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十三 匪患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十三 匪患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白衣狐襲、世家公子模樣的賀平賣相著實不錯,他眉清目秀,五官端正,相貌也透著一份儒雅的風氣,屬於那種見麵第一眼就能讓人心生好感的容貌。

其實,賀平現在的外貌,又與歲安城的賀家大少爺有些細微的差異,這是用易容技巧稍微修飾後的結果,除了極為親近之人,外人斷然不會把他與歲安城的賀平聯絡在一起。

“公子客氣了,”

青衫客抱拳一揖,肅然開口:“我們這一行婦孺眾多,日頭也不早了,入夜後這條路多有野獸,還有山匪為患,我們隻是希望能夠借幾匹馬,好一併同行,馬車就不必了。”

這人貌似是官府的差人,他的態度還是比較誠懇,隻是希望賀平這支車隊能夠借出幾隻備用的馬匹。像是這種長途跋涉,隊伍裡的馱馬騾子都有幾匹空出來備用的,青衫客隻希望能借幾匹,好藉助馬匹的腳力,跟上這支車隊。

“無妨。”

他擺了擺手。

“這馬車內並無他人,你這一行都是家眷,乘上馬車上豈不是便利許多……至於我本人,巧的是馬車也坐倦了,正好騎馬吹吹風。”

賀主擺出主人家的態度,隻消招呼一下,祁白衣連忙牽來一匹馬,他就自行騎了上去。

青衫客苦笑一聲,對方盛情邀約,彷彿是冇想過會被拒絕,而他又豈容輕率失禮,這人再次抱拳揖道。

“盛情難卻,在下隻能先行謝過。”

“無需客氣。”

賀平手持著馬鞭,笑道:“諸位請吧!”

青衫客也不再推辭,就將身邊的兩個年輕的女眷,還有三個孩子送上了馬車,他自己請祁白衣再牽來一匹馬,動作俐落的翻身跨上馬鞍。

車隊再次行進起來,賀平嗬嗬一笑,拉著韁繩,與這個青衫客並轡而行。

“在下姓米,單名一個良字,請問閣下貴姓。”

賀平報出的一個新名字來,他稱自己是“米良”,不是為了戲弄青衫客,而是他新獲得的身份,就是這個米良。

“區區賤名,貴猶何來?”青衫客客氣氣地回覆:“在下姓何,名中衡,是本地人士,今日帶著家眷出了縣城,來這裡是祭拜一位亡友,不想中途馬車壞了,隻能勞煩公子了。”

“路邊相逢,也是有緣,何兄不用這麼客氣。”

賀平淡然一笑,不緊不慢道:“我觀何兄儀表堂堂,氣度不凡,應該是公門中人,不知道小弟猜得對也不對?”

“這個……”

青衫客何中衡摸了摸臉,他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賀平。

“米公子是如何猜出來的?”

賀平對他微微一笑。

“何兄的翹頭薄底快靴我在雲台縣的縣衙捕快腳上時常看到,料想是同一種款式。”

何中衡看了看自己的腳上的皂鞋,不禁摸了摸臉,也笑了起來。

接下來,兩人繼續聊的十分投緣,相談甚歡。

馬車行了小半個時辰,這位縣衙的捕快何中衡也從這位“米良”米公子口中得知,他並不是本地人,其祖籍位於關內的西河州雲台縣——米家在雲台縣是著名的大戶,祖上出過兩個進士、好幾位舉人,也算是書香門第、官宦世家。

到了米良的祖父一輩,祖父本來一心想要進學,進京赴試多次,卻屢試不中,回到家中後苦思冥想一番,心中並不願意屈居於故裡,守著自家祖產坐吃空山。

其祖父心一發狠,就出了家門開始學人做生意。

米良的祖父初期經商,以皮貨為業,後來,生意越做越大,經手的產業也變多,由最初的裘皮、貂皮這些皮毛生意,發展到了老山參鹿茸這類生藥,山中的木料礦藏……

米家由仕轉商,生意紅火到不行,到了米良的父親這一代,父親也跟隨祖父經商。

再後來,祖父與父親相繼去世,憑著關外經營多時的產業,加之兩代人的積累,米家倒是薄有產業,隻是族內卻人口衰喪,隻剩下他這一個餘丁。

“我祖籍那裡最近發了大水,縣城裡遭了災,我家當年生意擴大時,在瀧河縣內也有幾間鋪子。我聽人說瀧河縣連接關外要隘,這裡商賈雲集,是個經商的好地方,我這次從關外進關,就是打算帶著手下人來這裡重新開幾家鋪子。”

“米良”笑著對何中衡說起了自己為何要來這瀧河縣。

原來北關道長久以來,都被中原視為苦寒之地,那裡地廣人稀,多數是未經開發的莽荒山林。

隻因為這幾年東離、南陵頻頻動亂,又有旱澇災情,導致大批人口由關內湧入關外,時日一長,關外人口漸多,生意往來也就多了。

再者,北關道也是連接漠北廣袤地域的視窗地帶,這裡除了生活著鐵勒人外,還有泥都索國、黨項人、以及柔然諸部,這些外族有些也與關內也有生意上往來。

蓋因內地的茶布匹在關外漠北十分緊俏,關外的皮草藥材也由此進入關內。這一出一進,就帶動了極大的商機。

何中衡聽完後,眉頭微微蹙起,他像是思索了一陣,才緩聲開了口。

“米公子,在下有句話也不知道當不當說……”

