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四十 賬嘛,總是要算的!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四十 賬嘛,總是要算的!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賀平意守心神,靈台清明,“九宮明月登真法”緩緩運作,頓時,心海虛空中映出一輪好似銀珠的朗朗明月,月光照見之下,能夠察覺到原身那空殼的靈魂上多了一些陰霾。

“這應當就是那邪術對魂魄的影響,這股力量似乎能以心魂為土壤,寄生於其中,我要是真中了這一招,就算暫時逃過一劫,未來也是後患無窮。”

他非常清楚這一點,立刻再次啟用“九宮明月登真法”,月輪懸照虛空。

潔白無暇的月光隨即偏轉,對著那陰霾妖邪的暗翳一掃,頓時發出“滋滋”焦灼之聲,盤踞的那一團暗翳也如同受驚的蟲子,紛紛褪去。

賀平繼續以純淨的心識化成的明月照徹,持續受到月光的沖刷之下,如湯沃雪,須臾即便散化了大半,隻有最後一點殘存的邪霾陰氣,縮到了角落裡。

“利用‘九宮明月登真法’,就能夠製衡這種邪術,不過這門邪術也是厲害,而且,似乎並不是我們仙傀門的法術。”

知曉這門法術後,賀平立刻就對其感興趣了,他意識到這門邪法明顯有兩種特性;其一,是能夠通過這門法術控製他人,成誌方纔的舉動明顯有些不正常,似乎並不是他主動與自己為敵,而是自身受到了操控;

其二,是這種邪法依靠目力就能傳遞,瞬息即至,防不勝防,用於暗算他人,恐怕冇有比這種邪門術法更厲害的手段了。

“我暫時詐做受製於此術,看那赤心子還有什麼盤算,若是得了機會,就把這廝拿下……”

伸手捏了一下藏在袖中的“九死替難巫偶”,他心中信心大增。

這件“九死替難巫偶”祭煉複雜、繁瑣,隻是一旦功成,就能夠替偶主擋災替難九次。

他自恃有此物在手,要去要留也隻是一念之間。

念及於此,賀平偽裝成受製於那詭異的邪法,站著原地一動不動,身形也僵硬的如岩石。

突然,林間有人沉聲低嘯,一道人影如蝙蝠一樣無聲無息的從他的身後掠了過去。

賀平定睛一看,藉助穿過樹梢的月光,赫然發現那是一個穿著綠袍的身影,對方無聲落地,就來到了成誌的身後。

“赤、心、子……前輩……”

成誌受創後,眼神幾乎渙然。

“彆動。”

身披綠袍的赤心子繞到他身後,一指抵在他的天靈蓋上,頓時,成誌雙眼緊閉,紋絲不動,彷彿入定。

“此子身上藏有一件秘密,要是就這麼被師弟你殺了,那我赤心子多年的準備就泡湯了。”

綠袍人赤心子開口說話了,他的聲音生澀,宛如刮骨磨牙,傳到人中耳中,令人很不舒服。

“哈,差點忘記師弟你受製於《種魔》之術,現在半句話也不出來,既然如此……”

當下綠色袖袍一展,數十道血紅的絲線飛了出來,落在了賀平的身上。

“一始無始。一析三。極無儘本。天一一,地一二……”

赤心子語調極快,念動咒文,那數十道落在賀平身上的絲線上的血色也亮了起來,強大的禁咒之力也凝聚在絲線上,朝著另一側的賀平傳去。

這正是仙傀門不傳之秘中的“八元鎖骸之術”,這門禁咒以自身精血為媒,往往一經施展,就能夠封禁敵人的一切手段,即便是道術高手中了這一招,五感都會被封入黑暗,陷入永恒的沉淪。

赤心子對這種八元鎖骸精研倒也冇有那麼深,但是封人五感六識也不是什麼難事,仙傀門有太多厲害術法,隻要落入其手,泡製一番,就永無翻身的機會。

“嘿嘿……此子是無憂生那老鬼收下的最後一個弟子,我還疑惑他這第五個仙傀門傳人是什麼厲害角色,誰知道就這點本事……”

赤心子本來還有些擔心,這第五個仙傀門傳人可能得了無憂生的真傳,誰料到他巧施小計,就手到擒來,隻消以“八元鎖骸”封了對方的心識、五感、周身諸竅,要殺要剮還不是悉聽尊便。

就在他誌得意滿之際,突然,從十指中散出去的數根血紅絲線上驟然傳來一股暗力,如潛流一般倒轉而來——

“這!”

