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之媚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 三十 誰來陪葬

詭道求仙從將自己煉成傀儡開始 三十 誰來陪葬

作者:禪天九定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6 07:28:34 來源:uu

“這麼說來,師兄他已經離開了北府州。”

盛慶之端坐在一張太師椅上,雙手分開,放在椅子扶手上,無意之中,自有一股凝肅如嶽的架勢。

“是。”

太師椅前,屈膝半跪著一個全身覆甲的人,正是那紫棠臉。

“主上來往外界,是為了一件急事,今早收到訊報,就立刻趕了過去。”

“知道了。”

盛慶之右手把玩著一個銅皮葫蘆,這葫蘆製作精巧,是用風磨銅打造,飾以南紅、鬆石,外雕以四象八卦。

“對了,那賀家的小兒在做什麼?”

他隨手將葫蘆放在木紋桌上。那葫蘆中也不知道藏了什麼,隱約能夠聽到內裡“嗡嗡”鳴動,又像是腹內藏有一團漩渦般的風雷。

“據我們的人打探的情報。”

紫棠臉低著頭,聲音低沉粗啞。

“那賀家小兒派出門下門客,向飛魚門、長風會、鐵心武館、東昌鏢局、魏單鞭老爺子……還有歲安城周邊的黑白兩道遞交名帖,告知要提前‘剿山除魈’,不過這事並不順利。”

“這是自然。”

盛知府拈鬚喟然道:“這些江湖草莽、豪俠,說白都是一群地痞無賴,烏合之眾罷了,這群人向來見風使舵,趨利避險,都聽說了城裡的流言,都以為這賀家大少要倒台,怎麼還會主動湊熱鬨。”

“那此子豈不是湊不齊搜山的人手,那我們何必浪費時間在他身上?”

紫棠臉明顯有些不解。

“大人,搜山一事,還需要大量人力、物力,還有那獨角山魈其實已經成了氣候,我飛雲十三騎中的兩位兄弟,進山時就遭遇了那頭山魈,險些吃了大虧,那批進山的府衙官差,也有死傷不少。”

須知重陽宮選拔奴兵,往往是經過千篩萬選才能出列,那甄道人手下的飛雲十三騎俱是驍勇之士,天性剽悍,不懼生死,然而不畏死,不代表願意主動尋死。

山魈這種妖物有了百年壽元,靈智漸長,已經不是凡俗中人能夠對抗,除非是宗門派出精通術法的修道之士,才能夠以法力壓製。

紫膛臉深知,就目前的局麵,若缺乏人力物力,想要搜尋四頂山,找到那成誌的下落無疑是難於上天之事。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賀家出的起價,江湖中人貪名逐利,隻要錢給的多……隻不過這次賀家那小兒絕不會如過去那般一帆風順。”

盛知府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誠然,此子很有智謀,賀家在他手中經營的不錯,可見他確實有些手腕,不過區區一個商賈卻好養門客,又喜歡結交江湖中人,屬實不智……”

紫棠臉聞言微微蹙眉,他倒是看出了這位盛知府心底著實不喜歡賀家的大少爺。

這心態倒不難猜測,想賀平一介商賈,不乖乖的去蓄婢納妾,去斥巨資建造園林府邸,去擲千金於古玩字畫上,偏偏要去憑巨賈一方的財力蓄養這麼多門客,這在官府眼裡就是個非常不好的苗頭。

——你賀平算是哪個蔥哪個蒜,手底下聚攏這麼多人,是打算逞誌作威,恃勢淩人;還是要聚眾滋事,挾製官長呢?

打從一開始,盛知府對於賀家小兒的行徑就看不過去,隻是懶得理會罷了。

“賀家忝為歲安城商賈之首,也不能放著不管,賀家小兒既然不適合當家,就換個人選吧……那個賀錦倒也是個伶俐人,由他當上家主,倒也不是壞事。”

盛慶之的語氣淡漠,口吻卻是大的出奇,似乎他不是歲安城的知府大人,而是太上皇,城中的一應事物,都要受其宰製,哪怕是賀家的家主更迭這種族中私事,也不例外。

“對了。”

盛慶之一轉話鋒。

“殺害我兒的人,那背後的凶手,可有查出來。”

“關於此事。”

紫膛臉不假思索的開口:“首先,我們排查了‘臨江仙’,發現那成誌用人皮麵具,替代了一個叫‘王六’的夥計,偷偷混入其中,另外,屍體在那夥計家中被人發現了。”

“替代?臨江仙的夥計豈會被外人輕易替代,就算有人皮麵具偽裝成另一個人,他的言行舉止也會被熟人察覺。”

盛慶之反問:“總不可能冇人知道這個王六被人頂替了吧?”

“成誌偽裝的不錯,他應該很熟悉那夥計的身份,王六是個沉默寡言的性子,隻要不多說話,外人很難察覺出來。”

紫膛臉繼續分析:“我們推測,臨江仙應當還有一個內應,查過之後,發現三個月前,有一個與死掉的夥計王六相熟的夥計推托家母有病,要回去照顧,就辭去了店裡的活。”

“這人應該就是線索。”

“可他死了, www.kanshu.com包含他那老母,他回家半月,正好遇上一把大火,連帶整個屋子都燒成了灰,屍體也燒的麵目全非,就算掘出死屍,也難以勘察真身。”

這個人很有可能是內應,這場大火燒死的未必是他與其母,而是從彆處找來的“李代桃僵”的屍體。

紫膛臉歎了口氣。

“這條線索算是斷了。”

盛慶之沉著一張臉,他略微思索,又問道:“成誌先是刺殺解三,後又在臨江仙殺死我兒,又遁水逃走,這裡麵必然有人接應,你們可以順著這個方向調查……”

“事實上,我們也查過了,可惜從這個方向能夠查出的東西不多,對方掩飾的極好,手尾也很乾淨,並冇有什麼蛛絲馬跡。”

紫膛臉瞥了一眼麵色愈發陰沉的盛慶之,繼續說道:“不過,照我等排查分析,在歲安城能夠辦到這種事的估計也隻有長風會、賀家和任家,除外,還有鐵心武館、飛魚門這些勢力。”

“長風會是我的人,任家是本地士族,冇道理參合這些事……鐵心武館和飛魚門冇這種膽量,看來,有能耐接應成誌殺害吾兒的,也隻有賀家了。”

“但是,這隻是我們的猜測,還不至於……”

“我的兒子都死了,不管是誰殺了他,都要有人給他的死一個交待。”

盛慶之伸出右手,他那修長的指尖上刻意養長的指甲輕輕敲打著桌麵。

“……為了給我兒一個交待,哪怕是讓賀家去陪葬也再所不惜。”

聽到盛知府的這番話,紫棠臉隻是低垂著腦袋,並不說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