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三十二 立刻進山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三十二 立刻進山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看到這張鳥形麵具,還有抓住自己手腕的怪異右手,成誌就認了出來,這綠袍人是那位自家的恩人赤心子。

岩洞外電閃雷鳴,又是一道焦雷劈落,映出來人的形貌——赤心子身材極為魁悟,肩闊腰寬,全身裹在大袖寬袍之中,僅以一張木雕的鳥形麵具示人。

……說來也怪,赤心子明明是從雨幕中飛掠穿梭而至,但是落地之後,那一身綠袍卻明顯冇有被雨水打濕,也不知道是施展了什麼手段。

“前輩您怎麼會來此?”

似鐵非木的材質雕成的五根指頭緩緩鬆開了成誌,赤心子開始上下打量起了他。

“原來如此……”

赤心子冇有回他話,尖喙飛羽紋絡的鳥形麵具下的雙眼微微眯起,似是在觀察著他。

那張木刻麵具上的眼眸透出鬼火般的碧磷磷的幽光,這般直視過來,立刻令成誌嚇了一跳,趕緊移開視線。

“前輩,你這是?”

“我且問你,”赤心子突然問道:“你這些日子是不是夜間噩夢纏身,偶爾還會產生幻覺,看到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

“這……”

成誌有些吃驚愕然,赤心子明顯說中了他這些日子裡的遭遇。

“前輩是如何知曉這事的?”

“你先告訴我,這事是從何事開始發生的?”

赤心子也不回答,反而繼續追問。

成誌隻好把關於鬼寨中發生的事情簡略的說明瞭一遍。

“事情大致就是這樣……”

“我知道了。”

赤心子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

“看來這是我那個師弟的所做所為,你應該是被他施展了《種魔》之術,你之所以會有這些幻覺,還被孽鬼、怨魂纏身,就是因為他暗中下了這層禁製。”

“師、師弟……難道說的是那位前輩……”

成誌立刻想到了那個戴鬼臉麵具的男人。

“正是他,這人是我的師弟,與我都是拜在仙傀門無憂生的門下,是仙傀門的弟子。”

赤心子冷冷一笑。

“你不要被這人騙了,他非常工於心計,他願意幫你殺那盛慶紅也是為了想要拉攏你,騙得那偷壽碗,一旦他發現你冇有利用價值,就會找機會除掉你。”

成誌心頭一震,他冇有想到赤心子竟然知道這些內情。

“前輩,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的?”

他頓時急著問道。

“盛知府的兒子之死早就傳得沸沸揚揚,我要是不知情才比較奇怪。”

赤心子瞟了他一眼,冷聲道:“還有,你姐姐成玉蛟下落不明,應該與他也有些關係,他說的話,你千萬不能相信,否則就會落入他的算計之中。”

成誌麵色複雜莫名。

“前輩,這人不是與你同出一個師門,他怎會如此用心狠毒。”

“正所謂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麵不知心,我們仙傀門雖然是長生仙門之一,但是也難免會出幾個敗類。”

赤心子這番話就是純粹鬼扯,也就欺負一下成誌這種對修行界一無所知的凡人。

仙傀門並非道門,而是屬於法教或是外道,名聲與泥教這種邪教派彆齊名,修仙界將其與另外幾支外道邪派合在一起,並稱為“長生九邪”。

“若是如此,他哄騙我來這四頂山究竟是何意?”

成誌感到疑惑。

“我是知道他的用意,你且聽我說,若是我那師弟再次找你行事,你就按我的吩咐行事……”

赤心子好整以暇的向他吩咐了起來。

……

折騰了一整天後,到了第二日,賀平坐著一頂轎子,率領著賀家人馬趕到了四頂山下的平頂峪。

他這支隊伍人數不算多,共有百來餘人,全都是賀府的仆役。其中有五、六十人,都是一身玄色勁裝,頭覆皮兜,身披皮甲的精壯護衛。

轎子行到四頂山附近的五裡亭,就能看見那平頂峪。隻見峪口附近有一片平整的小丘。許多人便在那裡攢堆聚夥,或多或少,聚眾圍坐,若是拋開紮營在此守衛山道的百餘名官差公人,草草一算足有六七百人之眾。

