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七十六 構陷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七十六 構陷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這人還真是八麵玲瓏、左右逢源,黑白兩道什麼買賣他都做?”賀平略帶譏諷的說道:“何中衡與這劉捕頭一比,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何中衡這人,待在縣衙裡,永遠格格不入,冇人會喜歡他,連他的好兄弟也會背叛他。”

“是啊。”

祁白衣也點了點頭。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公子你要在瀧河縣立足,為什麼不與這人聯手,這劉捕頭本事不高,無非擅於八麵張羅,經營人事……隻消略施點手段,不就能讓這人聽令於我們,再控製住瀧河縣三幫九會,黑白兩道的勢力。”

“你錯了。”

賀平搖了搖頭。

“瀧河縣表麵看似混亂,實質上有自己一套秩序,這種秩序隱於表層之下,是各方勢力共同維持的一種生存法則,在這個圈子裡,姓劉的不過是瀧河縣黑白兩道秩序縮影下的產物,冇了他,還有其他的孫捕頭、李捕頭之流。

這些三幫九會不過是這秩序中的一個環節,它們自身又與本地水陸碼頭,行商行會,士族大家,還有各方勢力共同組成了複雜的關係網,這張大網盤根錯節,錯綜複雜,就算勉強控製這麼一個姓劉的,也無法擺脫這些關係網的掣肘,隻要還在這群人的地盤上,就要按他們的規矩辦事!”

當然,除非自己親自動手,把礙事的人殺光,把妨礙自己的人全部解決。

隻是,這麼做爽快是爽快了,問題是動靜鬨的這麼大,那就跟自己要暗中潛伏在瀧河縣,悄無聲息地擴大勢力的主意相違背。

再者,鬨的太大,也有可能引來斬邪司和朝廷方麵的高手,這裡可不是關外,而是關內,賀平的腦子很清楚,並不打算與朝廷發生正麵衝突。

“何中衡比姓劉的更好用的一點就在於:他能夠變成一把快刀,把這些亂七八糟、盤根錯節、千頭萬緒的亂麻,一刀斬斷,我要保住這個人,就是指望他能夠替我做好這件事!”

賀平冷冷一笑。

“當然,這把快刀能不能用,還要看他接下來的表現。”

……

“大哥。”

羅正換了一身便裝,出現在“釃仙樓”上,他約了何中衡進了一間雅座,待到進門後,隨後合上了門,隻留下一道細縫。

“這幾日你實在太忙,我邀了大哥你幾次,都冇找到合適機會。”

“老二,你到底有什麼事?”

何中衡今日並不當差,他穿著一身青衫,坐在雅間的椅子上,手裡拿著一個酒杯。

見到羅正上了二樓雅間,他不禁微眯著眼,濃眉緊皺。

“你才高升不久,不在劉捕頭手下當你的副班頭,怎麼換了這身打扮……”

聽到自家義兄譏諷的語氣,羅正微微歎了口氣。

“大哥,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可是英豪都已經死了,我們兄弟也應該為自己考慮。”

“原來你還記得我們有個三弟,叫秦英豪?”

何中衡冷眼看了他一眼,薄唇綻出一抹冷笑。

“那你還記得他是怎麼死的……”

“大哥!”

羅正的臉色一陣鐵青,他再度歎氣。

“大哥,你也不要再氣我了,這衙門裡的差事,我也乾不下去了,那劉捕頭提拔我當副班頭,無非是為了與大哥你置氣,我在他們那些人手下辦事,日日都受其欺辱。”

他將縣衙捕快的差服疊在包袱裡,放到了酒桌上,又從懷中取出一包銀子,放在桌上。

“這裡還有一份信,勞煩你轉交給縣衙,從今天起,我羅正就返回鄉下,從此過耕田種地的安穩日子。”

羅正準備把信遞過來,接過信的瞬間,何中衡目光一銳,抬頭厲聲道:“姓羅的,我且問你,這信上的內容真的是辭呈,而不是我和那大盜孫龍聯手,要去搶縣衙庫銀的構陷之言。”

“這……”

羅正聽到這話,臉色慘白,呆怔片刻,才死命地搖頭。

“大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老二啊老二,枉我把你當成兄弟,你卻這麼對付我這個大哥!”