赤心子大為驚惶,手指僵直在空中一動不動,嘴唇也一陣顫抖,他的眼前忽地一暗,兩眼所見的周邊景物都模糊起來,耳邊響起細如蜂鳴的碎響,強烈的睏倦感宛如潮水般湧了心頭。

“糟了!”

綠袍人隻覺得嘴裡一陣發乾,他的雙腳不知何故,如同被釘在地上,動彈不得分毫,這才知曉情況自身何等危急。

就在剛纔,“八元鎖骸之術”的咒力在某種隱晦力量的牽引之下,被一股腦的推了回來。

瞬息間,他的視聞嗅堂觸的五感之中,耳、目就被人奪去了,恐怕再過片刻,連其他感知被封住,那自己就形同行屍走肉,隻能任人擺佈了。

赤心子起初還誤以為自己是因為咒法“逆風”,遭受了反噬,現終於醒悟過來,是自己反中了“八元鎖骸”,手中十指釋放的血咒咒線,變成了傳遞禁製的媒介。

“是……你——”

他艱難的抬起頭來,愈發模糊的視野裡,能夠看到另一側的賀平,那戴著鬼臉麵具的男人冷笑了起來。

“如何……赤心子師兄,這八元鎖骸之術的滋味不好受吧!”

是你!

赤心子冇有說話,內心卻震驚不已,他忍不住自問“此子為何不受《種魔之術》影響”、“八元鎖骸之術如何被他返還回來”……腦海中種種疑惑浮現,隻是現實中的拚兜不容他猶豫——

綠袍人摒息凝神,咬破舌尖,火辣辣的疼,讓他打了個寒顫,同時張嘴吐出精血。

篷!

血水激發了周圍的絲線,那些絲線上的血紅光澤變得更亮,位於絲線另一側賀平輕輕“咦”了一聲。

忽然,空中的絲線猛地繃緊,賀平雙眼一亮,知道赤心子還有餘裕,正待凝神反擊。

誰知變生肘腋,赤心子怒吼一聲,十指全力回拉,隻聽空中“崩”的一聲,數十根悉數震斷,赤心子眼前倏黑,口中又噴出鮮血,身心受創向後飛去,撞在後方的樹上。

“這廝夠狠!”

賀平也吃個暗虧,驟地喉頭腥甜上湧,嘴角溢位血來,赤心子這是行功到一半,臨時撤去八元鎖骸之術的咒力,這股咒力立刻反噬他自身,衝擊必然波及肺腑,但也靠這果斷行徑,解了連接雙方的絲線。

“去!”

撞在樹上的赤心子大喝一聲,兩袖之間藏著兩團金光浮靄迸發出來。

原來,他的左右雙隻手臂,特意由肘部切斷,接駁上了支離鬼手。

支離鬼手能解能分,這時破空飛出,在無形弦的操控下飛了過來,雙手指尖金芒隱竄,氣機遙遙鎖定了賀平。

賀平也感受壓力,頸背刺癢汗毛直豎,他右手食指間的黑氣,由甲間蔓延到了第一指關節上。

這是修煉“呼影術”後的跡象,隻消修習這邪術,九影之神就會被喚醒,同時侵蝕人的血肉,在這過程之中,人的雙手指間會最先受到侵蝕的影響。

月光下,賀平的手掌忽地劃出一道弧度,動作異常的淩厲,隻見他腳下的黑影忽地拉長。

千鈞一髮之際,影子也劃出一道奇異的弧線,撞中了飛來的支離鬼手中的一隻,撞擊的力道使得這隻鬼手偏移方向,撞擊在左側飛行的鬼手上。

“砰”的一聲,二者碰撞之間,金鐵鏗鳴,也因為巨大的慣性,同時飛向另一側的灌木叢中,不見其蹤跡。

他欲再施展影術殺敵,腳下鬆軟的地麵如硝藥炸裂,轟然一聲,從地底數十道金影破土而出,竟然全都是支離鬼手,堅逾如金鐵的手掌密密麻麻的刺了過來。

這個刹那,賀平的身影詭異的向上一彈,活像是他本人是一個扯線傀儡,被一隻大手拉扯著、操控著向空中飛去。

騰躍到空中,他的動作也變得愈發輕靈飄逸,身上的黑袍不住翻飛,在空中靈活的滑開身形,一邊避開支離鬼手的追擊,一邊射出數根血紅的絲線,

咻咻咻!

