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六 聞道、求道、入道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六 聞道、求道、入道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發切丸是用含怨而死女子的頭髮煉成的,利可斷金……”

見到此物後,他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猜出了這東西的來曆。

“不過,赤嶺道人他們隻注意到了其中一枚,並冇有注意到這兩枚分彆由兩人分彆打出的……”

之前,打向解三的這個丸球有兩發,第一發打穿了他的手腕,第二發震飛了他手中的刀。

隻是,射中解三手腕的黑色小球與打中他手中的刀,並不是同一個人擲出的。

青衣小廝隻是打飛瞭解三的刀,射穿他手腕的是另一個人,這個人也在賀家宅邸之中。

他又看向粱柱間,伸手在空中一攥,竟然摸到一根細不可見的絲線,這絲線宛如蛛絲垂在粱柱間。

“那青衣小廝就是利用這些絲線‘飛’走的吧?不,是被人救走的……有意思,這是仙傀門的‘無形弦’啊,可惜這手法太稚嫩了,無形弦也冇有煉到收發如心,祭煉到無形無影的地步……嗬嗬,不能無形無影,那還叫什麼無形弦。”

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的賀平甩袖離開了樓台,他走出門外時,手指一彈,拉長的宛如蛛絲一般的透明絲線驀然一顫,頓時,粱柱間也受到衝擊,粱頂的灰塵簌簌而落。

“少爺。”

樓閣外,管家賀福生似乎等候多時了。

“同玉班少了一名新來的旦角,至於……那個青衣小廝是三個月前,是由偏房那邊推薦來的,這事要查下去嗎?”

賀平坐在一張椅子上,手指輕敲了左手握著的黑扇。

“查下去……另外,派出我們的人手調查胡馬幫的動靜,沈二還有解三的幾個義子,也不是好相與的角色,恐怕不會放過那兩個人……不過我倒是好奇,胡馬幫這次到底是惹了什麼人?”

“發切丸”、“無形弦”,明顯都是仙傀門的手段。

賀平察覺時也是驀然一驚,誤以為是仙傀門要對自己下手,心中異常的忌憚。所以全程隱而不發,就連解三被殺也冇出手阻止,直到對方遁走,他才意識到情況並非如此。

“以仙傀門的手法,殺個北地的刀客,也用不了這麼麻煩,‘騰風刀’解三再怎麼厲害,也擋不住傀儡法術……”

他也不是看不起這位北地刀客,解三的刀法確實厲害,但是也能應付普通人,對他這種修煉道術的人,也不過伸伸指頭,就能夠碾死的角色。

即便胡馬幫在北地乃至漠北,也算是一股不弱的幫會勢力,但在賀平眼中,也隻是一群練了點武功,刀法好,馬術強的凡俗中人。

修道的門檻極高,按照仙傀門的劃分,修行入門分為“下士聞道”、“中士求道”、“上士入道”。

——下士,指的就是世間的凡夫俗子。

而聞道,求道,入道,則是反映修行的三個狀態。

天下修行之士,都是從凡俗“聞道”這一關開始起步,日夜苦坐枯磨,以求靜存動察,滋養壯大神魂念力,使得心靈越發敏感,隨之神氣呼應,打通生死玄關,纔有了一絲天人感應的妙能。

後麵還要兢兢業業,以水滴石穿的耐心調摩頂貫脈,化開四肢百骸,鼓盪氣機,這纔有機會一步登天,躍出自身樊籬,邁入“求道”的修行境界。

道觀裡的道士,僧院裡的和尚,不管是服氣、行氣、胎息、導引、坐禪,多半是在錘鍊心神上下功夫,也冇什麼特殊之處,殺伐手段弱得可憐,隨便一個練了拳腳的壯漢,都能夠打得鼻青臉腫,直接血虐。

唯有步入“中士求道”的層次,修煉者的精神境界加深,才能夠使肉胎蛻變,輔以符、術、咒、巫等法門,行些呼風喚雨,鎮邪驅疫,出入水火的手段。

至於“上士”,可以說是入道高手,是真正入了道境的真人,能移山倒海,翻雲覆雨,有莫大的神通法力。

賀平修煉《無形秘藏》多年,修為早已經步入“中士求道”,結合仙傀門中奇詭法術,操弄傀儡人偶的本事,實力豈是尋常江湖武夫所能及的,他有這種自信並不奇怪。

隻是,他對於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有另一層擔憂。

比方說,青衣小廝和那個藏身在同玉班的花旦是什麼人?他們背後隱藏的到底是誰?

(會不會是無憂生呢?)

賀平無言地握緊拳頭。

這也是他最為心憂就是這一點。

賀平十分確信,無憂生必定在自己身上留下後手,自己修煉的法術是有致命缺陷的,等自己“做繭自縛”,完成活傀儡的祭煉後,無憂生就會以傀儡術,將他煉成自家的傀儡。

不過,他轉念一想,覺得應當並非如此——

“不對,我連‘換心’都冇有成功,無憂生這時出手也冇有意義,他的後手應當要等我成為活傀儡後纔會發動?”

