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四十一 傀門“煉蠱”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四十一 傀門“煉蠱”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密林之中,賀平藉助“九死替難巫偶”逃遁之後,就帶著自己的紙傀靈偶一同趕了回來。

鬼寨祠堂一役,紙偶損失了數具,但剩下的還有不少,加之賀平又緊急修補了一些,這群紙偶還是能夠應付眼下的局麵。

“結陣!”

賀平居於轎子之中,指尖一動,紙傀們就組成陣形,幾張歡天喜地的笑臉排頭出現。

“嘻嘻嘻嘻嘻.....”

帶著笑麵的紙偶麵上隻有隻有三條彎曲的縫隙,形成滑稽而又簡潔的笑臉。

笑麵紙偶手提的燈籠中的那一撮碧幽綠焰搖曳著,詭異的笑聲穿梭於林間,赤心子聽到這笑聲,心中煩躁不安,濁欲橫流,他知道這是紙傀靈偶術的厲害之處。

“該死,這廝連咒靈也煉了出來,這玩意專亂人神智,戳心神……孃的,此子怎麼如此厲害!無憂生那老鬼是藏了私,還是說這個老五,在傀儡術上的天分比我還高!”

赤心子這時感受到了過去從未有過的吃癟感,他自恃自己應比這第五位“師弟”入門更早,對於術法的鑽研的更加用心,可是此時卻在與這位“師弟”的比鬥中落入下風。

仙傀門的術法本來就極重天資稟賦,不是想練就能練得來。赤心子本來自認為自己天賦絕佳,絕計冇有料到有人會擁有遠超自己的資質。

赤心子心中又爐又恨,加之鬥法吃了幾個暗虧。這種屈辱的感覺,如同百蟻噬心,使得他的心神搖盪,情緒變得難以抑製。

情況不妙!

喉間不禁一哽,他趕緊以重新接駁的義肢右手握拳,以手背壓緊嘴唇,強行壓下湧至喉間的血水。

(不對,老子的情緒怎會如此失控,難道是受傷虧損精元之後,受到了咒靈的影響,這可不能大意……)

好在,赤心子也是老江湖了,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吐氣,暗中以仙傀門中內煉四體五識的“修身爐”來平撫紛亂的思緒,隨之心念一動,他的雙眼恍忽間閃過日月交替,星辰運轉的奇異景象,心神也安定下來。

內心中的一係列變故也隻是須臾刹那,幾乎是同一時間,赤心子抖手一揚,數張靈符破空疾飛,卻並冇有飛向敵方,而是轉而落到一旁的幾株參天大樹上。

轟!

咒力像是火焰般點燃了符咒,那幾張符咒上用血紅硃砂繪上鬼畫符一般的符紋,眨眼間,符咒燒了起來,這幾張符紙黑氣騰騰。

緊接著,那些大樹紛紛一顫,從樹乾上鑽出拇指大小的毒蟲怪蜂。

數千怪蜂將古樹當成了巨大蜂巢,在樹身上鑽出無數孔洞,大樹的精氣也被掠奪一空,根係枯萎,滿樹的綠葉也像是被抽走了生命氣息,轉眼由綠變黃脆如枯葉,隨風散落一地。

這又是一種邪異的符術,源自早已覆滅的三元魔宮一脈的秘傳法門,與那“妖蛆咒邪骸食符”一樣,都是以掠命剝生來施展奇術的手段。

這些怪蜂化成一片黑雲,蜂擁著朝著賀平所在的紙轎方向飛去,還未飛到一半,那排頭站定的紙偶就晃了晃紙燈籠,綠色的火焰噴發出來,化成數道炎蛇,衝向那團黑雲。

這咒焰冇有熱量,反而冰冷異常,但是對於這些怪蜂卻是難以抵抗,紛紛被火光煉死,數千隻怪異黑蜂“沙沙”落在地上,黑雲也難以自支,當場渙散開來。

“可惜了,那《種魔》之術我也隻是得了個殘篇,上麵的諸般法術也祭煉不全,否則也不會如此束手束腳!”

赤心子表麵無動於衷,心中不禁一歎,右腳猛地一跺地麵。頓時,大地砰砰幾聲,宛如土龍翻身,沙塵泥土全都炸了開來,裂開一個大坑洞。

就在下一秒,一道赤紅的影子從地下鑽了出來,那東西長著一連串甲殼的體節,側麵數十條刀刃般的步足擺動著,這竟然是一個巨大的蜈蚣。

“赤鱗地甲蜈龍?”

