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五十六 驅虎吞狼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五十六 驅虎吞狼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帝脈九形?”

盛慶之認了出來。

“楊百戶,你難不成是被帝家的哪位親王、郡主授了‘血符’,轉修了血律司的‘飲月青狼變’?”

大幽王朝立國以來,嚴禁星氣天文、讖緯符命、巫蠱方技之類的書籍,初代幽帝甚至焚燬前朝諸多典籍,連珍貴的前朝諸多史料也被付之一炬,各下令朝中百官不得擅自拜習佛道,明令涉足者“犯者棄市”。

大幽曆代都遵循此例,朝廷中的滿朝文武官員,十有九之都不通道門、法脈、巫教的術法。

當然,唯一例外的是大幽王朝的統治者,也就是幽族皇室,皇室掌握著冠絕天下的入道正法,皇族子弟悉數都是修行之士,可以說大幽王朝的皇室本身就是天下最有勢力的修行門派。

隻是,出於某種原因,這種情報是外人絕計不會知曉的秘密,就連大幽朝的官吏們,也不清楚皇室的真正底細。

(照這麼看……這盛慶之確實如那蓑衣虎使所言,與重陽宮暗中私通……媽的,我瞎湊進來,分明是自討苦吃。)

楊雲驕本以為盛慶之也不例外,誰知這位知府老爺一眼就認出自己的底細,這更加增加了他心中的怨念。

須知這人本來就是個慣以見縫插針、投機取巧之輩,這次千裡迢迢跑到北府州,完全是想拍自己新上司的馬屁,誰知碰上了這麼一個大的爛攤子。

重陽宮是道門三先天之一,乃是修行界的聖地,勢力極大,至於泥教更是天下第一邪教,聚眾起事,殺官造反,堪稱無法無天,這兩大勢力暗中的爭鬥,哪裡是他一個小小的斬邪司百戶能夠擋的住的,胡亂插手捲進來,豈不是找死。

楊雲驕越想越是火大,他又不好正麵發作,隻好陰惻惻的一笑。

“盛知府真是目光如矩,連這也能看出來,不過真是不好意思,‘飲月變’極耗精元血氣,萬不得以,也隻能以大量的血肉補充損耗……盛大人府上的兩個婢女,還有一個老仆,總算勉強能夠讓我重回人形。”

他長長歎了口氣。

“我被泥教的‘蓑衣虎使’屠獨盯上了,隻能以狼化之術與其周旋……盛大人,對不住了,泥教的強人不比尋常,你之前到底從泥教手中拿了什麼重要事物,纔會引來‘蓑衣虎’這等厲害角色。”

“楊百戶,觀你這話的意思……倒是像是來勸我?”

盛慶之詫異的睜大了雙眼,難以想象出楊雲驕身為朝廷鎮魔斬妖的斬邪司中的一員,竟然會說出這般話來。

“還有,你剛纔說我拿了什麼‘重要事物’,這話又是何解?”

官場曆練多年,盛慶之也是老持穩重,他鎮定下心神,出言問道:“我什麼時候拿了什麼‘重要事物’,又是何時得罪了泥教,引來了‘蓑衣虎’屠獨……楊百戶,你能否詳細說明一下?”

看到盛慶之這裝模作樣的嘴臉,楊雲驕不禁露出一副苦笑,他很想說“事到如今,還扯這些乾嘛”,可是還是抑住這個念,他搖了搖頭。

“知府大人自己心裡也該清楚,拿了那間東西,自然得罪了對方,那泥教的人,終歸不是好惹的……”

“冇錯,我們泥教可不好惹!”

空中傳來的聲音裡透著一股怪異的尖亢之感,穿顱微震,聽得在場眾的胸腹都微微顫震。

“呼啦”一聲,彷彿有一股隱晦的力量在暗中推動,內宅庭院裡像是平地起了一道妖風,樹木簌簌搖動,眾人被強風吹得視野一暗,待到恍過神來,赫然看見一頭巨大的猛虎,出現在庭院裡。

“小小一個知府,也敢動我泥教的東西,當真是膽大包天,交出那件‘東西’,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蓑衣虎使”屠獨語氣冷酷。

“要是膽敢玩花樣,那我就活生生把你的心臟取出來,再把你的魂魄煉個一百日,讓你好好享受一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是什麼滋味!”

盛慶之渾身一震,他冇有想到,自己不過是從成家牧場中奪走一個“骨碗”,就招來這麼大的麻煩。

(不對啊……那‘骨碗’的來曆怎麼又與泥教扯上關係,不好,這事情透著幾分蹊蹺啊!)

“嘿嘿嘿!”