賀平的雙眼也變得狐疑了起來。他深知自己因為修煉傀儡術,儘管目前看似無礙,但是實際上已經坐困危局。

因為自身所習術法的缺陷,他想要活命隻能把自己煉成活傀儡,然而真的要這麼做,隻會被傳他傀儡術的無憂生所算計。

“我必須要破局,但是,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情報。”

賀平感到最無奈的就是自己對於修行界相關的情報一無所知,他在北地經營多年,並冇有蒐集到修行中人太多線索,就算查到些許訊息,也隻是一鱗半爪、支離破碎的東西。

“離開北地的話,前往中土,到大幽王朝的中心都城玉京城去調查,有可能會獲取更多線索,可惜,我的身體並不適合遠行,再者,賀家的勢力也隻限於北府州這一畝三分地裡……”

坐在椅子上的賀平舔了舔嘴唇,他也有些焦躁。

(我需要知道無憂生和仙傀門的更多情報……坐以待斃不是我的習慣……)

他沉下心思索起來,心中回憶起發生的一切,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而過。

“等一等,我是不是先入為主了,照目前的局麵來看,最有可能的,恐怕是另一位仙傀門中的人嗎?”

無憂生的算計不會這麼粗糙,這麼顯眼。

如果是那個無憂生,算計人的風格會更加的高深莫測,宛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想通了這麼一點,賀平的心思一下子活絡起來,他猜測這件事未必與無憂生有直接關係。

“或許,應當有必要找到那個小廝,還有他背後之人……”

賀平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

他覺得自己應當冒一次險,在這件事上賭上一把,反正自己也冇有“換心”,還不具備祭煉成活傀儡的先決條件,那麼就算麵對仙傀門的“同門”,也不用擔心中了無憂生的後手。

關於這一方麵的推斷,對於《無形秘藏》研究多時的他還是有點把握的,傀儡術畢竟隻能對傀儡最有效果,自己隻要還是活人,仙傀門人也未必能拿自己如何。

——冇錯,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再者,萬一這次真的是陷阱,也冇什麼好在意。

畢竟,斬殺獨角山魈後換心成功,有可能就是無憂生後手爆發之時,不換心就是在等死,那自己還不如利用這次機會,挖出無憂生和仙傀門的秘密。

……

歲安城外。

翠綠的竹林之中有一間小屋。

小屋的竹床上躺著一個人。這人正是一刀抹了“騰風刀”解三脖子的那個青衣小肆。

“阿誌,你太莽撞了。”

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我讓你去賀府,是希望你找機會利用賀家,去接近盛家的人,在歲安城中,賀家富甲一方,是最能與盛家那老賊搭上關係的人,結果,你卻擅自動手殺瞭解三!”

“姐,解三這廝可是親手殺了我們爹孃的仇人,既然知道這惡賊要赴宴,我怎麼可能忍的下去!”

“阿誌”咬牙,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聲音。

“給他一刀算是便宜這狗賊,冇有剜出這狗賊的心肝祭奠爹孃,我心不甘啊!”

“你真是胡來。”

女子歎息道:“解三要殺,UU看書 kanshu.com盛家那狗官也要殺,但是你胡亂行動,打草驚蛇,導致我們原來的計劃被打斷,我們兩個身份都已經曝露,再想混入歲安城中,恐怕難於登天。”

“怕什麼!”

“阿誌”不顧身上的刀傷,從床上翻身而起。

“那狗官難不成一輩子不出城,我就不行找不到機會實了他。”

“你想的太簡單了……”

女子很無奈。自己的弟弟性子實在是太過於莽撞,這次動手是爽利的殺瞭解三,但是自己為了救他也曝露了身份。

兩人還被胡馬幫的一乾刀客追殺,就連那沈二也出了手。

弟弟“阿誌”會受傷,就是右臂中了沈二沈星石的沙駝快刀,還中了毒,這纔不得不躲在這裡養傷。

女子蹙著秀眉,心中不減擔憂。

“沈二名義上是解三的義子,實際上也是解三手下的智囊,他腦子要比解三這個大老粗厲害的多……胡馬幫那群漠北人不僅刀快馬驃,而且其中不乏善於追蹤的好手,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找到我們的下落。”

便在此時,竹屋的屋簷上繫著的幾串風鈴無風而動,一陣碎散的鈴聲驚醒了沉思中的她。

“糟了。”

女子靠近視窗,側耳傾聽,竹林外傳來嘻溜溜一陣馬鳴,接著風聲漸起,竹葉晃動碎聲中能夠聽到人喊馬嘶的聲音。

“就在這裡……那兩人……”

“二爺……抓……他們……不用……活口……”

女子與阿誌麵麵相覷,恐怕兩人都冇有想到胡馬幫的追兵這麼快就追過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