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七十七 近在咫尺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七十七 近在咫尺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你說什麼?”

劉捕頭麵色大變,猛地伸手揪住來人的衣領。

“葛知縣怎麼會給人劫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黑旗寨,帶隊劫人的是黑旗寨的‘竄山彪’沙無侯!”

來者也是縣衙的捕快,他被揪著衣領,呼吸不暢,臉色一陣蒼白。

“還有、還有那孫龍,那個瞎了一隻眼的江洋大盜孫龍也在其間……”

“沙無侯?!”

劉捕頭大驚失色。

“竄山彪”沙無侯絕非什麼厲害角色,但是這人背後代表是青尖山黑旗寨。

近日裡,那江洋大盜孫龍能夠順利出獄,是那大寨主陰鴻烈花了重金,與自己交易的結果。

“還有那孫龍,他最近才吃了大虧,又繳了銀子,為何會去劫持葛知縣……難道是我要價太高,那陰鴻烈當日答應了,事後與那孫龍一合計,窺出了破綻了嗎?”

劉捕頭忍不住懷疑,他吃的中間回扣,吃的太狠,這才引起了黑旗寨的惡意。

那筆銀子確實落到了葛知縣手裡,可是他暗中扣了一半,知縣老爺到手了剩下的一半,又分了一成給手下知情的人,一來二去,賺的未必有他自己多……

思及此中關節,劉捕頭臉色變幻,一下青,一下白,顯得忽明忽暗,陰睛不定。

“噫?”

何中衡突然出言譏諷:“劉爺,你這還待在原地乾啥,縣太爺出了事,你這捕班班頭難不成就站著這裡不動,跟我繼續扯皮下去,葛知縣那廂出了什麼岔子,你擔當的起嗎?”

“好。”

劉捕頭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率著手下人離開,那羅正走的最慢,回頭看了何中衡一眼,歎了口氣,就急忙跟了過去。

何中衡看到一行人下了樓,小聲靠近窗戶,打開一道縫隙,酒樓外守候的人也似乎散去,他這才鬆了口氣,知道自己逃過一場生死大劫。

這時,雅間的門再次被推開,一道穿著錦衣,紮著茜紅頭巾,腰繫蹀躞帶的青年人走了進來。

“恭喜了,何老哥,適才總算化解了一場小劫。”

來者是祁白衣,他進門後嗬嗬一笑,微微抱拳,向何中衡道喜。

“祁老弟,這算是何喜之有?”

何中衡低沉一笑,聲音暗啞,似乎有說不出來的滄桑。

“衙門中的那些人,視我為仇眥,為了陷害我,這種栽臟嫁貨的行徑都做了出來;我那好兄弟,為了榮華富貴,也跟這些人混在一起,沆瀣一氣……”

“人心不同,各如其麵,老哥又何必為此而傷神。”

祁白衣搖了搖頭。

“對了,祁老弟。”

何中衡又向祁白衣問道:“羅正和劉捕頭他們要害我,你是怎麼知情的,又是如何偷粱換柱,把銀子和信件換走的?”

“這事說來也巧,我有個手下以前是個精通剪綹開鎖、梁上夜行的盜賊,後來被我收服後就收了手,安安心心的當米家的護衛,他有一日在縣城的茶鋪子喝茶,看到巷子口處,羅正穿著差服,與一個地痞青皮搭上了話,兩人轉身進了巷子,他因為好奇,就聽了兩人的話,知道了你的事。”

祁白衣繼續解釋:“他回來後,就向我稟告了這事,我聽說與‘何捕頭’有關,心想一定與你有關,就命他去羅正住的地方,盜走了信和銀子,趁機替換掉了。”

“唉,或許冥冥中有天意,註定我何中衡命不該死!”

何中衡聽完後不疑有他,他隻是感歎自己命不該絕,否則哪有這麼巧合的事。

祁白衣也是老江湖,自然不會道出派人跟蹤羅正之事,他輕咳一聲,問道“何老哥,之前說的那件事如何?這三幫九會,還有縣衙中的敗類,已成了瀧河縣的毒瘤,若不以雷霆手段割去,就會遺禍無窮,老哥,若你有這個意思,兄弟不會吝於出手!”

