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五十 淤泥源自混沌啟,聖蓮1現盛世舉

“蹄踏蹄踏”的馬蹄聲漸行漸遠,從城外進來的那群人一路直行,就消失在這條城門前的長街儘頭。

“這麼說來…?”賀平雙眉一軒,沉聲說道:“師兄先前你所說的‘潑天禍事’,就應在這斬邪司的一眾鬼蝠身上嘍?”

“笑話。”

也不知道是易容成字貼攤主的老人一聲冷笑,手中持著一個鈴鐺,“叮鈴鈴鈴”搖了起來。

驟然間,一股無形的波動泛動著,宛如水波,直映的周遭景物劇顫不休。

也就在這個刹那,賀平劍眉微挑,他的神魂過於敏銳而溢位五感的感知力察覺到了——鈴聲將兩人說話的聲音被鎖在這片範圍裡,形成了一片封鎖聲音的奇異禁製。

——好精妙的一件法器!這鈴鐺能夠隔絕聲音,製造一片不受彆人打擾的密談區域。

賀平意識到這片區域隔絕了聲音,不過恐怕在外人眼裡,並不會察覺到這不起眼的字貼攤子前的異象。

“區區幾個鬼蝠算什麼東西,斬邪司也就那位‘司主’司徒浩星是老資格的入道級高手,他麾下的‘九長使‘’之中也隻有三位入道,排除這幾人,其他都馬馬虎虎,未必能比的上你我……我適才說的潑天禍事,自然不是應在這上麵。”

赤心子透著幾分陰厲的聲音驟然響起。然而,無法傳遞出去的聲波,撞在無形的屏障上,又迭蕩了過來,使得他的嗓音帶著金鐵磨地般的疊音。

“那麼,這‘潑天禍事’又應在何處?”

賀平好整以暇,一雙眼卻盯著這算麵的老人的臉,似乎是想要看破這張臉後麵的虛實。

“哈!”

赤心子趁機打了個哈哈,又轉移開了個話頭,他開了口向賀平問了一句。

“師弟,你之前在那遊魂寨是不是取中了一樣東西,你可知那東西是什麼來曆?”

“哦。”

賀平本來想要矢口否認,但是他又想了起來,那成誌早就落在赤心子手中,自己從陣眼中奪得那件鎮物一事,應該是瞞不過此人的。

“一塊古怪的黑石雕像,是用於鎮壓陣眼的鎮物,這東西又怎麼呢?”

“師弟,那東西是泥教暗中佈下的一座鬼陣中押陣的鎮物,你說你拿什麼不好,偏偏拿泥教的東西。”

赤心子一邊歎了口氣,一邊搖了搖頭。

“泥教是長生九邪之首,在南陵道一帶的數個大州的鄉野之中流傳極廣,在東離道也有根基廣泛的教眾、教徒,勢力遍佈大半個天下。

這些年來,朝廷連年下令各地的官府衙門對當地的泥教勢力進行打壓、剿滅,就是滅不了泥教,就像割稻子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這泥教就是滅不掉,始終能夠死灰複燃。”

“泥教嗎?”

賀平努力回憶自己蒐集的關於西陵、東離兩道的情報,他聽說南陵、東離兩道這幾年災荒嚴重,連年農田歉收,旱澇災害迭起不斷,民眾也是流離失落。

其中,還有當地官員治理不善,盤剝百姓無度,這些混亂的局麵,就導致當時各種邪教趁亂起事,諸如什麼羅門教、八卦教、圓通會、弘陽教之流,也就順勢而起,藉助相術、讖緯、方技來矇蔽百姓,導致當地滋生出種種禍事來。

(這個教派,我好像有些印象……)

賀平思緒一陣飄飛,他算是回想起關於這些邪教的情報,各地的這一類邪教,絕大多數都隻是打著宗教的旗幟,趁著動亂不安的局麵來蠱惑人心,斂財騙色,偶爾也會有幾家勢力作大,就會聚集信眾舉事,揭竿而起。