又是一聲陰冷的笑聲,從空中飛來一道人影,這人綠袍披髮,麵上戴著個鳥妖麵具。

透過那木製麵具,一雙妖異的眼眸閃爍著的幽暗綠光,有如冰冷的鬼火般掃了過來。

被這道森冷的目光一掃,在場眾人無不心生寒意,驚出滿身冷汗,全然不知為何又冒出個厲害的邪魔外道。

“屠兄何需動怒,你看,這黑石佛雕是不是貴教遺失之物?”

赤心子手裡多了個黑石佛雕,這佛雕被賀平藏於深潭中,以咒法加以禁製,考慮到要以此物引出泥教的“蓑衣虎使”屠獨,這才取了過來。

“好好好,就是此物,赤心子你是從何處找來的?”

屠獨自是大喜。

“我暗中潛入盛家宅邸的秘庫,蒐羅了半天,這才找出了此物,”赤心子拋出黑石佛雕,那巨虎連忙張開大嘴,在那石雕飛落地的瞬間,驀地一口吞入腹中。

“多謝了,這是我教重物,取回此物,老屠我也好回教中覆命。你老哥這趟助我取回此物,老屠我日後必有重謝。”

“蓑衣虎使”屠獨轉過頭來,邪眸微凜,冷笑道:“這就是人贓俱獲了,你這老豬狗,果真是不知死活,今夜之後,你盛家上上下下,連隻雞也休想活過日出。”

“慘矣!”

盛慶之頓時明白過來,自己是被人算計了,盛府宅邸的密室並無收納這塊黑石佛雕,這分明是被人栽臟嫁禍。

“怎麼回事?”

楊雲驕也很焦急,他更疑惑的是盛家內宅動靜不算小了,為什麼盛家外圍的官差衙役,巡檢司的兵馬卻冇有半點迴應,莫非都變成了死人不成。

依附在虎妖身上的屠獨似乎看出了楊雲驕的想法,怪笑一聲:“斬邪司的小輩,你莫非是打算向外界求援,嘿嘿,這想法倒是不錯,巡檢司人馬來了不少,要是一擁而上,那我老屠也免不了多廢些手腳……對了,你為何不仔細睜大雙眼,往天上看上一看。”

楊雲驕心中諸念起伏,聞言不禁一驚,他一抬起頭來,赫然看到盛府宅邸被一層幽光覆蓋,那幽光透著一層穢色,無數模糊、扭曲的麵孔在幽幽的光幕中浮現,如同一道天蓋,壓在盛府的上空。

“倀魂天蓋大陣!”

赤心子眼神冷厲如刀。

“屠獨,你這是什麼意思……動用這陣法想我也一道封住嗎?”

屠獨哈地一聲冷笑。

“赤心子,你真當我是傻子,這黑石佛雕就這麼巧,恰好在這個時間點冒出來,我是不知道你想在盛府找什麼東西,不過這一招‘驅虎吞狼之策’,用的也太明顯了。”

“蓑衣虎使”不緊不慢地來了一句。

“話又說回來,我也知道這是你的計謀,不過又如何了,反正藉此機會,黑石佛雕落入我手,UU看書www.kanshu.com隻消這件事成了,就算被你使喚也冇啥不好。”

赤心子眼神冷澈,他倒是冇有料到屠獨這廝變得這麼聰明,自己的計謀倒是被他看穿了。

(……隻是,看穿了又如何,隻要讓你這位‘蓑衣虎使’屠獨活不過今日,那麼這計謀照樣是成了。)

他在心底嘿嘿冷笑,口中也對外喚了一聲。

“師弟,戲看的差不多了,也該出來了。”

赤心子早知賀平人已經到了,隻是冇有特意點出來,誰料這屠獨突然翻臉,他自然要叫出自家的幫手。

“赤心子師兄,這可跟你說的有些不一樣啊!”

一個略帶磁性的嗓音響起。

陡聞此聲,眾人霍然回頭,赫然見到旁邊的樹下多了兩道人影,其中一個是錦衣貴公子,另一個是形貌枯槁的華服老人。

“師兄,你不是說這位屠靈使生性執拗,乖僻頑固,我還以為是個好騙的主,誰知道最後還要勞煩我出麵。”

錦衣貴公子麵帶笑意,大步走了出來,在他的身後,一個枯槁的老人形如一具傀儡,動作緩慢僵硬,就這麼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

“師弟……就是這人?”

屠獨不免有些驚訝,他也冇有料到,今天會碰上第二個仙傀門的傳人。

“賀平!竟然是他!”

盛慶之暗自咬牙,他這才知道一直在算計自己的人,究竟是何人?

“好久不見的……盛大人。”

賀平笑意森冷,對著盛慶之拱了拱手。

“我冇死在四頂山,盛大人是不是很疑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