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五 胡馬幫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五 胡馬幫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相較於滯慢的視覺、聽覺、嗅覺等五感,他的“神魂”更快一步感到了匕首的鋒芒。

(刺殺我?)

賀平心中一動,思維高速流動,他是賀家獨子,父親去世以後,獨掌家族钜富。

理所當然,覬覦賀家財富的外人也有不少,除了外人,也有自家人,比方說賀家自己還有幾個分家,對於利益分配也很敏感,在賀平老爹去世,也鬨出過一些事。

再者,賀家做的生意又大,結交的朋友多,得罪的人也不會少,賀平自己也遭遇過好幾次刺殺,但是他好歹也是修煉了《無形秘藏》的仙傀門門人。

尋常人的暗殺手段,也不可能傷及通曉法術的他。

“這次,又是什麼原因打算來暗殺我?”

他心底泛動一絲疑惑,身邊的形勢已然大變。

“賀公子,小心!”

飛魚門的掌門赤嶺道人來不及拔劍,隻能夠連帶劍鞘一同向前刺出,這老道士成名以久,這一手飛魚劍術已浸淫數十載,一出手快如流星,來勢直如霹靂閃電。

同一時間,坐在鄰桌的鐵心武館的館主,那個頷下蓄鬚的中年人,扣著一根筷子,電光一樣的射出。

赤嶺道人與鐵心武館的館主有心迴護賀平,在這一刻同時出手,連鞘的飛魚劍,被當成暗器射出的筷子分彆由左右共同阻礙那拔出匕首,殺來的小廝。

隻是接下來,電光石火,白隙過駒的刹那,怪異的一幕發生了——那刺向賀平的匕首忽地一轉方向,身子猶如一抹渾身抹著油的魚,避開了赤嶺道人的劍鞘。

下一秒,他手中端著的菜盤也飛出,擋出了筷子。

霎時,銀芒般的寒光綻開,猛地襲向坐在右側的胡馬幫幫主,也就是那滿臉虯髯的彪形大漢。

“原來……這人是衝著‘騰風刀’解三去的!!!”

赤嶺道人、鐵心武館的館主趙臣一下子醒悟過來,同一時間,賀平藏在袖子裡的指尖扣住一根肉眼無法看見的絲線,本來正準備發動,這一個瞬間立刻停了下來。

“難怪冇什麼殺氣,看來不是針對我的。”

賀平皺了皺眉頭,場中變化又起了,隻見那滿臉虯髯的解三哈哈一笑。

“你這小王八羔子,也想暗算你解爺!”

解三是老江湖,赫然遭遇變故,知道拔刀應變來不及,他一腳踹翻了滿桌菜的桌子,隻聽“哐”的一聲,桌子翻了個身,無數酒水菜肴四麵潑灑,旁邊幾桌的客人驚慌散開。

那小廝動作也是俐落,他滑步一閃,輕鬆避開飛來的桌子,速度也不減緩半分,手中一刀刺向前,眼看就要衝到瞭解三的身旁。

“找死。”

解三左手提著一柄刀,右手裡還抓著一個酒壺,他將酒壺擲向空中,刀鞘用力一揮,藉著一股柔勁,以刀鞘的側麵一擊將“酒壺”掄飛出去。

酒壺飛射而來,小廝有意閃躲,誰知酒壺飛了一半,“啪哢”一聲,整個裂了開來,瓷片化成無數暗器飛散開來。

這個瞬間,小廝隻能做出一個無奈的決定,他向後退去,而他這一退,解三眼角上揚,一直未曾出鞘的騰風刀鏘地跳出半儘,恰送到他的右手上。

“潑”的一聲風嘶刀鳴之聲,周圍旁觀的眾人眼角一花,明明刀刃未至,鋒銳的刀風就吹了過來,彷彿割的在場眾人臉頰生硬,就像是北地凜冽的寒風。

“好個‘騰風刀’解三,這一手‘沙駝快斬’能夠稱雄北地十餘年,絕不是胡吹一氣!”

赤嶺老道還有鐵心館館主趙臣同時心頭一激,他們都是開宗立派的武人,光看解三這一出手,就知道對方刀法聲勢煊赫,至少有二、三十多年的苦功。

這解三能夠領導胡馬幫,帶著一群居無定所的北地刀客闖下莫大的名聲,也是有他自家過硬的本事。

倏忽間,“騰風刀”解三的刀光隻劃出半圈,還冇一刀斬下這個小廝的頭顱,就嘎然而止,旋風的刀芒猛地炸裂開來。

“我的刀!!”

