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十一 心臟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十一 心臟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結果,為瞭解決這傢夥,浪費了兩次‘九死替難巫偶’的替死次數,以後,還剩下五次替死的機會……)

賀平心底一邊盤算著,腳底一邊用力踩了下去,盛慶之的頭就爆裂開來,隻是冇有半滴血流出來。

“重陽宮的道法真是又強大,又令人感到詭異……”

正所謂“窺一斑而見全豹,見一葉而知深秋”,經由盛慶之身上發生的詭異變化,就能夠知曉重陽宮的入道正法《三陽劫》的駭人威勢。

盛慶之並非入道高手,但是“不死孽物”幾乎是無限接近入道的級彆,而且此人並冇有學習過係統的道法,《三陽劫》的真正厲害手段,他半點也冇有施展出來,由吞入腹中的丹精火符誘發的力量,完全被這人揮霍浪費掉了。

賀平轉過視線,看向那具無首的屍體,那乾屍般的軀體上火焰儘數熄滅,變成了一具形容枯槁,通體漆黑的焦屍——隻是這具身體似乎並冇有意識到自己的死亡,兀自站在原地。

“盛慶之的屍體還在,赤心子師兄,我對這具屍體很有興趣,不介意的話,我就帶回去研究一番。”

“噢!”

赤心子將握在掌心裡的那片燒融的鐵塊藏入袖中,不動聲色地回了一句。

“師弟,你該不會是對重陽宮的《三陽劫》感興趣吧?”

他那嘶薄的嗓音透著一絲笑意。

“我先跟你說明一下,那三個先天道門之中,懸天觀拜鬥,萬青教酬神、重陽宮祭火,這三家派彆的入道正法,都與門中的信仰有極深的關係。

除了重陽宮精心甄選的‘道子’之外,你若不是元荒祭火的狂信徒,就彆指望在《三陽劫》上有什麼高深建樹,天下間想破解重陽宮入道正法秘密的人多的是,至今為止,也冇聽說有人在這方麵有所得……”

“無妨,我不過是有些好奇罷了。”

賀平淡淡地問:“不過這趟我們也冇有得到那偷壽碗,這次的行動並冇有達成我們最初目的。”

“確實如此,”赤心子歎了口氣,又複開口:“不過,師弟你也不用太過扼腕,盛慶之這條線索縱使斷了,我們還有‘魔宮遺蹟’這條線。

須知,那骨碗也是從‘魔宮遺蹟’中流出來的,與這遺蹟有所關聯的成誌又捏在我手心之中,再過數月,‘魔宮遺蹟’又會再度開啟,師弟你要是有意與我一同前去,我敢保證你這趟行程必有所獲。”

(這老狐狸,還是抱著這個打算,要把我騙去那個什麼鬼遺蹟?)

聽到赤心子的這番話,賀平在心底冷笑一聲,麵上卻冇有半點表露,他隻是平靜地回答。

“關於此事,容我再考慮一段時間吧!”

“那也好。”

赤心子也不好操之過急,淡淡一笑:“不過歲安城的事鬨得實在太大,師弟你也彆繼續待在北府州,先不說泥教和重陽宮會不會有所動作。

朝廷中的斬邪司,鎮北王宇文家鐵定不會放著地盤上出的事不關,說不準這幾天就會迅速派出入道級的高手來調查歲安城,你要是因此露了蛛絲馬跡,難免會被斬邪司和宇文家盯上。”

“我知道了,我也有意儘快撤離北府州。”

賀平微微皺眉,他也並不願意放棄自己在北府州攢下的基業,但是繼續待在這裡,也不能保證不會被各方勢力查出點痕跡來,看來,賀家還有賀平這個身份,現在就必須放棄了。

所幸,他行事一向慎密,這些年早有佈置,暗中佈置了退路,也不至於事發後進退失據。

“我還有些事要善後,就不跟師弟你繼續敘舊了,有空再用‘泥傳聲偶’聯絡……”

赤心子轉過身去,拋下這句話,就一躍而起,電光石火間,鼓盪的氣流激得衣袂“潑喇”勁響,宛如妖鳥山梟一般消失在夜空之中。

“終於走了嗎?”

賀平摸了摸臉上的鬼臉麵具,同時,伸出自己另一隻左手,他那傀儡義肢的手掌中,正捏著一塊燒紅的鐵片,被散發出極淡金光的五根指頭夾住。

“這個東西應該就是之前被赤心子的那一發‘穿心鎖’打中後,飛出來的那個碎片的另一半!”

他那時看得分明,就偷偷將這碎片的另一半偷偷藏起,赤心子自己也取中了另一半,而這個碎片本身,應當是從盛慶之心臟中飛出來的——

“‘穿心鎖’本來是可以隔空挖穿一個人的心臟,但是當時的赤心子失手了,他那一記‘穿心鎖’發出後,在盛慶之的胸前炸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卻冇有隔著數十丈,攥出他的心臟,這就說明,盛慶之的心臟一定有什麼問題……”

念頭一閃而過,賀平走近幾步,盯著盛慶之胸口黑紅的血洞,左手伸手猛地一抓,就從胸腔裡剜出個微弱顫動著的心臟。心臟有些焦黑,卻蘊含著一絲奇異的生機。

“這顆心臟……??”

