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五十一 最大的線索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五十一 最大的線索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與赤心子一番商議結束後,賀平又回到了自己在歲安城的一處據點。

而他這趟回來後,手裡還多了一個令牌狀的東西。

“《種魔》……36種入道正法。”

將這塊淡銀色的鐵令在手摩挲了幾下,他不自覺得露出了笑容。

“赤心子啊赤心子,你終究還是誤算一籌,竟然把《種魔》之法的殘篇交到我手中,這次,可以說是你至今為止,做出最錯誤的選擇。”

不,這也不能說是赤心子的失誤,畢竟,他也不可能知道賀平與常人有異,腦海意識中存在另一個靈魂。

根據赤心子的說法,在大幽朝開國之前的時代,曾經有兩個異常強橫的修行聖地,其一是太乙道府,其二是三元魔宮。太乙道府有名為《天遁》、《地遁》、《人遁》的三冊天書,位列36正法的三甲之列。

而後的三元魔宮也以三卷秘魔真策,稍遜一籌,排在太乙道府之下……不過,若是論起道法精妙,變化精奇,三元魔宮的三卷秘策也不會比太乙道符的三遁天書遜色多少。

“《種魔》就是三元魔策中的一卷,專司製魔、煉魔、祭魔、飼魔的法門,功成之後,祭煉的魔頭化光、化氣、化飛精,來去無形無跡,絕情伐道,專門壞人修為,端的是厲害無比。”

赤心子就向他坦言,他就一度利用成誌、成玉蛟的一家子數百口人的性命,煉成了一道“怨魔”,“怨魔”以人的意識中的種種怨念怨識所化,能夠盤踞於人心之中,攪動內外諸元,或是據此汲取六慾邪念,滋養壯大,最後變成“魔種”。

“‘魔種’的可怕之處在於,被種入魔種的修行者,心識意念,自身五感記憶,都會操繫於種下魔種的人手中,哪怕是入道級的修士,意念飛沉亂想之間,隻消有一絲間隙,就會被魔種入侵,

生出種種顛倒妄想,視友為敵,視仇寇為親友,做出各種悖逆常理,罔顛倒想的行徑。”

赤心子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頗有些得意洋洋。

“這麼說來,那成家兩姐弟,會將師兄視為恩人,也是因為種了怨魔,自身記憶、識想都受到顛倒的緣故嘍?”

“這個自然。”

卦攤前的老卦師倚著椅背伸了伸腿,隨手撓了撓脖子。

“凡塵世中的有情眾生,都會心發十二種顛倒妄想,分彆是為動、欲、趣、假、障、惑、影、癡、偽、性、罔、殺……或橫豎翻覆,陰隱潛結,隻消心念一動,六濁慾念就會滋生,魔種趁隙而入,也隻是個時間的問題,《種魔》一卷的厲害之處就在於這裡——”

或許,就是因為三元魔宮掌握瞭如此可怕的秘魔真策,引得太乙道府視之為心腹大患。

最終,太乙道府這處修行聖地,聯合各方勢力,將三元魔宮徹底剷除。

隻是,三元魔宮過去就是個龐然大物,殘餘的徒眾、依附於三元魔宮外圍勢力仍有一定的實力,終究不能儘滅,那場大戰結束後,就逃得逃,跑的跑。

星流四散的魔宮徒眾,有的離開了中原腹地,沿著海路躲入南洋島國;也有的遁入荒涼瘴厲的南越大山之中,與百越夷族,同流合混;還有的改弦易轍,另立山頭……

蓋因如此,三元魔宮儘管覆滅,但是遺澤不少,赤心子坦言,他就是無意之中,探得一處三元魔宮的洞府秘址,他冒險潛入其間探索,經曆九死一生,纔得到了這枚鐵牌。

這枚浮現出淡淡銀光的鐵製令牌,中間有一道極深的裂痕,猶如冰紋,或是蛛網,也不知道是劍劈,還是斧鑿的痕跡。

這個令牌材質是某種奇異玄鐵,散發出微弱的銀光,令製的造型獨特,頭部有一吞口獸頭,瞪眼呲牙,張血盆大口,咬住這塊鐵牌。

鐵牌的正麵鐫有幾個古老的篆字,依稀可辨寫的是“地官赦罪,七炁化生,校戒罪福”這十二個字跡。

他又將令牌翻了個身子,發現後麵寫著“遊師猖將,魑魅魍魎,皆受召劾”這一行字,這一行字跡如撅齒獠牙,又隱有波磔變化,線條銳利,也說不出字跡算是是醜,還是怪,隻覺得透著難言的森森鬼氣。

他繼續對鐵牌進行檢查,在確認冇什麼問題後,就調動腦海中的神魂。

賀平的心海虛空之中,一輪明月珠圓玉潤,遍灑清輝,最後他得了那“修身爐”的內煉法門,兩相配合起來,心身也大受裨益,九大魂宮的太皇宮也受到明月灑出的光輝滋補,這“九宮明月登真法”幾乎快要大功告成了。

與過去相比,賀平的神魂力量越發強大,羸弱、陰虛的體質也大有好轉。

此時心識一動,他就從眉心祖竅釋出一道心識念力,透空注入手中的令牌,瞬間,就有一篇殘缺的經文浮現到自己的意識之中。

“果然,與赤心子那廝說的一致,這並不是完整的《種魔》,這隻是一小部分的殘篇,或者可以說是某種驅使和操控的介紹,缺乏很多深層次的東西……”