解三發出迷茫不解的聲音,他手中的騰風刀揮到一半,手腕上忽地一陣劇痛。這陣劇痛來得奇怪,手筋一陣發麻,握緊的刀也被一股大力打中,飛脫出去,叮的一聲“釘”在了地板上。

“騰風刀”一脫手,那青衣小廝也瞄準了機會,匕首向前一抹,解三的脖子就被切開,這彪形大漢的眼一下子睜圓了,他張了張嘴,話還未說出,血水噗的一聲噴濺出來。

“三爺!”

與解三同桌的另幾個胡馬幫的幫眾,都是北地的刀客,他們見自家老大被殺,無一不目眥欲裂,當即八柄刀好似旋風從四麵八方環繞過來。

這些胡馬幫的幫眾刀術都是經過解三親手調教,刀光一閃,就站定方位,八柄镔鐵精鍛的好刀織成一片刀網,將這個青衣小廝圍在中間,隻消刀光一絞,就能將其人絞成七八截。

偏偏就在這個瞬間,那青衣小廝的身子驀然一顫,整個身子好像殭屍起跳般拔空而起。

“什麼?”

胡馬幫的刀客個個目瞪口呆,要說輕功,他們也不是冇見識過,可也冇有人見過這麼詭異的輕功。

這青衣小廝連腳不點地、膝蓋也不彎,就這麼飛了起來,幾乎要衝到粱柱間,接著他就如同蝙蝠一般在半空一轉,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飄飛出去。

“追!”

為首的刀客大喝一聲,就衝了出去。

“可惜了。”

赤嶺道人歎了口氣,瞥了一眼死去的解三,這漠北名刀的屍首被幾個胡馬幫的刀客抱住。

“解三爺的刀法造詣不弱,若不是失了先機,也不至於如此?”

“你們看,這是什麼?”

鐵心武館的趙臣用筷子刺中一個被血浸透的黑色小球,賀平與赤嶺道人湊了過來,發現這蠶豆大小的丸子,分明是個被亂毛揉成的小球。

“好奇怪的暗器,就是這枚暗器打穿瞭解三的手腕嗎?”

赤嶺道人大為詫異。

賀平不發一語,麵色卻明顯很是陰沉,但是他隻是看了一眼,就識出這個黑色小球的來曆。

“賀公子,三爺這次出事,我們必須立刻回去,把這件事告訴二爺。UU看書 www.shu.com”

這時候,留下來的一個胡馬幫的幫眾抱著解三的屍首,沉聲道:“這次三爺被宵小所乘,我胡馬幫必為三爺報仇雪恨,就孰我們不打攪了。”

“這話說的,解三爺是在我這裡出事的,那賊子也不知道是何人,竟然混進了我賀家宅邸行凶,這事不是胡馬幫一家的事,也是我賀家要的事。”

賀平也深深歎了口氣。

“倒是我這邊,出了這麼大的事,不知道要怎麼向沈二當家交待。”

胡馬幫的解三收了好幾個義子,其中最有名的是二當家沈二,他刀法儘得解三真傳,七十二路“沙駝快斬”至少有解三七八成火候。

胡馬幫乃是漠北有名的幫會,幫中除了沈二是個厲害角色,還有解三的另外三個義子,個個都有一手過硬的本事,江湖中人,等閒不願招惹他們。

“賀公子萬萬不要這麼說,這小賊的身份我們胡馬幫也很清楚,二爺是個省事的人,豈會怪罪到賀公子身上。”

這個幫眾明顯是胡馬幫的小頭目,他話了說了一半就欲言又止,隻是歎了口氣。

“那麼,在下等人就先行離開,追擊那賊人,還請公子恕罪。”

“好說。”

賀平點了點頭,隻是他的臉色並不好看,依舊陰沉的可怕,似乎是出了這趟子事掃了他的興,也冇有什麼繼續置辦宴席的心情,賓客們也紛紛告退。

待到眾人離開,賀平才伸出一隻手,他的五指修長纖細,在伸出的拇指和食指之間夾著同樣的一個黑色丸球。

“……是發切丸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