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四十六 穿心鎖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四十六 穿心鎖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穀底之中,那頭山魈儘管吐出的丹氣,但是胸臆中燃成一團的焚鬱氣息,依舊冇有散去。它的腦袋還是昏昏沉沉,異常的難受,這有點像是人喝多了酒,身體產生了種種不適。

“誘魂香”絕非毒物,對於山魈這一類的妖物來說,就如同醇香的美酒,服食多了就會上癮。

這等奇效,也使得山魈胃口大增,吞了不少活人,吃的肚子都撐了,又難以消化,加之“誘魂香”劑量之大,山魈愈發的頭暈目眩,一發抱煞丹氣轟出了內丹,精神終於稍微恢複了一些。

就在這時,數道白色的影子旋風一樣飄了過來,圍著山魈的身形繞起了圈圈。

山魈本來就因為“誘魂香”的關係,煩悶不安,當即就怒吼一聲,用力掃向那幾道白色影子,誰知道這些影子冇等山魈的利爪掃來,紛紛向後散開。

一陣冷風吹來,“誘魂香”勁頭似乎又上來,山魈有些倦乏,有些懶得動彈,那些白影子又貼身過來,冷不防的伸出雙掌,刺在山魈的護體丹煞上。

飛過來的紙偶這時出手了,堅逾金鐵的手掌與護體丹煞磕擊在一起,覆體靈光與無形屏障擠壓在一起,頓時擠壓凝縮,“啵”的一聲爆發開來,虛空內塌,四麵塵沙迸散。

紙偶彷彿不受力一般飄飛出來,山魈身形一晃,似是從“醉酒”的狀態中驚醒,怒火翻騰如沸,雙眼赤紅,身形向前一躍,奮力追著那幾道飄散的白影子衝了過去。

這妖物肋下長著一對肉翅,卻並無飛騰之能,加之虛耗過大,行動越來越慢。

紙偶們也如同貓戲老鼠,麵容或喜或悲,就這麼吊著山魈,引導著向山穀深處移動,隨著越來越遠,漸漸隻能聽到樹折、獸咆的聲音。

倖存下來的祁白衣和幾個胡馬幫的幫眾都麵麵相覷,因為這一切過於離奇,他們內心之中,連劫後餘生的慶幸感都擠不出來。

……

“吼!”

山魈仰天咆吼,雙目熠熠生輝,瞳中一絲血線越發濃烈起來,就在下一秒,它驀然張大嘴,血盆大口深處有熾亮的赤光。

颼!晶紅的骷髏狀內丹再度噴射出來,化成一大團紅得耀眼的光芒,就算隔得較遠也難以睜開雙眼,光芒掃出的區域,草葉焦枯,旋即化砂。

紙偶在空中飄飛散開,隻有一具被內丹轟中,炸散開來。

這時,躲在另一邊操控紙偶的賀平也覺得紅光異常刺眼,而且光焰躍動之際,體內的氣血也有些沸騰的感覺。

(蠢貨!)

光焰逐漸黯淡下來,賀平鳳目倏睜,心中冷笑起來,這山魈也是夠蠢,難道不知道噴出內丹,隻會消耗大量的抱煞丹氣。

這內丹堪稱是這隻獨角山魈最強的攻擊手段,破壞力也很驚人,隻是每次動用都會耗費大量的丹煞,等到抱煞丹氣用儘,山魈身上的護體丹煞都會消耗殆儘,實為愚蠢的舉動。

(終歸隻是一隻妖物,心智還是有限,吞下大劑量的‘誘魂香’後,神智也不清楚,體力減弱,行動遲緩,還胡亂消耗珍貴的抱煞丹氣,無疑是死路一條了。)

賀平一直在評估山魈體內殘存的抱煞丹氣存量,經過多次試探,他斷定山魈已經無力再吐出內丹,進行轟擊,失了這最後的倚仗,這山魈再無逃脫性命的機會。

吐出內丹後,山魈發出粗重的喘息,動作比起剛纔更加緩慢了。

“這獨角魈也是世間罕見的異種,內丹結成後,又儘數吸納了地竅中的血骷煞氣,練成了一門奇異的抱丹煞氣。”

一襲綠袍的赤心子不禁嘴角微翹,露出興奮的笑意。

“我若是能夠拿下這內丹,就能祭煉一門厲害的外道術法,到時候去奪取三元魔宮的傳承,把握就更大了。”

他說到這裡,又怕之前答應他的賀平反悔,連忙說道:“當然,這《種魔》之法的殘篇我也會遵守承諾,交到師弟手上。”

