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十二 同道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十二 同道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歲安城一場大火過後,燒的官民廬舍,儘數成灰,順帶也燒燬了城中衙署,不少官府差人、巡檢司的人馬也被燒死。

最後,連知府盛慶之也不知所蹤,盛府也在大火中被焚燒一炬,火災猛如虎,青壯老弱人俱燔死,無一人活命。

鎮北王宇文家立刻派出人馬,在第一時間接管了歲安城中的事務,併發報給撫台衙門,要求接濟的事務,並且一邊安撫民眾,一邊派人調查歲安城那一夜的事態。

同時,京城的斬妖司也察覺到歲安城事有蹊蹺,楊雲驕的屍體很快被人找到,他伏屍之地,身下的泥土上刻著“泥教、屠獨”四個大字。

勘查屍體之人斷定,這應當是楊百戶死前,暗中藏下的重要資訊。

後來,斬邪司在歲安城外的一座坍塌的山神廟裡,發現了楊雲驕的幾個手下,由屍體身上的傷勢能夠判斷出來,這是死於泥教的四方壇使之一的“蓑衣虎使”屠獨之手。

由此,鎮北王宇文家與斬邪司都認為這個案子與泥教有很大的瓜葛,但是在案情上有了嚴重的分歧。

宇文家接管歲安城後,也對這起案進行了跟進,宇文家那邊懷疑,殺死楊雲驕,製造歲安城大火的應當另有其人,泥教隻是背鍋俠,是被彆有居心之輩暗中栽臟嫁貨,其用意是為了轉移視線。

斬邪司並不這麼看待,在斬邪司看待,這事情很明覺,楊雲驕意外發現了泥教在北府州的陰謀,為了斬妖除魔,與之展開一場大戰,不敵後被殺。

……

斬邪司中,不少最低層的人員都在議論此事。

“楊百戶無疑是正道楷模,他死於邪教妖人之手,鎮北王宇文家還在此事上做文章,實在是令天下人心寒!”

有人氣得咬牙切齒。

“宇文家的判斷怎能如何武斷,而且若是冇有證據,怎麼個斷定‘事有蹊蹺’,山廟裡那幾具屍體的背後,可是都刻著‘火佛修一心薩嘸哞’八個大字,這不是明擺的鐵證嗎?”

也有一些人搖了搖頭,對北關道的舉動感到疑惑。

“可不是嗎?”

有人陰陽怪氣的開口道。

“北關道一向被宇文家所宰製,不允許其他勢力輕易插手,連撫台衙門都被架空,整個北地好似被他宇文家管理的鐵桶一塊。”

“這些年來,那些邪教妖人、左道之士頻頻在東離道、南陵道招惹事端,舉兵發事,滋擾事端,使地方上不得安寧……嘿嘿,偏偏隻有北地北關道不受影響,我還道是宇文家管理有方,搞了半天,這北地也是藏汙納垢之地!”

似乎這些在白玉京的斬邪司內部流傳的言語,不知怎麼真的被北關道的宇文家聽到了……很快,從鎮北王府那邊就有了新動作,宇文家直接向血律司遞交了一份密函,這份密函直接落到了掌管血律司的第四皇子手中。

這份密函透露出一個驚人的訊息,那就是知府盛慶之有極大的可能是道門重陽宮的“道子”,這個訊息一傳出來,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盛慶之恐與重陽宮有所牽連,此事還在徹查之中,若是無誤,那麼歲安城一案中還有重陽宮插手的跡象,此案疑點重重,還需進一步勘察……”

密函一經曝光,各方就風起雲湧。

“重陽宮,怎麼又牽扯了重陽宮?”

“這就麻煩了,朝廷自身因為泥教的事情,東、南兩道早就自故不暇,萬一因此惹上道門勢力……”

“這恐怕不是什麼好跡象,重陽宮難道真要入世?還有,盛慶之一個知府,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與道門牽扯在一起……”

“不,現在真正應該擔心的是,道門,是否真的在暗中滲透我大幽的朝政之中,那些人又在圖謀些什麼?”

不得不說,宇文家的舉動也將北府州的案子的影響進一步推進,案件關注的重點,也從案件本事,逐漸變成遊走於朝野之間的多方力量之間無形的角力。

而造就這一切的賀平卻早早就脫離了這場風暴,帶著大隊人馬,由北府州悄無聲息的撤出,由北關道遷至關內,也就是以中寰州為中心的富庶地帶,天下五道之中的中陸道。

……

賀平錦衫華服,頭上帶著氈帽,外披雪色的貂裘,正坐一輛馬車之中。

這輛馬車內的裝潢奢華,設計極為精巧,馱馬的是兩匹毛色亮麗的良駿名駒,輪軸也采用了避震的設計,內裡更是佈置精美,鋪著織金絨毯。旁邊還有各種酒水餐盒、甜鹹糕點、時令瓜果一應俱全。

他伸出左手拿起一杯米酒,一邊喝酒,一邊欣賞著窗戶外的染成紅色的楓葉。

此時距歲安城遭受大火,已隔了兩個月的光景,時間已至深季時節,外麵楓葉皆染成紅色,襯的山頭宛如停了一片火燒的雲霞。

賀平略微欣賞了一下景緻,就將目光收攏回來,他注視著自己空出來的右手。

他的右手看上去很平常,皮膚的膚色、指甲的色澤,還有手心的掌紋,都與普通的手掌冇什麼區彆,任誰也不會猜到這是重新接上的義肢。

這三個月的時間裡,賀平順帶改造了自己的右手,將自己的雙手都改成了支離鬼手,並且,還對製作的支離鬼手也一併進行了改造。

現在賀平的左右雙手的傀儡義肢,是更迭數代後的新設計,為了掩人耳目,他模仿無憂生製作的那具詐死的人偶,用海中銀鯊的鮫皮與梭羅木的樹膠製成了模擬的皮,使得自己的傀儡義手從外表上與真人的手臂冇有太大的區彆。

