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七十二 登門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七十二 登門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仙傀門有三種禁法,分彆是“八元鎖骸”、“呼魂喚影”、“移身魔咒”,這三門咒法都各有千秋,隻是修煉過程之中,也會存在一定的風險。

賀平決心祭煉出這門移身咒,這門咒法修成之後,便利極大。

隻是,要修成這門咒法並不容易,蓋因移身大咒需要有呼影術這個前提,施展移身咒還要用到寄於自己影中的“影神”,所以,在修煉過程之中,就要動手鉗製住幾個影神。

……

賀平盤坐在一張蒲團上,麵前放著一個小巧的香爐,上麵被他隨手插上三根香。

這三柱香並冇有點著,接下來,賀平伸手便往三柱香上一抹,隨著他的手掌抹過,三柱香一瞬間齊齊點燃。

他彈了彈襟袂,雙手掐起咒印,嘴裡喃喃唸了起來咒語。

賀平的聲音其低,語調飛快,唸的字詞似乎很是拗口,且形意不通,韻不成韻,就這麼滾珠一般的唸了一段時間,他麵前的那三柱香的香頭忽地一亮,香本身也以極快的速度燃了起來。

這景象有些詭異,這三柱香冇有半點菸絲冒出,反而火光大作,隻是不見火星。

賀平動作不緊不慢地取出兩根鐵釘,伸出指頭,夾著鐵釘在香頭噴出的火光上灸烤。

那兩根釘子被香頭上的火烤了起來,釘子的尖銳一端漸漸變得赤紅。

賀平麵色平淡,他用右手伸出的兩根指頭夾著釘子,同時,他的左手取出一枚銅鏡。

拿出銅鏡後,他立刻將手指放進口中,猛地咬破舌尖,滴出一點血在鏡麵上,同時飛快畫了一道符咒在鏡麵上,再接下來,他便伸手拿著鏡子往自己腳下的影子照了過去。

一瞬間,鏡麵驟然亮起明亮的一道光,落在腳下,腳下陰影中黯淡透明部分,漸漸變得黑成一片,從中出現兩團影子,黑中帶著一絲殷紅,其輪廓也像兩團朦朧的煙霧。

賀平右手彈動兩根鐵釘,釘子飛落在地麵上,釘住了這兩道影子,這兩道影子陡然拉直,變得又細又長,並且還長出了頭和四肢,漸漸有了人形。

“成了。”

賀平知道兩個影神被自己定住了,心情大為放鬆,他站起身來,往旁邊走了幾步,兩道影子還被釘子“定”在原地,隻是部分拉的很長。

“看來效果很好啊。”

他從旁邊的書桌上取了一塊方硯,往其中一道影子拋去。方硯“噗嗵”一聲,好似沉入水中一般沉入影子裡,就像影子變成了一波水潭。

賀平俯下身子,拍了一下那團影子,影子“咚”的一聲,方硯就從影子裡“彈”了出來,重新落入他的手中。

“好。”

他點了點頭,知道咒法已成,這兩道影子受移身咒所控,能夠利用咒法之便利,將物品移入影子裡,自身的影子也變成了一個隨身空間。

當然,利用咒法能夠儲存的物件也有限度,但是除了活物不能置入其中,自家的傀儡大抵上都能塞進去這兩道影子之中,

“紙傀靈偶、爆靈巫偶、木魈傀儡、還有那頂紙轎子都能塞進去,隻是,像是赤心子的那個‘赤鱗地甲蜈龍’那麼大的傀儡就不行……不過,呼影術後麵還有七個‘影神’會慢慢甦醒過來,完全支配九個影神後,能夠用移身咒轉封進去的東西更多。”

他對於這個結果相當的滿意,移身咒法一成,以後煉成的傀儡,多半可以封轉入影子裡,用的時候,就從影子裡取出來就行了。

“接下來,我還是要祭煉一尊或是兩尊傀儡,赤心子的‘赤鱗地甲蜈龍’那一類的就不錯,他的那個設計圖倒是不能用,隻是取其框架,重新設計一尊傀儡也不是不行。”

除了用“赤鱗地甲蜈龍”的設計圖再製作一件傀儡外,賀平也打算從自己的那一卷《無形秘藏》之中記錄的眾多傀儡中,挑一具進行煉製,對於選擇哪一種傀儡,他心裡還冇有定下來。

“‘赤鱗地甲蜈龍’是大型傀儡,我需要一具大型傀儡來彌補我的戰力方麵的不足,對付山魈這種妖物時,我的紙偶、木魈都顯得有些吃力,除此以外,還需要一個能進行偵察,也能充當前鋒的傀儡。”

賀平思索了一番,有些想法,就從充當閉關場所的密室走出來,這密室在書房牆壁的後麵,由手下擅於佈置密室的門客設計,他按下機關,牆壁入口閉合。

他做好掩飾工作,徑直出了書房,就發現管家賀福生在門口候著自己。

“是有什麼事嗎?”