待在轎中的賀平一眼就察覺到了,這巨大的蜈蚣不是活物,而是一種傀儡造物,其名為“赤鱗地甲蜈龍”。

赤鱗地甲蜈龍在《無形秘藏》中亦有記錄身上覆蓋著一層赤鱗鋼甲,能舒能展,還能夠穿梭遁走於地麵,是一件相當厲害的傀儡。

這百足蜈蚣每一根步足,都有鋼刃般鋒利,整個身長接近兩丈,從地中一鑽出來,渾身猛地一振,赤甲上鑲嵌的一道道妖異的紋路也發出遊移的電光。

接著,又聽到機括振動的聲音,無數紋路灼然亮起,隻聽“嗡”的一聲異響,百足大蜈蚣各個體節騰空而起,竟然自地麵上飄浮了起來。

“這玩意能夠利用大地磁力,在地麵上也能夠快速遊動……”

賀平眼中的忌憚之意大增,他剛準備指揮紙偶佈下新的陣型,防衛這頭赤甲大蜈蚣的進攻,那邊的赤心子也霍然起身,身形一晃就出現在大蜈蚣的頭部。

“不鬥了不鬥了……”

赤心子揮舞袖袍擺了擺手,彷彿意興闌珊的說道:“我說師弟,我們倆個繼續鬥下去,也難以短時間內分出個勝負,我看,就不如罷手為妙!”

“罷手為妙?”

賀平聞言冷哼一聲。

“你就是赤心子,無端與我為敵,現在又說什麼‘罷手為妙’,你當我是三歲小兒好糊弄嗎?”

“師弟,我們都是仙傀門中的修行中人,又不是俗世之輩,難不成為了點顏麵好勇鬥橫,為了一點點意氣之爭,拚得你死我活……”

赤心子乾脆坐了下來,他本來就是理智之輩,在發現與賀平鬥法糾纏難有勝算後,就改了心思。

“罷了罷了,這事我也理虧,先給賀師弟你賠個不是,確實,為兄這事做的不對,不過你也不要太過於掛心……關於自事,我這個師兄也會給你一份合適的賠償,包你心滿意足。”

賀平本來直當這傢夥是在放屁,但是在聽到赤心子說出“賀師弟”三個字後,麵色兀自一變。

(這赤心子,還真的知道我的身份?不過,我仙傀門傳人的身份要瞞過彆人不難,若是赤心子有心探查,想瞞過他並不容易,更何況還有成誌這個人,身份泄露倒也隻是個時間問題……)

念頭一轉,賀平也冇有因為身份曝露而有所動搖,轉眼就恢複了情緒。

他繼續開口問道:“赤心子,你這般亂說,就不怕我殺人滅口。”

“賀平師弟。”

赤心子嘿然一笑,道:“你自己也應該清楚,你的身份藏的再好,也就瞞一瞞外人,怎麼可能瞞了過仙傀門的同門,我且問你,那‘血漏之兆’是不是日複一日,與日加劇?

嘿嘿,無憂生那老鬼的手段是不是不好受,你這些年找了多少名醫,也未必能治的了這精血虧損的異症,無論你用什麼辦法延緩,也無法阻止體內的精血元氣,像是貯水池開了泄孔,止不了這股勢頭,是不是這樣?”

這話一說,鬼臉麵具下的賀平那張一陣青一陣白,麵色極不好看。

“赤心子,你專程說這番話是特意來消遣我的嗎?”

“當然不是。”

赤心子肅然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我隻是要告誡師弟,你我之性命,其實皆繫於他人之手,我和你絕非真正的敵人,完全可以化乾戈為玉帛……至於當今之世,誰是我們最大的威脅,這還又多問嗎?”

賀平默然不語,片刻後,才淡淡問道:“你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仙傀門一脈,乃是長生九邪之一。”

赤心子不緊不慢地說道:“本門曆代傳承的慣例,每一任上一代師長隻會收五位弟子,這五位弟子無一例外,都有入道之資,但是師長會將本門真傳《無形秘藏》上記錄的諸般法門,暗中分為五卷,分彆傳授這五人,然後任由這五人自行修煉。”

“待到這五人分彆將宗門秘捲上的功法研習到一定程度,就會察覺到其中的弊端,要緩解這種弊端,隻有兩個方向可選:其一是將自身煉成一具活傀儡,其二是奪取其他弟子手中那一卷《無形秘藏》。”

“若是不將自己煉成傀儡,就會因為功法弊端而深受其害,若不能奪取其他人手中的《無形秘藏》,就無法補全功法的缺弊,修為恐怕終生難有寸進,彆說入道無望,反而可能成為其他門人的獵物。”

說到這裡,赤心子冷笑起來。

“無憂子那老鬼,就傳下了五位弟子,我自是其中之一,而你是第五個弟子,你當這老鬼閒極無聊纔會收徒嗎?

錯了,蓋因仙傀門曆代都是這樣,被收錄入門下的五位弟子彼此間互相追逐,互相殘殺,便如蠱毒一般,無憂生是在煉蠱,煉的就是你我之輩,你,還要與我繼續鬥下去,便宜了那人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