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五十七 異變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五十七 異變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哈哈哈哈!”

賀平一出現,赤心子就得意的大笑起來。

“屠兄,我這個師弟,論其手段能耐,不遜色於我分毫,你該不會覺得自己今天吃定我了吧!”

“蓑衣虎使”屠獨一方麵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仙傀門人保持著忌憚,另一方麵也感到驚訝。

“仙傀門曆來行事詭譎,門中挑選傳人,就如同煉蠱一般,引入幾個弟子互相殘殺,強者存弱者滅;曆來,仙傀門的弟子互相碰麵,不說鬥的你死我活,那也是暗中角力,鬥個不休,這赤心子行事一向是獨狼風範,這又是從哪裡拉出一個師弟充當外援。”

他心中泛起一絲狐疑,碩大的虎軀也變得謹慎起來,銅鈴大小的一雙獸眼,陡然緊縮,眯成了兩道細長的縫隙,隻是透著冷冷的凶意。

另一邊,賀平整個身子幾乎藏於那具傀儡的後麵,刻意以僵硬的舉止,偽裝成受人操控的一具傀儡。

至於那具被改成了與他麵容相仿的賀家大少“賀平”的傀儡,也就是那個穿著華服的錦衣公子,一邊堂而皇之的登場,一邊扮演著“賀平”的身份。

“賀平,真的是你!”

盛慶之怒極反笑。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賀家的大少爺,竟然是仙傀門這種歪門邪道之徒,我當真是冇有想到。”

“盛大人何必多說這些話,”傀儡賀平那張蒼白的臉上血色極淡,兀自抿著一抹冷笑。

“今天你隻要交出那‘偷壽骨碗’,我就向赤心子師兄求個人情,給你留具全屍,你看如何?”

傀儡“賀平”實則不會說話,儘管這具得自無憂生的人偶製作的精妙無比,似乎與活人無太多差異,但是並不能開口說話。

隻是,賀平精通仙傀門秘傳的腹語術。這種秘術源自一種民間名為“肚仙”的法術,所謂“肚仙”就是靈人召仙人或亡靈入腹,以腹語的方式進行占卜之類的術法。

仙傀門將這種民間法術進行了改造,能夠以腹語術模仿各種聲音,更能以絲線傳遞聲音。

賀平一邊操控著偽裝成自身的傀儡,一邊以絲線傳音,將人偶傀儡操控的維妙維肖。

盛慶之被傀儡“賀平”的模樣氣到急火攻心,臉色更是難看至極。

“好好好。”

這位知府老爺連道出三個“好”字,他的嗓音還算鎮定,可惜結尾略帶顫音,破壞了整體的感覺。

“你們不就是要這骨碗嗎?”

他從袖中取出一物,那是一方檀木盒子,檀木盒子並不大,方方正正,雕刻著蔓延的花紋,花紋曲折繁複,盒子上還有一把精緻的玉鎖,鎖住了木盒。

瞬間,這個木盒就吸引了賀平與赤心子的視線。

“你們想要,就自己去拿吧!!”

最後的“拿吧”兩字,是盛慶之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他袖袍一動,奮力將手中的木盒拋向空中。

他這一擲,竟然是拋向“蓑衣虎使”屠獨的方向。

“這姓盛的狗官!竟然打的是這個主意!!”

事發倉促,屠獨也是一怔,這才明白過來了,盛慶之這是欲引得自己與仙傀門的兩個門人相爭。

(好陰沉的算計!)

“蓑衣虎使”屠獨視線一瞥,就看到一道綠影破空飛出,速度快的幾乎拉扯出了殘影。

赤心子率先動了,他破空飛了過來,泛著金光的右手抓向那墜向地麵的木盒。

“想要盒子,哪有這麼容易?”

屠獨嘿然冷笑,虎爪向上一翻,他心思通明,要借近水樓台之便拿下這木盒。

他不知道這木盒裡裝的是什麼,可是仙傀門的二人對這木盒如此上心,那就有必要奪下來要挾兩人。

木盒還冇落入虎爪,盒子忽然在空中懸停,屠獨的虎目也是一愣,旁人肉眼看不見的“無形弦”如蛛絲一樣黏住盒子,隻是一頓之勢,就驀然向那華服公子“賀平”的方向飛去。

“休想!”

虎妖盤曲在身後的尾巴颼然飆出,靈巧的撞在木盒上,“篷”的一聲,震散了黏在上麵的絲線,陡然射向另一個方向。

唰唰!

赤心子怪笑一聲,一雙利爪如鉤般劃向屠獨的腦袋。

“滾!”

屠獨喉間低吼一聲,披著蓑衣狀長毛的虎軀一抖,毛髮根根乍立硬如鋼針,突然噴發出來,旋即,空中箭矢穿梭聲不絕於耳,那些毛髮也化成千萬根細箭,赤心子身形還冇落下,就被當場射成了“刺蝟”。

“不對!”

虎妖眸光忽變,自家的“蓑衣刺”並冇有奏功,被射成篩子狀的赤心子,也隻是一件迎風而飄的綠袍。

“障眼法?!”

屠獨冷冷一笑,那條長長的虎尾騰空一擺,恍如長鞭一般劃出弧線,在身後的空中掃中一物!

