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十七 畫壁(1)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十七 畫壁(1)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賀福生聲稱買下的這棟宅邸裡鬨鬼,賀平聽聞頓時來了興趣。

“你說鬨鬼,怎麼個鬨鬼法?”

賀福生無奈的笑了笑。

“這事要從頭說起……”

賀福生自認為自己給賀家掌家掌了這麼多年,也算是眼光獨到,行事不說滴水不漏,也是兢兢業業,講究的就是一個穩妥。

這次,賀平欲將賀家的基業、人馬、資源從歲安城轉移過來,並不是什麼簡單的活——應該能說將賀平手下的三千多人,從北府州遷至瀧河縣,這般規模浩大、勞心勞利、勒前馬後的諸般統籌,全賴賀福生,一手居中擘劃。

進入瀧河縣後,他一邊安排好事務,一邊四處購入屋舍、鋪子,萬萬冇有想到最後在購置這棟宅子時,出了個天大的岔子,這事對於賀福生來說,他心底是頗有些陰溝裡翻船的心思。

“其實,在準備購入這宅邸前,我就托人調查了一下這宅邸的前身,看看宅邸的前麵幾任經手的主人有冇有出過事,少爺,你也應該知道,世人所說的凶宅,多半與鬼神無關,無非屋舍之前主人發生了什麼變故,病死或是縊死,這類多半是坊間傳聞,未必就是事實。”

賀福生坦言道。

“世下多有這種‘凶宅’的說法,在我看來多半不可信,但是我們賀家是做生意的,賣下來的宅邸要是有些不好的傳言,傳出去豈不是讓外人覺得晦氣,所以我也留了個心眼……”

他托人調查一番,發現這棟宅邸並無任何異常之處,前麵幾任買下宅邸或是經手的屋主,住進去後家中都冇有任何異常,於是,他便放心的買了下來。

買下宅邸後,賀福生就派家中仆役打掃屋舍、廂房。這種大宅院,占地極廣,內裡青磚瓦黛、花木婆娑,假山精緻,宅第幽深,極為講究奢華。

原主是箇中寰州的商賈,在這裡做生意不順,就帶著家眷離開,走了也有數個月了。

這等豪奢的大宅院,閒置的房間也多,人既然要搬進來,該打掃的就要打掃,該整理修葺的也要找人來維護。

事情到這裡一直都很正常,直到賀福生巡視一遍,發現這宅邸深處有一個小小的院落。

這宅子極大,本來有不少道院牆,前麵一任主人嫌棄大複雜了,拆了不少院牆,獨到了這個靠近後山竹林的角落裡,有一間被青磚院牆圍起來的樓閣。

這棟樓閣有兩層高,賀福生走了進去,發現宅邸用雕花的青磚砌成,不管是一樓,還是二樓都冇有半扇窗戶。

賀福生繞了一圈,在這房子的側麵也冇有看到一扇窗牖,唯一的入口,就是正門的一扇鐵梨木門。

那鐵梨木門掛著一扇鎖,這鐵鎖也鏽跡斑斑,不知道多久冇有打開過了。

“去,找人進去把這閣子打掃一遍。”

賀福生當時冇有多想什麼,隻是命人翹開木鎖,進去收拾房間。

……

“聽上去倒冇什麼不妥。”

賀平正坐在明堂大廳裡,他端起蓋杯輕啜一口,繼續問道:“後麵出了什麼事?”

“當天夜已深,派出了兩個仆役,夜裡帶上燭火,應該是打算打掃完了,就在那院子裡休憩,誰知道第二天兩個人就不見了。”

賀福生眉頭揪緊。

“那兩人是跟著我們從歲安城賀宅,一路跋山涉水遷至瀧河縣的,他們二人自幼就賣身在府上,侍候賀家也有了不少年,我萬勿冇有想到兩人會失蹤,心中還懷疑他們是不是找機會逃了。”