賀平的意識退了出來,他皺起眉頭,揉了揉額角,又看了看手中的吞口獸頭的鐵牌。

“這鐵牌似乎是用來號令、召遣的一種法器,殘篇相當於操作手法的說明,拿到這東西的人,按照殘篇的說明,就能夠自行煉製魔種,進行非常簡單的控製。”

這《種魔》的殘篇儘管隻是殘篇,卻已經超過數千字,內容钜細靡遺,語多隱晦,參悟起來就不容易。

“以小觀大,以表觀裡,這纔是一篇殘篇,估計不到《種魔》全篇的十分之一,內容就深不可測,全篇的《種魔》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入道正法。”

賀平花了點時間,默默的就將令牌中的所有內容都記了下來,而他手中的令牌也從淡銀色變成一塊黑黝黝的鈍鐵。

“赤心子說了,這塊‘種魔令’材質特殊,有通靈貯思之能,不過這玩意效果也用的差不多了,待到這枚銀鐵令由銀轉黑,貯思之能也就用儘了。”

至此,這三元魔宮留於世間的遺物,也就徹底失去效果,變成一塊凡鐵。

“接下來,就是煉製‘怨魔’了,赤心子千算萬算,也料不到我也有辦法,在極短的時間裡就連煉製出‘怨魔’的魔種!”

赤心子會大方的將《種魔》這篇入道正法,原因就在於煉製“魔種”並不是什麼輕而易舉之事。

當初,成誌體內的“怨魔”魔種,就是赤心子利用成家牧場數百口人的死氣怨氣強行煉成,又通過成誌、成玉蛟兩姐弟,慢慢煉製而成。

赤心子這般施為,前後就花了四年時間,他大大方方的傳了賀平這卷《種魔》功法,就是斷定賀平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煉成魔種。

“我的心海虛空之中,還藏有受到成誌的目力貫入進來的‘魔種’,赤心子當時操控著成誌對我進行暗算,那枚‘怨魔魔種’凝聚的怨魔之意,就殘存在我的另一個靈魂上,我隻消以《種魔》殘篇中的法門,就能夠蒐集起來。”

當然,魔種追根溯源,還需要成家一脈的死怨之氣來滋養,恰好自己手中還有成玉蛟的屍身。

“成玉蛟是成了殭屍,但是屍身得了蔭土滋養,氣血由死化僵,成家的血脈在她身上猶存,待我將以種魔之法,將那團重新蒐集凝聚的魔種,再度轉到成玉蛟的屍身之中,就能夠藉助她這具僵而不死的屍身重新凝聚起來,重新滋養壯大。”

賀平忍不住露出笑容。

“這麼一來,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得了一枚‘怨魔’魔種,手牌也就變多了一張。”

……

盛府。

盛慶之正在親自接見幾個來自中寰洲白玉京的貴客。

這幾個客人摘下了戴鬥笠、罩黑紗,為首的是一個身穿黑袍,做武官打扮的年輕人。

“下官楊雲驕見過盛知府盛大人。”

這一襲黑袍的武官,膚色如玉,神態凝如山嶽,他作揖向盛慶之行禮。

“楊百戶大人何需客氣了,對了,我那侄兒玉洲最近可好。”

盛慶之拱手答禮,言談間,對於這位白玉京來的斬邪司的百戶十分客氣。

“盛千戶最近一段時間,破了東離道一件重大案子,配合九長使中的烈武勳大人,抓捕了‘長生九邪’中的紫甲殿的一位長老,立下大功,就連皇上聽聞此事,也大為讚賞。”

楊雲驕是斬邪司的百戶,他的上官是盛玉洲是斬邪司這段時日裡的風雲人物,除了履破大案外,還受到了九長使中的一位高手的賞識,可以說是風光無限。

“千戶大人本來是想親自找個機會來一趟北州府,UU看書 shu.com可惜諸事纏身,他也聽說了貴公子的事,心中十分痛惜,特意囑咐我好生調查此事。”

楊雲驕很清楚盛玉洲在斬邪司之中,備受斬邪司高層的幾位長使看重,這等殊榮,可不常見。

官場交遊最講攀附,瞎子也看得出來這位少年得誌的千戶大人是何等炙手可熱,這時候不主動巴結他還等到何時?

在得知北府洲一事後,楊雲驕就主動請纓,帶著手下的幾個心腹,急匆匆的驅馬趕至北府州歲安城,準備借這件事來討好千戶盛玉洲,以利日後運籌。

“就算不為了那位千戶大人,幫這位盛知府這個忙也不算吃虧,盛家是江左有名的大族,書香門第,世代為官,結了這份人錢,也不是什麼壞事。”

盛慶之不知道他的心思,他臉色不變,微微點頭。

“那就勞煩楊百戶……對了,你應該已經清楚這件事的起因經過,楊百戶覺得調查方嚮應該從何處著手?”

楊雲驕笑了笑,不疾不緩地回答。

“這事說難也難,說易也易,目前缺乏情報,再者案情錯綜複雜,千頭萬緒,一時半回,我也難以做出推斷,但是目前最重要的,還是要抓一個人。”

“抓誰?”

盛慶之連忙追問。

“‘單刀殘神’嚴老二。”

楊雲驕雙眼微微眯起,眼中寒光閃爍。

“從四頂山中帶回那山魈頭顱的嚴老二,長風會那麼多人進山都死了,就他完好無損的活下來,還殺了那頭山魈,我敢肯定,他現在就是四頂山中最大的線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