何中衡並冇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隻是提前知道了羅正與劉捕頭勾結,要陷害自己的事。

昨天夜裡,他還在家中,正準備入寢之時,一枝箭矢破窗而入,射在粱木上。

他取下箭矢,發現上麵綁著一張紙條,紙條中寫著劉捕頭要構陷他,並且命他那結義二弟羅正帶著書信、銀兩來見他,紙條上還將兩人的陰謀告知於他。

本來,何中衡還對這件事心生疑惑,並不相信,直到羅正拿著銀兩和信出現,他才徹底相信了紙條上寫的訊息,心中更是充滿了悲憤。

瞬間,何中衡一掌拍在棗木桌麵上,“砰”的一聲悶響,桌子紋絲不動,桌上的茶盞碗筷齊聲震的“彈”了起來,同時“彈”起來的還有放在桌上的一柄青鋼樸刀。

“唰!”

樸刀出鞘,何中衡舉刀指向門外。

“劉捕頭,躲在外麵看戲看久了,不會忘記接下來怎麼演了吧!”

“哈哈哈哈哈!”

一陣笑聲傳了過來,雅間的房門“砰”的一聲猛被撞開,數道人影走了進來,為首之人步履間帶著一股煞氣。

“好你個何中衡,勾結江洋大盜,妄想劫掠縣衙庫房,今天人臟並獲,你還不束手就擒!”

劉捕頭帶著幾個手下走了進來,他目如鷹隼、麵容瘦削,身材頎長,約莫四十來歲,身上穿著捕班的差服,一手按著腰間刀柄,一手指向何中衡。

“何中衡啊,我在這裡已經佈下天羅地網,勸你不要自誤。”

“什麼叫做自誤?”

何中衡冷冷一笑,伸手拿起手中的信紙。

“劉捕頭,你該不會是想說這份紙,就是證物嗎?”

“冇錯。”

劉捕頭仰天大笑。

“這銀兩,是那大盜孫龍給你的贓款,至於那封信,無疑就是最大的罪證,上麵寫著你和孫龍勾結的罪證,今天人臟並獲,莫非你還想抵賴嗎?”

“笑話!”

何中衡聽到這裡,冷哼一聲,隨手抽出信封中的信紙,伸手一抖。

“這空白信紙就是罪證,姓劉的,你是腦子出問題了吧?”

他手一揚,在場眾人都看清了,那信紙上什麼也冇有,空空蕩彙,半個大字都冇有。

什麼?

劉捕頭麵色丕變,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羅正。

“羅正,這是怎麼回事?”

幾乎是第一時間,這位劉捕頭就懷疑這個羅正有問題,對方可是何中衡的義弟,難保他不會與其串通,這書信明明是由他傳交給何中衡,為什麼會出這種岔子?

“我、我也不知道啊?”

羅正臉上蒼白,身上汗如泉湧,他也不知道這封寫著何中衡“罪證”信,何時變成了一張白紙。

“對了,還有這銀兩。”

何中衡拿起一個銀錠。

“這是我剛從典當行裡,拿家裡的值錢物什典來的銀子,UU看書 uukanshu.com這銀子上麵都有標識,”他將銀錠底部鏨刻的字跡,上麵寫著一行字跡“豐記彙號紋銀五兩”。

“這是關外商行新鑄的銀子,來曆具體可查,你要不信,就跟我一起去人家的典當行裡,當麵跟人家對質好了。”

他冷冷一笑,抓著銀子的手用力一拍,渾厚的掌勁一起,銀錠子就牢牢嵌進桌子上。

何中衡突然露了一手,一掌就把銀錠打進桌麵上,他起手時,掌風激盪,剛猛無匹的掌力硬生生的化成一股柔勁,這一招功夫極俊,看得同行的幾個捕快眼珠都瞪直了。

“姓劉的,你還真以為你那點算計就能扳倒我,不想繼續丟臉下去,就帶著你的手下人滾吧!”

該死!

劉捕頭額上青筋暴跳,他萬萬冇有料到,何中衡竟然識破了自己的算計。

(可惡……訊息竟然走漏了!不,沒關係,反正在場的都是我的人,下麵也派了衙門裡的人團團圍住,什麼罪證不罪證,把這何中衡抓起來,押進縣衙,是黑還是白不都是一句話的事嗎?)

姓劉的心中頓時起了歹毒的主意,隻是,他又看了一眼那何中衡,發現對方態度鎮定自若,似乎並不畏懼自己帶來的大隊人馬。

——這就怪了,難不成這人還有其他倚仗?

就在這時,雅間的外麵傳來一個焦急的聲音。

“劉捕頭,不好了,出大事了!”

一道人影匆匆上了二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出事了,真的出大事了……劉捕頭,知縣老爺被人給劫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