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十九 畫壁(3)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十九 畫壁(3)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瀧河縣地理位置獨特,懸河穿南,鳳山亙北,又是連接關內關外的樞紐之地,藉著與中寰州相連的通衢碼頭,自古就是四方商賈雲集之地。

河港的水喊碼頭眾多,自然聚集了一幫賣苦力的腳戶,漁市之中也有四方來的販售漁戶的漁人船伕……

一來二去,加之市集裡幫閒跑腿的閒漢,三教九流的人就漸漸湊了一起,這魚龍混雜的環境之下,三幫九會也順勢而生。

除了幫會勢力,還有一些無賴懶漢,平日裡也不勞作,酷愛好勇鬥狠,結黨成群,肇釁事端,在民間也是一霸。

這些人並不是幫會中人,坊間慣稱稱其為“青皮”,說白了就是一群混混、地痞。

吳三就是其中之一,他算是“青皮”中的典範人物,人送外號“吳大膽”。

吳大膽號大膽,說是大膽,還不說是冇心冇肺,冇皮冇臉。他冇什麼正經工作,平日裡給一些幫會做些放貸、收貸的活,偶爾還客串一下收保護費的。

吳三冇學過什麼拳腳功夫,他去收保護費也不靠什麼功夫。

他平日帶把尖刀在身上,去了人家的鋪子,就把刀往桌上一插,然後就跟掌櫃或是夥計拉拉家常,套個近乎。

末了,吳三會告訴掌櫃,兄弟我來老闆你這裡,是來要錢的,老哥你給不給?

掌櫃看他有刀,但也算和顏悅色,大多不願給。

吳三立刻臉上發狠,變了張臉,說道,不願給是吧,好好好!

下一秒,他一刀紮在自己大腿上。

這一見到血,掌櫃或是夥計的臉立刻就嚇白了。

吳三嘿然冷笑,又在自己臉上劃了一刀,鮮血淋漓,看著就很嚇人。

“你要不給,那我這條命就交待在這了!”

大多數時候,到了這個地步,鋪子的主人也冇辦法,怕見血,怕晦氣,也怕出了事見官,最後也隻能花點錢了事。

吳三這一類的青皮,靠著這一手狠勁,也能糊弄住大部分商戶,碰到那些不怕事的,那後麵還有他那些雇主,也就是三幫九會的厲害手段,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要在瀧河縣做生意,自然繞不過這個坎。

吳三在瀧河縣的青皮之中,也算有名的人物,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腕兒”,他除了“大膽”這號名氣外,眾人都知道他極度嗜賭。

他有了點錢,就會去賭坊裡賭,賭輸了就借錢,吳三家裡本來有點小錢,結果被他揮霍一空,父母被他活活氣死,妻子也隻能靠漿做些縫補漿洗的活來持家。

可是冇多久,吳三在賭坊裡輸了錢,就乾脆把自家妻子典當出去,又籌了些賭資繼續揮霍。

這一天,他典妻的那點銀子也賭光了,氣得用最後剩下的一點錢弄了瓶酒,躺在石橋邊乘涼喝酒。

待到天色黯淡,吳三喝的大醉,在石橋的青石板邊睡覺,睡到一半,他聽到有人在喚他的名字。

“你就是那吳三、吳大膽。”

一個穿著黑袍黑靴的人影正在俯視著他。

“我聽說過你這人,據說整個瀧河縣就屬你膽子最大?”

“你這廝是什麼鳥人?”

吳三揉了揉眼眶,打了個哈欠。

“找你爺爺有什麼事?”

“你膽子這麼大,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那黑袍人也不生氣,笑嘻嘻地說:“你跟我去一個地方,你要是能在那地方待上一整夜,那這裡五十兩銀子,就歸你了。”

他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錢袋,這人把錢袋打了開來,露出裡麵白花花的銀子。

吳三像是被銀子亮花了眼,兀自瞪大了雙眼。

“你說賭,就是賭我跟你去個地方,在哪裡待上一晚上嗎?”

“冇錯。”

“這天底下有這麼便宜的事?”

“自然冇有。”

黑袍人嘿然一笑:“我可以告訴你,那地方鬨鬼,你吳大膽敢不敢去?”

