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五十四 大禮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五十四 大禮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歲安城。賀府彆院。

“大老爺。”

一道人影將門推了開來。

“誰?”

賀鏡問了一句。

“大老爺,是我。”

這人穿著一道青衣,手中著一盞油燈。

“胡馬幫的祁白衣來了,他還給大老爺帶來一個好訊息,他說:那人被他找到了。”

賀錦正欲熄燈就寢,聞聽此言立刻從床上坐了起來。

他那眼角滿布皺紋的雙眼迅速眯成一條縫。

“事情成了?”

“自然是成了。”

拿裡提著油燈的,是賀錦的心腹,這人嘿然一笑。

“恭喜老爺,這長房家的嫡孫一死,你就名正言順的賀家家主了。”

“好好好。”

賀錦連道三個“好”字,聲音嘶嘎低啞,他那麵容上,兩條眉毛都抖了幾下。

“對了,屍體呢?”

“祁白衣說怕您老不放心,把屍體一併帶來了。”

賀錦的心腹笑著說:“這人也是機靈,手下人用一個大木箱裝成賀平的屍體,扮成是貨物運進城裡,一路上也冇人察覺到箱子裡的問題。”

“這胡馬幫的祁白衣倒是比那解三上道的多。”

賀錦捋須一笑。

“我之前讓那解三替我找個機會除掉那人,那解三滑頭的要命,推三阻四,就是不肯答應……祁白衣,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血氣方剛,辦事俐落的多。”

“那祁白衣要的那筆萬兩賞銀?我們真的要給——”

心腹低聲詢問。

賀錦微微半閉上雙眼,

“賀家的銀子也是一分一毫攢下來的,我又不是那賀平小兒,吃米不知米價……你去吩咐府上的那幾個供奉,讓他們點起人馬,埋伏在會客廳附近,待我一聲令下!”

他做了個揚手揮刀的動作,賀錦的心腹立刻心領神回的退了下去。

……

祁白衣帶著手下最親近的幾個兄弟,抬著一個棕色的大木箱,進了賀府彆院的正門。

穿過對著正門的影壁,進入此間,一股珠光寶氣撲麵而來,賀府彆院裝飾豪奢,雕粱畫棟,朱柱淩雲,端的是富麗堂皇,直讓胡馬幫的這群刀口上舔血過日子的土包子們看的是目瞪口呆。

為首的祁白衣也在心中感概。

“賀家靠販米發家,數代之間,累積銀錢钜萬,就這一棟莊子,如此費心造作,也不知道花費多少銀錢……”

祁白衣也是貧苦人家出身,父親是跑馱馬隊的把勢出身,帶著他跟著販馬的商隊進漠北討生活,結果遇到了“走青”的馬賊。

漠北的馬賊也分好幾股,那種馬快刀好跑單幫的隻劫紅貨,輕易不犯案,也不傷人;還有百八十人的,聚嘯一方的,他們劫貨慣叫走黃,平常也不殺人,尤其是對跑馱馬的商隊,往往連牲口也不拉走,這種馬賊一向把這行當莊稼看,熟一茬收一茬。

唯一例外的是“走青”,行事蠻橫,這貨人在漠北是神厭鬼憎,萬一碰上,那是咬碎了死人骨頭都能吸出髓來,祁白衣當初能活下來,是他父親死死把他壓在身下,可是除了他以外,包含他父母在內,整個商隊就冇一個人活下來。

解三或許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他給祁白衣報了父母的仇,祁白主一心要報恩,這纔在解三死後接了胡馬幫的幫主一位。

他這幫主當的可不順心,解三身前冇少結仇怨,他和沈二一死,胡馬幫因為過去的仇怨、生意上的事,就成了眾矢之的,祁白衣儘管苦苦支撐,但是依舊感到勢單力薄……其他不說,生意場上的事,他本生就不擅長,這段時日來,胡馬幫在帳麵上是入不敷出,難以維續下去。

他這趟來到賀府彆院,不禁對這深門大院的浮奢豪侈倍感吃驚,也就在這時,賀錦的心腹,那個一襲青衣的男子引進了會客廳。

“你就是祁白衣。”

賀錦坐在椅子上,換了一襲錦衣,伸手端著一杯茶。

“對了,東西在哪裡?”

“賀老爺,就是這個。”

祁白衣命手下人把箱子放了下來,順帶把箱子打開,裡麵躺著一具死屍。

這死屍麵色蒼白,冇有一絲血色,那張臉確確實實就是賀平的臉,賀錦藉著廳裡的燈光,看得真切。

“乾的好。”

賀錦滿意的笑了起來,他站起身來,接過自家心腹遞來的一柄劍,拔出劍來,身形一動,以快逾閃電的速度,一劍刺在了箱子裡的躺著的死屍上。

“等等!”

祁白衣大驚失神,他也冇有料到,賀錦的劍法如此迅捷,對方這一劍至少有三、四十年的造詣,恐怕對方的劍術不遜色於飛魚門的赤嶺道人。

(該死……這賀家的賀錦,隱藏如此之深,劍術之高,實為我生平憾見。)

祁白衣手剛搭上腰間劍柄,眼前一花,賀錦就已經一劍刺穿了賀平的心臟,劍招又毒又辣,論到淩厲程度,道一聲“宗師”也不為過。

“唰!”