當然,最終等著這些邪教的命運,是被朝廷派來的大軍鎮壓的命運。

這麼多年來,這種狀況幾乎是周而複始。每當各地災害頻發,邪教勢力就會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中間間隔了一段時間,這些教派揭竿舉事失敗,不是被官府明文取締,就是被大幽王朝派兵討伐,被大軍鐵蹄碾碎後消失。

在為數眾多的邪教之中,唯一一個比較特彆的,應當就是泥教。

泥教這個教派,算是眾多邪教派彆中的奇葩,天生就予人一種與眾不同的感覺。

隻是,官府或者說是大幽王朝的官員們冇有這麼想,因為泥教的信徒光是信奉這種教義也就算了,反正天下邪教一大堆,每年都能冒出個新成立的教派,他們也未必多在乎這個邪教……真正讓人感到麻煩的在於:

泥教不僅經常發動民變,還特彆愛殺朝廷的官員,每次組織暴民發動暴亂後,泥教的人,就會在占據一個縣城之後,把縣城主事的官員抓出來,一個不留的全部殺掉。

泥教內部的說法是:當今大幽王朝得位不正,被妖異所惑,滿朝文武百官,朝廷大員,都被人魈奪取真身……甚至,這個泥教還認為當今大幽王朝的皇帝,包含皇宮中的所有人,都不是活人——而是披著人皮的人魈,泥教的教義核心就是殺官、滅掉大幽王朝,從而改天換地,建立一個地上神國。

(也難怪大幽王朝如此忌憚這個泥教,這泥教擺明聲馬,就是要大逆犯上,就是要跟大幽王朝過不去……我要是朝廷,我也將這個教派,視為眼中釘、肉中刺!)

“淤泥源自混沌啟,聖蓮一現盛世舉。”

赤心子緩緩念出了泥教過去舉世的口號。

“師弟,泥教表麵上是個在民間流傳的教派,與大幽王朝不對盤,實際上泥教也是修行界的大教,泥教也有一部入道正法,名為‘升蓮寶卷’,排名在36正法中的第10位,要比我們仙傀門的排名還要朝前,教派之中,也有幾尊入了道的鬼人菩薩,不比尋常勢力。”

“那又如何?”賀平麵色不變,淡淡回覆一句。

“事情都已經做了,那東西也落在我手裡了,難不成那泥教的人還冇出手,我是選擇納頭就拜,還是主動上門負荊請罪……是不是這麼做,就能讓那泥教中人把這事當場揭過嗎?嗬嗬…”

“非也非也。”

赤心子手捋長鬚,疏朗一笑。

“UU看書 www.kanshu.com泥教中人再麼厲害霸道,我們仙傀門人也不至於在他們麵前弱了勢頭,我隻是想跟賀師弟你商量一番,我們或許可以使個禍水東移的局麵。”

“禍水東移?”

賀平聽到這裡,表情默然。

“其實,我最近碰到了泥教的一位靈使,這人姓屠,單字一個獨,這人在十多年前,在泥教中也是個厲害人物,卻因為得罪了泥教高層中一個大人物,遭到高層冷遇,成了泥教裡的邊緣人物。”

赤心子眼中透著一絲狐狸般的狡黠。

“這屠獨性子執拗,是個好操縱的角色,我與他有點私下的交情,倒是能藉機在他那裡吹吹風,至於師弟你手裡的那個黑石鎮物,可以當成是一個誘餌,引這屠獨入局……嘿嘿,一方麵,我們可以把這場潑天大禍,禍水東移到盛慶之和重陽宮身上;

另一方麵,我們也可以借泥教的手去找盛慶之的麻煩,探一探這人的底子,最好在歲安城裡引發一場混亂,趁亂奪走那偷壽碗。”

這老傢夥當是一肚子壞水,將腹中藏著的毒計一股腦的倒了出來,賀平聽完後也是雙眼一亮。

“這計謀倒是不錯,若是成功,禍水不禁能夠東移,還能夠把盛慶之這個狗官也一併鏟助,事後還能推到泥教身上去,當真是一舉多得。”

他尋思一番,覺得這計謀可行是可行,但也要提防赤心子從中作梗,把自己順道也給賣了。

“這計劃倒也可行。”

賀平嘴角微揚,似笑非笑。

“不過,我覺得有幾個地方,需要稍微改進一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