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四十九 鬼蝠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四十九 鬼蝠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歲安城中,鬨市街頭人來人往,喧聲鼎沸。這條長街儘頭,一家酒肆之中,幾個外來的商客正坐在喝茶歇腳,津津有味地聽一個說書先生說書。

那穿著青衫的說書先生,清了清嗓子,把手中的醒木重重一拍,說道:“那‘單刀殘神’嚴二爺趁著酒勁,上了四頂山,肚裡的十八碗酒開始發作,他搖搖晃晃,走到一片亂樹林邊,就在一塊大青石上躺下來,剛要睡。忽然起了陣狂風,亂樹後‘撲’的一聲響,跳出一頭獨角赤眼的山妖。

史見,這山魈妖物眼瞪的好似銅鈴大小,嚴二爺叫聲‘啊呀’,從青石上翻了個身,趕緊將那重達八十斤的沉水冷豔刀抓到手裡。”

許是說到了**,說書先生更一臉的眉飛神舞,唾沫飛濺。

“嚴二爺這一驚,適才喝下的酒全都變成冷汗冒了出來,他急忙拖刀一閃,就落到山魈的身後……”

這時,角落裡有人忍不住嗤的一聲笑出聲來,那人是個穿著儒袍的中年文士。

“平金指,你這哪裡是‘嚴二爺四頂山斬魈’,分明是話本書《北燕記》裡的,寫的那三**寇之一的武二爺的那一篇‘武雄英清風崗殺虎’,裡麵內容也是換湯不換藥,換瓶不換酒啊!”

“啪!”

旁邊的一張桌子上,一個身穿著軍服的漢子用力拍在桌子上。

“我就說嘛,長風會嚴老二又不是鐵打的身子,他一個江湖中人,又不用上陣騎馬,使什麼勞子長九尺五寸、重八十來斤的沉水冷豔刀,這是人能辦到的事?”

漢子約摸是喝多了酒,站起身子,充著血絲的雙眼死死瞪著說書先生。

“再說了,嚴老二那柄斬馬刀又不是大關刀,其重不達六、七斤,長度不過七尺,需用雙手操縱,在武行裡叫長柄大刀……你們這些說書先生,冇見過真刀真把勢,就知道瞎編排,遇到尋常人胡侃也就算了,在你爺爺麵前也胡吹大氣,大吹法螺……”

這軍伍出身的漢子口中噴出酒氣,連聲咒罵,穢言臟語直出,手中的杯子也扔了出來。

說書先生險些被砸中頭,臉上也是一陣緊張,他連忙向著漢子擺手,急道。

“軍爺,我也就胡口飯吃,你老何必跟我計較……”

“罵的就是你們這些潑皮,平日裡最愛亂嚼舌頭根子,直娘賊!讓你再給我胡說八道。”

軍服漢子捏著拳頭,就要上前動手,立刻被同行的幾個同伴按了下來,硬是勸了幾杯酒,讓他不再鬨事。

那說書先生被道出胡編亂造一事,也是一臉尷尬,隻能掩麵而去。

他人是走了,酒肆中的其他卻依舊是興趣不減,一個個側著臉,避開那群軍戶,壓低聲音討論起來。

“長風會是垮了,不過嚴老二倒是出了名啊……”

“可不是嗎?”

有人笑道:“賀家可是掛出了萬兩賞金,這嚴老二提著那頭山魈的腦袋進了城,這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萬兩賞金嗎?”

鄰座的一個人輕蔑的冷笑一聲。

“就不知道這嚴老二能不能領到這筆錢。”

“閣下這是何話,歲安城誰不知道那位賀家大少爺向來是一諾千金,這嚴老二是提著那頭山魈腦袋進城的,這事人人都看到了,難道還有假。”

一個身材有些微胖的圓臉漢子有些不悅了。

賀家家主賀平,長房一係出身,掌管賀家諸般生意,他執掌賀家後,就開始廣收門客、禮閒下士。

平日裡賀府是大開府邸大門,無論三教九流、市井走卒、雞鳴狗盜之輩,凡是缺錢少銀,生計困難,都能夠得到賀家一頓酒飯的招待,末了,還支出一筆銀錢來賙濟。

起初,彆人都笑話這賀家新任家主,是錢多燙手,擺闊做冤大頭,但是時日久了,眾人才發現,凡是有人投奔賀家賀平,他都儘力資助,端的是揮金似多,要錢要物,也不推托。且專門排難解紛,如常散施藥施粥,濟人貧苦,賙人之急,扶人之困。

他這般仗義疏財,處處施恩於人,名氣也就越來越大,賀家大少爺名聲在歲安城裡自然是褒多於貶,就算不喜他這為人,也不會有人當麵說出來,不然惡著那些得過賀平助力的人,難免要起爭執。

“欸,兄台,我可不是說賀少爺的不是。”

那人愣了一下,連忙改口:“隻是今時不同往日,你們恐怕還不清楚,那四頂山之行,賀家少爺也是一同前去的,至今他人還是下落不明,那賀家現在主管的人可不是賀家長房長孫一係,而是偏房的賀錦。”

“賀錦?”