“好,”賀平低垂眼瞼,眉目不動,雙手還在操控山魈在原地兜圈子。

他適才與赤心子討價還價了半天,算是談妥了條件,獨角魈的內丹恐怕是好東西,看赤心子那急不可耐的樣子就能夠猜出來,但是他卻對《種魔》之法頗為感興趣——

畢竟,自家的心海虛空之中的另一個魂魄上,還殘存著《種魔》之法留下來的一團陰霾,賀平覺得自己能夠在其中做些文章,特彆是他從赤心子那裡得知那是《種魔》之法煉製出來的一道“怨魔”。

“這‘怨魔’是我用成家百來口人的怨氣煉成的,成家牧場出事時,我也在場,趁著胡馬幫、長會風殺人之時也混入其中,煉成了一道怨魔。”

赤心子坦言,怨魔需要以親屬之血來寄生,他先前將怨魔寄存在成玉蛟身上,待到成玉蛟死後,就會自行轉移到唯一的成家血脈成誌身上。

“怨魔可以在親屬血緣間轉移?並且通過積蓄怨氣成長壯大?”

聽到這裡,也促使到賀平想到了死後成為殭屍的成玉蛟,這讓他心中不禁有了個盤算。

(或許,被煉成殭屍的成玉蛟除了用來煉製死壽香外,還有其他的用途……?)

他一邊考慮著這些事,一邊對赤心子回了一句。

“不過相較於三元魔宮一事,還是請師兄幫我拿下這隻山魈,這可是赤心子師兄你之前答應我的事。”

“哈哈哈,這個自然。”

赤心子也不廢話,右腳向地麵一踏,厚底黑布靴暗中傳導一股無形的震波穿透地表,滲入土層。

他這般施為,遠處的山魈身後的地層突然裂開,“赤鱗地甲蜈龍”靈活的鑽了出來,那一環接著一環,佈滿赤殼堅甲的體節,朝著山魈巨大的身形纏繞了上去。

這蜈蚣百足形態的傀儡全身佈滿了覆甲靈光,機簧銜接處絞緊,發出“格格”的聲響。

山魈被纏繞鎖縛住身形,如同沉重的鐵閘巨鎖上身,胸臆也撐不開,幾乎要將肺中空氣俱都吐儘,脊骨、肩胛疼痛欲裂,彷彿連臟腑都被擠壓而出。

這還是要慶幸那層護體丹煞還在作用,散發出淡淡的靈光,抵禦著層層施加壓力的覆蓋靈光,否則這頭山魈就算不被磨成肉醬,也會筋推骨斷,死的慘不忍睹。

“這山魈凝聚的護體丹煞也不是無敵,以點對點,想要突破確實困難,但是落實到了麵對麵,那防禦力就要打個折扣,再加上它過度消耗抱煞丹氣,體表的護體丹煞多次被削弱,再也冇有餘力對抗我這‘赤鱗地甲蜈龍’了。”

赤心子喋喋怪笑, www.uukanshu.com大袖一揮,數道金光飛竄出來,那是支離鬼手,這幾隻鬼手從四麵八方飛來,如同鋼釺、尖錐一樣洞穿脊骨、四肢,或是化成鋼箍,鉗製住脖子、嘴。

賀平也有些吃驚,這才意識到支離鬼手的使用方式可以說是多種多樣。

“赤心子的百足蜈蚣形傀儡,還有支離鬼手,這些都是我冇有掌握的傀儡術,若是今天冇有他出手相助,我恐怕要耗費更多的功夫才能拿下這隻山魈。”

自己手頭上可冇有能夠正麵壓製山魈的大型傀儡,若是隻靠紙偶和木魈,也隻能慢慢磨死這隻山魈,遠不如赤心子這般輕鬆就能辦到。

“師弟,你要剖出山魈的心臟來‘換心’的話,最好還是要**摘出,說起來,本門的‘穿心鎖’最適合做這勾當……”

赤心子似乎也打算在賀平麵前露一手,他自袖中慢慢伸出一隻手來,接著像是要抓住什麼而張開手。

“穿心鎖?”

賀平蹙眉抬眼,他注意到了赤心子伸出的五指間閃爍著淡淡的青光,虛空中彷彿有看不見的線延伸出去。

“呔!”

赤心子用手驀然一抓,遠處的山魈發出一聲嘶聲慘叫。胸前心臟處久未癒合的烙痕舊傷迸裂,“砰”的一聲,突然爆出一個血洞。

賀平的視野一花,在他麵前的赤心子手掌中多了一團巨大的濕膩紅肉,這團椰子般的肉,還在“噗通噗通”地搏動著,令人怵目驚心。

“賀師弟,這就是你要的妖心。”

赤心子麵具下的嘴角繃出扭曲歪斜的笑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