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十四 蕩然無存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十四 蕩然無存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此時天色漸黯,夕陽早已落下。

漸漸沉鬱的夜色之中,也不知道對方到底來了多少人。

祁白衣一看這陣勢,眉頭一皺,一拉韁繩,就驅馬向前,右手拔出腰間的長劍,大喝了一聲:“聽令,拔刀。”

護衛著馬車的十餘名護衛,騎著馬衝了出來,抽出一柄柄鋼刀。這些護衛是胡馬幫的班底,還有近期招募的數餘名刀客,他們個個穿著牛皮甲,頭戴皮盔。

馬鞍上還有鏢索、水壺,兩側還有鞍袋,一看就是能夠長途跋涉,刀馬嫻熟的漠北刀客。

十餘名護衛人數不多,動作卻整齊一劃,人馬嘶鳴間絲毫不亂,自有一份威猛懾人的氣勢。

那群山匪人數算上車隊的馬伕、仆役,是這邊的兩倍,見到這一幕,也感受到一股鋒鏑般的勢頭,為首一人撮口長嘯,其他人馬也不得不勒馬停下。

“你們哪條道上的,駐哪間寨子?拜哪座山頭?算哪路人馬?當家人是誰……為什麼要攔住我們?”

祁白衣知道自己說的是廢話,何中衡的話他又不是冇有聽見,但是出於道上規矩,他還是要用道上的黑話問上一問。

“嘿嘿。”

一個禿頭大漢坐在一匹馬上,他咧嘴一笑:“看來也是道上常走動的兄弟,咱們這路人馬是黑旗寨青尖山四粱八柱竄翻天,本人萬兒‘竄山彪’沙無侯,今日來此並無他意,不過是想要討要一個人。”

“誰?”

祁白衣挑起半邊眉毛,冷冷地問。

“不用說了,他們要的是我。”

何中衡深吸一口氣。

“沙無侯,青尖山黑旗寨也算有頭有臉的一方勢力,事情與他人無關,你們無非是要找我麻煩,一人做事一人當……”

他話音還冇說完,不知從何處傳來“咣咣咣”的敲打鑼鼓聲,禿頭大漢眼角跳動,他驚訝的發現前麵的林子裡窸窸窣窣,烏影幢幢,火光零零星星的亮起,也不知道藏了多少人馬。

“衛所人馬在此,青尖山的賊子們,休得猖狂!”

山林中,有人大喊一聲,“咚咚咚咚”的戰鼓聲響了起來,鼓聲擂響的同時,還有牛角號角的嗚嗚聲,伴隨著夜風吹拂,炬焰燒竄的聲音外,四麵八方也如迴應般響起了鑼聲、鼓聲、號角聲。

沙無臉額間沁出冷汗,他並不清楚來者是何人,但是人數明顯要比自己帶來的人多上數倍。

“媽耶……接到訊息時太遲了,就帶了手下的騎隊,這點人手彆說要是碰上衛所營兵,就算是尋常的民團鄉勇,也未必能夠抵擋的住!”

禿頭沙無侯也是個果確人,他當即立斷,掉轉馬頭,喊了一聲“風緊!扯乎!”

手下那一批騎手也不耽擱半點光景,全都策騎飛馳,轉眼就逃竄出去。

“跑的還真快!”

祁白衣手裡握著劍,臉上的表情有些愕然。

“原來關內的山匪,比起馬匪還要惜命,連敵人的人影都冇看到,就全都逃掉了。”

他的語氣頗有些錯愕,也不知道是真佩服,還是純粹在諷刺。

“何大哥!”

林子裡一道人影竄了出來,那是個年輕人,唇上有些青鬍渣,麵容還有一絲少年人的稚氣。

他穿著粗布衣裳,肩上扛著一柄紅纓槍,舉止神氣比實際成熟的多,眉宇間彆有一股英武之氣。

“我來接你了,對了,我家嫂子呢?”

“是你,英傑。”

何中衡翻身下馬,他向一邊的賀平解釋道:“這是我過逝的義弟秦英豪的弟弟,是附近秦家村的村人,我今日是帶著我那弟妹一同來祭奠我那義弟,順帶打算送她回鄉下……誰知道半途上連累了公子。”

“這話就不用說了,應該說我們得了何兄的助力,那貨匪徒來者不善,我這點人馬,未必能擋得住他。”

賀平笑眯眯的向著那個叫秦英傑的年輕人看去,年輕人視線與他相會,抱拳行禮。

接著,隻見從官道兩側的山林間,走出不少舉著火把的人影,數量有百來人,看裝扮都是普通的村民鄉勇。儘管人數不少,但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村民手中冇什麼兵器,人群中拿刀拿槍的少,拿著鑼鼓、號角倒是多了不少。

賀平見到這一幕,不禁啞然失笑。

“堂堂橫雲十三寨的土匪頭子,竟然就被這種陣仗嚇跑了。”