高談闊論的眾人麵麵相覷,對這個名字相當的陌生。

“賀錦是偏房一係的,算是賀家大少爺的叔父,賀少爺目前人還冇有找到,賀家那邊一邊瞞著這訊息,一邊派人進山搜人,偏房那邊卻不知從哪裡知道了這事,就要出來奪權……要是賀家大少還在位,那嚴老二當然能拿到這筆錢,至於現在,賀家新掌權的‘家主’,未必會願意付這筆錢。”

這人微微歎了口氣。

“我聽說嚴老二與賀府的人起了爭執,慌亂中還打傷了幾人,從賀府中跑了出來,賀府中還有人嚷著要叫官府捉拿這嚴老二。”

聽到這裡,在座人一個個瞠目結舌,怎麼也冇有想到賀家竟然發生了這種變故。

就在這時候,鄰桌一個白衣文士,雙手戴著手套,持著一柄黑色扇子,從酒肆裡走了出來。

這人外貌平平無奇,也冇什麼明確的特征,他緩緩離開酒肆,看了一眼旁邊的一家米鋪。

這本是賀家的米鋪子,現在卻改門換麵,連賀家的布招旗子也換了個新成色。

“看來,計劃還算順利。”

用易容術換了張臉的賀平把玩著手中的黑扇子,知道自己的這一招“以退為進”,算是用對了。

四頂山一役結束後,長風會算是完蛋了,飛雲十三騎也悉數儘滅,盛慶之一旦得到這個訊息,豈不是要氣得抓耳撓腮冇有是處,他這團怒火要發泄出來,鐵定要找個出氣桶。

真到了那時候,甭管自己有冇有嫌疑,盛慶之都會全麵對賀家出手,反正官字兩張嘴,怎麼給自己還有賀家找麻煩,對於知府老爺還不是動根手指的事情。

之前,或許盛慶之隻是想要敲打賀家和自己,至於現在,在知道飛雲十三騎都全軍覆滅後,恐怕對方連剝皮、淩遲的心思都有了。

民不與官鬥,隻要賀平還是賀家大少爺,是賀家這個大商賈家族的掌舵人,那就無法在歲安城中鬥過這位知府老爺。

所以賀平決定“以退為進”,他玩了個失蹤的把戲,徹底把局麵推給賀錦。

他早就查明瞭,賀錦已經暗中與盛慶之聯手,算是成了盛慶之那一派係的人。

賀平一失蹤,賀錦就會趁著混亂,上台掌握賀家的銀根大權,盛慶之難道會對自己手下人開刀動手嗎?

這麼一來,盛慶之就失了一個明確的目標,不會再對賀家下手進行致命的打擊。

當然,這個“以退為進”也是有講究的,不是一拍腦子靈機一動想出來的主意。

實際上,賀平在這一棋中落子前,佈局謀劃就超過了一年多的時間。

在此期間,賀平早就命令管家賀福生,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將賀家的重要帳薄全部銷燬、取走。

除了帳上的那些呆帳、壞帳、以及取不走的那些固資以外,私下能夠移走的現錢,都被他巧立名目,命手下最核心的那批人馬,將之無聲無息的轉走了。

雖然賀錦這老傢夥是上位了,但是這個老蠢貨很快就會發現,他到手是一個空殼般的賀家。

“歲安城或許也不是個適合繼續待下去的地方,待到鏟助掉盛慶之,奪得那偷壽碗後,倒是可以另覓一地……”

賀平心中早有定奪,他在這條走街走了一段路,來到城牆下麵一個偏僻的攤上。

這是一個專賣各種對聯、字貼的攤子,這個世界因為大幽王朝對書籍、文獻的管理製度過於嚴格,民間識字的人很少,一些貧窮的書生便在街頭擺張桌子,上鋪紅氈子,放上筆墨紙硯,桌前壓一張紅紙條,上書“書春”、““捉刀代筆”、“代寫回信”。

這攤主個年過半百的老者,五縷長鬚,布袍草履,外貌給人的感覺就是有學問的讀書人。

察覺到有人來了,這老人揚眉笑道:“這位客人有什麼需求嗎?是要書春,還是要字貼,或者是捉刀代筆,還要讀信回信?”

“赤心子師兄,你找我來不會就是為了玩這些花樣的吧?!”

賀平坐了下來,“唰”地搖開摺扇。

“之前你說的‘潑天禍事’,到底是什麼,師弟我要向師兄你這邊好好請教一遍?”

通過那“泥傳聲偶”互傳訊息之時,赤心子明顯是在刻意賣關子, kanshu.com賀平對他的謎語人行為非常不爽。

偏偏赤心子並不願意直接詳談,反而要約他出來才願意說。儘管他不清楚這赤心子葫蘆裡賣得是什麼藥,但是不悅的語氣已經表明瞭賀平現在的態度。

麵對他這種冷峻逼人的態度,赤心子倒是不太在意,他抬起一隻手來,示意師弟賀平稍安勿躁。

“這事說來話長……對了,師弟你看城門那邊,有人要來了。”

馬蹄聲中,大批巡檢營的士卒簇擁著騎著高頭大馬的人影,從城門的方向一路行進過來。賀平意外的發現,那些被士卒圍在中間的幾人,全都頭戴鬥笠,覆著一層黑紗,全身也罩著一身黑,腰間配著刀劍,跨馬而行,一路上塵土飛揚。

“嘖嘖……斬邪司的‘鬼蝠’也來了,這歲安城裡也要熱鬨起來了。”

赤心子似是看到什麼趣事,忍不住笑了起來。

“‘鬼蝠’?”

賀平有些疑惑的看著字貼攤前的老人。

“大幽王朝開國以來,就焚燒圖卦讖緯筮卜方技等書錄,又大肆打擊民間邪教結社,初代幽帝親自設下玄夜、血律、斬邪三司,其中斬邪司專門督察民間的妖詭作亂之事,是大幽王朝專門對抗修行界的鷹犬道具……”

老人咧嘴一笑。

“數百年,被斬邪司伐山攻廟,連根帶泥鏟助的大小修行門派、邪教密社可謂是不計其數,斬邪司以腰間鐵牌‘夜蝠令’為標誌,修行界中統稱這些鷹犬爪牙為‘鬼蝠’,這些‘鬼蝠’也是我們長生九邪最常見的威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