說到這,他的語氣透著一股陰沉、森冷的氣息。

何中衡皺了皺眉頭,似是還有些舉棋不定。

“祁老弟,這事姑且讓我在考慮一下吧?”

……

“飯桶飯桶,你們統統都是飯桶!”

葛縣令被人救回來後,即使是驚魂未定,心中的惱怒化成一股熾火,他指著堂前跪著的幾人,大聲怒斥:“你們一個一個都是飯桶不成,老爺我的命差點都被你們給耽誤了,還有你,姓劉的,那孫龍是不是你主張放走的,那廝好大的膽子啊,他夥同黑旗寨的土匪,打主意都打到我身上來了。”

“大人,此事一定有蹊蹺,那孫龍和黑旗寨絕無膽量與官府為敵,不然當初就不會付銀子贖人了。”

劉捕頭跪在下方,雙手抱拳,主動辨解。

“嘿嘿。”

葛縣令冷冷一睨,眸光裡無絲毫笑意。

“這話說的好,孫龍和黑旗寨或許冇這個膽量,冇膽量他們會來劫持我這個知縣,我看他們是有膽量的,這是狗膽包天,劉捕頭,你到底收了人家多少好處,都這地步,還給人家說話。”

劉捕頭連忙磕頭。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你有什麼不敢。”

葛知縣怒火更熾,手裡抓著旁邊的茶杯扔了過去,險些砸中劉捕頭。

“聽好了,這次的事不能這麼算了,那黑旗寨也好,孫龍也好,你都要想辦法給我處理好,這群目無王法、膽大包天的匪類,你要給我拿回來,這事辦不好,你跟你那幫手下也不用乾了。”

“是。”

劉捕頭陰沉的低著頭,不禁暗中握拳咬牙,他並不是對葛知縣置氣,而是心中斷定有人在其中搞鬼。

青尖山黑旗寨那幫山匪,怎麼可能有這種膽子,劉捕頭心中清楚的很,這是有人居中在給自己搞鬼。

“不管你是誰,待我查出來你的真實身份,你都死定了。”

……

賀平並冇有理會瀧河縣的事務,他委托祁白衣經手此事,就是讓他這個手下全權負責。

對付縣衙、劉捕頭、三幫九會這些人,就應該由自己的這群手下去辦,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他一個修行中人,總不能動不動就親自下場吧……先不說這麼做掉不掉價,自己終歸是個修行中人,真有時間多半要花在潛心修煉上。

再者,身為上位者,也不可能事無钜細,事必躬親,要是這點小事都要勞煩自己出手,那養那麼多手下乾啥?

近期,在處理完那棟鬨鬼的“高唐夢閣”一事,賀平決定要進行換心之舉。

他近期忽發其想,采取了另一條路線,在對那顆來自盛慶之化身的不死孽物的心臟進行研究時,琢磨出了一套辦法,覺得或許可以用於自身。

“這‘不死孽物’之心,遠遠比我想象的要特殊的多,”密室之中,他的目光看向一道赤著身子、剃著光頭的身影,這是一個來自黑旗寨的山匪,被他製成了一具半死不活的屍傀。

這個屍傀的身體上,插著粗細、大小皆不儘相同的金針,針與針之間,連著鐵片和細絲,像是用於某種傳導介質之用,最終,這些鐵片與絲線彙聚到一個玻璃罐子裡,罐中有一顆跳動的心臟。

“不死孽物,塞入活人的身體裡,就會產生某種異變,似乎凡人的軀體不足以承載這顆心臟的力量……可是,這顆心臟若是連接到屍傀的身上,卻並不會引發這種異樣,反而能夠賦予屍傀一定程度的生機。”

賀平喃喃自語,他的雙眼爍亮異常,似是看到了一條前所未有的方向,興奮溢於言表。

“我想,我或許抓到最重要的一點、最關鍵的一環……不死孽物的心臟、重陽宮《三陽劫》的秘密,也許已經近在咫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