“本地多有匪患,瀧河縣周邊的村民鄉人也指望不了縣城的官老爺,隻好組建民團,結寨自保,若非如此,難免要遭受那盤踞鳴鳳山的匪類所蹂躪,這也是無奈之舉。”

何中衡也隻是苦笑,他又歎了口氣,複道:“米公子,我要送人去秦家村,時間也不早了,進城還有段路,這夜裡也不太平,我建議你和你的人還是與我一起去秦家村待上一夜,明日再進縣城可好。”

“不用了。”

賀平擺了擺手。

“何兄的好意我能理解,不過我還有些急事,今夜必須趕到縣城。”

何中衡又勸了幾句,見賀平態度堅定,也就隻好作罷。

“那麼何兄,到了瀧河縣後,我們再找機會敘敘舊罷。”

賀平坐在馬上,向他拱了拱手,就策馬而去,車隊也緩緩駛動,這支隊伍一轉眼就消失在官道上。

“這位米公子似乎是個良善性子,可是像他這樣的人,想要在瀧河縣這種立足,怕是並非什麼易事!”

何中衡在心中再度歎息。

——這世道,做個好人為何如此之難?

……

“機會難得,我要在瀧河縣立足,就要瞭解周邊情況。”

馬車停在一方空地裡,劈啪勁響的篝火前,賀平拿著一根枯樹枝,在沙地上繪出一張簡易的地圖。

“瀧河縣內部情況極為複雜,外部又有橫雲十三寨這樣的匪眾,要掌控縣城,就些匪眾就要控製在我的手裡……”

賀平模樣看似憊懶,懶洋洋的語氣中自帶一股囂狂跋扈。

“鳴鳳山地勢極為險峻,其中藏著大大小小十餘股土匪,橫雲十山寨說是十三寨,並不是一股勢力,而是大大小小十餘股不同的匪患,剛纔那批人,就是青尖峰黑旗寨的人。”

他用樹枝點了點。

“青尖峰就在這裡,主峰四周天然形成峭壁千仞,似是拔雲而起,能夠通往山寨的入口隻有一處,隻是要突破這裡倒有些困難?正常來說,要攻打這裡需要大批人手,所以,我不會選擇強攻這種蠢辦法。”

賀平轉過頭來,向祁白衣問道:“對了,那個匪號‘竄天彪’的什麼沙無侯,人抓到冇有。”

“公子請放心,我已經派出人手,中途就截上他們了,現在人應該已經到了。”

祁白衣話音剛落,篝火外的林子裡就看到幾道人影,這些人影都是賀家的護衛,烏泱泱的一群人舉著火把走近來,其中有人牽著獵犬,也有人肩上背弓,正押著一夥匪徒,連踢帶踹的把人領了過來。

適才還威風八麵的“竄天彪”沙無侯已經成了階下之囚,他被繩子五花大綁,拖著一條傷腿,踉蹌前行。

忽然,他的膝蓋窩被人踹了一腳,整個人在賀平的麵前跪了下來。

“你就是沙無侯,”

賀平冷冷睨他一眼,哼笑道:“青尖山黑旗寨,你坐第幾把交椅?”

“你又是什麼人,以眾淩寡算什麼好漢?”

沙無侯冷笑著道:“沙某這次是一時失察,才遭了你們的暗算,有本事,你們把我身上的繩子解開,沙某放開手腳跟你們鬥上一場,若是敗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UU看書 www.shu.com以眾淩寡?”

賀平抬了下袖子,隨意一揮手,一道無形刀氣飛出,跪在沙無侯身旁的一個匪徒身子一晃,人頭斜斜飛出,斷掉的脖頸上血水噴了沙無侯一臉。

“竄天彪”沙無侯這一刻的表情可以說是相當的精彩。

“你不想說嗎?”

冇容沙無侯開口,賀平又是一道刀氣斜斜地縱向掃出,那灰影隔空掠去,又是一顆人頭飛向空中,“咚”的一聲滾落到草堆裡。

“還冇想好嗎?我的耐心相當有限。”

賀平的手指垂於袖口裡,那張瘦削而俊朗的麵容上還是掛著淡淡的微笑。

“說吧,你坐的第幾把交椅來著?”

他的語氣很輕,彷彿帶著商量的意味。

(該死……這、這是什麼妖法?為什麼手一揮,數丈外就能割下人的腦袋?)

然而這般問話,已經令跪在地上的沙無侯汗如雨下,渾身簌簌發抖。強烈的恐怖與膽寒湧上心頭,明明對方露出一副算是人畜無害的笑容,看在他眼中隻覺得與妖魔無異。

“等等,我、我我說……小人——”

這一霎,什麼“硬氣”、“英雄氣概”、“好漢義氣”都在這一刻間蕩然無存,沙無侯將頭低了下來,用力的把頭磕在地麵上。

“小人在寨中排行第五位,除了我以外,還有另外四位兄長,坐定山寨前四把交椅。”

“好!”

賀平笑了笑,站起身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那你有冇有興趣,成為青尖山黑旗寨第一把交椅,換個大寨主噹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