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十 幸不辱命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十 幸不辱命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傀儡蓮座共有四層,每層都有密密麻麻的手臂,如同活動的蓮花花瓣。煌煌金光之下,巨大的蓮座,尚未落下,就散發出千鈞的重壓,帶著勢不可擋的聲勢,直接砸向盛慶之。

另一邊,渾身沐浴火光的骷髏黑色的眼窩裡點燃青色焰光,“青陽劫力”在乾屍般的身體上流轉,盛慶之周身的火焰變成了淡青色,而非之前的火光。

這火人瘋狂嘶吼,如蠻獸一般挺身而立。

然而,沉凝無比的傀儡蓮座,恍若一尊泰山傾壓而至,任何抵擋都如同是以卵擊石。

乾屍一般的火人,強行動用那燒的變形的雙條腿踩住地麵,兀自伸出枯枝般的雙手,撐住傀儡蓮座駭人的下落之勢。

轟然一聲,金光劇烈流轉,地表碎裂如蛛吐四散,盛慶之全身火光暴閃,被砸落在地麵。

同一時間,蓮座下方無數支離鬼手伸長探出,五指鉤爪宛如有靈有識的活物,精準的扣住了他的頸腰四肢,以鐵箍般的力道鎖住關節,如同長有千足的怪異蜘蛛。

嘭!

氣壓噴射的銳鳴聲之中,盛慶之向外釋出驚人的高溫,火焰的熱量隻消燒融一支傀儡手臂,瞬間就會有下一隻手臂伸出來,間不容髮的箍住他的手腕、腳踝。

接著,伴隨著扯動、禁錮肢體的力道加強,他的身子就像是一具被束縛的人偶,被傀儡蓮座直接拽著飛向城中的河道方向。

“支離鬼手還能進行這種組合,有趣啊,設計這玩意的人還考慮到了反關節、反肌肉運動,連關節動作都計算進去了……被這玩意禁錮住了,想要掙脫就困難了。”

賀平追了過去,他看到這一幕,心底也為之一愕,知道這恐怕是赤心子暗藏的底牌。

蓮座轉瞬間就飛向了河道所在的方向,從空中將渾身冒出青焰的火人擠入河水之中。

河水像是被什麼東西擠壓凝縮,發出一聲“啵”的爆鳴,巨響聲中,水麵在高溫下迅速化成了白煙和水蒸氣。

灸熱的水蒸氣爆開了,河道中的水也被爆炸推的向兩岸散開,激湧旋絞的白沫之中,盛慶之身上的縈繞的火光滅掉了大半,漆黑乾癟的身體也曝露出來。

——很明顯,這一招還是有效果的,“不死孽物”身上的高溫被水勢所滅,以水滅火的設想確實是有用的!

驟然間,抓住盛慶之的眾多支離鬼手的掌心中,藏在這些傀儡義肢中的劍刃被機括彈出,釘子一般刺入這具漆黑的乾屍體內,少頃,數十柄劍刃如同鯊魚的牙齒旋絞,彷彿下一霎便要殘肢裂體。

火人的軀體劇烈一顫,從旋體的劍芒中噴濺出大把血霧肉渣,至少這個瞬間,盛慶之死了兩到三次。

“嘿嘿嘿,我這‘鬼手蓮台’的滋味不好受吧!”

赤心子咧嘴一笑,隨即轉頭看向賀平。

“師弟,也該輪到你出手了。”

“赤心子師兄無需急躁,我早已經出手了。”

賀平的雙手交疊,不知何時擺出一個奇怪的姿勢,他的雙手手勢並不是結印、掐訣,而是以影子手戲的方式,疊成了蝴蝶狀的影子。

他在施展影術,在城中令夜色染上赤紅的火光的照耀下,自賀平身後的那者牆壁上,手掌模仿的蝴蝶在扇動著翅膀。

接下來的場麵很詭異,焦黑的牆壁上的蝴蝶一分二、二分三、三分四……眨眼的功夫,就迅速分裂成數百隻影子蝴蝶。

影子蝴蝶沿著牆麵、地麵、湖麵,一應平麵進行移劫,極短的時間裡,就靠近了火人的影子,然後群起而攻,火人發出慘叫,影子蝴蝶攻擊著他的影子,他的手腳也裂開傷口,肌骨血肉片片零落,模樣慘不忍睹。

“……要殺、要殺……”

青陽劫力帶來的不死之身並不能遮蔽痛楚,每一次痛楚、死亡、火焰焚燒、殘體碎肢的苦痛,都刺激著盛慶之殘存的心智,可以想象,隻要敵人的攻勢繼續消磨下去,就能徹底的破壞這具**中的殘存的一切。

或許,原本應當是這樣的,隻是意想不到的變化發生了。

“殺掉他們,一定要殺掉他們。”

盛慶之喃喃自語。

他的腦子空空,隻剩下一股執拗的念頭,連續的戰鬥之中,這殘餘的念頭也在渙散。

就在下一秒裡,他的腦殼一震,彷彿有某種無形的力量一瞬間透體注入。

一霎那,渙散的念頭重新聚集了。

心靈深處有什麼醒了過來,胸腔中的心臟重新跳動了起來。

嘭!嘭嘭!嘭嘭嘭!

劇烈跳動的心臟不住撞擊著胸腔,似將破體而出。

“我!”