絲線飛掠而出,這些絲線是方纔施加了“八元鎖骸”之術的那些絲線,絲線一觸及支離鬼手,就反過來操控起這些鬼手撞擊周圍的鬼手。

一連串的金鐵交鳴聲中,這些鬼手一個接一個的被撞飛了出去,賀平這才落在地上,他尚未站穩腳跟,身後就有一道人影纏了上來。

“赤心子,你找死!”

他反手就是一記密羅刀,那綠袍人影忽地一變,堪堪滑開,密羅刀從綠袍人的身上掠開,將那道綠影劈成無數碎片。

“哈哈哈哈!”

一陣怪笑聲中,赤心子一分為二,原來他施展了衣甲遁之內的法術,借綠袍騙了賀平一瞬,但是這老鬼眉眼也捱了一刀,鮮血披麵,卻咧嘴大笑。

賀平察覺到什麼,伸手摸向背心,他這才發現背後似乎被貼上了什麼東西。

“符咒?”

他扭過頭,能瞥到那事物隱約是一張黃符,隻是這個角度,也看不真切。

“這赤心子真的是我仙傀門的人嗎?又是各種遁術,又混雜著符咒,這人到底是哪一派的……”

賀平正準備順手撕開,背後突然一痛,他頓時發出一聲慘叫,背後的符咒上用硃砂繪製的血紅符紋亮了起來,從中輻射出濃厚的黑氣,無數蛇狀的妖蛆怪蟲從裡麵鑽了出來,開始從內外啃咬著他的血肉。

看到這一幕的赤心子一陣冷笑,在心中暗道:“小子,這符咒乃是源自三元魔宮的《種魔》之術所煉製的靈符,其名為‘妖蛆咒邪骸食符’,中了這符咒,你可彆想死的太輕鬆啊!”

黑蛇一樣的妖蛆密密麻麻的纏繞在賀平的身上,這些怪異的蛆蟲能夠分泌出酸液,咬住目標後,就會將他身上的肉變成沸騰的水泡, uukanshu.com一直腐蝕到骨頭。

賀平的臉被咬穿了孔,腐蝕的毒液使他的麵容扭曲,化成黑色的汁液,不斷的淌下。

就在這時,赤心子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他的雙眼視線移向“賀平”的身體,看到一根木雕的手腕從賀平的身體上掉落下來。

“木頭的手?”

不祥的預感湧了上來。

他飛步衝上去,大袖一揮,那些妖蛆就化成無數黑炎散去,咚的一聲,被腐蝕成爛木頭般的木魈傀儡砸落在地上。

赤心子的雙眸中,掀起了看似情緒動搖的波瀾。

“難不成……這小子煉成了那‘九死替難巫偶’?”

這句話從綠袍人赤心子的嘴中泄了出來。

轟!

遠處的某個樹木像枯柴一般被巨大的力量撞碎,堅韌的木纖維為之碎裂,發出了乾燥的聲響,接著是連續的破壞聲,葉子的摩擦聲迴盪在樹林裡,倒塌的樹發出沉重的聲音,

“來了!”

赤心子湧現出強烈的危機感,他驀然扭過頭去,就看到幾個紙偶,手提著燈籠,抬著一頂的白色轎子,以直線前進的方式,撞碎了密林裡的樹木,一路風馳電掣般移動。

同一時間,那轎中有人聲響起。

“赤心子師兄,你這支離鬼手的道術令我心折,師弟不才,煉了一手紙偶靈傀術,想要向師兄指教一番。”

紙轎之中,賀平嘴角微勾,他生平隻有一個習慣,被人算計了,折辱了,欺負了……那就要找機會還回去。

——賬嘛,總是要算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