眾人並冇有聚在一起,而是三五成群,或多或少保持一定的距離,為了區分彼此,這群人各自打出了自家的旗號。

這小丘前,有飛魚門、鐵心武館、長風會、沉斧幫、竹花會的旗子,除此以外,還有混口飯吃的北地刀客,還有一些江湖閒客。

空地上升起了好幾道篝火,這些江湖草莽性子急躁,有人就近從附近的鄉鎮蒐購強擄了許多牛羊豬狗,拿火燒煮起來。

提前趕來的賀福生為了接應眾豪,準備了不少酒水,供這些人隨意取用,篝火周圍,酒肉飄香,加之江湖中人性子豪邁,聲音也喧嘩起來。

“人數比想象的要少。”

賀平掀開轎簾,環視一圈,搖了搖頭。

“少爺,這隻是提前一拔人,後麵還有接到通知冇趕過來的幾家,這纔來了不到一半……對了,那是胡馬幫的新任幫主祁白衣。”

管家伸手指向其中一道人影,那人一身白衣,腰間彆著佩劍,肩寬腿長的身體挺得像槍桿般筆直。

這人麵相有些特彆,高鼻深目,應該有些鐵勒人的血統,年紀在二十四五間,形態威武之極。

“我記得他是解三的第七位義子,擅長一手快劍,這人有點意思,聽說他是將解三的‘騰風刀’融入自己的劍術中,是個不俗的劍術高手。”

賀平憶起胡馬幫的情報,頗有些疑惑。

“不過,解三和沈星石死後,胡馬幫那幾個解三的義子,私下你爭我奪,互相拆台,有人離開胡馬幫獨走,還有人另起灶爐……胡馬幫這招牌,這姓祁的還想抗下去。”

胡馬幫是北地有名聚攏了諸多刀客的幫會,靠的跑馬走風,刀口舔血的生意,這“胡馬幫”的招牌平日裡得罪了多少人,結過什麼仇怨,可以說誰要頂著這胡馬幫的名號辦事,就要承擔這份江湖上的恩怨。

“解三對祁白衣有大恩,據說他生父母被馬賊害死,是解三替他報的仇,胡馬幫冇有在解三死後星流雲散,還能苦苦支撐,當是此人的功勞。”

賀福生對於這個祁白衣倒是很是看重,認為這人很是忠義,算是解三手下的一個人才。

“胡馬幫這段日子很難過?UU看書 www.kanshu.com”

賀平問道。

“解三死後,沈星石又不知去向,胡馬幫幾個義子互相看不待眼,這段時日完全是這祁白衣在撐場麵,少爺,你看他手下也冇有幾個幫眾。”

賀福生站在轎旁解釋了一句。

賀平微微點頭。

“這人倒是可以拉攏一番。”

說話間,一匹棗紅色的馬匹旋風也似的奔了過來,那馬上的騎士,與那紫膛臉一般穿著烏鐵甲冑,然而其身姿卻讓賀平看得有些微怔。

這騎在馬上之人應當是個高挑健美的女性,身上甲冑完全是著她的身姿曲線打製,精緻絕倫,配上她修長的身形可謂是骨肉均勻、纖合有度。

“賀平可在?”

沙啞如雌豹般的嗓音響了起來,這穿著烏鐵甲冑的女性,頭上冇有戴著兜鍪,隻在臉上覆了一個金屬麵具,形質如同青猿,正好遮住眼部以下的麵部。

“我就是賀平,請問閣下是……”

賀平下了轎子,拱了拱手行禮。

“我叫齊慧瑛,位列飛雲十三騎第五席。賀平,你且聽好,立刻命這些人前往四頂山進行搜山,依這張圖所示,分東、南、西三路行進。”

跨坐在馬上的女騎士向空拋出銅管般的事物,賀平身邊的管家賀福生伸手接過,從中取出裡麵的一卷帛畫,發現這是一張地圖,圖上還標記著進山的三條路線。

“此事不可拖延,一個時辰之內,清點好所有人馬,立刻進山!!!”

她的語氣冷漠,卻自有一股頤氣指使的態度,完全不容商量,也不容拒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