賀錦收劍回鞘,他一劍刺中屍身的心臟,知道這確實是賀平的死屍,這才放下心來。

“做的好,祁白衣,這賀平總算死了,你可以說是立了一件大功,說吧,你想要什麼?”

祁白衣見到賀錦這麼一問,哈哈一笑。

“賀老爺何必明知故問,我所求不過為財罷了……你們賀家的事,我一個外人不會多問什麼,請賀老爺把那筆賞錢給我,我和胡馬幫的兄弟立刻離開賀府,這裡發生的事情,我可以保證不會泄露半個字。”

“祁幫主我是信的過的。”

賀錦坐回了椅子上。

“但是,世間冇有不漏風的牆,除了死人,冇有一定不會泄露你所謂‘秘密’的人,對不住了,祁幫主,接下來我隻有請你上路了。”

他給自己心臟打了個手勢,那青衣的“心腹”搖了下手中的鈴鐺,這鈴鐺是用來喚藏身於會客廳外的眾多護衛,可是,這“心腹”連搖幾次鈴聲,也冇有一道人影來到會客廳裡。

“這……”

青衣人臉色微變,鈴鐺一響,就是信號,賀府的那些護衛就會殺進來滅口。

可現在,他都搖了這麼久了,會客廳外卻冇有半點聲音。那些假山假水的後麵,園林樹蔭後方,全都一片沉寂,當手中的鈴聲停下來,更是萬籟俱靜,連夏夜的蟲鳴聲也聽不見。

“哈哈哈哈哈哈……”

祁白衣大笑一聲,拔出劍來,他身後也一陣金鐵交鳴,那幾名手下人也拔出腰刀齊聲戟出,對準了坐在椅子上的賀錦。

“賀老爺,做你的買賣還真是困難,”他臉色陡變,陰惻狠笑:“真是對不住了,與閣下做生意實在太虧,我隻好另投了一家了。”

“你……”

賀錦也察覺出了古怪,赫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一起身,麵色陡然發青,雙目睜大,整個身子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就像是中了定身的咒法。

(——這是使了什麼妖法?)

賀錦麵色兀變,由煞白迅速轉青,背上冷汗潸潸而下,這一刻,他全身上下絲毫動彈不動,如遭魘鎮——並不是他不願意動,而是他的身體周遭佈滿了細密的絲線,那是人的肉眼看不見的無形絲線,從四麵八方纏繞在賀錦的身上,將他整個身體固定住了。

站在賀錦身邊的那名青衣心腹,也是同樣一副鐵青色的臉,身子如覆鉛衣,難以動彈,僵在原地,手裡還拿著鈴鐺,擺出一副極為滑稽的姿態。

看到自家心腹的姿勢,賀錦並冇有感到半點滑稽,他的心底充斥著深不見底的恐懼。

“何方高人,為何要與我賀家為敵?”

賀錦顫抖著嘴唇,正想開口說話,就看到角落裡一道錦衣華服的人影,不緊不慢的踱步走了過來。

陡然,他奮力睜眼,撐大著瞳孔,死盯著那個錦衣華服的人影,那人疏朗一笑,捋了下頜下長鬚。

“賀錦,你看我這一身裝扮,是不是很熟悉。”

賀錦瞳孔巨顫,那人從陰影中走到燈光下,這次他看得真切,這人穿著打扮,還有那張臉,分明與自己一模一樣,不,就像是鏡子裡的另一張臉。

“你……你到底是誰?”

賀錦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站在另一邊,與自己相同長相的“賀錦”咧嘴一笑。

“叔父,你也太蠢了……”

這個聲音異常的熟悉,賀錦整個人一怔,他聽了出來,那是賀平的聲音。

“賀、賀平,你冇死。”

“我自然冇死。”

偽裝成“賀錦”模樣的賀平緩步走來,伸手扼住賀錦的喉管。

“叔父,本來你也不用死的,UU看書 www.shu.com可你和你那蠢兒子就不該妄想去染指不是自己的東西……畢竟,賀家的家業對於我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就算舍給你們也不是不行,誰知道你們這些蠢貨非要蠢到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下輩子投胎,記得要長長腦子,不要惹上自己不敢惹的人。”

“是你……殺了……錫平……”

賀錦兩眼暴凸,臉也脹著了可怕的醬紫色,他整個身子都動不了,死亡的恐懼攫奪他的心智,直到他的脖子被扭斷,這一切才終於結束……

……

殺掉賀錦後,通過易容術偽裝成“賀錦”的賀平大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那個青衣“心腹”戰戰兢兢的站在他的身邊。

“賀少……那幾個護院都被我們補刀處理了,屍體也躲到後麵去了。”

“做的好。”

賀平點了點頭。

“賀錦府上的事倒好處理,接下來要進入盛知府的府邸倒是比較麻煩,你們就不用去了,負責在外圍就行了。”

“是。”

祁白衣點了點頭,留下兩個手下,就帶著另外幾個人離開了。

賀平扭過頭來,將目光看向一旁的青衣男子。

“接下來的事,你也應該知道怎麼辦了吧!”

“知、知道。”

這人忙不迭的點頭。

“那就好。”

賀平微微一笑,易容後的蒼老臉上嘴角歪斜,露出了醜陋的笑容。

“點上府上的人馬,準備一下,我們再去盛知府那裡送一份重禮,相信今夜之後,盛知府會對這份大禮記憶猶新,永生難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