賀平的目光忽然一頓,雙眼死死地盯著這顆心臟,臉上流露出絲絲有趣之色。

“真是不可思議啊!”

指掌間,這個心臟上裂開一道縫隙,片薄而光滑的心肌裡,透出一團紅熾色的光芒,彷彿中心處藏著一團烈火。

“這個缺裂的痕跡,應該就是‘穿心梭’弄出來的……不,等一等,若是這樣的話?”

他想到什麼,取出那塊細薄的鐵片,驀地,鐵片上散發的高溫紅光由血橙般的橘紅,忽然變色,變成了青色的焰光。

賀平來回打量起來,他發覺隨著鐵片的光芒漸漸變亮,伴隨著一種奇異的共鳴,手掌中的心臟,不再微弱的顫動,而是噗通一下,劇烈的膨脹收縮起來。

賀平輕輕鬆手,鐵片彷彿被一股磁力吸進心臟裡,這團心臟就如同活物般搏動起來。

“越來越有趣了,這鐵片應當就是盛慶之吞服下去的丹精火符,也不知道這東西為什麼會與他的心臟結合在一起……”

他伸手將心臟藏了起來,知道這次自己並不能算是一無所獲,最起碼,這顆心臟搞不好就能彌補今天這一夜的損失。

……

咳咳咳!

一道人影輕咳幾聲,如同老鼠般悄無聲息的從塌毀的椽柱下麵鑽了出來,他滿身塵土、焦灰,看上去狼狽無比,全身黑不溜秋,好似從炭窯裡爬出來的。

待到這人用袖子抹了把臉,才露出了一張年輕的五官,原來這人是斬邪司那個楊雲驕,這楊雲驕陰沉一張臉,沉聲低語:“這趟恐怕麻煩了,仙傀門的赤心子算計頗深,連我也失了手,教門中的重器落入人手就算了,連我自己的那具蓑衣虎妖之軀也折損在這裡,這樣回去後可冇法子交差啊!”

“屠靈使,既然交不了差,那就不用交了。”

他的身後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隨後一隻大手按在“楊雲驕”的腦門上。

“……是你,赤心子!”

“楊雲驕”不用回頭,光聽聲音就知道來者是仙傀門的赤心子。

“你……你怎麼會回來?”

“廢話。”

赤心子懶洋洋的說道:“你屠靈使主修的是《升蓮寶卷》中的黑泥品,這門秘法我很清楚,習得這黑泥品,肉身與你不過是一件皮囊,壞了無非再換一件……還有,那虎妖明明被殺了,倀魂大陣卻不解除,這裡麵本身就有些蹊蹺。”

“你?”

屠獨也很震驚,他想不到自己的破綻會這麼明顯。

“不好意思,今夜的事要是傳出去會是個麻煩,屠靈使,我就送你一程吧!”

赤心子掌心一股隱藏的力量灌入楊雲驕的天靈蓋,楊雲驕的腦門一震,腦海中的意識恍若中斷。

淡淡的蒸氣從這人的腦門上竄上來,皮膚都變成了紫紅色,他的五官一陣扭曲,從眼鼻口竅中溢位了黑泥。

“饒、饒命……我們……可以做個交易,東西……我知道在哪裡?”

他竭儘全力,說出了這番話來。

“哦!”

赤心子停下了動作。

“說說看,你有什麼可交易的?”

“骨碗,你是不是想要那個偷壽碗……”

楊雲驕的眼珠上下左右轉動,UU看書 kanshu.com麵容古怪的同時,一張嘴卻不停的說著:“我知道一條線索,或許與那個骨碗有關。”

“好,那我就饒你一命。”

赤心子哈哈一笑,掌心一用力,楊雲驕的頭蓋骨碎裂,四肢一陣抽搐,身子栽倒在地麵上,隨後,從他的眼耳口鼻諸竅中,大量黑泥湧動出來。

“屠獨,我並不信任你,不過我還是給你一個機會,你就暫時待在這個瓶子裡,若是你的話是真的,那我會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赤心子隨手將一個瓷瓶放在地麵上,那黑泥蠕動間,就鑽入了瓶子裡。

“這麼一來,‘善後’也算是做完了。”

待到以瓶塞蓋上瓷瓶,他才鬆了口氣。

“我那位師弟倒也是精明,他冇提屠獨冇死這件事,應當是已經料到我會搶先出手,這麼說他覺得冇必要跟我爭奪這事,也是為了趁機回收那具虎屍,那黑石佛雕入了他手,我則是拿下了泥教的屠獨,這樣一來,我們雙方都有收穫,倒也不至於落個分臟不均的局麵。”

他突然想起自己離去時,賀平那一抹諱莫如深的笑。

——這一切……早在他的算計之中!

這一局,賀平以心照不宣的方式,展現出了他過人的心機城府,也使得赤心子加重了對自己這位師弟的忌憚,知道要未來要對付此人,奪回《無形秘藏》,絕非一件易事。

“與人鬥,果然是其樂無窮!”

赤心子嘿然一笑,打從心底湧現出一種棋逢對手的感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