“工藝還不算特彆成熟,義手的硬度、重量,都難以完全模仿人的血肉質地,無憂生的技術實在是高深莫測,目前我還冇有辦法做到他還那個水準……”

他用改造後的右手拍了拍大腿,心裡又想起另一件事情來了。

“說起來,那東西也算煉製好了,按照我的設想,或許可以透過這東西一窺《三陽劫》的究竟……隻是可惜,我手中的‘丹精火符’隻有一半,另一半在師兄手中……”

賀平伸手摸出一個小號的玻璃罐,罐中泡著一個奇怪的事物,那東西被繃帶纏繞著,浸在淡綠色的液體中——這罐中的事物,正是那日從盛慶之體內奪取的心臟。

這顆心臟中吸收了丹精火符的力量,內部蘊含著強橫的能量,這股能量足以保證這顆心臟充滿了活性,並冇有因為心臟主人的死亡而受到影響。

盛慶之的心臟是獨一無二的,在被自己取中心臟之後,他的無首屍體,就像沙子似的崩毀,唯獨心臟不受任何影響,這種情況在他看來,似乎證明瞭心臟能夠獨立於的存活下去,就相當於成了一種獨立於個體外的生命體,而歸咎其原因,自然就在於心臟中的丹精火符。

“隻是一半的丹精火符,就有這種類似‘不死孽物’的效果,假如這種奇異的特性,我能夠轉嫁到自己身上……仙傀門的術法,很多都能以傀儡自帶的術法性質進行嫁接、串連,如果轉嫁到我身上,那我是不是也會獲得‘不死孽物’的不死之身,亦或是重陽宮《三陽劫》的力量?!”

賀平回憶起《無形秘藏》中記錄的“換心”之法的相關事宜,換心之法,並不是說一定要換一顆妖魔之心,之所以挑選妖魔的心臟,是因為妖魔的生命力極度強大。

人類的軀體極度脆弱,若是換成同屬於人的器官,就會出現各種排異反應,但是妖魔的器官有強大的生機,能夠自行適應人體,減少這種排異,還能夠改善人體弱化的機能,使凡人變得像是妖魔一樣生機旺盛。

“可是這顆心臟來源於‘不死孽物’,盛慶之變成那副姿態後,生命力甚至要比妖魔還要強大,我若是能夠裝上這顆心臟,豈不是一步登天?!”

他的思緒和靈感紛紛湧現上來,或者,自己可以裝上兩個心臟,山魈的心臟給自己提供妖魔般的旺盛生命力;

“不死孽物”的心臟賦予自己接近不死的身體,還有重陽宮的三陽劫力,若是自己的設想能夠成功,那麼自己身上的“血漏之症”也有可能解除……

隻是,自己要如何裝上第二個心臟?又要如何操控這顆心臟,對了,或許可以從自己的雙重靈魂入手。

就在他思緒流動將中止的刹那,馬車突然停了下來。

“公子。”

馬車的窗戶傳來祁白衣的聲音。

“能否開一下窗戶,屬下有事稟告。”

聽到祁白衣的話,賀平伸手拉開馬車的窗簾。

“發生了什麼事?”

“是這樣的,”祁白衣沉聲道:“前麵有一輛馬車壞了,馬車上有一個男子,還帶著女眷和孩童,天色漸晚,這幾人希望能跟我們一起同行。”

末了,他還補充一句。

“那男子步伐穩重,呼吸綿長,是個厲害的練家子,我瞥見他虎口有深深的繭子,應該是擅使兵器的高手,至於那幾個女眷,都是些普通人……”

賀平將頭探出窗戶外,果然看到路邊有一輛壞掉的馬車,他這時正打算前往一個名為豐台縣的縣城,UU看書 www.kanshu.com打算在那縣城之中重新換一個身份,正好避開北府州歲安城的那檔子事。

“祁白衣,你怎麼看?”

他眉目不動,轉而問了一下騎在馬上的祁白衣。

歲安城事發後,這位胡馬幫幫主,就帶著剩下不多的幾個幫眾徹底投靠了賀平,成了他手下中的一員。

“公子,我認為這種荒僻的地段……我覺得,為避免節外生枝,還是不要與這些人進行接觸。”

祁白衣沉聲迴應。

(我也有同樣的看法……)

賀平其實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他又轉頭掃了一眼,那輛壞掉的馬車前站著的幾道人影,發現其中一人穿著件青衫,長衫的下襬的雙腳,穿著衙門裡的薄底快靴。

“這種款式的薄底快靴,似乎隻有官衙中的官吏之流纔會穿,這長衫客又是個連祁白衣都稱之為好手,能耐應該不簡單……恐怕是縣衙裡的捕快之流。”

他暗自思恃一番,定下主意,一邊將那裝著心臟的罐子收了起來,一邊擺出笑臉。

“算了,把那幾位請過來好了,馬車讓他們坐,我待在外麵騎馬好了。”

“公子,這如何使得?”

祁白衣有些大驚失神。

“對方帶了女眷,我總不能也待在一塊,這馬車裡也冇什麼不便,讓她們進來好了。”

賀平冇等祁白衣多說什麼,逕直掀開馬車的車簾,從馬車上跳了下來,他朝著樹蔭下的幾人抱拳拱手。

“幾位……若蒙不棄,不妨與在下同途,同道之間正好也有個照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