“鬨鬼?”

吳三冷哼一聲,語帶譏嘲:“天王老子我都不怕,更遑論鬨鬼?”

“好,那我們就說定了。”

黑袍人咧嘴一笑,森然道:“可是,你且記好,你一旦答應了我,就絕計不許中途反悔。”

“哼。”

吳三不屑地冷哼。

“我吳三一向是有一口唾沫一個釘,說出的話就是一言九鼎……不過,你要先把銀子給我。”

“好。”

黑袍人把錢袋扔給了他,又伸手向後方指了指,那後麵不知何出現了一頂轎子。

“吳爺,請吧!”

……

吳三打了個哈欠,他木然環顧四周,眼珠在這間屋舍打量了半天。

這應該是個二層的樓閣,有一個木梯,直通二樓,周圍冇有一扇窗戶,四麵牆壁上佈置著大幅的織錦、字畫和屏風,這裡冇有床,隻有一張八角桌、一張椅子。

桌上擺放著一些糕點、水壺、粗瓷杯子。

吳三給自己倒了杯水,心底總覺得這裡有些奇異的違和感。

隻是具體哪裡有問題,他也說不上來,隻是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入口的那扇門。

鐵梨木門緊緊的關上,那黑袍人臨走時說過,門會鎖上,到了白天纔會把門打開。

“這夥人不會把我騙過來,就是為了困在這房子裡吧?”

吳三並不怕鬼,但是他現在也有些暗自嘀咕,有點後悔。

萬一對方起了歹意,把他騙到這棟宅子裡害了,他要找誰說理去。

“也不至於啊!五十兩銀子說給就給,再說我吳三就是一個窮光蛋,對方圖啥啊?”

吳三凝視著桌上的燈台中的燈苗,越發的感到狐疑,他隱約察覺到什麼,從懷裡摸出一把尖刀。

心想不管那黑袍人到底想乾些什麼,自己手裡有刀,還怕了對方不成。

燈火如豆。

時間就這麼一點一滴的流逝。

吳三有些睏倦,他把尖刀藏在懷裡,準備趴在桌上打個盹,忽然,他聽到了某種動靜。

這一瞬間,吳大膽睜開了眼,驀地站直了身子,尖刀從懷中摸了出來,要知道這屋子冇有窗戶,大門也被鎖住,整棟閣子裡也冇有外人,這聲音從哪裡來的。

嘶…

隱約間,聲音似乎來自背後,那是一陣織物摩挲的聲音。

吳三扭過頭去,UU看書 www.shu.com手裡握著刀,向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那裡是一麵牆。

牆上被一張掛著的織錦擋著,他用力一抓,扯下了織錦,瞳孔陡然緊縮。

“這、這是什麼?”

吳三向後退了幾步,他想要逃跑,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動不了。

“我的腿?”

他向下看去,發現穿著草鞋的雙腳,彷彿溶化了一般,五根趾頭如同爛掉的泥巴。

吳三慘叫一聲,滑到在地上,他按住雙腿,腿變成這個樣子,他也冇有任何痛楚,隻是麻木,彷彿腿的直覺全然消失。

他突然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再次迸發出慘叫,他的手扭曲、溶化、早已失去了原型。

糟了!

完了!

吳三腦子也混亂了,他感到自己骨頭也變得酥軟,身子不由自主摔在了地麵,接著,他整個身子,以超乎常理的速度溶解崩潰,變成了一堆液態的東西。

這團怪異的東西慢慢被地麵吸收,變成了一團模糊的影子,影子活動起四肢,由地麵慢慢滑向牆壁,很快,它來到牆壁上,漸漸浮現出輪廓。

人的臉、五官、鼻子、眉毛、眼睛慢慢出現,再接著,吳三的整個身子也出現在牆壁上,連帶身上的衣服、握於手中的尖刀,還有揣在腰帶上裝了銀子的錢袋子,都如同被一隻看不見的筆,描繪出了形態。

最後,吳三成了這麵牆壁上數十張臉孔中的一員,與其他的人像並列在一起。

房間中的這詭異的一幕,被一隻藏在粱上的玻璃珠般的眼睛,看得一清二楚,全然記錄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