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四十五 內丹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四十五 內丹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赤心子眉頭一揚,道:“你……難不成派你的那些潛入各門各派的死士,給上山的這群人下毒?”

“毒?”

賀平微微一笑,對著他搖了搖頭。

“再說,尋常毒藥又怎麼可能毒的倒一頭獨角魈,山魈是不折不扣的妖物,我從來冇有打算毒倒它,我用的其實是‘誘魂香’,隻是加了劑量。”

“加了劑量?”

赤心子聞言大驚。

“那豈不是……”

“對。”

賀平頷首輕笑。

“誘魂香對於妖物來說,算是一種奇異誘人的香味,特彆是對山魈這種妖怪而言,其香味足以讓其魂不守舍,若是加大劑量,誘魂香就會變得如同酒水一樣,會使得山魈變得癲狂、興奮、意識朦朧,陷入一種迷醉的狀態。”

“你在進山的所有人都服下了誘魂香。”

赤心子領悟了。

“冇錯,不過誘魂香對人來說也不是毒。”

賀平冇有否認。

“我的那些‘暗樁’隻是在這些人的飲水、食物中投入誘魂香,另外,我在所有人進山的時候,還送了他們能夠消去體外誘魂香氣味的藥劑,山魈是聞不到他們身上的味道,隻有吃掉這些人的血肉,纔會陷入這種醉酒的狀態。”

“山魈不吃人就算了,一旦開始大肆屠殺進山的那批人,或是吞噬人的血肉,就會受到你的算計,就跟飲酒過度,醉的一塌糊塗。”

赤心子也笑了起來。

“那些進山的各幫各派的門人弟子也不例外,統統成了你算計山魈的棋子。師弟,你還真是想的周到。”

“除了飛魚門的赤嶺道人,鐵心武館的趙館主那寥寥幾人,其餘進山的那些人多半是貪慾作祟,圖謀的也不過是萬兩賞金;

至於山魈食人,若是隻為裹腹,也未必會誤食超過劑量的誘魂香,更不用說受我的算計所困,隻是貪念一生,欲心熾盛,就難以這一劫。”

賀平冷冷一笑。

“走吧,我們去看一看那山魈現在什麼樣呢?”

……

齊慧瑛慶幸自己還活著,她認為自己也該活下去,飛雲十三騎就算在世上除名,她覺得自己也要去履行自己的責任。

“責任”二字,重逾泰山,這是她被選入“吳越閣”接受曆代道門奴兵最為苛刻的訓練時,一點一滴被灌入的誡律。

“我要活下去,揭露陰謀家的真麵目……”

懷抱著這個信念,她硬是從山魈製造的屠殺中活了下來,藏身於雜草叢生、亂石遍佈的山穀之中,儘管藏身隱秘,她也能嗅到鮮烈的血腥氣息。

“救、救命啊!!!”

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接著是一聲駭人的獸咆,再然後就是嚼肉碎骨“哢嚓哢嚓”的異響。

“那怪物還在吃人!它的胃口到底有多大!?”

齊慧瑛藏身在一株大樹的樹冠上,她透過樹蔭能夠看到那“獨角”、“肋生肉翅”、“形似飛猿”的黑影。

那遠比山熊還要巨大的身影正在追逐幾道人影,山魈的右手正抓著沉斧幫幫主的頭部,那顆頭顱的半邊臉龐已然消失,腦漿不斷淌下。

那張猿猴般的臉孔像是喝醉了一樣,嘴角流出口涎,那些口水滴落在地麵上的草地葉片上,瞬間腐蝕了葉片。

“這怪物到底要怎麼對付?!”

趕來馳援的新任胡馬幫幫主祁白衣抹了把頭上的冷汗,麵容儘管還算鎮定,握劍的右手也微微顫抖。

他與鐵心武館的趙館主一同由西路進山,在收到煙花傳信的訊息後,在與趙館主商議後,就率著少部分人,提前趕過來,結果就被捲入了一場鮮血潑濺、肢首亂飛的恐怖屠殺……

與獨角山魈的首度衝突,飛魚門的赤嶺道人受了重創,被幾個徒弟抬走了,群龍無首之下,殘存下來的眾人連組織起來反擊都做不到,倒是這山魈吞食了數人之後,舉止就變得遲緩、古怪。

眾人並不知道是賀平暗中給這頭山魈加了猛料,隻以為是妖物性子癲狂所至,祈白衣趕到後,一麵將四處逃竄的眾人收攏起來,一麵強行挑起了大粱,以自身還有胡馬幫的一眾幫眾為餌,將山魈誘到了山穀之中。

隻是眼下的局勢並不妙,山魈因為吞下大量含有“誘魂香”的血肉,步伐變得蹣跚,像是失魂落魄,行動也變得很是緩慢,但是這妖物依舊力大無窮,兼之身上的護體丹煞,眾人手中的兵器根本就冇有辦法破防。

“這怪物刀槍不入,到底要怎麼與它鬥下去?”

祁白衣身旁的竹花會堂主苦澀一笑。

“我們來的眾多兄弟,有一半折在這妖物之手,這妖物到現在為止,依舊是毫髮無傷,幾十號人拚儘全力,也鬥不過它,人力有窮,到底要如何對付這頭山魈!”

“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了,我們現在要想的是如何活著逃出這裡!”

祁白衣咬緊牙關,用布條纏繞住握於手中的長劍,決定做殊死一搏。

忽然,就在這時,山魈的動作停了下來,它打了個“酒嗝”,視野有些模糊,頭也在搖晃。

“這怪物又要做什麼?!”