俄頃,腦海中混亂的思緒,突然化成了純粹的憎恨和殺意,使得這具乾屍般的軀體中寄縮的意誌醒轉過來。

轟!

片刻間,那雙狂暴的青瑩焰芒化成的雙眼變得平靜了,乾癟如屍軀的身體卻再度釋放出膨大的熱量,流轉體表的淡淡青焰,陡然化成炫目的爆破光芒襲向了周邊。

“殺!”

一聲呐喊,異變陡生!

傀儡蓮台被毀滅性的力量打穿,強橫澎湃的光芒照了過來,連地麵上的影蝶也在光焰中消失,青色的焰光刺灼著視野,赤心子和賀平不禁愕然。

可是這一絲愕然也隻是轉瞬即逝,河道之中那道身影,雙手一揮,青色的火光猛烈膨脹,充盈的力量擠爆了氣流,引發了爆炸。

“什麼?!”

赤心子隻覺得周圍的氣機沸騰,他一抬眼,一個被青焰纏繞的拳頭就轟了上來。

嘭!

疾射而出,快逾閃電!一切都太快了,木雕麵具下的瞳孔圓睜,尚且冇有反應過來,加速的拳頭一擊就將赤心子的腦殼打爆,旋即身形一晃,右手一擊刺穿了賀平的胸口。

“你?”

賀平的臉上浮現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火人冷冷一笑,正欲從對方胸中生生剜出心臟來,他臉上的冷笑卻凍結了,眼前的賀平變成一個四手四足的怪異傀儡。

“傀儡?逃了!”

這個念頭隻是一閃而過,身後就有一股尖倍到讓人頭皮發麻的破空聲。

青焰纏繞周身的火人扭過頭去,一頂白色的轎子飛撞了過來,覆甲金光如水波般流轉,轟的撞在他的身上。

也就在這片刻之間,紙轎的簾子被賀平揭開一角,他那雙眼睛似笑非笑,瞳孔中散發出令人昏蒙迷幻的幽藍色澤。

“多謝你了,這一招我也是第一次用,射程有點拿捏不住,至於效果如何,勞煩你讓我親自見識一下吧?”

他的雙眸中光芒一綻,從眼中彷彿伸出一根筆直的細線,就這麼穿透火人那恢複理智的雙眼,“刺”入了他的意念之中。

——36正法,排名第5位的《種魔》。賀平最近才掌握了這門正法的一部分,他還利用取巧的方式,煉成了不完整的“怨魔”魔種。

“刺”入,隻是用於方便形容,《種魔》之法,能夠讓魔種化光、化煙、化飛精,心念一動,就能寄於他人心身。當然,若是初時修行《種魔》之法,功力有限,也隻能以目力傳遞魔種,且需要在彼此較近的距離之下。

瞬間,火人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殘叫。賀平這貫注目力的一擊之下,“怨魔”魔種被順勢透入了他的體內,也不知道其中誘發了什麼樣的變化,盛慶之雙眼中的青色焰光迅速褪色,青陽劫的劫力一片崩亂,他的身子不停的扭曲掙紮,顯得異常的痛苦。

“受死吧!”

轎中的賀平冷笑著,雙手驀地一揚,密羅刀在極近距離爆發,十餘息的時間裡,連環崩出十六波,淩厲無比的殺意多次發起衝刺,如千軍突進,接連絞滅貫殺了“不死孽物”的八條性命。

“你!”

火人張了張嘴,直接將喉嚨裡一口乾結的血塊嗆出,雙手也猛地一合,掌指豎在一起,噴出一道青焰化作刀芒,直直的貫穿了轎子,連帶轎中的賀平本人一併劈成兩片。

轟!

火光激迸,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頂紙轎金光一閃即冇,在空中炸成了火灰。

火人還冇來得及喘氣,便沉獨有一股陰風,從脖子後麵吹來,他尚未回過頭去,大片大片的靈符如雪花般落下,被氣流一吹,就旋轉的籠罩了下來。

“一報還一報,接招吧!”

密密麻麻如雪花的符咒飛旋而至,如撲火的無儘飛蛾,浮流著慘綠色的符紋,從四麵八方,全數撲向火人的身體。

盛慶之身形一凝,意識也被迷亂籠罩,身體更是如墜泥漿,阻滯甚重,同時一道身影從後方拉近,那竟然是一襲綠袍的赤心子,可見他適才使了什麼遁法逃出一劫,現在又一次現身,右手如抓,在虛空驀然一抓。

“穿心鎖!”

“噗”的一聲響,火人的前胸,當即炸開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血霧飛濺之中,一團燒熔鐵塊飛竄出來,落入了赤心子的掌心。

“這是什麼?”

一身綠袍的赤心子有些疑惑,他指尖尚未用力,那塊熔掉大半的異鐵“叮”的一聲破碎,半截飛了出去。

這異鐵飛出體外,不死孽物的動作就慢了下來,一道裂空而至的刀光閃掠而過,頭顱飛出數丈之外,滾落在地上,麵孔之上,猶帶著一絲不可置信的愕然。

“六十息,斬殺九次。”

賀平抬起一隻腳,踩在盛慶之的頭顱上,露出一絲笑容。

“赤心子師兄,幸不辱命。”

“師弟,你做的好啊!!!”

赤心子怔了一下,隨即就在歲安城焚於火光的背景裡,縱聲大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