

“據說,佛門一脈的法門最重因果,入門後,能夠煉成各種映照、追查、溯源的術法,追查蹤跡,查驗前因後果,往往比道家的圓光術還要靈驗。

畢竟,佛門三乘法脈中的《尊聖曜母陀羅尼咒》甚至能夠洞悉過去、現在、未來的三世宿緣因果,得罪了一個佛門高手,想要避開對方的追查手段極為困難。”

就算現在跑掉,也得罪了那人,日後難免會豎個強敵,偏偏這人還有秘法可以找到你。

誒!逼不得已我也隻能先下手為強,待會就乾脆在金牛頭寺埋伏下來,等到那人過來查探之時,就強先出手,打他個措手不及。

賀平也有些無奈,他轉動了幾個念頭,想出了幾條“了卻恩怨”的大好辦法。反正在他看來,若是不能化乾戈為玉帛,那就乾脆化乾戈為乾戈好了,死掉的敵人,那就不能算是敵人了。

接下來,他又假咳了幾聲,朗聲道:“你們聽好了,我斬殺了那偽裝成牛頭明王的飛天夜叉,那夜叉是個妖物,背後藏著一個妖人,它能變幻成牛頭明王,因為被邪法加持才變成了那副模樣。”

眾人聞言,先是有些詫異,後來細細一想,也確實如此,那牛頭明王好歹是佛門正神,怎會托夢給陳家村的村民,索要什麼童男童女,這事裡麵確實有些蹊蹺。

接下來,賀平用那種磨砂也似的怪異腔調繼續說道:“我破了那妖人的妖法,他定然不甘心,待會便會遣麾下的群妖過來與我為難,這金牛頭寺很快就會變成戰場,你們要不想死,就儘快離開這裡,否則那妖人過來,為了滅口,恐怕一個也活不下去。”

“可是!”

侯伯聽到這裡露出為難的神情。

“現在外麵這麼大的雪,我們這麼多人,就算想走也走不了,再說就算人能走,雪太大,牲畜也動不了。”

賀平看了看天色,佯裝掐指一算,淡淡地說道:“再過半個時辰,這場雪就會停,你們帶上這裡的孩童一路向東,不要去烽火堡,改道去陳家村。”

“這?”

侯伯臉色丕變。

“我們還有急事。”

“急事,什麼急事比自己的命還重要嗎?”

賀平冷冷睨他一眼,哼笑道:“那妖人藏身此地煉就邪法,這訊息傳開出去,他豈會罷休,那人詐以‘牛頭明王’來蒐集童男童女,也是為了避人耳目,你們這些人匆匆忙忙逃往烽火堡,是打算帶著烽火堡中的親朋好友一起投胎,坑死全家人是吧?”

“不不不。”

侯伯連忙擺手。

“隻是,這天氣這個樣子,雪真的會停嗎?”

“本人有洞察天機之能,豈會算錯?”

賀平淡淡一笑。

這倒不是騙人,修行到了“求道”這個層次,腦宮中的神魂精魄凝成實質,縱使還不能天人感應,參悟那無上天道,也有感應四時寒暑、知陰陽節氣之變化的特性。

“老朽知道了,這就命人去準備。”

侯伯歎了口氣,知道胳膊扭不過大腿,碰上這等凶人,還是聽命於他才能保證安全。

“侯伯……”

那小姐還想說什麼,侯伯搖了搖頭,出言吩咐手下一乾護衛去準備。

“你過來。”

賀平視線移向那個穿著單薄布衣的男童,他揮了揮手,又說了一句。

“小傢夥,我找你有事。”

男童瞪大了雙眼,他的眸瞳透著一絲懼意,更多則是好奇的光澤。

他大著膽子走了過來,賀平上下打量男童一眼,小聲道:“你懷裡藏著什麼東西,拿出來給我看一看。”

“你、你怎麼會知道?”

男童雙目驚詫異的望向賀平。

“那東西不出意外,應當是留給我的……”

他平靜地回答。

男童怔忡了一下,從懷裡取出一個小巧的玉符,遞到了賀平的手中。

“這是經常來村裡賣雜貨的貨郎爺爺給我的,他說這東西要交給一個姓賀的人。”

“貨郎爺爺?”

賀平劍眉一挑,意識到留下這玉符的定然是赤心子,他拿在手中打量了一番,眉頭皺了起來。

“那個貨郎爺爺,還跟你說了什麼?”

“冇說什麼,貨郎爺爺前幾天來了,偷偷送了這個玉符給我,告訴我這是‘平安符’,若是被送去給牛頭明王當了祭品,拿著這‘平安符’就能保住性命,萬一碰到一個姓賀的人,就把玉符給他,他說‘那人知道如何用這玉符’……”

聽到男童這麼一說,賀平醒悟過來,知道這個玉符是一件符器,這玉符定然藏有訊息或是情報。通過符器藏入重要的情報,這在修行界也算比較常見的一種壓縮情報、藏匿資訊的手段,隱蔽而又方便,至少這東西交到凡人手中,斷然是不會泄露資訊。

他用神魂念力探入其間,意識之中頓時浮現出一幅極為詳細地圖,這片地圖栩栩如生,用發光的紅線描繪出一條通往某座不知名的深山中的路線。UU看書 shu.com

“好!”

他輕拍了兩下這個男童的腦袋。

“小傢夥,你做的不錯,跟著其他人一起回陳家村吧!那假冒的牛頭明王已死,待我除掉那妖人,你們陳家村也不用擔心受怕……”

男童眨了眨眼,心底頗有些疑惑,在他看來這人外表看上去極凶,現在說話倒是和氣,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什麼惡人。

“對了,那幾個孩子,他們醒了冇有,讓他們過來一下,我需要他們替我做一點事。”

賀平下了條命令,讓護衛把幾個孩子帶了過來,又取出幾根金針,刺破他們的指尖,各自取了一點點血。

眾人也不清楚他要做什麼,侯伯小聲的問了一句,賀平斜睨了他一眼,也不解釋。

接下來,在取了幾個孩童的指尖血後,賀平催促起眾人上路,他吩咐侯伯與一眾護衛,將那幾個鐵籠裡的小孩一同帶上,把一眾全部趕出了金牛頭寺,待到這群人走後,他也從容佈置了起來。

“出來。”

他從影子裡召出“紙偶靈傀”,將取了孩童血的七根金針,分彆刺入七個紙偶身上,接著,他又尖聲唸咒,隨著咒音滾珠般響起,那七具紙偶的形態也迅速變化,由七個紙人變成了四個男童,三個女童。

賀平這才輕輕吐了口氣。

“這‘幻物摹形’的咒法也有幾分取巧,不過在內行人眼裡,也就是個障眼法的水準,也不知道能不能騙到那人,算了,再準備一些爆靈巫偶在附近,若是第一波偷襲不成,再找機會炸死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