祁白衣微微蹙眉,心中忽地有些不安。

獨角山魈微微張大了嘴,獠牙閃爍著光,那漆黑的口腔裡也冒了一絲紅光,接著,它又打了個“酒嗝”,噴出一朵發光的血色花朵。

“紅色的花?”

這一幕讓在場不少人愣了一下。

接下來,從山魈那血盆大嘴裡飛了更多血紅花朵,飄在空中的花朵微微浮動,一股腐膿似的惡臭夾雜著血腥氣飄了出來,伴隨而來的還有一股淡淡的血霧。

淡霧之中,有一團晶紅的光芒,被層層疊疊數十層繁複轉動的花瓣圍在中心,那是一顆血晶色的骷髏頭。

“那是什麼?”

眾人茫然不解的瞬間,躲在樹冠上的齊慧瑛打從心裡感到毛骨悚然。

“內丹!”

齊慧瑛看得真切,那骷髏頭實質上是一顆內丹,隻是不知道怎麼變得這種模樣,化成了晶石般的骷髏模樣,紅晶晶的丹殼上還有一層細密的紅花紋路,大小接近幼童的拳頭。

這顆怪異內丹出現的刹那,她心中警鐘大作,偏偏又不能出聲提醒。

獨角山魈雙目血光一亮,一口抱煞丹氣噴出,血色骷髏下巴張合起來,轟的一聲爆射出去。

血紅的濁流襲向大地,往倖存者們的方向突擊,全部的東西都被血光吞冇了,祁白衣在紅光未至之時,就覺全身血氣激湧,下意識的施展了“懶驢打滾”躲過一劫。

待到他扭過頭來,身後的同伴們赫然不見了,隻餘一些血肉模糊的肢體,殘存於地麵上的雙腳,或是噴濺一地的碎骨肉糜。

身後的數根樹木都打穿過去,露出半圓狀缺口飄著縷縷煙焦,巨木折斷,地麵也被撕裂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啊啊啊啊啊!”

活下來的幾個人發出精神失常的嚎叫,他們的目光看向方纔還是同伴的東西,現在已經變成半融解的屍體。

人的五官消失,融化的脂肪從破裂的傷口中流出,血漿滾著骨碌碌的沸泡,骨肉爛熟的氣味中人慾嘔。

另一邊,躲在樹冠上的齊慧瑛,看著一片被破壞殆儘的光景,戰栗的感覺從背後傳遍全身,她雙手緊握著銅製長匣,思量著是否要趁著這個機會,射出匣中的虺靈九箭。

(吐出丹氣之後,這山魈一定有所消耗,護身的丹煞要減縮不少,這時候出手或許能夠——)

不行,自己可冇有救人的餘裕。

她的雙手在銅製長匣上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鬆開了。

“該走了。”

齊慧瑛深吸一口氣,毫不遲疑的傳身,躍向旁邊最近的一篷樹冠,她前腳剛落下,一隻大手就從空中落下,虛按在她的天靈蓋上。

旋踵之際,她也來不及作出反應,冰冷的寒意從天靈浸入了頭頂,又像是什麼針紮入腦中,隨後便如沉入水中的水銀般鑽入骨髓之中。

這一瞬,齊慧瑛隻覺得出奇的冷,隨後又倦意深重,困頓無比,再然後,她就像是睡著一樣,再也冇有聲息。

……

“第十三個……”

賀平的目光透著一絲滿意,他袍袖一甩,齊慧瑛的屍體就從樹上落下。

“師弟還真是憐香惜玉,神魂念力化為尖針,穿入腦顱之中,這樣死的無聲無息,毫無半點痛苦,就如同人在睡夢中死去,無疾而終,死的也是輕鬆……”

一襲綠袍的赤心子從後方飄了過來,語氣中帶著一絲挑侃。 uukanshu.com賀平很清楚這位師兄在試探自己,對方透過自己的言行舉止來分析自己的性格、習慣、弱點或是破綻。

赤心子這種人,說是與自己合作,也無非是看自己有利用價值,賀平相信對方一旦榨乾了自己的價值,立刻就會翻臉動手。

無獨有偶,賀平心中也是抱著同樣的想法,“合作”,隻是雙方僵持不下,選擇主動“避戰”的一個藉口,他同樣冇有放鬆緊惕,也在暗中觀察赤心子,想要掌握這個“師兄”更多的情報,以期在未來翻臉時,能夠占據更多優勢。

此時,麵對赤心子的詰問,他也隻是輕描淡寫的回答:“憐香惜玉,這又是何說法?我隻是冇有殘虐殺生的嗜好,也冇有宰製他人生死而取樂的興趣,我行事與商賈相似,講究一個‘計及錙銖’,凡事有利則趨,無利則避,隻要不礙我的事,我不會隨意殺人……當然,要是擋了我的道,那我也隻能痛下殺手了。”

“天下熙熙皆為利往,天下攘攘皆為利去。”

赤心子嘿然一笑。

“師弟倒是個爽快人。”

“赤心子師兄不嫌我行事市儈就是了。”

賀平說話的同時,雙眼目光始終是投向向穀底的方向,他發現那山魈深吸一口氣,那怪異的像是晶石般的骷骷內丹又被山魈吸入腹中。

“既然如此,我就再與師弟做一筆生意。”

赤心子嘶啞的喉音似金鐵磨地,嘿然一笑,提議道:“這獨角山魈的內丹可否分與師兄我,我願意用《種魔》之法的殘篇傳承來換取這枚內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