伴隨一聲驚咦聲,赤心子從虛無的空氣中現身,身形微微一凝,他明顯吃了一個小虧,障眼法被識破,挾雜千斤巨力的虎尾化成的鞭影掠過身側,險些被虎尾打中。

“屠獨修的是《升蓮寶卷》中的‘黑泥品’,能夠寄生於生靈血肉之中,他附著的這頭蓑衣虎妖凶戾極深,天性殘暴,除了力大無窮,刀槍不入外,還能以本命神通,驅使著生魂倀鬼害人,就算是我和賀平兩人聯手,要製住他也頗為困難。”

赤心子嘴角溢血,心底也在算計著此行的勝算,也就在同一時間,那華服公子眼光追著木盒的方向,十指一動,身旁宛如奴仆的錦服老人突然暴起,飛撲向木盒的方向。

忽地,“蓑衣虎使”屠獨也動了,他並冇有追向木盒,而是旋風般竄向華服公子的方向。

“受死!”

屠獨喉間如滾雷,風嘶虎咆間,身影亦如電光般竄至,大口一張,就咬中了華服公子。

“哢咯。”

入嘴的一刹那,虎妖的獠牙就刺進了這具身體裡,令屠獨感到奇怪的是,他並冇有嚐到血肉的感覺。

“中計了!”

屠獨還冇反應過來,虎妖的喉間就有幾道小小的影子竄入進來,接下來就是轟然一聲巨響,雷火轟鳴之中,爆炸的氣浪翻滾著,將虎妖的沉重身軀炸飛了出去。

藏於傀儡體內的爆靈巫偶,是加了大劑量硝化棉炸藥的新版本,威力比之過去有增無減。

伴隨著爆破聲響和血肉碎片滿天飛散,虎妖的腦袋迸裂開來,頭顱的碎片、腦漿與血液飛散出來,那具無頭的虎屍重重在地麵上翻滾著。

撼動大地的沉重低音結束後,待在後方的盛慶之、楊雲驕等人也被波及,爆炸的衝擊讓後方的木製樓閣受創,磚牆裂開,瓦片碎裂。

站在瓦簷下的眾人被粉灰碎瓦濺了一身,又遭到難以計數的鐵珠、碎片襲擊。好幾個護衛當場就被碎片打中要害,口中發出痛苦的哀號,手腳痙攣的躺在地上。

“可惜了。”

華服老者伸手抓住盒子,伸手在臉上一抹,那層麵容蒼老的人皮麵具就脫落下來。

“無憂生留下的那具人偶,工藝精緻絕倫,完全能以假亂真,我還冇有研究透徹!”

賀平對於旁邊的慘劇視而不見,目光凝視著掌中的木盒。

“這就是裝有骨碗的盒子嗎?”

“賀師弟,乾的好。”

赤心子飛落下來,臉露喜色。

“盒子終於入手了,打開確認一下吧!”

“好。”

賀平指尖一點,玉鎖就裂開,他打開木盒,臉上的表情微微有些呆滯。

“骨碗?這……”

赤心子也是麵色大變,瞪大了雙眼,他脖子一扭,眼珠轉向另一側,麵具下的那張臉上佈滿了騰騰怒火。

“盛慶之,你把骨碗弄到哪裡去了——”

他正欲逼問,卻發現那姓盛的知府老爺顫巍巍的身子站了起來,原本雍容華貴的錦袍上佈滿血色,他的脖子被飛射的碎片打穿了,露出個冒著泊泊血水的血洞。

明明這種半死不活的狀態,盛知府卻用一種詭異的肢體動作慢慢地站了起來。

“那個碗的下落,你們永遠也找不到了。”盛慶之的雙眸中,躍動著如鬼火般陰暗的焰光。

“我的兒子被你們弄死了,我自己也被你們逼迫如此,盛某就算化為厲鬼,也不會輕易放過你們……”

他右手一揚,丟開一個裂開的銅葫蘆。uukanshu.com

赤心子在這個瞬間,心底浮現出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轟!

盛慶之的整個身子燃燒了起來,身上的錦袍在火光中裂開,化成黑蛾散飛。

赤心子向後退出一步,他能夠感受到澎湃的熱浪襲來,肌膚似被烈火烤過。

“怎會如此?重陽宮的丹精火符,這盛慶之是吞下了丹精火符,他這般亂來,連祭神儀軌都冇有舉行,就吞下了火符,那豈不是會——”

“師兄!!”

賀平也很驚訝這一幕,連忙出口詢問。

“這是什麼?”

盛慶之的皮膚已經燒冇了,整個人佇立在火焰中,頭部宛如被火焰裹身的骷髏,他明明被燒成這個樣子,卻始終屹立不倒,就如同一個浴火而生的火人。

晃眼間,漫天火星飛卷,熾風撲麵,周圍的草木也在散發出的高溫中燃燒,就連宅中內院的建築也開始染上火光,飄起濃煙。

“呼!”

赤心子深吸一口氣。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重陽宮的儀軌隱秘,世人知之甚少……我現在唯一清楚的就是,盛慶之是重陽宮的道子,他冇有經過儀軌秘法,強服下丹精火符,已經化為了世間最危險凶惡的不死孽物。”

綠袍人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

“賀平師弟,你且記好,要除掉現在的盛慶之,我們必須在百息之間,連殺他十次……”

轟!

盛慶之向前邁出一步,漫天的火光恍如活物,又像是無數蠕動的火蛇,瘋狂地朝著兩人的方向奔湧而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