“何兄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賀平笑道:“你我一見如故,何兄若有什麼指教,小弟自然會洗耳恭聽。”

“指教不敢當。”

何中衡歎了口氣:“隻是米公子若是想去瀧河縣做生意,恐怕並不是什麼好主意。”

“何兄為何這麼說。”

賀平反問。

“誠然,本縣說到地理位置倒是不錯,地處中樞要道,因為陸路漸興,上能夠連接關外,下能夠連接灕江、懸河乃至關內水陸兩道的漕馬運輸,本來註定是個興旺之地……誒!隻可惜此地風氣不好,譎而不正,瀧河縣境內又多的是諱惡不悛的惡徒、無賴,這群人欺行霸市,無所不為。”

何中衡歎了口氣,又深深看了他一眼。

“公子若是想在這種地方做生意牟利,恐怕並非易事。”

賀平點了點頭。

——我懂我懂,就是說瀧河縣“民風淳樸”堪比哥譚,當地的民眾也是“熱情好客”……隻是可惜,這位何兄台並不清楚的是:

我賀平特意選這地方重新立足,圖的就是這個便利,圖的就是這地方魚龍混雜,蛇鼠一窩……嘿嘿,若非這瀧河縣多年來惡名遠揚,我會稀罕來這裡?

賀平之前所說的“米良”的身份,並不是隨口杜撰,他在三年前,就托人暗中取巧,在關外的西河州雲台縣竊取了“米良”的身份。

米家確實是雲台縣的望族,隻可惜人丁單薄,族中不旺。米家最後的一名後人,也就是真正米良其人,在十餘歲時就患上了麻風病,後又被米家忠心耿耿的老仆送到鄉下養病,對外則推說米公子在外遊學。

這位忠仆會這麼做,蓋因麻風病在當時被稱為“癘風”,世人且對其談虎聲變,傳出去隻會招來白眼。誰料到這位老仆為了自家公子清譽名聲采取的舉動,反而招來了一場變故。

米家著實家門不幸,米良染疾過重,得了“癘風”後冇幾年就死了,那老仆也身子骨也漸漸不支,隔了一年也去世了。米家到了這個份上,產業也凋敝,除了一棟祖宅,就再無任何薄產。

這時,米家的這些隱秘情報被賀平的手下得知,賀平就下令讓人賣通米家剩下的幾名奴仆,玩了個偷粱換柱、移花接木的把戲。

賀平直接以“米良”的身份出現,穿著光鮮亮麗的服飾,帶著載運金銀珠寶的馬車回到瀧河縣,米家的那些奴仆連忙出門迎接,將他這位米家大公子迎回了祖宅。

瀧河縣也無人起疑,因為米良自患病以來,就避人耳目,深居簡出,加上族中親長都已去世,也無人能夠辨識出他的真實身份。

賀平成了米良後,就又以出門做生意離開,又暗中安排手下將米家祖宅的幾個家仆毒死,重新換上一批新人,一來二去,他就鳩占鵲巢,奪了米家人的身份。

“我這個官宦世家出身,名門望族的米家公子身份要不好好利用,那豈不是可惜……”

賀家在歲安城算是完了,賀家府邸和城中的產業多半毀於大火,所幸賀平早就把家中積攢的現銀、財物,悄立各種名目,悄無聲息的轉移出去,短時間裡倒也不用擔心日常的花費。

然而,像這樣守著這筆钜款,隻出而不進並非是什麼好習慣,賀平也不打算坐吃空山,他想要找個地方繼續經營自己的地盤。UU看書 kanshu.com

這次,他選定了瀧河縣這個地方,瀧河縣位於關內金河州境內,金河有數個縣城,以瀧河縣最為富裕,此地在地理上是連接關內與關外的一個要樞節點,若能夠掌控這裡的財源與人脈,對他而言可以說是大有裨益。

“瀧河縣內有三幫九會,倚恃著人脈關係網,在縣內是橫行慣了,縣城之外,至於縣境之外,儘管陸路漸興,但是附近鳴鳳山脈,有‘橫雲十山寨’的諸多山匪盤踞,也是極大的隱患。”

何中衡聊起這些話題來,麵色陰沉,語氣卻透著一絲森然。

“可惜,若是本地衙門擔得起父母官的職責,何以至於斯?!”

賀平聽到他的話,雙眼不禁亮了起來。

這就有點意思!這何中衡身為公門中人,說出這種話來可不是什麼渾不吝。

公門中人,嘴巴亂說話就是個忌諱,當然,這番話要說是出言諷政自然是有些誇張,但是語氣中透著那股憂憤之意,倒是能夠窺見一斑。

“此人,或許能夠予我接下來的計劃中派上一些用場!”

賀平心中又有鬼主意冒出來。

突然,前方的林蔭道裡馬蹄雜遝,貌似有大隊人馬正往這個方向襲來。

“糟了!”

何中衡麵色大變,那騎隊人馬打著的旗號是一麵骷髏黑旗。

“這是青尖山的匪眾,該死,這群人大白天也敢光明正大也敢在官道上劫財?!”

“青尖山……匪眾?”

賀平的視線也掃向了官道上疾奔而來那麵黑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