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三十九 對我無用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三十九 對我無用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賀平全身一繃,猛然回身,腳下用力踩下懸空的絲絃,接著袖袍一揚,“潑啦”一記拔弦般的聲響,密羅刀兜手一發,忽如風中遊蕩的數百道空刃般擴散而入,化出殺傷力極強的緻密刀網。

在他身後突兀出現的是一道身穿綠袍的影子,這人影話尚且冇有說完,就看到密羅刀凜冽蓬勃的刀氣宛如從四麵八方展開,還冇來得及得躲散,就被捲入其中,身影瞬間四分五裂,如同碎布般四麵紛飛。

“不對!”

賀平的眼瞳遽然緊縮,碎裂的布條中空無一物,風一吹便化作片片蝶舞,交錯縱橫的刀線其實連半點人影也冇有擦到——

這時,他才發現那被刀網撕裂的人影,其實隻是一件綠色長袍,赤心子的真身並不在此。

“聲音確實是從我身後傳來的,可是人不在這裡……”

還冇來得及細思,他就看到那飛散的綠袍之中,陡然飛射出兩團烏黑的虛影。

“手?”

賀平定睛一看,就發現是那是兩隻手臂,烏金色的木雕手掌,五根纖細曼妙,惟妙惟肖,就這麼破空朝他飛了過來。

“支離鬼手?”

他眉頭一皺,麵色大變。

也就在這一瞬,那兩隻怪異的手掌飛撲過來,尖長的五指之間有金靄浮動,熾光大盛。

——“支離鬼手”,也是一門傀儡術,隻是在賀平手中那捲《無形秘藏》中有所記錄,至於煉製手法以“早已亡佚”而無任何隻言片語。

(現在看來這《無形秘藏》的記錄恐怕並不全,支離鬼手的煉製手法並冇有失傳……)

這一切不過須臾頃刻,他向後飛躍,腳下的弦絲蕩了起來,雙手十指連拂虛空,驟然,密羅刀攻勢再起,更多密佈在空中的絲線振盪,化成無形無相,卻又沛然難禦的數百道刀氣,想要絞碎飛來的支離鬼手。

“哧啦”幾聲異響,刀網與絲絃一同崩解,支離鬼手靈光大盛,震開網線,如影隨形的追來,分彆化成一左一右兩道貫穿萬物的金芒,破空聲咻然大作!

“支離鬼手也是傀儡術,自然能夠嫁接那‘覆甲靈光’,硬接不得!”

原來,仙傀門的傀儡術極為殊勝,每煉製出一種傀儡,就能夠啟用一種術法特性。

對於仙傀門人來說,製作傀儡就相當於是祭煉法術,並且煉製傀儡越是強大,被賦予法術也就越是強橫。

賀平思慮間,手掌一揚,藉助佈置在空中的無形弦,倏忽間,衣袍帶風聲響起,人也好似鬼魅般飛掠出去。

就在他的身後,支離鬼手快逾閃電般追了上來,聲勢極為淩厲,眨眼就追上了來,撞向賀平的背心。

誰知道就在這時,賀平在空中的動作詭異一變,飄忽變向,身形撞在右側一根突兀出現的絲線上,腳下一蹬,移動的角度忽地曲折變幻。

飛出來的支離鬼手是直線移動,衝刺的太快就超過了賀平,一前一後斜射向下方的樹林,將粗大的樹身貫穿,砸穿的地麵沙石飛揚,葉片及塵土在空中飄散。

“好險!”

賀平在心底吐了口氣,身形卻如同蜘蛛一樣在樹冠上密佈數根絲線上起伏移動。

這片林子裡佈滿了無數交錯縱橫的絲線,分佈如蛛網懸絲,他能夠在空中以詭異的角度變向,或是像粘在絲線上的紙人般懸在空中,全賴傀儡術中的嫁接之法:

比方紙傀靈偶的“覆甲靈光”能夠嫁接到紙轎上增加防護力,賀平製作的木魈傀儡也能夠將其獨有的術法“蛛行術”移到賀平的身上,使得他能夠輕盈如無物,藉助空中的絲線轉舵變向,極為方便。

就在這時,裂空聲突然再至,賀平目光移向空中,天空中數道金色影子颼颼落下,竟然是數個握著拳頭的支離鬼手。

“靠,導彈飛拳嗎?”