身為賀府的管家,賀福生斷然不會允許這種對賀家知根知底的人跑掉,他迅速派出護衛,到宅邸周邊調查,卻冇有打聽到昨天夜裡有人夜間出入宅子的訊息。

“宅邸之中,也有護衛守著出入的門戶,這兩人就算翻牆逃走,也不可能完全冇有蹤跡。”

賀福生冷靜的分析。

“考慮到種種變故,我認為那兩人的失蹤,鐵定與那小院裡的磚石樓閣有關,於是,又派人回去,在那宅院裡調查……”

他派人又將那二層樓閣裡裡外外調查了一遍,卻冇有任何線索可言。

賀福生想了想,又把那代人出售這棟宅邸的中介牙儈找了過來,他辦事一向乾練機警,並冇有上來就厲聲斥問,而是設下一場酒宴,在酒席上把這牙人灌醉,旁敲側擊了一番,算是從他口中得知了一些情報。

“這人對院子後麵的樓閣一事知之甚少,這宅院原本是由另外一人經手,因為那人得了急病去逝,轉而交由他來打理,那前一任莊宅牙人倒是有跟他說過,待房契移交後,要記得告知下一任房主,那宅院後麵的那棟屋子,放著不管就行了,萬勿不要著人在夜間進入那宅子,不然必生後患……”

這人全然冇當一回事,早把這事拋之腦後,根本就冇有提醒買下房子的賀福生。

賀福生不動聲色,得了這條情報,又順勢找到了那前任牙人的熟人,一番打聽後,還真挖出一些重要的情報。

“那宅子並冇有問題,有問題的應當是那個閣樓,根據那前任牙人家眷的說法,那閣樓會‘吃人’。”

“會吃人?”

“對。”

賀福生繼續說了下去。

從那家眷口中得知,上上任的宅邸主人,是個賦閒的大官,他家中有一位親眷,有個非常疼愛的孩子,在宅院裡遊玩時誤入了這間院子裡的閣樓裡,一整天夜裡,也冇有回來。

第二天,宅子裡的人也急了,就拚命的找。

後來,一個老仆總算回想起來,他記得這孩子昨天進了閣樓裡,再也冇見出來……

眾人連忙進入閣樓翻找,卻始終見不到人。

突然,有一位家仆注意到這閣樓的牆壁上, uukanshu.com以粉箋印著花鳥圖案,糊在整個閣樓的牆壁上,除此以外,閣子裡四壁都懸著字畫,看似美觀雅緻,可是這個家仆卻覺得有些奇怪。

他隨手摘下一副字畫,從字畫後的牆上撕下一塊糊牆的粉箋壁紙,唰的一聲,糊牆紙落下,這家仆忍不住“啊”的叫出聲來,他的眼睛瞪直了,豆大的冷汗沁出了額頭。

那壁紙的後麵映出一張充滿稚氣的孩童的麵孔,那是一副畫,畫的正是那失蹤的孩童,這孩子麵帶懼容,雙手胡亂舞動,整個人定格在這副畫麵之中。

任何一個看到這副畫的人,都會欽佩於畫師的筆觸——這個孩童這副驚魂未定的模樣,似被人以精湛的筆觸,描畫在牆壁上,其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之處,彷彿是個活人被人用什麼妖法攝住後,封在了這麵牆上。

賀福生聽完這個故事後,脊背上也泛起寒意,因為他回憶起來了,那些調查樓閣的仆從們,也注意到了那樓閣中滿是字畫、四壁也用糊牆紙糊上。

他連忙派人再度進入閣樓之中,將那些字畫、糊牆的箋紙全都撕了下來。結果,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到雞皮疙瘩,頭皮發麻不已!

原來,這屋舍的四麵牆壁上,被人畫滿了密密麻麻的人影,這些人一個個麵容扭曲、神情惶恐,像是在被定格在牆上的一瞬間,他們都看到了、感受到、體會到了什麼駭人恐怖的異狀!

“後來,他們告訴我,賀府的那兩個仆役,也被畫在了其中一堵牆壁上。”

賀福生歎了口氣。

“少爺,你說這是不是鬨鬼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