賀平問了一句。

“少爺,有位客人上門拜訪。”

賀福生沉聲道:“是縣衙的捕快,姓何。”

“何中衡。”

賀平笑了笑。

“他來這裡乾什麼?”

“自然是為了這幾日那些地痞無賴的失蹤一事。”

賀福生微微一笑。

“據說,有人看到那些失蹤的‘青皮’,被人用轎子送到了我們這邊的宅邸附近……”

“喔。”

賀平點了點頭。

他心裡弄明白了,這應當是三幫九會那些人居中搞鬼。

畢竟,被自己抓走的那些人都是些無賴地痞,他們普遍都像吳三一樣,家中無妻無子,就算有親友,也因為其惡行,斷了來往……這種人就算消失了,也不會有什麼人去主動報官,他們要是死了,最少半個月內不會有人過問此事。

何中衡是縣衙的衙役,又是快班的班頭。大幽的胥役分為四班,即皂、捕、快、壯。所謂捕快,就是捕班與快班合稱,瀧河縣是個大縣,人口眾多,官衙的人事務也不少,幾個地痞無賴失蹤不見算的了什麼大事,何必會勞煩衙門裡的人來查探。

賀平稍微想了想,就知道這是三幫九會的手筆,然而,這事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反正他也想利用這個機會,暗中弄出一些事端來。

“好,我跟這位何兄也有一段時間冇見麵了,”他嘿然冷笑,轉身向會客廳走去。

……

“米公子,又見麵了。”

何中衡本來正坐在座椅上喝茶,這時起身抱拳。

“何兄不用客氣。”

賀平一邊還禮,一邊坐了主座上。

“何兄這次來,應該不是為了訪友,是有什麼公事吧?”

“確實如此。”

何中衡的表情也嚴肅了幾分。

“我來這裡是為了近期發生的一些事情,希望能夠從米公子口中得出一些指教。”

“指教不敢當,何兄不如直說。”

賀平拿起旁邊的瓷盅,掀開蓋子,品了一小口香茗。

“但凡我知道的,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米公子可知,最近一段時間裡,縣城中有七、八名地痞無賴詭異失蹤,不知去向,我從他人那裡得到一個線索,那就是這些人可能來到貴府?”

何中衡肅然道:“我想問一下,米公子,是否有此事?”

“自然斷無此事。”

賀平表情一斂。

“我米家做生意多年,一直是清清白白的生意人,擄掠人口這等惡行豈會沾染,萬一傳出去,誰還敢與我米家做生意,我不知道何兄從何處聽到這等言論,但這絕對是誹謗汙衊,何兄請將此人請來,我要與他當麵對質!”

“這……”

何中衡有些無奈,他微微搖了搖頭。

“你說的那人,我請不來,對方也未必會與你進行對質。”

“敢問對方是何人?”

賀平反問。

何中衡有些沉默,片刻,他才緩聲開口:“這人是賭幫的幫主常富貴,道上人稱‘天九爺’,他說他雇了幾個幫閒,最近失蹤了,說可能被米府的掠走,我纔來這裡打探情況。”

“幫閒?”

賀平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按道理說,若是有人失蹤,首先是他家眷親友前去報官,怎麼是這位‘天九爺’告知何兄的?”

“這個?”

何中衡臉上有些無奈,他歎了口氣:“這事是縣老爺吩咐查辦的,不然這幾個地痞無賴出了事,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還不至於由我來負責。”

“地痞無賴嗎?”

賀平一臉恍然大悟。

“說起來,我米家這段時間在瀧河縣開了幾家鋪子,開張後就深受一些地痞騷擾,讓我們向他們孝敬銀子,被我家的仆役趕走後,還頻頻上門找碴,該不會失蹤的就是這些人吧?”

何中衡聞聽此言,雙眼一亮,連忙追問:“米公子,是不是有什麼線索?”

“哪有什麼線索,隻是,何兄不覺得這事很蹊蹺嗎?”

賀平沉聲問:“若是真的失蹤的,就是那幾個地痞,這不明擺著有人在陷害我們米家,壞我們的名聲嗎?”

何中衡深深的看了一眼賀平,聽到這位米公子這麼一說,他也有些懷疑。

(確實,這麼說來,比起米家,那賭幫的常富貴更值得懷疑?畢竟,他有這種作案的動機……該死,難不成是此人惡人先告狀!)

“還有,何兄你有冇有查這些人的平日有無惡跡,得罪過什麼人,是否經濟拮據,或是欠人債務……所謂的失蹤案,依我們商賈來看,多半是欠下錢款,無力償還,就逃竄到外地,以躲避追債之職……若是真的出了什麼命案,屍體也鐵定會被人發現?”

賀平又淡淡的提了一句。

何中衡心中一動,又有了一些想法。他憶起第一個失蹤的人,名為吳三,是個有名的爛賭鬼,欠著那常富貴不少錢。

“該不會,這幾個失蹤的人真的跟常富貴有什麼關係?那常富貴連個人證都冇有,這般空口無憑,與誣告又有何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