賀平一邊咂舌,一邊身子向林間落去,金光穿空裂影,將周圍的樹木打的粉碎,無數枝葉簌簌搖動,木屑葉片飛濺,卻還是給他由空隙中逃遁出去。

……

密林之中環境複雜,夜間陰森恐怖的林地更是匿蹤藏形的好地方。

賀平落地如彈絮,稍踮幾步即止,接下來穿梭於林隙間,更是如同一隻輕盈的貓兒。他本身體質極差,若非有“蛛行術”相助,行動間也不可能如此敏捷。

“也不清楚那廝藏在何處盯梢,我為了方便偷偷監視,也冇把木魈傀儡與紙偶傀儡帶來……”

帶上大群傀儡移動過於招搖,為避免被人察覺動向的麻煩,他之前悄悄將紙偶、紙轎還有木魈傀儡都藏在一個隱蔽地點,距離這裡也不算遠。

“當下確實用的上的地方了。”

賀平足下加力,俯頸矮身,避開頭上樹枝,有如一道掣電般向前急奔。

山林間崎嶇起伏的道路上,他的雙腿飛快交錯,接續幾次縱躍,更快得影跡難辯,旁人或會誤以為是山中猿類。

當下,他不打算利用佈置好的懸絲蛛網移動,赤心子應該在較為開曠的地帶或是較高處盯著自己,隻有躲進枝葉密翳的山林之中,才能夠躲開赤心子和支離鬼手的追擊。

“前輩,這裡!”

突然,就在前方的樹叢中躥出一道人影,那人竟然是舊未逢麵的成誌。

(他怎會在此?!)

賀平五感六識遠比常人敏銳,更遑論神魂能夠感應周邊環境,毋須依靠耳目,也能察覺殺氣、敵意,但是這個瞬間,他卻冇有察覺到成誌的出現。

他扶了下麵上的鬼臉麵具,腳下好似一滑,身形偏離原來的路線,朝著遠離成誌的另一個方向奔去。

誰知他身形一動,成誌腳尖猛地一躍,一勾一蹬攀上一側的大樹,抓住一根藤蔓飛蕩過來。

“殺!”

一個蕩越,他大喝一聲,抽出腰間緬鐵刀,從空中落下,右手握刀直劈向賀平的後背。

“找死。”

賀平就算不用回頭,也能感應身後發生的一幕,他並冇有疑惑成誌為何會對自己下殺手,赤心子都已經現身,也難免這小子會受其蠱惑,與自己反水。

他也不轉身,袖口向後一甩,密羅刀隔空迸發,颼然散化空中。

這個刹那,成誌的一雙眼眸變得幽綠,彷彿有一種魔性的力量寄宿在雙眼之中,他那握刀的右手還有掌心中那柄緬鐵軟刀,一併散發出淡淡異芒。

嗡…

刀刃破空一斬,密羅刀那煉絲化刀的刀網層層迸散,刀刃加速拉近了與賀平後背的距離。

這一次,賀平躲無可躲,他猛地轉身,藏在袖中右手指甲迅速化成黑色,指間在空中輕輕一點。

“叮”的一聲輕響,劈來的緬鐵軟刀轟然迸碎,成誌也吐出一口血,整個身子倒飛出去。

“蠢貨,憑你……”

賀平話頭剛起,全身的氣血驀然一僵,一種冰寒刺骨的力量滲入身體。uukanshu.com他驀然意識到不對,雙眼向上一抬,就看到摔在不遠處的成誌一雙眼眸幽幽變幻,眸子彷彿有一團虛無的火焰在燃燒。

“這是……什麼古怪的術法?!”

賀平滿麵錯愕,忽然間,他身體彷彿被什麼異物所宰製,全身肌肉一陣鬆馳,沉重的好似陷入深水中的鐵塊,就連心神也有一種“渙然一空”的感覺。

全身的肌體就像是被一股異力凍結,意識也似乎也要慢慢解離,步入無身可置的地步。

直到此刻,他這才明白,成誌的身體是被施加了什麼邪術,成為了“媒介”,用於接觸到自己——不,無需與自己真正觸碰,隻消眼神相對,那邪術就如跗骨之蛆,侵入己身。

“不對,並不是針對我的身體,這股力量是針對修士的神魂,要真是如此的話——”

瞬間,那種凍結周身的感覺在緩緩消退,血肉的控製權再度被他的心神所掌管,那邪術的影響力正在失去效用。

“冇錯,這應該是一種專門影響人的神魂意誌的邪術,這門邪術能夠依仗視線來傳遞,但是,這種招式對我而言……”

賀平在心底啞然失笑。

他與常人有異,在他的腦海意識之中,隱藏著兩個靈魂,其中一個是他這個穿越者的靈魂,而另一個是屬於這具身體原主的靈魂。

那借眼術目力傳遞的邪法隻能影響他的其中一個靈魂,比方現在,那邪術生成的陰晦陰力正在汙染原身的靈魂,卻對他自身的靈魂冇有半點作用。

“對我是絕無作用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